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二十章 大佬带队

    曲奇本身是挺看好木鹿的,但是跑得时候怕武安国想不通,直接让黑白仙人带着自己飞走了,后来想要飞回去,将木鹿也带走,曲奇着实觉得再回去有些尴尬,所以也就这样了。

    不过自从知道有驱虫秘术,曲奇寻思着木鹿是在林子里面生活的,那么其他在林子里面生活的人应该也有,更何况曲奇还有一个常年生活在林子的里面小弟——沙摩柯。

    说来沙摩柯投了孙策,被周瑜搞过来统帅山越人,也算是山越蛮和五溪蛮互制的手段,当然孙策是没有这个脑子的,外接设备有。

    当初曲奇到山越那边进行调查,然后被沙摩柯给逮住了,不过后来曲奇的良种上了天,沙摩柯差点抱着曲奇的大腿叫曲奇当老大。

    之后为了赔礼道歉,沙摩柯还表演了白水煮自己,抓姬家女来讨好曲奇等一系列事情,不过最后双方还是单方面和解了,沙摩柯表现出强烈的意愿希望自己能抱曲奇的大腿。

    说起来越蛮荒的地方,能让人吃饱饭的人越会受到尊重,曲奇就是如此,因而当他再次来到山越的时候,山越人第一时间就表示热烈欢迎,并且给曲奇奉上了大堆的东西,作为谢礼。

    曲奇自然是将这些东西能吃的吃掉,能收的收起来,然后便去寻找沙摩柯,问他能不能帮自己找一些驱逐蛇虫的人物,然后沙摩柯很快便给曲奇找到了一大堆的这种人。

    和曲奇估计的一样,这种常年生活在林子之中的山民,对于驱虫很有一套,最多是个人水平高低的问题。

    当然沙摩柯给找的都是高手,曲奇测试了一下,水平高的能甩木鹿几条街,水平低的大概和木鹿是一个水平,于是曲奇从姬家借了一批人,又让沙摩柯给开了一片地进行种植。

    这个时候沙摩柯其实已经知道了曲奇的身份,自然是非常的配合,姬家也如约送了一批绝对不会外传消息的佃户,然后双方便选了一片地进行开垦种植,现在已经成长的不错了。

    这些事情赵云是不怎么知道的,但是驱虫什么的,对于赵云来说完全不是问题的,他可是有着相当经典的解决办法。

    “驱虫这个完全可以放心的,我这边有特殊的驱虫技巧。”赵云笑了笑,无比温和的开口说道。

    “秘术”曲奇好奇的询问道,寻思着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秘术,毕竟曲奇也是见过这种类型的秘术的,“我的两个守护仙人当初也用秘术进行驱虫,但是消耗太大,不能长久。”

    “这倒不是。”赵云笑了笑说道,很自然的看向了吕布那边,然后吕布给回了一个凶狠的眼神。

    “温侯就可以了。”赵云带着一抹得意说道,“我将种子带回去,我种下,我管理,温侯来驱虫总是可以的吧。”

    驱虫什么的,赵云是想不到什么比较靠谱的秘术,但就算是没有秘术,手把手摁死也不是问题啊,毕竟有吕布啊,将一亩地用暴力切碎都不是问题,什么虫能活

    曲奇嘴角抽搐了两下,一脸诡异的看着赵云,按说吕布是赵云岳父,依着赵云一贯的性格,应该甚是宽厚,可现在这情况,貌似完全不对啊,就这表现而言,赵云貌似也黑的可以。

    “莫要如此看我,温侯做这个很靠谱的。”赵云可能也是看到了曲奇的神色,想了想,解释了一句。

    “呃,我觉得你还是莫要解释了,越解释,我越觉得子龙你变了。”曲奇叹了口气说道,“反正谁驱虫都和我无关。”

    “唉,人总是会变的。”赵云略有唏嘘的说道,“分工而已,无需在意,更何况温侯不会种田,不会管理,也就能干个这个了。”

    “……”曲奇嘴角抽搐,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子龙,我觉得你还是别说了,温侯一直再看你,我认为对方可能能听到。”

    “放心,我的传音很难破解开的,而且就算他要破解,也绕不过我的。”赵云自信非常的说道,曲奇点了点头,这一点可信。

    “我是不是在骂我”吕布突然传音给赵云。

    赵云猛然额头出现了冷汗。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在挑事。”吕布传音给赵云说道,赵云连连摇头,吕布盯着赵云的正直脸看了好久,“总觉得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唔,等我回头再找你!”

    恐吓了一番赵云之后,吕布不再盯着赵云,而朝会则是再一次推进,不过从这个时候开始,朝会推进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正常的水平。

    毕竟先是经历了一番袁家和陈荀司马搞事,一众世家割舍了国内的权力触手,之后曲奇跳出来又搞了一个大事,两拨现在一众朝官已经有些心力衰竭,只能敷衍应对了。

    加之本身朝会有一部分的工作就是章程和流程的问题,面对这种东西,一众朝官努力像刘桐学习。

    曹司空英明神武,又有荀尚书查漏补缺,此事必然没错,就这样,我们觉得这样施政没问题,过!

    陈仆射,政略可谓超绝一世,定是不会有什么错漏,于国于民有利,既然如此,我等皆是附议,过!

    刘太尉,军略革新定是思虑良久,我等心生敬服,戎乃国本,行之必要思虑再三,太尉缓行,择数位良臣辅佐,缓缓行之即可,过!

    差不多就是这么一个套路,毕竟都是老油条,真要学坏的话,biu的一下就变成了这样,甚至连刘桐都没想过还能这么利索。

    不过就算这么高速的过流程,不需要举证辩驳,等朝会开完也过了中午了,毕竟内容确实是不少,好在刘桐还算有所准备,至少不会干出让朝官下朝自己去觅食,提前已经备好了饭菜。

    “酒足饭饱!”吕布三两下吃完了自己桌面上的吃的,然后站下来对着一众武将说道,“今个诸位都没有议题,听说文臣都有,我们没有,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正在吃饭的一众武将当即一愣,然后三两下将自己桌上的饭吃完,皆是看向吕布,虽说在场不太喜欢吕布品行的武官不少,但是现在同朝为官,而且对方也没搞事,加之对方还是个高爵,其他人也乐得听一听吕布的建议。

    “文官献上治国良策,那么我等就应该献上胜利。”吕布已经被孙策匹配的新脑子忽悠瘸了。

    不过如此带感的话题说出来,在场一大半的武将都瘸了,毕竟吕布的说法很有道理,文官治国发展,他们对外征战,对方送上治国良策,他们他们就应该献上胜利。

    “现在我们没有胜利,但是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人头可以拿。”吕布被貂蝉教育的已经懂得了分享,放在以前他吃完饭绝对自己一个人去,这波已经知道有好处一起拿了。

    “你这家伙居然能说出这么有条理的话,难以置信!”张飞第一个咋呼呼的站了起来说道。

    “我将我的方天画戟丢在了那里,让他们保存,那么只要过去拿方天画戟,到时候就会有一堆高手,剁掉他们的狗头,作为献礼!”吕布不满的看了一眼张飞,然后哦哦哦的吼了起来。

    “这个提议倒是可以接受。”夏侯惇对着吕布的方向点了点头。

    砍人什么的,在场这些人都是不怂的,更何况吕布表示自己领头,那就更不怂了,在场这些人最多就是遇到吕布的时候感觉到头皮发麻,而现在这是boss要亲自下台带队清小怪的节奏,当然不怕了。

    “温侯倒是可以说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太史慈非常有兴趣的询问道,他也想活动活动了。

    “罗马,当初我将方天画戟丢过去就是为了定位,现在我恢复的七七八八,已经能感受到方天画戟了,那边一堆高手,我们去剁了对面的狗头,破界级也有好几个,还有比我弱一些的高手。”吕布狂傲的说道,“我带队,有没有要一起的,高速突击,晚上就回来。”

    不少人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然而出了门发现他们的马根本不够资格,而飞的话,估计过去就得半天,还速速去,速速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个速速!

    因而最后能跟着吕布去的也就只有孙策,甘宁,张飞,张绣,许褚和典韦倒是有良驹,但两人都不怎么想去,饭都没吃饱,去什么去,至于其他人基本都只能艳羡着看着这么一群人飞走。

    “老子迟早也要搞一匹神驹,否则连这种群架都没有办法参与,真的好想去。”夏侯惇骂骂咧咧的说道。

    另一边天上几道光辉朝西方飙去的时候,在另一处吃饭的文臣也都看到了,看光泽差不多就知道是哪些人。

    “这群人这是又要飙马吗”陈曦远望着已经快消失的小点询问道,“可别又出事了。”

    “大概不会有什么事吧,那群人都有神驹,而且那么强,怎么会有事。”赵云望了一眼随口说道,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你不跟上去看看吗”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算了吧,我跟上去,说不定会打起来。”赵云叹了口气说道,“我最近还是当文官吧,温侯有时候真的是暴脾气。”

    “谁让你娶了人家的女儿啊。”陈群突然接过话茬说道。

    陈群因为娶了和自己同辈的荀彧的女儿,以至于也能理解这种心态,毕竟为这事他没少被人作弄。

    加之荀彧虽说性格很好,但性格好不代表完全不开玩笑,有一次和陈群喝酒,装作喝大了一定要让陈群叫爹。

    当时陈群直接愣住了,说好咱俩平辈,就年节的拜礼的时候我叫一声意思意思就是了,结果你今天居然装作喝大了要让我叫爹。

    陈群虽说愣了一瞬,但毕竟也不是好相与的,当场眼珠子一转,既然你小子装作喝大了一定要让我叫爹,那我也就装作喝大了一定要和你拜把子,最后还是荀彧的妻子过来将两个装醉滚在酒桌下面的家伙弄醒过来的。

    之后俩人再也不提叫爹和拜把子的事情,不过此事之后陈群就寻思着荀文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荀彧也觉得陈群这货实在是过分,都看出来自己装醉了,直接说穿就是了,何必非要搞的双方都下不了台。

    不过陈群倒是很喜欢荀家女,原因很简单,荀彧的女儿怀了一个儿子,陈群虽说觉得荀彧这家伙自己还是离远点,但看在自己夫人的面上,陈群其实倒也没太过分。

    当然最主要的是荀彧其实也就是开开玩笑,不像是吕布那种是真要暴力让人叫他爹,也亏是赵云,换其他人怕是真得被打死。

    “是啊,毕竟是娶了人家的女儿。”赵云唏嘘之中又带着些许的笑容说道,绮玲可是给他生了长子啊。

    “是啊,毕竟是娶了人家的女儿,好歹得给点面子,再怎么说也给咱养了个儿子。”陈群也是撇了撇嘴,然后看了一眼在一旁偷听的荀彧,不爽的说道。

    “儿子啊,你儿子准备叫啥”陈曦闻言一愣,随后好奇的询问。

    “家父给起的名,单字泰。”陈群摸着自己的胡子得意的说道,以前朱建平给他算过命,说是他要是有子,那就万事皆顺,没有儿子的话,那就只能等着熬出头了。

    以前陈群是真倒霉,自身的能力不说了,强的可怕,但架不住强中更有强中手,哪怕陈群比起鲁肃,张昭这个级数丝毫不差,可惜先撞陈子川,后遇荀文若,简直是头破血流。

    陈群都觉得自己已经没希望了,应该是等不到儿子,结果没想到抱着陈荀两家联姻的想法,娶了荀彧的女儿,居然直接怀了一个儿子。

    自然陈群对荀彧的女儿宠的不行,毕竟也算是有人继承香火了,而且可能也是朱建平算命的心理作用,或者是真的时来运转了,反正最近陈群确实挺顺的,颇有否极泰来之感,因而陈纪给陈群的儿子起名为泰,其意实为美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