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二章 放水

    两者碰撞,仅仅只是瞬间,银灰色的光球带着火焰的视觉扭曲朝着高天飞了上去,而黑色的光球则直直的没入了大地,轰鸣声,蘑菇云,陨石坑,然后没人爬出来。

    【这个叫佩伦尼斯的家伙真的是好强。】张飞躺在陨石坑里面装死,他俩在碰撞的瞬间,佩伦尼斯的神意志直接突破内气的阻隔给张飞进行了传音,表示再打下去怕是真收不住,让张飞将他打到天上去,他将张飞打到土里面,然后看其他人动手。

    佩伦尼斯毕竟是个统帅,加之经历了当初那些事情,心态已经变化了很多,如非必要基本不怎么玩命,单挑帝国猛将这种没把握的战斗,除非是真的到了影响到国家的程度,他一般都是不参与的。

    因而在佩伦尼斯看来,这一战打赢打输都没有什么意义,真打下去,他和张飞也就是一个两败俱伤,对方要赢他很难,他要赢对方也很难,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将实力拉高到上限,让对方明白自己也不是易于之辈,然后给个台阶知难而退就行了。

    毕竟在佩伦尼斯看来,罗马和汉室没有什么私仇,这波天神带队也就是为拿回自己的武器,而不是来挑事,因而语言应该能说服对方。

    当然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语言说服不了对方,佩伦尼斯就要想想这波汉室过来的真正意图,进而决定是否全力以赴和对方拼个死活。

    实际上如果他都开口了,张飞还依旧不依不饶,那么这里面十有**就有诈,回头佩伦尼斯就会在第一时间带他们这边这些人撤退。

    对于武将单挑这种,罗马的兴趣并不大,罗马城邦守护者,和罗马帝国守护者,其本身的意义在于战场必要的时候打开局势,并且防备某些超级高手对于城市进行偷袭。

    战场单挑这一项,至少并没有在佩伦尼斯的选项上出现过,诚然佩伦尼斯在局势不太好的时候也会亲自上台打开局面,但那并不代表佩伦尼斯会喜欢这种作死的事情。

    作为一个统帅,佩伦尼斯一贯的习惯就是拉一个军魂军团作为亲卫军,拉一个三天赋决战兵种作为中护军,左右两翼皆是鹰旗军团,然后前面搞一堆蛮子。

    这样的排布可以很轻松的伪装自己,表现出自身的弱小,等到对方确定胜利即将到来,将大军压上之后,中护军阻击对面,左右两翼包抄,然后他带亲卫打一波反冲锋,基本上对面垮了……

    至于单挑什么的,佩伦尼斯并不喜欢干,他一般出手,都是靠战场判断,确定对方将帅的大致位置,然后以弱军为饵料,强军殿后,成功反包抄之后,不管将帅,还是敌军统统干掉。

    沙普尔作为破界级好手,之所以逃都逃不掉,就是因为中了佩伦尼斯的计谋,之后被团团围住,冲突不出,然后被乱箭射死了。

    半神什么的,城市守护者什么的,在面对这种顶级精锐的时候都跟杂兵没有任何的区别,这也是佩伦尼斯对于单挑一般都不怎么看重的重要原因,诚然天神吕布这种出场就足够让全军士气爆炸的强者,佩伦尼斯还是很想要的,不过不能入手的话,佩伦尼斯也不在乎。

    毕竟兵权谋走到他这个程度,该懂的都懂了,谋划策略自是有着自己的简介,而兵形势,他同样是也是佼佼者,根本不担心有人在战场和他玩这种东西,诚然兵形势很吃天赋和个人勇力,但是前者的重要性比后者重要百倍。

    大军之中,只要是个人,那都是非常脆弱的,刀枪剑矛只要能伤到对方,那么就能击杀对手,谋臣的智慧,统帅的指挥,在武力对于士卒形成碾压之前远比个人武力强悍。

    因而在统帅这条路上走的越高,佩伦尼斯越觉得武道的衰微,诚然吕布的出现给了佩伦尼斯很大的震撼,但做不到手撕精锐军团云气,那么也就是让佩伦尼斯吃惊一二即可。

    自然在这种情况,佩伦尼斯对于自身的定位是统帅,而不是猛将,哪怕他有着足够在这个世界排到五指左右的实力,也是依然如此。

    张飞倒是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发觉甘宁和张绣落入下风,担心两人出事,至于说和佩伦尼斯拼命,说实话,看看吕布那边的情况,还有自己和佩伦尼斯的情况,张飞又不是疯子,拼什么命。

    目标是剁掉对方狗头,问题是现在能剁掉吗?既然剁不掉,他们这边这些人还有些像是要出事的样子,那还不如停手。

    张飞被轰入大地之后,对于整体的局势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毕竟佩伦尼斯也被张飞一击轰飞变成了星星,更何况除了吕布和苏没有动手以外,其他人这个时候可谓是战的飞起。

    没了张飞和佩伦尼斯,根本不影响局势的发展。

    “百凤朝阳!”身上像是燃烧着赤炎一般的张绣怒吼着刺出了近百道狂猛攻击,那种明明是长枪直刺形成的气劲,外显出来却是振翅的火凤,带着明显的赤红弧线,朝着天空振翅而去。

    一道道火凤如同流光一样展翅朝着天空中的普拉提乌斯轰杀过去,一时间近乎覆盖了普拉提乌斯周遭三百六十度的每一个位置。

    超高速的直刺,带起尖锐的爆鸣声和赤色的视觉扭曲,最后在枪术的统合下从四面八方团成一个近乎球的形状封锁了佩林里乌斯所有闪避的方位,一时间天空之中就像是再次出现了一轮赤阳一般。

    “不好!”张绣一击打出,不等调息喘气,再度发攻击,就察觉到不妙,瞬间爆发出超越极限的速度朝着另一侧闪去,而巨大的璀璨金辉从一旁扫过,切开了大地。

    “……”看着那崩碎了赤阳之后,站立在流火之中的普拉提乌斯,张绣明显的出现了沉默,毫无疑问,对方彻底进入了破界姿态,再无压制自身实力和自己切磋的意思,而是拿出了真正的实力。

    “汉将,你很强,而且你的武艺让我想起来了天神之子所使用的招数,那是一段耻辱的记忆,为了能再一次面对他,我疯狂的磨砺我自己,直到彻底掌握了自身的力量。”普拉提乌斯伸手,手上的长枪散发出璀璨的金辉,然后以一种非人的眼神看着张绣!

    “你们这边这个家伙不对吧!”张飞看着不知道怎么也跑到他蹲的陨石坑的佩伦尼斯说道,“这货是想要下杀手了吧。”

    “扯,你们那个和天神之子用同样枪术的家伙,根本没尽全力,他绝对有半神的战斗力,普拉提乌斯虽说强过他,但要赢的话,现在还差一些。”佩伦尼斯蹲在张飞不远处望着普拉提乌斯一根光矛直接没入大地,然后无声无息之间,那地方直接变成了赤红的岩浆。

    “……”张飞盯着普拉提乌斯那一招皱了皱眉头,这种招数怎么看都不像是直接打出来的,这种温度需要的速度绝对不低,纯粹发力要达到那种温度,对方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么轻松写意。

    张绣也被这种攻击吓了一跳,虽说有着足够内气,硬抗这种高温问题不大,但是对方如此轻松写意的一招直接将地面变成了岩浆,那就意味着继续战斗,自己随时都需要面对这种情况了。

    加之高温之下体力和精神的流失都要比正常严重太多,就算是张绣这种好手,面对同级别的高手也必须将自己保持在最巅峰。

    更何况这种高温如果硬抗的话,对于张绣来说,损耗也不会太小,毕竟张绣的身体并非是典韦张飞那种深吸一口气,直接连大招都能硬抗的钢铁之躯。

    同样的招数硬扛,张绣需要耗费的内气远远超过典韦和张飞,因而这种看似不是很猛的招数,反倒是拖死张绣的关键性力量。

    因而一时间张绣颇有些鸡飞狗跳的乱象,毕竟在没把握短时间之内干翻对方之前,用内气硬碰硬对于张绣来说实在是吃亏。

    “这种手段……”张飞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不像是他自己打出来的,而是天地自然顺势产生的,这是什么情况。”

    张飞像是自语,又像是对着佩伦尼斯询问。

    “你们没有吗?突破半神的时候,近乎水满自溢形成的和自己能力呼应的异力。”佩伦尼斯很是好心的解释道,毕竟这种东西大家都不眼瞎,看两下也能看出来。

    “……”张飞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汉室这边看起来是没有这种能力的,不过张飞可不大信汉室这边没有人修炼到水满自溢的程度,因而只能归结到修炼方式的不同。

    “你的异力是什么?”张飞岔开话题询问道。

    “……”佩伦尼斯无语的看了一眼张飞,很不幸,他是罗马所有破界级别高手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这玩意的,不过就算没有这个,佩伦尼斯也相信除了苏,其他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