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祂来了

    “陈泰,嗯,好名字,先提前恭喜一下。”陈曦笑嘻嘻的说道,心下则是寻思着后三国时代的猛人们,看起来陆陆续续的出世了。

    “到时候会请你喝酒的。”陈群现在已经将心态放稳了,再无之前那种自负,所谓自知者明,陈群本身资质就很好,只能说倒霉遇到的对手太强,现在放稳的了心态,确实发挥出来了相当的水准。

    “嗯,到时候我会去的。”陈曦笑了笑说道。

    就在这群人扯淡的时候,刘琰突然拿着一沓报纸跑了过来。

    “威硕,你刚不是说有事要出去吗?怎么这么快就有回来了。”陈曦对着刘琰抬了抬手笑着问道。

    “搞定了。”刘琰大笑着说道,然后将手上一沓报纸分发给在场众人,上面满满的油墨味道,陈曦很自然的伸手接过。

    扫了一眼,主要的新闻陈曦基本都知道,政策什么的也都是他拟定的,只是这字,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雕版雕出来的,反倒有些像是某些书法家直接写出来的。

    “唔,这是什么情况?”陈群看着自己手指不小心按在报纸的字上,居然在自己手上印了一个字,而后又看看了报纸,伸手一划,上面的字就花了。

    “看来是不合格,这是墨的问题了,不过现在能拿过来的话,而且这字,我明白了。”陈曦突然反应了过来,“你们搞出来了新版的印刷方式,唔,我想想啊。”

    实际上陈曦这个时候已经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是誊写印刷,是比雕版更高一级的印刷方式。

    这东西陈曦大脑的角落里面也有,但是没见到原物之前,陈曦也想不起来,不过真的没想到刘琰居然能搞出来。

    “对,这是最新版的印刷,原本你让搞活字,我回头研究了两下,觉得实在是过于麻烦,于是找朋友研究一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方式,结果今天我下朝,我朋友带了这么一个东西过来,刷一下就是一张。”刘琰看着自己朋友的操作,简直是佩服的不行。

    “刷一下一张?”荀彧现在还没有明白这是什么个操作。

    “嗯,他先将需要的内容写到纸上,然后印就是了。”刘琰无比佩服的说道,然而荀彧依旧是听不懂。

    “咱们用的某些外框,往里面涂色做图,避免画超了东西你总知道吧。”陈曦叹了口气给这群人解释道。

    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懂了,如果说雕版印刷是将印玺放大,那么誊抄印刷,就是将外框作图缩小。

    “原来如此,果然某些事情看的再多,想不到就是想不到。”司马朗感慨连连的说道,“不想还有这样的手段。”

    “嗯,我刚刚还想说,不过现在子川已经说出来了。”刘琰一副可惜的神情,他就知道别人听不懂这个。

    “你们用的是什么誊抄版?”陈曦好奇的询问道,相比于雕版,这东西就更厉害了,而且成本也低,至于墨的问题,很快就会有人改良的,这种问题永远都不需要担心。

    “蜡纸版,这是我那个朋友给的建议,说是蜡纸不沾油墨,他也是无意间发现,然后以此为基础研究出来的。”刘琰感叹连连的说道,“而且他现在也有制造蜜蜡的技术。”

    陈曦点了点头,“你朋友该不会是姜子平吧。”

    对于用蜡,用蜜这么熟悉,陈曦能想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而且刘琰之前还在陈曦面前提过姜岐,因而陈曦还有点印象,这个时期说是用蜡的话,也就姜岐了。

    “嗯,姜老爷子的徒弟。”刘琰点了点头说道。

    “那没办法了,反正官职对方肯定不要,钱的话,他们也不缺,回头你开报纸的时候,将这件事写上去吧,总得给于汇报,否则谁还做好事啊。”陈曦想了想说道。

    说来到现在,陈曦也觉得不贪财,不恋权的家伙真的很麻烦,更麻烦的是,那种人本身还对此有所推辞,你想送都送不出去。

    姜岐这种就是了,老爷子一个,家里有钱,自然不贪财,权势的话,当年乔玄就差逼着这家伙出来做官了,到最后也没去,对这种人,大概也就是求名了,顺手回报一下,证明国家不会贪你的便宜。

    “我也是这个意思,对方将制作出来的东西留下,给我演示了一遍之后,在我离开之后,对方也就离开了。”刘琰无奈的说道,所以他才说是自己的一个朋友,而不说名字。

    既然对方希望当隐士,那么刘琰也愿意给对方留下隐士的空间。

    “不亏,不亏。”陈曦笑着说道,“到时候通传天下就是了,这个印刷术你看这传播就是了,毕竟是一种更便捷的手段,油墨的问题……”说着陈曦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放心,这个很快就有人解决。”刘琰自信的说道,毕竟中原是用墨水的国家,研究这种专业对口的东西,用不了多久就会出货,当然后世这东西没出货的原因,只在于发展得太快了……

    “那接下来,报纸就靠你了,反正别胡乱发布某些东西。”陈曦笑了笑说道,又一个工作完事了。

    刘琰点了点头,收了报纸又跑掉了,估计是拿去研究新的墨水去了,说起来刘琰军略,政略确实不行,但是在找朋友方面倒是厉害的无以复加,至少这么快就拿出新方案,确实出乎了陈曦的预料。

    在陈曦等人尚且扯淡的时候,吕布带着张飞,甘宁,孙策,张绣四人,一路往西飞去,五人皆有神驹,飞起来速度远远超过正常内气离体的飞行速度。

    吕布一马当先作为领头,脑袋上的帽子用内气固定好,然后朝着西方狂飙而去,身后张飞等人则是紧紧地跟着。

    不过后面四人越飞越是震撼,他们的速度有多快根本不用多说,如此狂野的速度,飞了这么久,所见的全部都是陆地,而吕布到现在依旧一言不发的往西方飞去。

    “中原果真只是巴掌之地。”张绣唏嘘不已的自语道,他们现在的速度怕是早已经出了西域了,然而他们依旧再往西飞。

    与此同时扎格罗斯山脉以西,罗马之强者苏看着散发出刺眼金光的方天画戟,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又来了啊,不过这一次,他也不再是一年前的他了。

    伸手拿起方天画戟,苏默默地走出了自己的营帐。

    “这是?”卢多维克看着那金光闪闪的方天画戟,深感头疼。

    “他来了。”苏闭着眼睛看往东方,隐隐约约之间他能看到从东方传递过来的庞大气势。

    “这么快,天神下凡这么快?”卢多维克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又不是天神,又怎么能知道快慢。”苏倒是平静的异常,他对于吕布并没有什么恐惧,反倒吕布对于他而言,更像是彼岸的标志,正因为有吕布之前超脱未来的举动,让苏得以脱离自身能力的束缚,能勉强踏在心劫的彼岸。

    “那我们怎么办?”卢多维克听闻此言也是无奈,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一年罗马的内气离体和破界简直是在玩命,死了六七个内气离体了,不过因此实力也得以大幅增强。

    毕竟是用命拼杀的战场,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活下去,这种帝国级别的战争,尤其是在之前冬都泰西封反击战的时候,安息名将沙普尔逆势突破内气离体,进入破界,差点将罗马半神佩林利乌斯击杀。

    一时间安息气势大盛,以至于罗马这边原本一鼓作气干掉安息的想法已然为之覆灭,不过随后佩伦尼斯亲自下场带队,逮住了沙普尔的破绽,然后将沙普尔以及其麾下的军团全数覆灭。

    至于沙普尔本人也被佩伦尼斯亲手斩杀,算是将安息的天命硬生生掰断,当然那一战佩伦尼斯也没好过,毕竟以沙普尔的实力,以及麾下本部的战力,佩伦尼斯若不亲自带队,恐怕就算是能灭掉对方,损失也不小。

    因而佩伦尼斯亲自下台,正面刚了沙普尔,自身也受了一点伤,不过那种果决的做法确实是重挫了安息的士气。

    然而可能也是国破家亡就在眼前,沃洛吉斯五世又展现出来了应有的智慧和决断,一时间安息层出不穷的天才出世,不断的有人尝试冲击破界,战场也越发的惨烈。

    沙普尔战死之后,阿特拉托美带队及时赶了回来,稳住了最后的防线,而后巴巴克逆势进阶破界级,强行打退了罗马对于冬都的袭击。

    一时间安息所表现出来的意志甚至让罗马人都为之震撼,不过再震撼也没用了,罗马准备缓一波,将所有的主力调动齐全,然后给安息来个致命一击。

    打了这么长时间,罗马的小短腿后勤压力也很大了,因而他们不准备再继续拖下去了,接下来就送安息去死。

    自然抱了这样的想法,最近的战斗烈度就低了很多,诸如苏,佩伦尼斯,卢多维克等人也就有了闲时间,不过刚闲下来就收到天神来,所有的破界半神都有些纠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