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五章 天命所归

    因而当前汉室的政治局势,别说是刘桐这种昏君模式的上朝方式,就算是章明二帝那个级数,一时半会儿都不可能弄清楚局势。

    自然诸多世家家主在刘桐言及朝会和议会的时候,还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情况,但等到袁家将棋盘扣到脸上,将锅砸了之后,所有的世家家主都因为切身的利益反应了过来。

    这是要结束两百多年来的世家政治啊!没有通气,没有暗示,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捅出来了,这是要搞事的节奏啊

    不过扭头看看陈曦意味深长的神色,又看看曹操捉摸不定的笑容,还有刘备那耐人寻味的小眼神,外加莫名已经进入二货模式,就像是二哈一样兴奋起来的孙策。

    这节奏是不是意味着顶层那三个混蛋大佬已经通过气了,而且敲定了规划,这么一想不是没可能啊!陈子川做事走一步算十步,现在想想这个时间点是不是很适合提议这个计划,合适的不能再合适了!

    因而所有的世家家主都悟了,这节奏又是跟几年前邺城会谈的时候一样,陈曦直接下最终通告的节奏,话说现在该怎么办顶吗

    在场的世家家主大都有些慌,这么大的事情,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决断出来,难道要像袁家学习丢铜板,问题是袁家能这么无节操的干,不代表其他家族有这个厚脸皮啊!

    更何况现在的形势特别纠结,如果说这是在曾经,大家还在中原这个鱼塘扑腾,那么诸多家族面上笑嘻嘻,然后回头就找个梁冀这种角色,赶紧将皇帝弄死,然后扶个小皇帝上位,将这件事揭过。

    然而现在的情况和曾经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能蹲在未央宫的顶级豪门现在不仅仅能分蛋糕了,还能做蛋糕了,那么这个时候提这件事,一众世家也就不得不思虑一二了。

    毕竟不同于以前那种放手肯定死,不放手,奋死一搏,说不定还能活的更好,所以别无选择,必须将手上的权利抓的紧紧地。

    现在的话,袁家虽说是个王八蛋,但对方已经明确的展现出来了足够让所有人侧目的利益,相比于曾经只能分蛋糕,现在能做蛋糕的世家,这个提议也就不是完全不能考虑考虑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时间点,是真正意义上天子大会诸侯大臣的大朝会,哪怕因为现在的形势汉室没有天子,只有长公主,但是在这个时间点上胡扯什么的,你怕是想多了。

    因而被袁家将锅砸了之后,一众世家家主就不得不寻思一下了,今个看起来需要一个交代了,其他时候还能说是自己没在,没收到这件事,能拖则拖,拖个几十年然后就过去了,问题在于今天所有人都在啊,谁敢说自己不在,那以后都不用在了……

    “情况不妙啊。”陈纪这个时候已经有了决断,不管袁家是用什么方式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断,但只要结果是正确的,那么对方就不能小看,陈纪扭头看了一眼陈曦,基本已经确定了正确答案。

    因而对于知道答案的陈纪来说,不管袁家是用掷铜板的方式决定了未来世家的运数,决定了汉室的未来,还是靠分析得出答案,可只要结果是正确的,那么就绝对不能轻视。

    于是陈纪也当着所有人的面手一滑丢了一枚铜板,在丢铜板之前,陈纪心中已经有了谋划,既然猜不出来老袁家到底是丢铜板之前就有了决断,还是丢了铜板之后,因为天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那大家都往天命上靠,这样锅背的小,还能加上天命光环,至于节操,陈纪已经不想要了,节操有何用,能当饭吃,能当封国用不能,不能还说什么,丢铜板,以此证明汉室天命所归,国祚依旧!

    这一刻还没有做出决断的世家家主,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纪的甩出去的铜板,如果说之前还有世家家主抱着接下来陈家反对,他们还有那么一个领头人,那么现在在场还抱着异心的世家家主都死死的盯着那一枚由陈纪甩出来的铜板!

    这一刻这已经不是一枚简单的五铢钱了,在很多世家家主的眼中这一枚铜板代表着汉室的天命和他们的未来。

    因而这又是一枚铜板决定了一堆人命运的案例。

    在那一枚铜板咕噜噜的从陈纪的脚下滚了出去,然后滚到了一旁,撞在了司马儁的脚上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世家家主都死死地盯着,甚至在铜板被司马儁脚挡住的时候,不少世家家主直接站了起来。

    五铢二字朝上,正面!

    不少站起来的世家家主直接没有坐下,果然老袁家天命所归,果然汉室国祚延绵不休!

    既然老天都这么一个态度,那就没什么说得了,顺天者昌,更何况选择议会制度也不算坏,他们的利益也有保证,至于损失的国内利益,毕竟跨出国门已经注定了,还想两手都抓的话确实有些不现实。

    因而在既定的天命下,一众世家虽说还有些怨念,但也没有想要朝袁家和陈家发泄的意思,毕竟那两个家族都已经掷铜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再追究也没有什么意思。

    毕竟他们如果处在那个位置,硬挡陈子川,或者说是直接同意都会有明显的犹豫,而丢了一个铜板,让一切交由天命来决定,虽说有点下三滥,但也不失为一种极佳的方案。

    “此等功在千秋,利于万代之事,颍川陈氏附议!”陈纪直接上前一步,无比郑重的说道,然后站到了袁家身侧。

    “……”袁达看了一眼陈纪,他起了个头,陈纪给加了天命,袁达只想骂一句,“垃圾颍川陈氏又占我们袁家便宜。”

    嗯,袁达直接传音骂了,不爽就要骂出来,人生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就要耿直就要怼!

    “你袁家要不要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打算!”陈纪直接诶喷回去,也不当君子了。

    “你才不要脸,刚刚甩个背面,你也肯定是这话!别以为老子没看到你和陈子川眉来眼去,垃圾颍川陈家,除了作弊,你们还会什么!”袁达也是在朝堂滚了很多的家伙,对于陈纪的想法也有所猜测。

    虽说这个猜测只是猜测,但袁达就敢以此为据直接喷陈纪,然而陈纪还真是这么想的,丢个背面陈纪也是这话,他在丢铜板之前就已经有了决断,丢铜板只是为了吸引其他世家的注意力,然后给汉室加天命所归和国祚兴盛的光环。

    “正面,谢谢!”陈纪黑着脸回答道。

    “要是背面,你回头肯定说,我陈家每与袁家相反,大事可成!”袁达嘲讽的给陈纪来一记要害攻击。

    “呵呵,你随便猜,今天要能从我这里套出来一个字,我陈家送你袁家一份礼物!”陈纪冷笑着传音道。

    “呵,老子回头让人铸造三百六十枚正面和背面一样的五铢钱,到时候让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天命所归!”袁达直接开始刷下限。

    “你只要铸造,我这边就去举报老袁家私铸钱币。”陈纪先是一愣,随后冷笑着说道。

    “来来来,我等你举报,垃圾颍川陈家,有多远滚多远,拾人牙慧的玩意儿,怂货!”袁达这波连脸都不要了,开始骂。

    “我发现某人说出了实话!”陈纪不骄不躁的说话。

    袁达闻言一愣,随后冷笑着说道,“果然你这货一开始就下定了决心,我决定通知荀慈明和司马元异。”

    “彼此彼此,某人也暴露了自家的本质!”陈纪冷冷地说道,他根本不在乎袁达说出事实,毕竟荀家和司马家,可是和陈家直接签了血书的,至少在五代之内必须是攻守一致。

    要是没有这个盟书,这三家肯定生龌蹉,毕竟壮大自己,排斥其他,将盟友变小弟,本身就是这些豪门的本能,也只有这种签了血书的家族,才能稳稳地蹲在一起,相互扶持。

    陈纪的决断一出,朝堂上的诸多世家家主,不管是抱着什么样想法的,都知道大势已成,反对已然无效,顺势而为留个好感也好。

    至于说看穿了陈纪做法的,在场真的没有,毕竟这件事搅的所有人脑子一片混乱,根本就不能思考,更何况双方的决断过于快速,以至于大多数世家虽说明白局势,但也已经来不及仔细思量了。

    因而眼见着杨家,荀家,司马家也都开始附议,其他世家家主也只能点头附议,再思考也已经没用了,这件事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滔滔大势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了。

    天命所归,国祚依旧,这就是拍板这件事的诸多世家的感受,老刘家的天命啊,看起来距离结束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所有附议的世家家主都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陈曦,又看了一眼刘备。

    好一个结个善缘,我也想结了。

    自此议会和朝会割裂,世家议会统御世家,朝会统属百姓,除三公九卿等特殊职位,不予交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