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三章 集议

    “醒醒,别睡了,长公主都来了。”刘备用胳膊肘子将陈曦捅醒。

    自从那天朝会袁家三老和陈荀司马的三位大爷打起来后面几天朝会刘桐都请假了,以至于以曹司空为首的执政团体,近乎天天骂架。

    不过骂架归骂架,该干的活还都是有条不紊的在推进,邺城往长安的搬迁也随着时间的开始陆续抵达,尤其是刘备一系官员的家眷,基本上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当然期间各大世家的头头脑脑也都来全了,连家里蹲的雍家也抱着玉璧屁颠屁颠的跑来了,没办法这次不来是真不行了,就算是家里蹲家族也凑了一批人手,拿着上好的玉璧跑来进献,证明自家还在。

    在这种情况下,最后一次,也是本年度最正式的列侯诸卿大夫集议开始了,作为摄政长公主的刘桐这一次就属于不得不来了。

    不过由于上一次刘桐的表现过于恶劣,曹操于昨天就提前通知刘桐和丝娘一起出现,谁都别想跑,而且还有派人偷偷验证了真假,避免再次出现之前那次的性质恶劣的情况。

    因而在刘桐和丝娘同时出现的,大概超过两百余种,最近开发出来可以辨别真伪的无形物质的法术就刷了一遍,确保刘桐和丝娘都是真货,毕竟上次闹得实在是太大了,曹操也不想自己突然脑溢血猝死。

    哪怕现在曹操确实是忠贞爱国,但美好远大的未来即将唾手可得,老家伙黄土埋到脖子了都不想死,更何况是曹操,为此曹操在前不久又去刚刚迁移过来的华佗和张仲景那边看了一下病。

    然而很不幸的是,偷偷跟去的陈曦,并没有听到任何喜闻乐见的,比方说治不了,等死吧,告辞这种神医三连,也没有听到陈曦一直希望曹操为医学界奉献的开颅手术……

    总之为了看乐子的陈曦自己差点被华佗抓住打一针,反倒是曹操只是怒气冲脑,喝点静心的茶水,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惜,可惜,没看到想要看到的乐子,唉。

    “啊啊,好的,我醒了,放心。”被刘备用胳膊肘捅了两下的陈曦猛地坐正,装作自己没有睡觉的样子,实际上一圈人都知道这家伙在睡觉,只是现在也真的是懒得计较这件事了。

    “长公主来了,这次场子比较大,陈子川,你也注意点。”曹操听着自家保护的仙人说是刘桐是真的之后,果断传音给陈曦说道。

    “问题是我至少睁着眼睛,没有失礼啊,你大可放心。”陈曦撇了撇嘴,一脸揶揄的说道。

    “其他人除非实在有问题,基本没有什么失礼的。”曹操扫了一眼陈曦,然后很不自然的顺着陈曦的视线,瞟了一眼带着一个纶巾,显得不伦不类的吕布。

    吕布实际上今天是完全不想来上朝的,但是按照规定的话,这种朝议,但凡不是有要事的,都必须来,吕布老婆貂蝉再三告诫吕布今天必须来,看在貂蝉的面子上,吕布虽说非常不满,但还是来了。

    顺带一说貂蝉给吕布生了一个儿子,现在吕布在兴头上,虽说顶着一个地中海,但心情并不坏,连带着看其他人也不那么肆无忌惮了。

    当然吕布的外孙也出生了,双喜临门的吕布要不是顶着一个地中海,他来的时候恐怕能站在未央宫门口给所有人发糖。

    不过话说回来,最好运的应该是赵云了,至少看在儿子和孙子的面上,吕布并没有在见到赵云之后大打出手,哪怕赵云不知死活的问吕布为什么变成了地中海。

    总之好运的赵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因为有了儿子继承吕家香火而心情大好的吕布也只是将赵云赶出去了,抱了一会儿儿子之后,心情更好的吕布也就无所谓地中海不地中海了。

    当然貂蝉面对吕布的地中海笑了好一会儿,吕布硬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还宽慰貂蝉说是很快就能长出来什么的。

    之后貂蝉便亲手帮吕布那被火燎的怪模怪样的头发收拾了一下,毕竟是烧掉的,吕布自己看不到不好收拾,成了那个怪样子也不好找别人收拾,因而拖到貂蝉昨天来了才弄好。

    不过眼见那秃一块,高一块的,有点乐不可支的貂蝉,直接将中间那片像是被狗咬过得地方给刮掉了,然后找了一顶自己以前制作的有些像是诸葛巾的纶巾给吕布戴上。

    瞬间挡住了所有秃毛的位置,而且因为是密封的帽子,正常人只要不提前知道是下面是地中海,看着那露出来的非常像一回事的长发,基本都能糊弄过去。

    吕布对此深表满意,直夸貂蝉心灵手巧,貂蝉也就是笑笑,然后就打发吕布去上朝,对此面子上能过去的吕布也就跑来上朝了。

    虽说古代因为冠或者加冠的说法,讲究在什么地方带什么帽子,帽子,或者说是冠直接是礼法的一种表现,吕布今个戴的帽子真要讲礼法的话,其实并不对,但是包括太常在内的所有人都当做没看到。

    到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吕布帽子下面是地中海,谁敢提换帽子,今个大家都别想下台了,你没看到连老太常赵岐都眼观鼻鼻观心,表示事急从权,不追究此事。

    至于两个二货,甘宁和孙策也一副那天我们被温侯打失忆了的神色,完全不敢在这一方面作死,天大地大,小命最大啊!

    “奉先,陈侯想和你谈谈。”曹操面无表情的传音给吕布,然后吕布传音给陈曦,陈曦想了想,不敢乱说话,该从心的时候必须从心,实在是惹不起。

    “算了,回头请你吃糖。”吕布也没在意,反倒因为有了儿子和外孙,心情大好,表示下朝请陈曦吃糖。

    “好滴,好滴。”陈曦忙不迭是的回答道,完全不敢提帽子的事情,然后自然地询问道,“温侯来参加朝会有没有准备议题?”

    “……”吕布愣了愣神,貂蝉只是让他来参会,没说让他干其他多余的事情,吕布直接是抱着今天坐一早上,然后什么都不干的打算。

    “没准备吗?”陈曦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干笑道。

    陈曦也是被吕布恐吓了,忘了吕布这种家伙怎么可能准备议题,这根本是吓懵了,信口胡言而已,不过也亏是吕布,脑子不够,倒是不用担心,随便用个理由搪塞一下就可以了。

    就像是陈曦估计的一样,吕布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伸手撑住自己的脑袋,露出一副思虑的神色,陈曦估摸着吕布想一早上也想不出来任何的议题。

    【曹孟德这家伙,毫无人性,还好将温侯给糊弄过去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乐子吧。】陈曦寻思了两下,变将这件事丢到了一旁,今天可是真正有大事要干的。

    “孙伯符,我是不是该找个什么议题?”吕布传音给孙策询问道,虽说他在听完陈曦的话之后,可谓是大脑一片空白,但是没什么,他可以找人帮忙。

    “等等,我问一下甘兴霸。”孙策赶紧传音给甘宁,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

    “什么,你说议题,我们要什么议题,统一的议题都是文臣的事情,我这些人主要是献礼啊,没有什么比为汉室送个大礼更符合我们身份的。”甘宁一副趾高气扬的口吻。

    “你献上了什么礼物?”吕布冷冷的询问道,虽说吕布并不在意这些,但貂蝉一贯对于吕布的灌输就是别人怎么干你也怎么干,反正你比他们都强,同样的东西你送更有诚意。

    “我打算在之后南下,为汉室送上一场胜利。”甘宁带着得意说道,“我已经有了一些如何打败贵霜海军的计划了。”

    “哦,原来如此,献上胜利,我懂了。”吕布摸了摸下巴,计上心头,这个简单,我也可以,而且吕布表示自己还有更好的人选。

    就在吕布觉得自己懂了,并且计上心头的时候,袁家和陈荀司马这三家已经重启了之前的议案。

    这一次四家已经在私底下谈的差不多了,当然也是被赵岐个恐吓了,主要是赵岐确实能干出那种碰瓷的下三滥手段,甚至真惹毛了,对方那拐棍抽他们也不是没可能。

    因而这次的议案,在议会方面已经有了一个框架,裁定的事项也有了规划,勉强也算是草创的班子和规章,而现在就是上报长公主,进行裁定。

    毕竟双方谁都信不过对面,老袁家都快成泥石流了,谁敢信,而陈荀司马这仨历来不是东西,袁家根本信不过,本来私下带一群世家就能搞起班子的事情,因为信任问题直接捅到朝堂上。

    很明显,双方都抱着宁可自己手上权利缩小一圈,对面那群智障也别想占一点便宜,结果现在的情况就是,台子都搭起来来,章程也有了,然后拉国家进场镇住对面。

    毕竟双方都是那种,我作弊不作弊,那是我的事情,但我绝对不允许你作弊,这是公平的前提,结果现在就搞成这样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