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二章 赵云绝对在乱说

    “罗马裁决官,佩伦尼斯。”佩伦尼斯对着张飞抬了抬手。

    “汉新亭侯,张飞,张翼德。”张飞愣了一瞬,随后回答道。

    和吕布不一样,张飞这个人粗中有细,跑过来发现是打罗马,而且一看对手的组成,得,下杀手,他倒是不怂,其他人怕是要出事。

    尤其是照面的佩伦尼斯给张飞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二哥关羽一样,瞬间张飞就知道这一战难打了,再看看其他组成,不算那个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马超,不算和吕布动手的那个家伙,剩下两个也是破界。

    虽说赵云扯过淡说罗马破界弱的可以,甚至不如汉室的内气离体极致,但就现在张飞的感觉,赵云果然是在扯淡,要么就是罗马破界泛滥,上一次赵云打的那一波都没在这里。

    反正就张飞的感觉,和吕布对上的那个骚包货,之前扫过自己的那一眼,就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好像一瞬间被人看穿了一样,这种感觉一升起,张飞就知道那家伙不好对付。

    加上对面这个叫佩伦尼斯的家伙,张飞觉得赵云绝对是在扯淡,要么就是命好,没遇到真正能打的,反正就张飞感觉,面前的佩伦尼斯和另一边对上吕布的那个家伙都足够让赵云喝一壶。

    至于剩下两个,张飞基本不抱希望了,甘宁肯定打不过那个提着阔剑,双眼因为精神性变化泛着青光的家伙,张绣倒是能和普拉提乌斯打一打,但是就张飞的感觉,想赢那是想多了。

    “你确定要剁对面人头?”张飞传音给吕布询问道。

    “当然!”吕布傲慢的说道。

    “给个准话,这四个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寻思张伯渊面对的那个勉强能剁掉,其他三个别说你感觉不到。”张飞阴沉着脸传音给吕布说道,“我对面这个,我没有必胜的把握,你对面那个呢?”

    “我当然有赢的把握!”吕布带着丝丝猖狂说道。

    “我是说剁掉对面的狗头。”张飞的话里面带着刺,“别想着糊弄我,打赢和打死是两个概念。”

    “有点难度。”吕布带着估测说道,现在的情况也有些超乎吕布的估计,上一次他投影过来的时候,还没发现罗马这么多高手,结果这次过来,发现一堆高手,而且苏比之前强了很多。

    “那好!”张飞冷笑着说道,以后他觉得自己再信吕布就是智障。

    “轰!”就在张飞和佩伦尼斯交流的时候,一道巨大的无形气刃从远方轰杀了过来,然后尚未靠近佩伦尼斯便被神意志抹消,而张飞则是面无表情的硬扛了过来。

    “可怕的素质,他们都打起来,我们不过过手?如你这等好手,我也没机会遇到过几个。”佩伦尼斯笑着说道,身上黯淡的银灰色光辉浮现了出来,隐隐压住张飞的气势。

    “我同样也是。”张飞沉闷的声音带着力量感传递了过去,紧了紧手上的蛇矛之后,暗黑色的内气缠绕在了张飞的身上,“刀枪无眼,逮住机会了我会下死手的。”

    佩伦尼斯闻言一笑,瞬间明白张飞是什么意思,对于面前这个看起来是个粗犷的汉子升起了些许的好感,很明显对方也是带着切磋的想法,至于会发展成什么样,那就看各自的手段,以吕布和苏的战斗。

    佩伦尼斯并没有多余的话,只是单手提着罗马短剑,挥剑横斩,一道近乎看不到的波纹直接朝着张飞斩了过去,而张飞并没有动用蛇矛,而是直接一拳轰出,不仅打碎了那道试探的切痕,更是一拳砸出了一朵如同蘑菇一般的伞状火焰扭曲,甚至虚空隐隐出现涟漪

    佩伦尼斯见此不为所动,一剑平切,直接将气劲和涟漪斩裂,然后面色凝重的看着张飞,同样张飞也是慎重了很多。

    “试探就到此为止,我觉得接下来我可能收不住手。”佩伦尼斯慎重的看着张飞,左手又是一柄如同实质一般的罗马短剑,缓缓地按入了右手的武器之中,“实力太过相近了,只能竭尽全力。”

    “我也是如此。”张飞带着一抹狞笑说道,他这次终于确定了,赵云绝对是在扯淡,佩伦尼斯的级别,和他基本在伯仲之间,甚至更应该说是和关羽在伯仲之间,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顶级神修。

    话说间张飞怒吼着朝着对方飞扑了过去,仅仅是一瞬间,精气神便已经提升到了极限,一声暴鸣之后,张飞的攻击已经在声音上出现了明显的不同,整个人前一瞬间还在距离佩伦尼斯上百步的位置,而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佩伦尼斯的面前。

    这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影片抽走了一帧,直接达成了位置变化。

    与此同时手上的蛇矛这时已经近乎成为圆形,带着炸裂的猛力朝着下方的佩伦尼斯轰去,至于光影效果,统统已经放弃了,全部用于推动自身爆发出更为刚猛的力量。

    张飞那近乎夸张的移动速度,甚至连佩伦尼斯都有些出乎预料,狂猛的力量尚未接近的时候,佩伦尼斯就已经感受到了那恐怖的威胁,心知不能硬挡,银灰色的内气一闪,超高速的上冲直接形成了一个带着火光扭曲的银灰色光锥。

    罗马短剑为锋头,近乎瞬间捅穿了那恐怖的空气激波,而后右手挥剑,带着空气爆炸的轰鸣朝着张飞斩去,与此同时左手五指张开,直接朝着张飞虚握,神意志极限上飙,在那一瞬间便将张飞周围的天地精气化作了近乎钢铁一般牢笼。

    不同于当初面对马超时的放水,面对张飞,哪怕是佩伦尼斯也清楚,这是平生少见之大敌,一招出手,便是竭尽全力。

    张飞被天地精气束缚的瞬间,身上的巨力从肌肉爆发,硬生生挤碎了那号称能将内气离体武将挤成肉沫的笼牢,但是这时佩伦尼斯的罗马短剑已经带着空气激波扫了过来。

    侧首闪避,张飞的胸前在一瞬间便鼓胀了起来,那一刻佩伦尼斯只感觉大恐怖出现在面前,当即往后倒跃,但是手上罗马短剑却不见收回,剑刃无限度的拉长,如同鞭子一样朝着张飞扫去!

    “吼!”张飞那带着强烈气势和意志的吼声朝着正面的佩伦尼斯轰杀而去,巨力推动之下,声音瞬间超过了自身速度的上限,那一瞬间佩伦尼斯如遭雷击,那柄靠着内气加长如同鞭子一般的罗马短剑,加长的部分也骤然断成一节节。

    与此同时,同样被波及的卢多维克也是失神了瞬间,得以让甘宁有了一丝喘息之机,毕竟卢多维克彻底巩固了自己的天赋能力之后,对于风的操控拥有了极大的优势。

    这么一来,不管是速度,还是感知都有了极大的加强,尤其是那种近乎地图炮一般的大范围攻击方式简直压得甘宁无力反击。

    “好机会!”甘宁怒吼着逆势而上,手上的横江铁索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朝着卢多维克扎去,然而卢多维克毕竟只是恍惚了一瞬间,反应过来之后,手上的阔剑带着强悍的暴风朝着横江铁索砸了过去。

    然而在被打中的瞬间,甘宁就猛地一挥自己的横江铁锁,甩出一个大弯绕过了卢多维克,然后一个大回环就要将卢多维克捆住。

    可惜就在甘宁即将缠住卢多维克的瞬间,以卢多维克为中心,爆发出来了狂猛的暴风,直接将甘宁的武器弹开。

    “糟心的防御和攻击模式!”甘宁苦笑不已的说道,原本以为自己面对破界级应该好歹有点反击之力,结果这次他算是见到了破界级的战斗方式到底有多坑。

    闪避开卢多维克甩下来的巨大气浪,甘宁再一次飞扑了上去,远战只能越来越狼狈,近战可能还有点活路。

    张飞在佩伦尼斯失神的瞬间,就怒吼着刺出了十几矛,朝着佩伦尼斯覆盖了过去,而佩伦尼斯毕竟是顶级高手,哪怕失神了一瞬,毕竟在之前已经奋力拉开了距离,还不至于缓不过来。

    面对覆盖过来的强悍攻击,忍着耳鸣的佩伦尼斯直接刷破自身的神破界上限,罗马短剑猛然间化作双手巨剑,怒吼着朝着正前方劈砍了过去,直接将正面迎来的攻击斩破了回去。

    与此同时隐于大量攻击之后,手持蛇矛气势攀登到顶峰,准备一击贯穿的张飞,也感受到了对面传来了恐怖威胁,只是这个时候不能退,退一步气势就泄了,之后更是不能挡住!

    “给我破!”张飞怒吼着刺出巅峰一矛,没有什么多余的花样,就是一击向上刺击,而佩伦尼斯斩碎了前方阻挡的攻击之后,也如彗星撞地球一样,迸发出所有的力量,挥剑朝下斩去。

    “斩!”佩伦尼斯怒吼着朝着张飞斩去,矛尖对剑刃,那一瞬间吞噬光辉的黑暗和银灰的光辉狠狠地撞在一起,恐怖的威势直接炸裂了周遭的一切,横扫的气浪甚至让数里之外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