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四章 瞻仰本侯的伟岸吧

    一击打飞苏利纳拉里之后,吕布身上的战意直冲霄汉,原本单手轮舞的方天画戟,随着左手搭上,不再以技巧作战,而是专攻势大力沉路线,而这也才是吕布真正的路线。

    “终于认真了啊,我还以为那家伙也就是说说。”张飞看着吕布的方向默默地说道,之前那种右手握着方天画戟,到处轮舞的方式,只是吕布闹着玩的战斗,而只有双手都握住方天画戟的时候,吕布才是那个真正的无双吕布。

    “果然沉迷在温柔乡之中实在是太久了,甚至连我都忘记了如何战斗。”吕布双手握住方天画戟之后,原本隐现的戟灵直接化作了金龙出现在了方天画戟之上,死死的咬住戟刃,而吕布的身上也浮现了血红色的气血之龙和金色的内气之龙。

    这大半年的时间吕布一直绕着貂蝉和自己的女儿再转,心态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至少再也不是曾经那头孤狼,尤其是随着吕绍的出生,吕布的心态和曾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说以前的吕布还有那种大不了骑上赤兔马,带走貂蝉,远走天涯海角,又有谁能拦我的心态,那么随着吕绍的初生,吕布的心态真的变成了为人父那种希望子嗣能有一个好的出身,好的生长环境等等,而不再是那一匹孤狼。

    这种心态的变化,让吕布很自然的在曾经绝对不会退让的时候,出现了妥协,出现了退让,也让吕布从噬人的猛兽,变成了希冀子孙后代安然成长的普通人,靠着这些,貂蝉的一点点的将吕布束缚住了。

    然而这一刻吕布握住方天画戟的时候,再一次变成了那个无敌无匹的天神吕布。

    “苏利纳拉里,作为再一次唤醒我的礼物,好好感受吧!”吕布的双眼逐渐的变得锐利了起来,气势也一路上飙,心灵的约束得以释放,紧握的方天画戟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态一般,一声轻鸣。

    跳跃而起,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大力的麾下,虚空为之摇曳,赤红的火焰激波在这一击之下直接拉伸到了上百丈,而这仅仅是搅动空气形成的余波。

    闭着双眼的苏利纳拉里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十字长枪,他想过很多次天神吕布到底有多强,但是在这一刻,吕布终于出现了。

    很强,非常强,但并非那种无可匹敌,这一年间他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为了这一战同样也做了无数的准备——天神吕布虽强,但犹可一战,此时已然并非是当初那种无力对抗的强横。

    圣灵同样缠绕在了苏的身上,面对如此恐怖的一击,苏反倒是彻底的冷静下来,天神之名又能如何,这一次我不会输!

    幽光一闪而过,巧妙的动作撕碎了那恐怖的激波,从吕布的戟下飞跃而出,动作之灵活,连张飞都不由自主的为之感慨。

    跃出吕布戟下之后,苏单手握住十字枪,直接朝着吕布的面门横扫而去,只见吕布之前下挥的方天画戟朝着一侧横扫,在拦截对面十字枪的同时更是砍向对方的腰间。

    只是苏的动作更为灵活,手上十字长枪压低,左手直接抽出罗马短剑,如同锥子一般倒悬着飞出了吕布的攻击范围。

    【这家伙太灵活了,我上的话恐怕占不上什么便宜,吕布那家伙的话恐怕除非是用一些大规模的攻击,恐怕拿对方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张飞看着苏的动作流露出明显的吃惊。

    吕布之后数下都未能和苏真正交手,原本高昂的气势不由得一滞,停手直接看向对面虚立的苏利纳拉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如何?”苏利纳拉里闭着眼睛,但是吕布却明显感到了一道视线从苏利纳拉里那闭合的双眼之中扫了过来,其意只有两个字。

    “确实有些出乎预料。”吕布看着苏利纳拉里郑重其事的说道,“除了关云长,你是第二个在武道上让我吃惊的对手。”

    “能有这样的评价倒也不错。”苏利纳拉里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不知天神阁下,可有法破解?”

    “破解?”吕布冷笑着说道,双手抱臂,将方天画戟拢在中间,一道高约百丈的半凝实虚影出现在了吕布的身后,之后更是直接凝实,身处东方的吕布,面对着西方的照耀过来的阳光,那本身的光辉以及反射的光辉,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此言。

    甘宁看到那巨大的凝实外相的时候,只感觉到头皮发麻,他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貌似要出大事了,因而甘宁转身就跑。

    倒是苏利纳拉里虽说闭目,但是眼见那百丈高的恐怖外相丝毫唯有敬畏,反倒轻笑着看向吕布,“天神可是技穷?”

    “呵呵。”吕布抱臂冷笑,他技穷了,笑话,他什么时候技多过,一般情况下不就是平砍,大力平砍,全力平砍,砍不死对手,只能说输出不够,技穷,吃我接下来的平砍再说!

    伴随着吕布的呵呵,那百丈高的凝实金色外相开始以可见的速度缩小,那一瞬间不管是佩伦尼斯,还是张飞都感觉到寒毛倒竖,张绣之前使用了这一招到底是什么效果,他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之前还只是一个虚像,现在可是一个凝实的外相,这要是全部吸收了,到底顶多少个张绣,几十个?怕是不止吧,本身张绣就和吕布就有相当的差距,这么搞一下……

    “快走!”甘宁第一个反应过来,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扭身就跑,对面的佩伦尼斯等人也都反应过来,不管接下来什么情况,万一自爆了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炸不死也就剩一口气了。

    当场卢多维克,佩伦尼斯,张飞,甘宁扭身就跑,就留下两个伤员,张绣和普拉提乌斯一声惨叫,强烈的求生欲,直接驱使两人从地上爬起来就朝着远处跑去。

    张绣是喜欢作死,喜欢自爆,但这并不代表张绣喜欢被人炸上天,自爆和被自爆,作死和被作死,这都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苏利纳拉里这个时候也是头皮发麻,有其实是随着吕布那百丈高的凝实内气外相被硬生生压缩到不到五丈的时候,苏利纳拉里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若非压抑着睁开眼睛的冲动,他现在就想转身而逃。

    “天神吕布,难到你就剩下这种自爆的手段了吗?”苏利纳拉里拼命的用语言手段希望能动摇吕布的决心。

    “哈,你以为我和张伯渊那个蠢货一样?”吕布狂傲的大笑道,原本仿若已经彻底不能在压缩的外相,猛地被压入了吕布的身躯之中,那一刻吕布整个人就像是金铁铸造出来的一般。

    同样,随着吕布将所有内气压入身体之中的瞬间,苏利纳拉里正面的威胁感攀升到了极限。

    “相当不错的感觉!”吕布紧握住方天画戟,感受着身体里面堪称恐怖的力量,不同于曾经借用外力的结果,这一次完完全全都是吕布自己的力量,吕布仿若完美的驾驭了超越自身百倍的天地精气。

    说完这句话之后,吕布带着骄狂之色看着对面的苏利纳拉里,“之前你不是非常能躲吗?我对于捉迷藏其实很有兴趣,你估计一下,这一击我能不能打中你!”

    苏利纳拉里听闻此言,当即倒退着飞离,他终于确定天神吕布根本就不是人类所能对抗的对手,对方认真起来,简直要命!

    自己之前脑子进了水才会冲过来和吕布单挑,并且挑衅吕布。

    依靠着抠掉双眼之后,一只脚跨到了心劫彼岸,带来的强大的实力,居然让他自以为能战胜吕布,并且对对方进行了挑衅。

    “想跑!”吕布冷笑着望着急速倒飞的苏利纳拉里,双手握住自己的方天画戟,他的情况也不像他说的那么好,一口气吞了近乎超过自身上限百倍的天地精气,哪怕是心劫无极限吕布也有些撑。

    不过吕布就是吕布,远比张绣猛地太多,至少吞了那么多天地精气,吕布也没当场自爆,还保留着相当的操控能力。

    实际上也是苏没有睁开双眼,看不到未来,否则的话,他就清楚再撑几秒吕布就自爆了,当然吕布要是自爆,苏睁开眼睛看到的结局也无法改变,现在闭着眼睛后退什么的,看起来是安全了不少。

    然而吕布根本没有去追,双手握住方天画戟,极限的天地精气疯狂的注入,光是因为天地精气的流动,就形成了倒卷的狂风,而远处趴在山头的张绣则是一脸敬服的看着吕布,他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瞻仰本侯的伟岸身姿,化作飞灰吧!”吕布怒吼着一戟横扫,强悍的动能,直接将吕布正前方的空气直接电离,蓝绿色的豪光近乎极光一样覆盖了正前方数里,恐怖的威力在波及到山头的瞬间,就像是铅笔画遇到橡皮擦一样,直接将山头蒸发了!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