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六章 窃国

    毕竟不管是斯拉夫人还是凯尔特人之前都被罗马锤了,现在有机会给罗马添堵,那真的是有理有据有道义,虽说加纳西斯也给李傕说过这个事,意思是让李傕帮忙说合一下,让汉室别插手这件事了。

    问题是李傕完全管不到袁家头上,因而李傕只能一摊手表示自己这个池阳侯,虽说是有点权力,但还真管不到北边那伙人头上。

    加纳西斯这边又有鉴别真假的手段,加之罗马四大边郡公爵的制度,加纳西斯也清楚,自己同样管不到别人的头上。

    因而这件事也就没啥好说的,李傕这路看起来是说合了,其他路能说服就说服,不能说服就继续打。

    在这种情况下,罗马和汉室在安息地皮上依旧打的飞起,反正罗马蛮子也多,某些阴谋家又抱着减丁的邪恶想法,自然是嘴上说着大家不要去,有危险,实际上各种政策倾斜着让这群人去送死。

    甚至后面蓬皮安努斯脑门一拍,告知基督教,罗马可以给于你们正式的出身,承认你们是平民,而不是奴隶,但是你们需要组建一支仆从军随军,这种话好事,基督教当然同意了。

    没办法,这个时代罗马势大,基督教几乎是被罗马人搓圆捏扁,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屠你十次,那就屠你十次,绝对不少。

    因而眼见这一代的罗马高层好像有那么一点放松笼头的意思,基督教的教徒努力的振奋了起来,甚至有圣人都想要给蓬皮安努斯传教,然而怎么说呢,蓬皮安努斯这家伙其实姓克劳狄乌斯啊!

    虽说凯撒一脉嫡系已经消除了,但是怎么说呢,凯撒一脉最后一位嫡系尼禄,可是罗马史上真正开始收拾基督教的皇帝。

    自然基督教想要给蓬皮安努斯传教这种事情,真心属于没事找刺激,不过蓬皮安努斯这个人很阴,对此并没有明确的表示,只是温和的婉拒了基督教的传教。

    这种温和让基督教看到了罗马高层对于他们怀柔的可能,更是兴奋,决定更加努力的展现自己,毕竟罗马对于这个时代的欧洲而言直接就是文明的灯塔。

    罗马认同的一切,欧洲蛮子天生就会心生向往,没看多少欧洲蛮子努力的削尖脑袋想要获得一个公民的身份。

    自然所有的基督教徒都明白,一旦他们的教派获得罗马的认可,那么他们很快就能崛起,传播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荣光。

    在这种积极的态度下,罗马人的命令,基督教徒完成的非常好,而蓬皮安努斯也暗示下边人展现出一些善意,虽说难免有一些家伙被对方蛊惑,不过这并不影响整体的局势。

    这种形势在基督教徒看来那当然就是上帝庇佑,形势一片大好。

    因而看在罗马给出的更美好的大饼上,基督教徒努力的将他们的青壮武装了起来,作为对于罗马的支持送上了战场,然后身在后方的老弱妇幼努力的为罗马耕作,并且按时祈祷,等待美好的明天降临。

    之后就不用说了,这群宗教武装被安排到了北线去对付斯拉夫人,当然同去的还有日耳曼人,毕竟投诚了,当初答应的事情也没有完成,现在当然要积极来解决凯尔特人。

    可惜原本以为对面是一个软柿子的日耳曼人,撞上了铁板,被酒水,车轮大斧武装起来的斯拉夫人的战斗力哪怕是比起罗马鹰旗军团都不会差上太多,因而一场大战之后,斯拉夫人和凯尔特人站稳了安息北方,开始高价给安息输送物资。

    结果这么一来,就导致现在安息战场的局势非常复杂,援军大体有不知道怎么跑过来的两大蛮子,以及到现在安息依旧没有想明白,但确实是尽心尽力的汉室精锐。

    安息人虽说看不懂汉室到底是什么操作,但是汉室到底帮了多少忙他们还是能看出来的,患难见真情什么的,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汉室的存在可以说是安息能撑到现在重要原因。

    毕竟作为邻居的汉室依旧在帮忙,他们安息人又怎么能不拼死一战,甚至到现在这种口口之间的传递都有点特意往这边发展的意思,顺带一说,这是某个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成功混到了泰西封之中的黑袍巫师做的计划。

    诚然这个计划对于安息来说有着非常大的危险性,颇有将汉室作为支柱,作为依靠的意思在里面,但是由于黑袍巫师选择的时间非常巧妙,就算是安息一整个高层都没有发觉这一计策包藏祸心的一面。

    到现在靠着这种宣传,绝大多数的安息人都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汉室尚且在为了安息战斗,安息人又怎么能停止。

    这也是第一次泰西封反击战的时候,就算是罗马的军势远远强过沃洛吉斯的军势,在安息大量的牺牲之下,罗马也未能拿下泰西封。

    可以说到现在汉室在安息作战的那些军团,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援军了,更是他们的支柱,他们的军心。

    不过按照现在蹲在泰西封之内的那位的感觉而言,就算是有这些支柱也没有,双方巨大的国力和军势差距,泰西封挡住两次罗马的攻击恐怕就是极限了。

    甚至第二次还需要有像第一次挡住罗马时的那种奇迹发生,也就是有人站出来,作为安息的脊梁,阻挡住罗马的气势,否则的话,罗马的第二次冲击,就是安息的覆灭之时。

    说起来,现在那位正在想尽一切办法让安息撑过罗马第二次的冲击,努力的争取时间,让汉室成为安息民众内心真正认同的支柱,毕竟到现在已经有了几分样子。

    只要再持续一段时间,等到这种认知比现在更为深入人心的时候,安息国都泰西封陷落,近乎所有的顶级贵族全部完蛋,到时候汉室挺身而出,白捡一个安息,而且安息之民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动乱。

    所谓窃国,便是如此,这种隐秘的手段,到时候哪怕是罗马开口二分安息,最后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将会落在汉室手中。

    这便是那位的谋划,安息如何,罗马如何,对于他来说都不重要,祸害了南方,披发抹面的离开,他所能做的只有自证其才,而窃国便是他自证的手段。

    当然这位现在身处泰西封之中,完全不知道李傕那票子人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对于他窃国的计划造成了多少的影响,毕竟一个战场上互不统属的人多了,局势会变成什么样,谁也说不准的。

    不过大体来讲,配合着李傕,郭汜,樊稠,张辽,高览,徐晃,庞德,曹仁,曹真等人的表现,汉室在安息战场已经逐渐开始替代了泰西封成为安息人心中的新支柱。

    甚至到现在不少的中上层将帅都陷入了这种思维之中,而大规模的传播这种思维模式,让大量的安息人因为战争局势的紧张,陷入了对于汉室的希冀之中。

    这就跟后世抗日战争时期的媚苏势力一样,要不是实操手段太丢人,本国又有神人,天知道会不会扶歪了。

    更何况这还是本国体量大,整体很少往这一方面去想,而泰西封那位可是生拖硬拽,将安息人的思维都往这一方面引导,甚至发展到现在靠着安息官方的力量,将安息整体引导向了他想要的方向。

    可以说别看现在罗马打的轰轰烈烈,真要摘桃子的话,搞不好真是这家伙先啃上一大口再说。

    自然发展到现在,哪怕是安息正规军之中都充斥着这样的想法,阿尔达希尔虽说也察觉到一些不太妙的东西,但一方面现在的形势由不得阿尔达希尔深究,另一方面,汉室现在确实是安息的支撑。

    因而面对奥姆扎达当前的这样的反问,阿尔达希尔也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实际上在阿尔达希尔想到这一点之后,他就准备派人通知一下汉室,省的汉室在葱岭的前沿基地被贵霜偷袭。

    毕竟现在汉室对于安息的主要援助都来自于汉室在葱岭的前沿基地,一旦那里被贵霜偷袭,搞不好现在尚在安息战场的汉军都需要退回去拱卫自家基地。

    到时候会有多大的影响,阿尔达希尔稍一思虑就倍感头疼,虽说阿尔达希尔也确实认为,安息作为一个大国,将另一个帝国的将士作为支柱什么的,怎么想都有那么一些不对。

    可真要从当前罗马和安息的局势上分析,安息不将汉室作为支柱的话,他们拿什么挡住罗马,拿人头挡住吗?问题是他们恐怕都没有那么多的人头好吧。

    这才是最为尴尬的地方,因而阿尔达希尔虽说察觉了这里面些许的不对劲,但也不愿意深究。

    只能将之当作,当前安息整体局势之下,安息人民因为安息自身军势无法庇护国家,而自发寻找更可靠庇护的一种行为。

    殊不知,当一整个国家的百姓,都认为这个国家不足以依托的时候,那么这个国家真就完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