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五章 战争财

    “……”张飞像是看智障一样看了看同样被电的翻白眼,躺地上进气多,出气少的孙策,连连摇头,见过作死的没见过这么作死的。

    吕布那一招对于孙策,马超这个层次来说有着非常巨大的伤害,在没有做好足够防护的情况摸两下成这样也是正常。

    不过就算是这么作死,人还是得带回去,对面那个叫苏什么的家伙,正面吃了吕布的攻击,居然还活得好好地,再加上那个叫佩伦尼斯的家伙,张飞可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轻易拉住。

    “看来年轻人就是不怕死。”佩伦尼斯走过来,看着吐着烟圈,都有些焦脆的孙策和马超翻了翻白眼,用巧劲震了一下,将马超弹了起来,然后直接扛在肩上,“那位走了,我们这边也不想继续动手,你们要不要去战场感受一下?”

    “还是算了,我也得将我们这边的倒霉孩子带回去。”张飞跺了跺脚,将孙策弹了起来,随后单手发劲丢给甘宁。

    “给我干什么?”甘宁被残余的电流电了一下,发丝直接炸了起来,然后不解的看着张飞说道。

    “我看你和他关系不错,交由你来就是了,反正丢到乘黄背上,自然能飞回去。”张飞无所谓的说道。

    佩伦尼斯则是同样将马超丢给了卢多维克,看了看张飞,“看得出来,其实你很想和我动手。”

    “确实。”张飞点了点头说道,并没有掩饰。

    “只是这次不是地方。”佩伦尼斯轻叹道,“而且如果可以,真的希望我们两国,永远没有那样的地方,相比于天神吕布,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更接近统兵的将校,你我有近似的地方。”

    “这种事情,我决定不了。”张飞铿锵有力的回答道,佩伦尼斯见此也没作反驳,他和张飞一样都是职业军人,只要国家一声令下,哪怕是曾经的外邦友人,挡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绝对不会停手。

    “安息不是一个好选择。”佩伦尼斯笑了笑说道。

    “这不是我的事情。”张飞摇头,然后转身离开,“更何况安息现在尚未倒下。”

    佩伦尼斯闻言沉默不语,对着张飞摆了摆手,便带着普拉提乌斯等人离开,而后张飞也跃上乌骓飞速离开。

    “苏,情况如何?”佩伦尼斯看着苏利纳拉里询问道。

    “很糟,天神吕布的实力已经超越了我可以应对的上限,那三招下去,我只能保证我不死,至于说反击……”苏利纳拉里嘴角发苦,“他实在是强的超越了我预估的极限了。”

    “以后如果有那一天,由我来操控你和对方战斗吧。”佩伦尼斯笑着说道,相比于苏,他才是罗马军方真正意义上的定海神针。

    吕布那惊人的勇武,确实让佩伦尼斯震撼,但这距离让佩伦尼斯动摇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只要没有办法击破他的大军,那么他根本不担心任何的对手。

    “不了,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机会,还是让我上吧,虽说在面对那三招的时候,我甚至生出来自己是智障,居然敢和天神单挑的感觉,但是冷静下来之后,我依旧希望去和他战斗。”苏利纳拉里平稳心态之后,拒绝了佩伦尼斯的提议。

    “你到现在还是不服输吗?打不过对方又不是什么耻辱,你看我,真的没必要这样,这一次你没完蛋,不代表下一次不会完蛋。”佩伦尼斯努力的劝说着苏利纳拉里。

    毕竟吕布最后那三击,佩伦尼斯也算是看清楚了,那范围,那攻击强度,只能硬扛,而苏比起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发挥,就是闪避,硬素质双方相差无几。

    面对这种招数,佩伦尼斯自己扛不住,那么苏肯定也扛不住,因而佩伦尼斯对于苏表示下一次如果还有机会,依旧还要单挑吕布,真心觉得没有必要。

    打不赢就承认呗,不行就换种方式去应对,有什么大不了的,战场又不是靠个人武力,对于佩伦尼斯来说,只要有一个武将能在战场牵制住吕布,那他就有极大的希望击杀对方,而很明显吕布还在云气镇压的范围之内。

    自然,佩伦尼斯对于苏现在的做法非常不理解。

    “不一样的,我们双方是不一样的,我是武者,你是统帅,对于你来说强不强都不重要,打赢战争最重要,而对于我来说,武道是践行我人生的意义,既然存在最强,那就必须要去挑战最强。”苏利纳拉里无比郑重的看着佩伦尼斯说道。

    “……”佩伦尼斯无话可说,他不是存在的武者,能变得这么强,更多是因为变强了好在战场上带头冲锋,拉高军势。

    至于说个人勇力的重要性什么的,佩伦尼斯表示自己就算是炼气成罡也依旧是裁决官,毕竟这货一开始是靠着兵权谋的手法,在康茂德时代镇住罗马局势,避免罗马内乱的顶级人物。

    “好了,多谢你这次压阵了。”苏利纳拉里调整了一下心情,对着佩伦尼斯笑着说道。

    “下一次这种事情,算了,我继续帮你压阵吧,汉室的顶级高手确实有些太多了,天神,天神之子,还有这次出现的新亭侯张翼德。”佩伦尼斯捂着额头说道。

    虽说这家伙对于个人武力在战场的重要性一直是嗤之以鼻,但是当战场上真出现这么多这么能打的超级高手的时候,就算是佩伦尼斯也会头疼,毕竟猛将在冷兵器时代近乎可以和士气挂钩。

    猛将带领亲卫,摧锋破阵,斩将夺旗什么的本身就是一种非常流行的作战方式,哪怕是罗马也清楚这种作战方式的效果。

    卢多维克和普拉提乌斯皆是有些丧气,他们两人虽说因为当初的事情出现了长足的进步,但要说和佩伦尼斯这个级别比起来,还有着相当的距离。

    “不用这般神情,能在战阵之中挡住一是片刻就可以了,其他的你们不用多想。”佩伦尼斯见此,也知道自己失言,当即劝解道。

    “唔,我们这边确实需要想个办法了。”苏利纳拉里反倒最为冷静,“天神之子的实力就算是我现在也闹不明白,对方和天神完全不同,甚至我怀疑天神吕布尚且都不能轻易获胜。”

    “回头我研究一下吧,也算是以防万一,就算是汉室距离我们很远,看现在的情况,也确实该留心一二了。”佩伦尼斯平静的说道,“不过现在我们先回去,想必他们也很担心了。”

    吕布等人离开扎格罗斯山脉后不久,阿尔达希尔的手下就已经偷偷摸到了几人大战的地方,看着那崩塌的山峰,阿尔达希尔的手下清楚的明白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靠着经验和对于罗马人的了解,很快阿尔达希尔这边便已经还原了大半的事实。

    “是这样啊。”阿尔达希尔听着奥姆扎达的汇报皱了皱眉头说道,“汉室天神下场和罗马人做过了一场啊。”

    “是的,按照我们看到的情况,罗马那边应该是没有讨到好,估计短时间他们可能需要调整,我们这边又能争取一些时间。”奥姆扎达略有振奋的说道。

    “汉室毕竟只是外援,并非是我们自己,哪怕对方已经给于了相当的支持,但最后所能依靠的也只有我们,毕竟汉室的距离这里实在是太远了,恐怕他们的前沿基地,现在已经空了。”阿尔达希尔摇了摇头说道,他的脑袋现在对于局势的把握越来越清晰了。

    “什么?”奥姆扎达闻言一惊,“那不意味着贵霜有可能下手,毕竟我们之前有探寻到贵霜使节出使罗马的消息。”

    阿尔达希尔虽说有些惊奇于奥姆扎达的反应,但也只是以为奥姆扎达如同其他人一样,将命运寄托在汉室外援上,毕竟这种人在现在阿尔达希尔的手下并不少,因而倒也不算奇怪。

    到现在罗马和安息的战争,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安息必败,哪怕是现在安息层出不穷的能人志士,但这些人完全不能挽回局势,只能说是拖延着让安息败亡来的更晚一些而已。

    因而不少安息人直接将希望放在了汉室的头上,毕竟汉室的援助还是非常给力的,尤其是北线硬生生靠着数个精锐军团在罗马的大型包围圈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说起来也是依靠着这条通道不断运输进来的物资,泰西封守卫战才能延续到现在,当然靠着这条吊命的通道,审配已经收钱收到手软了,真以为那几千斤黄金是全是挖矿挖出来的?

    其实有不少直接是安息支付给斯拉夫人购买粮食物资的金币。

    顺带一说,审配那边带着毛子在罗马包围圈上撕开一条口子,给安息买物资这件事,审配其实搞的相当不错,至少到现在罗马人只知道堵住那地方的是汉军的城墙兵种和弓弩精锐,而做交易的是凯尔特人和斯拉夫人。

    虽说罗马也猜测汉室八成是从斯拉夫人和凯尔特人那里拿了钱,但是还真没想过这俩的后台直接是汉家袁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