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我是你爸爸

    实际上在上朝之前曹操就为了避免出事将资料给刘桐准备好了,袁家和陈荀司马提议的这件事通过是必须通过的,基本没有什么好说的,毕竟这件事明眼人都知道是利国利民。

    因而曹操一早准备的资料就说明了这件事可以通过,但需要压制袁家和陈荀司马,如果只有两个派系什么的什么对于所有人都不好,所以要完就玩个大的,陈荀司马不是说引入最多世家,那么为什么不借此来给那些已经明白局势的世家卖个好呢?

    更何况还可以引入一些对于两家有着明显危险性的势力,可惜杨家翻船了,否则引入杨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世家议会制度啊,还行吧,看起来也是参考了朝会,章程也算合理。”刘桐一副慵懒的神色说道,仿佛就这么准备答应一样,然而话锋突然一转,“既然这个制度挺不错的,引入朝会的体系,诸卿百官都可以加入,共同策划。”

    “……”陈纪表示无话可说,你这样搞的话,和朝会换个台子有什么区别,这不是捣乱的节奏吗?

    “大鸿胪可是觉得不妥?”刘桐狡黠的一笑。

    陈纪不好接这个话,但是隔了一会儿还是点头开口说道,“如此这般几乎与朝会无有任何不同,且不言召集这样规模的人员需要多少的花费,恐怕还会影响国家整体的政务。”

    “哦,那我觉得不如这样,世家的事情,组建一个班子来处理,这个就是你们现在提议的议会,百姓的事情再组建一个班子,就叫做朝会,双方除少数裁定人员可以兼任,其他人必须各司其职。”刘桐嘴角上划,让你们浪,我给你们撇一个大招。

    刘桐要说的话也算是非常聪慧那个级别,其实经历了那么多,又生在帝王之家,不可能是真蠢货,之前作死被人堵了,之后陈荀司马和袁家三老又在朝堂大打出手,让刘桐颇为尴尬。

    可就算是如此刘桐也不可能去找这六个家伙的麻烦,这种老油条,万一给她来一下碰瓷,那就算是刘桐也挨不住,但是不能明着找麻烦,不代表,不能暗搓搓的挖坑。

    而现在这就是刘桐整整七天没有上朝仔细分析搞出来的东西,你们不是要搞世家议会吗,我准了,而且不仅准了,我还更进一步,在这一方面不给你们填一点堵,直接将你们打包丢到一起。

    就跟有钱人多了,那钱就不是钱了一样,世家要是只能管理世家的话,他们的权力就会大幅缩减,而且分割了议会和朝会,让双方的矛盾全部变成内部矛盾,让斗争都变成了内部斗争。

    这么一来世家要是参加了朝会,就没办法在议会方面插手,而议会未来的走向注定是诸侯王会盟,世家肯定不能放弃,可要是放弃了朝会,那他们真就只能出国去建立自己的权势了。

    至于说最后的几个裁定位置,倒是可以共通,但是刘桐哪怕是不说是那几个位置,陈纪等人也都能反应过来,问题在于,那几个职位注定不可能有人能彻底把控,三公九卿啊,大家都盯着好吧。

    “……”陈曦则是饶有兴趣的看着皱了皱眉的陈纪,这波他是真没睡觉,刘桐的提议他也听的相当清楚,很明显这绝对不是曹操想的,毫无疑问上面那位是故意在这里堵那六个老头。

    “孝直,去打个助攻。”陈曦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传音给法正说道,今天这群人都没睡,因为今个会有很多乐子,搞不好还要喷人。

    “好。”法正扫了一眼陈曦表示理解,然后起身一步迈出,“敢问殿下,如果是世家和百姓的冲突该如何裁定?”

    “这当然是要分是哪里的百姓了。”刘桐顺口就说了下去。

    这下袁家人纠结了,要说亏吧,貌似也不亏,那么多人过去,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也就是这个议会要是通过了的话,汉帝国是承认了这些诸夏藩属的。

    到时候他们袁家臣子面对中原皇帝也就能道一句“外臣XX见过殿下”或者“外臣XX参见天子”。

    这可是实打实的承认了宗法关系,至于说对内的管束权力被回收了,袁家三老略有心疼,可这又不是不能接受,他们都准备跑路了,也不在乎这个了,这么一想的话,这个锅能接。

    “接不接?”袁达给袁随传音道。

    “接!”袁随冷厉的回答道。

    “不能接!”袁陶略有崩溃的传音道。

    “到底接不接!”袁达发现自己的两个兄弟也谈不拢,当即追问。

    “不能接!”袁随可能是受到了袁陶的影响,犹豫的回答道。

    “接!”袁陶的声音明显的出现了焦虑。

    “你俩能统一不?”袁达也有些崩溃了,你们两个两次答案都不一样,这让我这个老大怎么回答?

    “你选吧。”袁随和袁陶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对袁达传音道,这一刻袁达的内心是崩溃的。

    “丢个铜板,正面是接,反面是不接。”袁达直接传音给袁随和袁陶说道,“我丢了!”

    然后袁达当着所有朝臣的面,当着长公主的面,丢下了决定一众家族以及未来时代走向的铜板,清脆的声音不少人都听到了,翻滚的铜板也有不少人看到了。

    这一刻猜到了袁家心思的朝官皆是敬服不已的看着袁达,用这种方式来决定家族的命运,决定诸多世家的命运,决定未来的国运,也就袁家了,这种心态该说是豁达,还是该说无脑呢?

    更糟心的是,使用着这种看起来近乎是无脑做法的世家,还是当今天下首屈一指的豪门——袁家,这简直让诸多世家家主都有一种掩面而泣的冲动,这样一个看起来完全是二货入脑的世家,他们居然都不是对手,这个时代难道是二货奋起的时代吗?

    不过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李伏和许芝当场开始记录未央宫当前的情况,而荀悦则默默地记录个人的神色。

    旋转的铜板很快就停了下来,反面,袁随和袁陶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犹豫,但也都长舒了一口气。

    不需要传音给袁达,只见袁达大跨步上前,“殿下此议甚好,世家由世家管理,百姓由朝官管理,互不统属,术业有专攻,也消弭了地方和中央的冲突,袁家附议!”

    “这不对啊,明明说好了正面是接,反面是不接!”袁随和袁陶当即传音给袁达,但不知道为什么在传音的时候却有了那么一丝庆幸,“之前的铜板明明是反面。”

    “因为看到反面的那一瞬间我有了后悔的情绪,老袁家搞事坚决不能后悔!我们都建起封国了,人生无悔!今个我们袁家就怼了中原所有豪门,我袁家就是你们所有人的爸爸!”袁达带着猖狂给袁随和袁陶传音道,两人的老心脏都有些血脉喷张。

    “我刚刚那一瞬间也有些犹豫。”两人同时传音给袁达,“然后你开口之后,我居然有些庆幸,果然人生在世,就不应该瞻前顾后!”

    “我发动一下人手。”袁达就像是突然年轻过来一般给这两个老兄弟传音道,然后袁家三老直接给自家袁家的门生故吏传音。

    一时间未央宫之中当场就有三分之一的官员直接站了出来对此附议,深表此议利国利民,世家和百姓分治,双方互不统属,治外之民和治内之民互补侵犯,这样既承认了国家对于世家的宗法关系,又避免了世家对于中央集权制度的冲击。

    这一次袁家直接在未央宫挑明了,世家的存在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权益冲突的核心原因。

    地方政府的利益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该地方的百姓的利益,而地方百姓在汉末这个时代,直接可以由本地郡望取而代之,中央政权和地方政权的冲突可以本质性的解释为国家利益和世家利益的冲突。

    老袁家是你们所有世家的爸爸,本着贯彻这一想法,袁术直接自己跳出来挑明了这一事实,根本不管这是什么地方,是什么规格的朝会,老袁家今天就要当你们爸爸!

    一时间未央宫可谓是群魔乱舞,博士,郎中,御使不断的有人上前提议,甚至直接挑破了两百年间未曾有人敢说穿的事实。

    这一刻所有的世家家主的脸黑的都跟锅底一样,他们现在很想问一句,将这些东西挑穿了对于你们袁家有什么好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们袁家不知道?

    是袁家还是不是东西?

    然而有些事情已经发生,那么再怎么骂都没有意义,世家家主哪怕将袁家骂的狗血喷头也是于事无补,更何况这件事被袁家这么挑穿了,那么他们不站起来解释一番,看看陈子川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曹孟德那琢磨不定的神色,所有的世家家主都莫名的感觉到肝痛。

    这群明明出身自世家,但是却在积极打压世家的家伙啊,看着那群人的神色,所有的世家家主都知道,今个这事结局注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