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世家政治

    诸多世家的家主现在就想锤爆袁家的狗头,有你这么玩的吗?

    在汉朝,所有世家,所有朝臣,甚至包括有脑子的天子都知道所谓的汉家朝堂政治其实仅仅是世家的政治,因为后汉从刘秀开国开始,这朝堂上就全部都是世家了。

    门生故吏的网络,世家亲缘的关系,东西南北的地缘阻隔,最后造成了一个事实就是,天子都冲不破这一张名为世家政治的大网。

    你以为政令是你想下就能下达的?呵,实际上是我们点头,我们下面的帮手进行监管,最下面也是我们的本土根基进行执行的,天子?别说笑了,没有足够的力量,政令都出不了长安!

    大多数时候皇帝可能都是装作这天下是他们自己的天下,实际上,虽说很不想承认,至少在汉末直到南北朝结束的时代,这天下真的是世家的天下,最多只是程度的差别。

    像袁家这种层次的东汉世家豪门,本质上他们已经渗透到了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渗透到哪怕是陈曦都难以下手根除的程度了。

    可以说暴力清除世家,除了让这个积重难返的帝国瞬间崩塌以外,陈曦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这群名为世家,实则近乎政治势力的家族,早已成为这个时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假设将汉帝国看作是一个巨人,世家作为组织液,虽说看起来组织液并没有巨人的心肝脾肺肾那么重要,但是实际上要是将所有的组织液抽走,人也就活不成了。

    反倒是以饵料诱使,让他们逐渐放手,如同抽丝拔茧一般将之从这个帝国的身躯之中剥离出来,一点点填补这些世家离开时造成的空缺,修补他们曾经造成的创伤,这个巨人应该能再一次恢复到当初那般的伟大,世家毕竟从一开始并不是必要的。

    现在陈曦的做法就是依靠着分封的方式,引诱着这些世家离去,让国家再一次恢复到秦朝和西汉初年那种国家行政权力直接下放到乡村的程度,政令出长安,便可通行四海。

    只有真正做到这一步,才能从根子上消除现在整个汉朝存在的宗族,豪强的影响,彻底解决皇权不下县,县下唯宗族,宗族皆自治,自治靠伦理,伦理造乡绅的问题。

    而同样,也只有将这个问题解决了,才能彻底消除世家生存的土壤,不过只要这土壤上,还有原本的世家如果存在,陈曦除非行李优大破大立之事,否则绝无可能消除世家生存的根基。

    改良派的本质就是和稀泥,手段越高能满足的范围越大,陈曦当前的手法就是如此,因为他的能力实现的范围太大了,大到了某种近乎变革的程度,以至于世家已经倾向于妥协,然后外出建国,将国内的土地留给汉家,而这也是袁家敢拆穿世家政治的重要原因。

    以前哪怕汉天子和群臣都知道这一事实,但出于颜面和利益的考量,不管是世家,还是汉天子都不会捅穿这一张窗户纸。

    究其原因就一句话,世家不可能放开已经获得的权利,毕竟蛋糕就这么大,放下了他们怎么活?

    同样汉天子也是如此,早就已经明白了整体政治大环境就是世家政治,不论怎么玩手段,换一批人,再换一批人,本质上还是那些人。

    毕竟,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世家这个阶级注定了他们需要攫取的利益,因而汉天子再怎么换人也改变不了世家政治的大环境。

    自然世家政治这一点注定了是双方心照不宣的事实,都明白情况,但从来不会有人拆穿。

    然而这一次袁家直接掀翻了棋盘扣在了所有世家家主的脸上,今个我就给你们捅穿你们一直用来愚弄世人的手段!

    老袁家上手就发动了三分之一的朝官,虽说里面确实有一部分是出于这个议案确实是不错,于国有利,所以进行附议,但是其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属于老袁家的门生故吏。

    这可是大朝会啊,这么多人都属于袁家的门生故吏,仔细想想的话,这个朝堂上又能剩下几个不是世家的人。

    相比于后世的党争,老袁家拆穿了某个大家一直都知道,但视而不见的事实之后,世家政治真正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你以为我要吃饭?不不不,我是来砸锅的!

    以前只有一个蛋糕,自然是已经攫取的权利绝对不能放下,因为那是他们家族生命的保证。

    可现在,开了新版图之后,那就完全不同了,我老袁家就算将蛋糕丢掉,将蛋糕甩在你们脸上,我也可以做新的蛋糕去吃!

    既然如此,我老袁家不爽了,那就不吃了,以前没有硬气的本钱,现在,现在老袁家的本钱能撑得起老袁家的自尊。

    锅砸了,棋盘扣到你们脸上,我们老袁家今个就是要给你们拆穿这个,你们一直掩饰,一直依托的手段。

    世家政治?我袁家既然已经跳出了池塘,不再是家养的锦鳞,那么今个就不给你们其他世家买好,反倒要给大汉朝买个好,让汉帝国能有幸收回中原各地方的权力!

    老袁家,强无敌,怼你们这群智障没说的!

    因而老袁家一口,整个朝堂皆是附议之声,呼啦啦一大片人表示这是真正功在千秋,利在万代的政策,恳请长公主下诏。

    刘桐则是如同猫咪一样,用锐利的眼神盯着袁达。

    说实话,刘桐之前抱着的想法只不过是给陈荀司马加袁家添堵,真要说通过不通过,她并没有多想。

    诚然刘桐能想到这个方法,也就意味着确实是摸索出来一部分此事的脉络,可是真要说像曹操,陈曦等人看的那么清楚,那就属于高看了刘桐。

    实际上如果刘桐是真的明白此事到底有多大的影响,那么绝对不应该这样随意的将之提出来,而应该和真正的国之栋梁再三商讨,确定情况之后再行言及。

    然而命运的波云诡谲之处,就在于,你根本不知道某些大佬在干某些事情时,一开始所怀揣的想法,到底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谁也说不清。

    因而除了刘桐,没有人知道对方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在此言及此事,只能往深里面想,而现在的局势,一想那就有事了。

    就像是一战一样,明明只是塞尔维亚的青年一枪崩掉了奥匈皇储,真要说的话,其实并不至于导致世界大战的爆发。

    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在某些特殊的地点发生的时候,直接会将某些潜藏起来的隐患直接引爆,而刘桐的那一句添堵也是如此。

    虽说对于刘桐来讲不过是一句添堵的戏言,但是放在当前这个巧合的点,对于世家这种涉及切身利益的情况下,瞬间就分辨出来了症结所在。

    配合上曹操那捉摸不定的笑容,陈曦意味深长的神色,以及刘备耐人寻味的眼神,所有的世家都不得不思考一下,这到底是谁的主意。

    刘桐的主意?开什么玩笑,不是世家家主小看刘桐,就刘桐的状态,到现在恐怕对于世家政治都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甚至以刘桐现在的上朝状态,只要一众大臣不在这一方面开口,刘桐到死可能都不明白整体的政治局势是怎么一个情况。

    世家政治的局势,在当前刘曹孙入朝之后,已经隐隐退了下去,当然,这不是说这种政治局势已经消退,实际上只能说是避开大势,隐于幕后了。

    这也算是世家的一种生存方式,一代不行,避开就是,毕竟长生久视这种事情在政治上不怎么可能,就算是所谓的朕一日不死,尔等终是皇子,问题是皇帝总是要死得。

    就跟现在袁家的情况一样,诚然这一代服软了,但他们发展的下线还在,未央宫的朝官属于他们家族门生故吏的还有四分之一。

    这些人相互扶持,袁家在背后继续进行利益交换,保证这些人的仕途,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呢,这代人终归是要下去,位置迟早会腾出来,他们的触手也迟早会再一次就位。

    毕竟陈曦面对的是一个团体,而不是一个个体,横压一世的人物,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但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永远这么持续下去。

    到最后,这些横压一世的人物,要么为了将自己的意志传递下去,变成新的世家,如同他们这些家族一样,要么因为死亡为自己的时代化上休止符,然后进入新的轮回。

    现在是陈曦的时代,这是所有世家都承认的事实,比陈家之前的任何一个支脉的大佬的能力都要丧心病狂的陈曦,诸多世家所能庆幸的只有一点,那就是陈曦的性子很好。

    不过不管是多好的性子,在属于陈曦的时代这些家族都选择了蛰伏,也即是不争,不作,默默地等这个时代结束,然后再次群魔乱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