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 我的运气一直挺不错

    如果说李优的狠辣总是让人惊惧,那么满宠的冷酷,则是让人敬畏,而且不同于李优下手时的那种纯粹的狠辣无情,株连甚广,强行解决问题的方式,满宠的冷酷属于那种遵循法律的公正。

    虽说做法冷酷,但法不容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李优手下枉死鬼可以从未央宫排到长安门口,可满宠下手诛杀的基本都是死有余辜。

    如果在乱世,李优那种快刀斩乱麻是非常有必要的手段,但是现在由乱而治,那么自己建立的规则绝对不能摧毁,不教而诛这种事情,至少陈曦是不打算做。

    “该说的也就这些,回头律令会发到各位的手上,到时候诸位可以详细解读,莫要摸到那条线,反复在作死边缘试探这种事情你们也做的不少了,我也睁只眼闭只眼,但这次不行。”陈曦的话语依旧是那么的温和,但是一众朝官却听到了些许的杀意。

    看着那无比平静的神色,盯着那坚毅的双眸,所有的朝官皆是心中一凛,陈曦现在的态度,无不说明,这一波谁敢犯事,定是要正面面对陈曦,而面对陈曦这种事情,这个时代还没有几个做好心理准备的,哪怕是曾经的荀彧,周瑜有过这种想法,可如今也不会去想!

    没有人愿意和一个根本打不赢的对手交手,更何况这样的人物本身本身就能作为自己的后台。

    “该说的我也都说了,诸位今次之后估计也都有了自己的打算,莫要犯了忌讳即可,有时间的话,趁现在还没有出去汉帝国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到底是怎么运转的,出了国门,我想你们也不想自己的下面全是挖空心思损公肥私的家伙吧。”陈曦笑了笑说道。

    陈曦的说法,让一众世家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他们自己干起来当然非常愉悦了,可别人要是这么坑他们,那就忍不了了。

    “推己及人啊诸位,幽公姬柳当年是怎么被韩赵魏分掉的你们也都涨涨心啊,可别做的过分,逼得好好的世家当不下去,只能流亡,你们说是不是啊。”陈曦笑眯眯的说道。

    一众朝官心下一寒,自己现在挖汉室的根基,到时候出了国,那别人有样学样,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他们如此手段对付汉室,那么免不了后来者这么对他们。

    想到这么一点,一众世家觉得自己有必要将这么一个形象先装下去,至少在胙土分茅之前不能乱来,免得有后来者也这么干。

    眼见一众高官都默默记在心中,陈曦心知短时间之内这群人肯定会收敛,毕竟现在这个交接点他们都到处乱摸的话,那么他们建国之后也就别怪其他人乱摸他们了。

    所谓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说的就是这种,毕竟这个时代这种说法还是很流行的,而且诸多世家多多少少也信一些这东西,更何况都到了这个时候,九九八十一难,就剩最后一步,便能登天,何必呢

    确定自己的话,大多数的人都听了进去,陈曦点了点头便准备退回去,而赵云也准备将木匣还给同样坐回来的曲奇。

    “给我干什么”曲奇瞟了一眼将木匣递过来的赵云说道。

    “这种东西,不属于我,放在我这里,当然不放心了。”赵云叹了口气说道,自从他拿到手,吕布已经瞪了他好几眼了。

    话说赵云之所以没去武官那边,而是换了一身儒袍就是为了躲吕布,他又不是张飞那种,明知道吕布会发毛,还特意去撩拨吕布,赵云表示他这个人啊,不喜欢作死。

    毕竟赵云好歹也相当半个大司农中丞,所以换一身衣服躲到陈曦这边也没什么问题,主要是赵云真真不想和吕布动手,而且吕布这个暴脾气,哪怕是有了儿子和外孙,也最多是变成了小暴脾气。

    也即是说赵云一不小心,还是存在吕布暴怒之下,直接出手的可能,面对吕布,赵云现在是打又不能打,这要是个普通高手也就罢了,可那是吕布啊,全力出手赵云也就是保证自己不败,想赢别做梦了。

    因而哪怕是吕布心情大好,赵云还是默默地躲得远远的,反正未央宫够大,也不需要和吕布靠的太近,终归是娶了人家的女儿,绮玲还给自己生了一个儿子,惹不起,还能躲不起

    然而自从赵云拿到了那个木匣之后,吕布就开始以目示意,暗示赵云赶紧收起来,再不济也要带一部分回去什么的,然而这种事情赵云真的干不出来。

    虽说赵云确实挺想在自家园子里面开片地,给自己的儿子种一片这玩意儿吃,可惜这东西实在是太过贵重了,以赵云的道德水平确实做不出来偷偷拿走一部分这种事情。

    然而赵云这种道德素养在吕布看来完全是混账,收起来的一瞬间抓一把总能吧,又没人关注你,就你旁边那群文官,谁能看到

    可惜不管吕布再怎么用眼刀瞪赵云,赵云也根本不搭理吕布,把吕布气的啊,要不是这地方实在不能出手,吕布今天就要表演手撕赵云了,反正最近赵云是真不敢还手。

    “给你的,你拿走吧。”曲奇瞟了一眼默默地说道。

    “哈,这种东西我可不敢要。”赵云吓了一跳,手上这东西除了曲奇可以随便拿以外,其他人谁拿上都烫手。

    “当年说好的,你给我一笔款子,我来研究天地精气作物,出货了,咱俩一分。”曲奇随口传音给赵云,吓得赵云双手一阵抖。

    “这可别乱说,何况你不是送了我一株若木作为补偿吗”赵云干笑着说道,面上全然是被震惊给覆盖了。

    “若木那个是听说你结婚了,所以送给你的,这个是咱们当年商量好的。”曲奇翻了翻白眼说道,“我一般说到做到,当然如果没研究出来,那钱也就没了。”

    赵云闻言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手上这东西他真的很需要,虽说只是一匣,但如果选择精耕细作,加上分蘖的话,这一匣种子,种上满满一亩地还是没有问题的。

    就现在他们家那两个崽子,好吧,有一个算是赵云的小舅子,但问题就那么小两个家伙的话,等长到能吃粥,恐怕也吃不完啊。

    自然赵云动心了,只能说因为他自身的道德素养,让他强忍着没有直接点头同意,而是再三询问。

    “这个真的是我的”赵云再次询问道。

    “本来按当时所说的,研究出来,我们两个人一人一半,不过看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人一半是不可能了,给你百分之零点五,算是兑现诺言吧。”曲奇也有些无奈,当时想的好,可谁也没想到真搞出来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当然,曲奇当年只是觉得有这么一个可能,从陈曦那边骗不到款子,所以从赵云那边骗点钱,而实际上赵云那点钱确实没研究出来什么,哗啦哗啦两下就完了,之后曲奇就跑路了。

    这也是为什么赵云结婚那段时间,连老婆本都没有,就是因为被曲奇骗了款子,不过后来曲奇机缘巧合确实搞出来了,别管是不是天命的原因,反正出来了,按照当时的契约就应该有赵云的份额。

    当然区区骗款子那件事,在赵云结婚的时候就已经丢到了脑后,当时拿到陈曦批的款子,赵云就已经放弃了曲奇会给自己还钱的想法,不过后来曲奇给送了一株若木。

    赵云那个时候真的是觉得回本了,甚至已经彻底将曲奇欠自己钱这件事抛在了脑后,没想到,朝会第一次见到曲奇之后,曲奇居然给了自己这么大一份礼物,这可是天地精气植物啊!

    “百分之零点五也够了,别人都说枪兵运气差,我倒觉得我的运气一直非常好。”赵云已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曲奇说清了原因,赵云确实是觉得自己有资格收下这份礼物,只是自己当年投的钱,居然回了这么大一笔。

    “也许吧。”曲奇看了一眼赵云,“说不定过两年陆季才也会给你还钱的,反正运气够好的话,随便撒钱都能回来。”

    “也是,我记得我运气一直挺不错的。”赵云点了点头,然后伸手给木匣上了十几种秘术,自然的收到了儒袍里面,一边收一边开口说道,“那我就真的收了啊。”

    “收吧,收吧,这是你应得的,而且给你我也安心,别的人可能还需要我手把手教,你的话,不管是种植,还是管理都能处理的很好。”曲奇笑了笑说道,他们两人当年可是跑了不少的地方教人种田。

    “种田我还是有点把握的。”赵云笑了笑说道,“大司农中丞,我可是兼职着。”

    “这东西本来是留种的,不过山越那边已经种出来了,也就不需要留种了,你拿去种就是了,驱虫那个,本来我找了一个叫木鹿的家伙,结果走的太快,忘了带走,现在大概被关将军带去挡箭了吧。”曲奇想起木鹿唏嘘不已地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