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三章 长远

    “可这种贵重对于我们袁家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袁嗣带着淡淡的骄傲说道,“五世三公的老袁家,缺少的从来不是这些死物,对于我们来说,这些人的生命远比这些东西重要。”

    盖伦看着袁嗣那骄傲的神色,心知对方说的是实话,不由得心生感叹,于是点了点头,“袁家吗?我记住了。”

    这种视奇珍如粪土,却重视人命的家族,就算是盖伦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毕竟罗马已经不再是数百年前那个就算是大量元老院元老的子嗣被俘虏的情况下,只要国家一声令下,依旧可以舍弃的时代了。

    那时的罗马,至少从人的角度上来讲,元老院的元老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品行高洁,严于律己之辈,至于现在泥沙俱下吧,就连盖伦自己有时候都会自嘲自身的堕落。

    袁家,在盖伦的感官之中,毫无疑问是等同于罗马科内利乌斯氏,克劳狄乌斯氏族的大贵族,但这样的贵族居然依旧保有着公民不曾卑微的看法,而罗马,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罗马皇帝的真正意义?

    凯撒之名也仅仅是第一公民,而非是独裁的皇帝,来自于公民的权力支撑起来的第一公民,所背负的皇帝之名,从未高贵,同样若是第一公民高贵,那么高贵的也是所有的公民。

    罗马是罗马公民的罗马,而不是罗马皇帝的罗马。

    只可惜想到这一点的时候,盖伦不由得长叹,现如今,又有谁记得这些,罗马公民享受着罗马一切,守护着罗马的一切,但元老院和皇帝又有多少人记得他们是在为谁而负责。

    “盖伦医师在中原如有差遣,可以直接寻找袁家,以后若是有任何事,袁家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在此离别之时,请接收袁家给您的馈赠!”说着袁嗣直接将准备好的一套玻璃制品送给袁家,不同于其他的残次品,袁嗣的这套玻璃制品,透光度达到了后世标准的水平。

    也就是璀璨如水晶一般的神物,至少在这个时代,已经可以可谓是最顶级的宝物了,然而袁嗣就这么平静的交给了盖伦。

    稀世珍宝什么的,到了袁家这种层次真的已经不重要了,这一次袁家确实是打算结交这名罗马医生,对于华佗和张仲景了解的越多,越明白这种人物的意义。

    近乎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物,不能拉拢到自己名下,那么就搭把手,结个善缘,尽可能在以后求帮忙的时候,对方不会推辞。

    “这种东西太珍贵了!”盖伦只看了一眼,就坚定的转过了头,不敢再去看,那种光洁到毛发都能看清的银镜让盖伦差点生出伸手的想法,然而强大的意志还是将之尽力扼制了。

    “是啊,很珍贵,哪怕是放在我们国家都是最好的宝物。”袁嗣英俊的面容上显露出来的是无限的坦然。

    “既然如此贵重……”盖伦直接开口询问道。

    “您救了不少的百姓,那些都算是我们袁家的族人,也许对您来说是举手之劳,但对我们来说,死掉一个青壮,就意味着多了一个寡妇,多了一个需要抚养的儿童,也代表着一个家庭的结束,人命无比珍贵。”袁嗣这一刻的话可谓是发自内心。

    “……”盖伦无言以对,甚至不少的使节团成员都对于袁嗣表现出来的高洁心生向往,善是什么,很难有人能说清,但真正出现一个善人的时候,正常人都会心生向往。

    “收下吧,这是您应得的,蜀锦算是我们送给您解决我们迁移人口,水土不服的报酬,而这份则是馈赠,放心,这份馈赠的价值肯定不会高过之前的蜀锦。”袁嗣朗笑着说道,都是奢侈品,价格基本上都是乱填的,问题是蜀锦可是贡字打头的。

    “您的馈赠我收下了,在力所能及,并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袁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不过我只是一个医生,所以能帮助的事情很有限。”盖伦看着袁嗣诚恳的面容,点了点头说道。

    袁嗣心下猛地松了一口气,只要收下了就好,老袁家别的可能缺,但是奢侈品绝对不缺,只要你吃糖衣炮弹就好,只要你吃,那就是好事,老袁家后面还有大量糖衣炮弹等着给你喂。

    “既然盖伦医师已经收下此物,我们袁家也已经相送十里,我也要离开了,祝愿诸位一路顺风。”袁嗣欠身恭谨的施礼,然后转身离开,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说起来袁嗣是袁家从一大家族里面选出来的面容最帅,笑起来最能让人感受到善意,诚挚的让人心生摇曳的帅哥,顺带一说袁嗣的存在意义就是到处拉羊,到处送礼公关,效果非常好。

    至少罗马人看起来审美和中原这边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除了丝绸爱好MAX以外,其他方面,就当中原人来对待就行了。

    “阿瑞斯,帮忙给我收起来,别弄碎了。”盖伦看着袁嗣远远离去的身影将盒子交给阿瑞斯说道。

    “放心,绝对不会碎掉的。”阿瑞斯点了点头接过了这份玻璃器皿,“那个盖伦医师,我们回头要不要和袁家接触一下,这个家族不管是气魄,还是身份看起来都非比寻常。”

    “算了,我们和汉室基本不可能有冲突,这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还是官方交流之后,再和袁氏进行交流,私人的友谊放在国事后面,这一点不能乱。”盖伦郑重其事的说道,阿瑞斯闻言也点了点头。

    “丝绸与黄金之国啊,确实是非常的富有。”塞拉利看了看那面银镜,相比于上一次见到的,这一次更为完美了,又看了看脚下的道路,上一次的时候还没有啊。

    “所以我们需要和他们通商。”盖伦笑了笑说道,他也不完全是一个其他什么事情都不懂的普通医师,公民的出身,元老院的地位,他都有,罗马公民在罗马体系之中本就相当于贵族。

    “问题是我找不到他们这边需要什么。”塞拉利无奈的说道。

    塞拉利可是边郡公爵之子,上一次来的时候就动过这个想法,然而一无所获,这个国家应有尽有,尤其是感受了奉高那种恐怖的繁华之后,他对于那句大地所捧的至高几乎没有任何的否认。

    “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个国家对于金银和铜有需求,而且对于某些石头也有需求。”盖伦笑了笑说道,“我们可以用金银以及某些石头来和他们进行交换。”

    罗马人,或者说是除了中原,乃至泛汉文化圈,基本没有玉器这个概念,因而在盖伦眼中,价值连城的玉器也就是石头,这种貌似在中原很值钱的石头,他们可以想办法搞一搞啊。

    “这个国家除了丝绸,还有些别的我们需要,比方说糖。”阿瑞斯突然开口说道,糖到现在陈曦这边已经努力开始普及了,不同于所谓的麦芽糖,陈曦搞起来的是实打实的蔗糖。

    一开始的时候实在是搞不起来,甘蔗这种东西在这个时代,还算是草的一种,也亏汉代已经有了这东西,陈曦让糜竺开搞,糜竺砸钱很快也就砸出来了,不过一开始靠野生,产量不行,后来找专业人士,算是可以大规模种植了。

    反正陈曦这种一旦搞起大规模种植,那就开始各种压缩成本,最后勉强算是通行整个中原了,至少老百姓也能偶尔吃点甜的了,至于砂糖什么的,还是不行,不过糖算是出来了。

    之后不用说,糖和盐一样官方售卖,也算是给咸党和甜党一个面子,让党争有了官方的背书。

    不过人类本质就是社会性动物,能吃到甜的,能吃到咸的,注定了会发展出来到底咸的好吃,还是甜的好吃,这一问题,然后党争就会注定出现。

    陈曦寻思着党争能刺激销售,于是在甜党的大本营南方努力的散播咸的好吃,然后在咸党的大本营,努力的散播甜的的好吃,然后两方买盐,买糖他都赚钱,赚的不亦乐乎。

    不过陈曦这么干没多久就被赶走了,那么多活都没有干,搞什么咸党甜党,没事找事啊,糜竺赶紧加大生产,该晒盐的赶紧晒盐,该榨汁的赶紧榨汁,这都是巨量的财政收入。

    反正这个时代想要贩卖私盐和私糖的都被陈曦搞的亏本而死了,官方盐价从盐场出来就是一百五十文一石,买到百姓手上还是这个价格,嘿嘿嘿,想赚钱,没门,这生意全靠官方退税和补贴。

    而没有退税和补贴的话,谁卖都是亏本,想靠走私这个赚钱的现在全凉了,以前还能给胡人卖,现在胡人也没了,走私的人已经被迫去搞别的事情了。

    陈曦拿着国家政令直接给标价,出厂价等于销售价,看看你们谁能涨价,陈曦估摸着这么搞下去,到最后连销售渠道都会变成国家的,嗯,就是这么丧心病狂,根本不给走私的一点活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