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三章 带领着一群反贼

    顺带一说,因为这种搞法,导致卖盐和卖糖的都是背景很硬的商户,不过这个时代商业哪怕是陈曦努力的扶了几下,貌似还是和其他几个有点差距,除非是商家出了爵位,否则总有点不三不四的意思。

    不过对此陈曦也没办法了,好几百年的问题他能拉一把,别让商人更惨已经不错了,其他的还是靠时间消除了事算了,甚至后面再出一些老陈家,老吕家这种买仁义,奇货可居的,怕是商人真得没救。

    毕竟不进入资本主义,这么玩,就等着上面人回过手来,往死了打击吧,帝制的专政,对于某些事情的处置,差不多就是一拳头和两拳头的问题,反正商人肯定顶不住帝制的专政裁决。

    可话说回来,现在很多商人对于自身待遇已经非常满意了,至少衣着什么的,已经能和普通百姓一样了,也不那么被人盯着了,捐钱什么的也不用偷偷去干了,一般也不会被人说是邀买人心了。

    至于其他的细节什么,估摸着这群人是跟以前对比的,总觉得过的确实挺好了。

    因而陈曦也就懒得说什么了,我大力的扶了你们两下,结果到现在这个水平你们满足了,好吧,人不自救,天难佑,陈曦表示自己尽力了,你们自己都满足了,我还是继续当自己的陈侯吧。

    这也是陈曦最尴尬的一点,士农工商四个阶层,居然只有士这个阶层有鲸吞天下的野心,其他三个阶层最多是想过的好一些,甚至比之前稍微好一些就满足了。

    野心呢?你们的野心呢?野心可是人类的原动力好不好,没有野心陈曦就算是能辅助,也带不起啊!

    一群全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家伙,陈曦大力的扶几下,也就那样的,就算是全能拐也有扶不起来的时候啊。

    反倒是士这个阶层,多的是志大才疏的家伙,能力够不够可以先丢在一边,至少有野心啊,有野心好啊,能力可以靠陈曦扶,野心不够,再怎么扶也就是那样了。

    更何况士这个阶层在这个时代也确实无愧于汉帝国的精粹,普通的士大夫,世家,以及代表着国家军事实力的军士,都属于这个阶层,因而最后陈曦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扶这个阶层。

    虽说选择了扶这个阶层,但说个实话,陈曦都不需要去调查,各大世家有一半都是逆贼,剩下的一半中,一大半不是乱臣,就是反装忠,最后剩下的一小半不是雍家那种死家里蹲,就是颜家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家伙,能称得上秉性纯良、仁义为上大概都死了!

    像种家那种真正忠诚的家族,根本扛不住这种一眼望去全是反贼的情况,世家就没有好东西,国家和家国概念弄反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好东西,虽说总有一些明事理的,问题那也是要看实力对比的。

    荀好不好,道德很靠谱,人品刚刚的,但是荀家该搞还是搞。

    陈纪好不好,道德更靠谱,三君之一的接错,但陈家那就呵呵!

    一两个人的节操道德,和世家的屁股坐的位置比起来,根本没得扯淡,说白了就是一群反贼,道义礼节只是粉饰,本质世家依旧上还是几百年前那些春秋无义战,求实不求名的混蛋。

    最多是现在多了一个儒家的技能,知道粉饰太平了,将自己搞的像是小白花一样,实际上统统都是吸着血肉营养而绽放的罪恶之花。

    因而陈曦现在的情况,实际点讲的话,就是带着一群反贼在搞华夏开拓,顺带一提还搞的有声有色,多数反贼都乐在其中。

    究其原因不就是八个字吗?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一群暗搓搓的想要摸一下玉玺的家伙,现在有机会光明正大的造一个玉玺,不兴奋的试一试根本不可能!

    实际上仔细想想,现在越卖力的,其实越是反贼,只不过因为将框架放在华夏这个概念下了,才显得这群人是在为诸夏的未来扩土开疆,实际上正儿八经的说,统统都是反贼,没有一个好东西。

    不过陈曦也是混的久了,很清楚,反贼好啊,能当反贼的能力都很强,而且心都很大,垃圾都是放错的资源,更何况是反贼呢?

    一个优秀的反贼在国内添堵,可以给于一个帝国造成极大的麻烦,那么丢出去让反贼们给其他国家搞事,让反贼的立场和国家的立场尽量一致,这样的话,对于所有人都有好处。

    汉室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陈曦靠着各种手段证明了,现在还活的家伙都是可以团结的力量。

    至于死掉的,那么就没有办法了,那是不可避免的牺牲,必须要接受,立场方面也靠着陈曦不断的修改,改到连袁家的前缀都变成了华夏汉家袁氏,基本上其他人也都忽悠的差不多了。

    真要说的话,陈曦只是加强了这一概念,让汉家群雄团结在了一起,什么百家归源,什么文化合流,什么诸夏一体,实际上都是为了统一之后做的准备,为的就是,等到现在真正完成统一之后,所有尚且活着的世家能站在一个立场去思考,去发展。

    必须要要从思想上统一,搞大事之前这一点必须统一,拳头往一个方向打,力量往一个方向发,就算是反贼,这一波也都要团结如一,而说起来,到现在终于有了结果。

    汉室的诸多世家,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到现在终于开始认可自家的百姓了,当然袁家那种算是彻底认同了,主要原因陈曦也看出来了一点,和袁术那种思维模式完全不同。

    主体的袁家完全是我花费了那么多钱,要是打了水漂,老子要痛心死了,起步都花了那么多款子了,不继续花下去的话,之前花的钱就意味着要被浪费了,算了,持续撒币吧。

    之后不用说了,持续撒币的袁家已经撒到麻木了,发现除了钱上面的持续撒币有效以外,对着老百姓态度好点,撒币之后的效果,会更大幅度增加,这才有了袁嗣这种丰神俊朗的美男子来搞公关。

    说实话,陈曦现在看着袁家的迁徙就一个感觉,袁家不是在迁人,袁家完全是在搞服务业,真将这些百姓当自家人再带,估摸着也是花的成本高了,为了边际效益不得不如此。

    只是搞的多了,估计袁家心态都会发生变化。

    挺好的,至少对于陈曦来说是这样的,因而老袁家搞事搞成了什么样,陈曦根本懒得管,反正这种态度在陈曦看来是挺不错的。

    至于说是现在这么干只不过是为了移民什么的,陈曦也不在乎,反正老袁家为了这么个目标必须装善人,而且装的时间还不能短,太短了这群人发现老袁家又变成了牲口,怕是扭头就跑了。

    问题在于装的久了,到时候就算是想脱,也脱不下这层皮了。

    自然以陈曦的观念看待这件事的话,差不多就像是白居易的诗一样,“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装吧,装一辈子也就是那回事了,谁知道呢,老袁家装着装着摸到套路,发现好处之后,自然会一直装下去。

    至于所谓的装一辈子,或者说是按照某个准则执行了一辈子,那基本就会变成家族规矩的一部分,先辈的言传身教,哪怕不写下来,后人也会因而耳濡目染将之继承下去。

    到时候一代代的流传下去,那就会是族规家法!

    因而别说陈曦根本没有留心到西行道路上的事情,就算是留心了,陈曦也不会阻止,反倒会乐的去看袁家的变化。

    封国草创的时代,是所有国人最为激情澎湃的时代,同样也是最为感染他人的时代,扩土开疆的奋进思想,会全面的洗礼经历过这一切的所有人的精神和思想。

    这些自秦汉之后近乎没有人实践过的未来,随着陈曦将帷幕拉开,已经隐隐约约的映照在了不远的将来,甚至莫名之间陈曦仿若已经能看到那种未来。

    对于这种近乎直觉的东西,陈曦莫名的有一种笃定那就是未来,就是华夏千年未变之大局被他强行拉开帷幕,走向世界之后的未来,是由他亲手缔造出来的盛世!

    原本陈曦以为自己在搅混了历史长河,掰弯了三国群雄并起的未来,对于整个华夏史造成巨大的冲击之后,自己应该已经失去了看穿历史轨迹的能力,唯一留下的恐怕也就剩下千年时光沉淀的智慧和文明,然而没想到自己最后居然依旧能看清未来的走向。

    也许并不像之前那么真切,但是那种雾里看花的直觉,却让陈曦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同,这可是不同于之前靠作弊得到的历史走向,而是完全靠着自己一点一点推测出来了。

    【也许我也有着能够成为伟人的潜质。】陈曦莫名的生出这样一种想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