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 分割

    这一百零几万人之中,还有七十多万都集中在南海郡和苍梧郡,其他地方跟蛮荒差不多,而且藤蔓植物生长的极为迅速,开一条过去,下一场大雨,过个几天,你连路都找不到了,就这么丧心病狂!

    交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丢进去一千万人也是到处找不到人,更何况只有区区一百万人。

    若使仅仅说交州一州可能还没有什么特别感觉,那么举大汉十三州一观,便可明了。

    冀州可谓是十三州之首,雍州为政治中心,而北方三大边郡一个比一个能打,青州兖州豫州徐州皆是产粮地,益州天府之国,荆扬水陆交汇之地,物资周转极为便利。

    那交州呢?真的是什么都没有,穷山恶水,交通不便,湿热瘴气,而且还会有台风,就算因为气候原因产粮不错,也运不出去,可以说是当前十三州之中最差的一州。

    要不是前些年青州点出了靠谱的海运,现在的交州怕还是中原打的乐翻天,交州依旧过大年的节奏。

    交州就是一个天坑,这就是士燮干了这么久唯一的一个感觉,如果不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加之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想法,士燮早就申请来长安当朝官了,谁愿意窝在那地方。

    话说回来,那地方虽说很糟糕,穷山恶水什么的,但是天高皇帝远,而且交通不便,就算是在里面作威作福也没人管,甚至发展到现在交州各郡的官位全是他们士家人的,而且士燮还敢这么报上去。

    然而就算士燮这么实诚的报上去了,也没有人管,毕竟士燮就是喊着让人来他那里做官,基本都没有人去,毕竟到宋朝岭南之地都属于流放之地,跟何况是汉朝的时候。

    因而士燮实打实的将他们家人的官位报上去之后,没人管的原因就在于,没人愿意去那里做官,士燮甚至表示只要你来,我就给你们官位,然而照样没人去,毕竟去一趟岭南直接死了的也不是没有。

    甚至陈曦了解到事实之后,都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没说什么,毕竟那地方是真没多少人愿意去,而且就算是去了也是避祸,有时间肯定会跑路,比方说袁徽,比方说程秉,对此士燮也没办法。

    士燮对袁徽差吗?其实一点都不差,袁徽到交州避祸的时候,士燮得知这货是个大名士,而且能力极强,当即招揽到自己府中,然后就要赐官,然而袁徽没接,只是作为士燮的幕僚,给他出谋划策。

    对此士燮虽说感到可惜,但也没有找麻烦,照样是要什么给什么,到最后袁徽还是卷了士燮的粮食和咸鱼跑了,到现在袁徽就在未央宫,也在参与当前这件事。

    当然首先承认一点,袁徽这个人能力确实很强,也确实是回报了士燮的恩情,毕竟士燮当年被孙策差点收拾了,后来北疆的时候士燮准备袖手旁观,是袁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请士燮开府库,送珍珠瑁玳为赏赐,粮食咸鱼为军资,也是袁徽亲自前往青州促成此事。

    可以说现在士燮能在长安人五人六的混着,苟到现在能和孙策出入同样的地方,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袁徽的功劳,然而袁徽作完那件事之后就没回去,让人乘船回交州给士燮送了封信,就跑了。

    由此可见交州那个地方到底是多么让人烦躁,不过士燮也不能说什么,他现在过的越好,就越需要感谢袁徽,只是袁徽跑了,让士燮很尴尬,交州穷山恶水,湿热瘴气确实没救了。

    毕竟冷的地方倒还罢了,现在也有火炕,不行就躺尸,司马儁到了冬天就喜欢躺尸,而且躺一躺,还认为此法养生,问题在于热的地方怎么办,制冰?陈曦到现在找不到哪里有天然的土硝。

    话说回来,当年制作火药的那位,被陈曦搞去寻找硝石去了,不过到现在依旧没出货,陈曦也烦得不行,唉。

    因而南方的夏天非常难熬,而原本来中央划划水,回头请袁徽喝个酒,在找几个歪瓜裂枣的官员带回去填充官位,走舸流程就滚蛋的士燮然发现,种田这件事他能搞啊!

    原本作为大汉十三州之中最没有存在感的州,现在要是改种天地精气作物的话,说不定还能挽回一些存在感,至少不至于被人遗忘了,还有这么一块地方,他们那可是岭南啊!

    本着交州还在,他士燮还活着,好歹需要点存在感的想法,士燮当场跳出来了,反正陈子川这个人,他找人问过了,人还是很靠谱的,只要自己不胡搞,对方肯定不会针对。

    士燮胡搞了吗?没有,完全没有,这次士燮基本上算是出于一片公心,因而陈曦疑惑的看向他的时候,士燮根本没有丝毫的躲闪,他就是这个想法,我这波还真就一心为公,就问你什么想法。

    “交州的话,真要说也行,出入不便,只能走水路这些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只是这样的话,比起扬州来,迁人是一个大问题。”陈曦有些犹豫地说道。

    士燮出于一片公心,陈曦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更何况交州,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只是那片地方还没开发啊。

    “迁人对于接下来的情况不仅不是麻烦,更是好事,此物定然不能由农户来处理,我听闻贵霜南部同样是高热高湿,既然如此,不若现在交州训练一二,更为有利。”士燮带着强烈的自信说道。

    孙策闻言翻了翻白眼,当年他打士燮到最后没下手就是因为那边环境实在是太糟糕,道路进出也是问题。

    陈曦看着士燮款款而谈的自若之态,不得不感叹,当前能坐到这个这个位置的,果真是没有一个庸人,就算是一直以来毫无存在感的士燮,也有着这样的认识。

    不过想想也对,经历了那么多,还能坐稳位置的,哪怕是最弱的一位,也要看和谁比。

    陈曦默默地打量了一番士燮,而士燮依旧镇定自若,他是有私心,但他确实是有理有据,而且他所言无错,相比于荆扬,交州更加合适,而且是各方面的合适。

    “交州刺史所言差矣。”虞翻直接起身辩驳道,“荆扬地广人稀,更有荒蛮之所,取一地种植即可,何须交州,至于湿热瘴气,先行的诸位将军已经有了解决方案。”

    士燮笑而不语,默默地扫了一眼一众朝官,然后看向陈曦,所有人瞬间明白士燮所思所想,顿时暗骂一声老狐狸。

    “倒也是不错的选择了。”陈曦斜视了一眼其他人朗笑着说道,士燮既然有这个想法,而且有理有据,那么将机会交给对方也无不可。

    “扬州,给扬州也留一片。”曲奇听闻陈曦此言,当即传音道。

    “放心,有些事情不能交给一个人做我还是知道的。”陈曦笑了笑,然后不等士燮面露惊喜之色,看向孙策,“你不说两句?”

    “说啥?”孙策翻了翻白眼,“这东西除非是种在我家院子里面,否则种谁地皮上,也是个烫手的东西,种出来我能先吃?”

    “你倒是看的清楚。”陈曦笑道,“嗯,再给你一个任务,帮忙找一些善于驱虫的山野之人,交州种植确实是一个好选择,但江东也得种植,山越那边想来也有这样的人物。”

    士燮打量了一下孙策,心下无奈,这样的话就自然会有一个产出比较,手底下也必须要干净一些了,虽说一开始也没想做的太过分,但是偷偷贪墨一些,送人什么的,他还是有想法的。

    “好,山越之中确实有这种异人。”孙策点了点头,虽说觉得此事非常麻烦,但是陈曦将之分派给孙策,孙策还是非常乐意接受的。

    而且比起士燮那种心思,孙策倒是没有送人的想法,他只有产出一茬种出来吃的想法。

    因而相比于士燮那种看不出私心的神色,孙策这种就差直说,我种出来,我至少要吃一碗的神色,更让陈曦安心一些。

    “可莫要出现损公肥私的心思。”陈曦看着孙策笑着说道,孙策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孙猴子看桃园,你说我吃不吃?你见过饿死的厨子,说呢不是?反倒士燮默默地皱了皱眉头。

    “你等也别想着能提前拿到手,军屯的产出,士卒先吃。”陈曦笑完之后,双眼骤然转冷扫过朝堂的所有人,“东亭侯,记得核算一份分发的材料,保证不要有遗漏。”

    刘晔起身之后,对着陈曦点投称是,而后满宠也开启精神天赋紧跟着起身,冷淡的棺材脸扫了一圈在场的朝官,那种如同面对非人铁律的感觉,让一众朝官不寒而栗。

    “诸位也感受了,我好说话,但是廷尉不好说话。”陈曦在发觉所有人被满宠扫视之后,都有些不太对劲,当即轻笑着说道。

    一众朝官虽说有些敬畏,但是见此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此事记在心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