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一章 我寻思着你也来吧

    顶级弓箭手克制骑兵这一点毫无疑问,因而正常顶级弓箭手的任务就是盯着对面的骑兵,然而越骑完全相当于违规操作!

    诚然越骑在面对普通骑兵的时候很有可能被坑死,但其对于弓箭手的压制能力,以及自身强大杀伤力带来的突破能力,基于这些条件去面对弓箭手,以及保护弓箭手的防御兵种时,在战场上打一个措手不及,基本上毫无问题!

    这么想的话,陈曦就相对满意了不少,好歹还算不错的精锐兵种,给自家来一份也不算吃亏,皇甫嵩能手搓出来一个,抱着填补短板的想法,陈曦觉得好歹还算是赚的。

    “嗯,那就这样吧,先出个越骑营,孔雀那个皇甫将军你就盯着就行了。”陈曦摸了摸下巴,表示非常理解,“至于其他的军团,您要是有时间就训练一下,回头需要什么物资,写个条子递交给我就行了,我这边别的没有,物资还是可以管够的。”

    “……”皇甫嵩听着土豪的发言,有些不想接话,但是能有钱还是非常好的,于是乖乖的点头。

    “将军,有时间的话,将其他那些精锐兵种都复原一下,我听说屯骑好像就有五六七八种,我寻思着以前没钱维持不起来,现在不介意啊,能搞的都搞一下。”陈曦一边溜,一边远远的说道。

    皇甫嵩听闻此言翻了翻白眼,屯骑,五六七八种,几乎顶级精锐都有好几种,全都是各个大佬看当时的情况手搓出来的,毕竟汉初和汉末的情况完全不是一回事啊,因地制宜什么的是基础啊。

    当然也有一些精锐,比方说是越骑这种,因为明确的定位,在精锐天赋方面完善的非常到位,基本上不可能再有什么因地制宜的说法了,差不多以后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了。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在陈曦看来可能是各个大佬的性格问题,有的喜欢这个,有的喜欢那个,最后不同大佬搞不同的,出现的最终结果,然而事实上并非是如此。

    皇甫嵩的印象可是非常深刻的,屯骑这种正面刚的兵种,可是经过了好几次大修,其大修的主要原因在于没钱。

    因为没钱,所以需要大修,你不大修,这军团就只能解散,而相比于解散和废掉,大修的话成本还是比较低的。

    要知道最开始屯骑可是具装铁骑,说是双天赋,但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当前最强的双天赋之一了,一个天赋叫防御强化,另一个天赋叫做攻击解除,后者是跟着骠骑将军打匈奴打出来的。

    效果简单粗暴,玩命的时候开启,短时间直接可以无视攻击。

    可以说那一代屯骑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顶级兵种,不过后来没钱了,主帅只能手捏其他天赋,于是出现了防御加强和冲击解除。

    又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天赋,然而后面没钱到连胸甲骑兵都维持不住的程度,新上来的主帅再次捏天赋,于是这次就出现了素质强化和防御加强,勉强还是能打正面,而且还算不错。

    至于等到皇甫嵩上来的时候,屯骑就差连马都没有了,别说胸甲了,皮甲都没有,皇甫嵩看了看长枪,寻思了一下,于是手搓新的精锐天赋,因地制宜出来了意志强化天赋。

    本来皇甫嵩还打算上了防御天赋,后来发现,这都是扯淡,连铠甲都没有,上什么防御天赋,继续点意志,意志强化,意志破限,屯骑不点其他的全点意志类型的天赋。

    于是在西凉铁骑之前,第一个不着甲还非常能打的屯骑营出现了,两个天赋全是意志类型的天赋,和正常军团不同,那一代军团战斗力的上限和下限差距非常大。

    最强的时候,和军魂没什么区别,什么抗拒死亡,什么意志扭曲现实加强防御,攻击强行补正什么的,当年的屯骑营全部都能做到,而且还能做的非常好。

    当然最弱的时候,普通精锐骑兵就能屯骑营打死,更坑的是这个军团因为是意志类型的军团,还拖主帅的意志。

    以至于皇甫嵩靠着感觉和经验大部分时候能将屯骑营的战斗力保持在峰值的四分之三,由于极高的峰值,这种情况下的屯骑营比正常的顶级双天赋丝毫不差,打起来也是刚刚的。

    不过回头皇甫嵩打完就将屯骑营解散了,因为这军团用着压力太大了,你永远不知道你在下一次作战的时候发挥的到底是什么水平。

    虽说也不完全是看脸,但这军团用起来心理压力过于沉重,让皇甫嵩老了很多,因而不想再继续作死的皇甫嵩,赶紧就将屯骑营解散了,连带着对于屯骑营的感官都有些不太好。

    顺带一提,虽说天赋是皇甫嵩自己手搓出来的,但皇甫嵩完全不想提这个军团,哪怕他估摸着这个军团还有第三个天赋,应该是意志超越,最后三个天赋合一,效果差不多等于是开着军魂技能的三天赋。

    不过最后一个天赋皇甫嵩也就想了想,三天赋的道路到现在没听说谁能手搓出来,准确的说双天赋都没有人能手搓出来,所谓的手搓双天赋,更应该是释放出士卒本身具有的潜力。

    “那你把钱准备好,有很多军团现在搞不出来,我给你搞个种子。”皇甫嵩一副花的不是老子得钱,老子拿来爽爽也挺好的表情。

    “好,老爷子你尽快啊,反正还有好几十种双天赋再等着你。”陈曦一边跑,一边远远的说道,总觉得皇甫嵩回头会打他。

    看着远远跑路的陈曦,皇甫嵩不由得摇了摇头,国库有钱,很多军团也就能存在下去了,消失在历史长河的那些精锐军团,挑选其中最为优秀的复原出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只不过全部复原出来,也就是想想,有些事情钱到位确实是能降低很大的难度,但技术和基础在那里摆着,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皇甫嵩回头就去找自己的副校长,“公衡,我来找你来了,请你喝茶啊,有个好差事给你!”

    朱儁掏着耳朵走了出来,看着皇甫嵩,“你的癔症还没好啊。”

    “你才癔症啊!”皇甫嵩脸一黑,顺口反骂了回去,然后又笑了起来,“算了算了,今天不说这个了,我心情好,哈哈哈!”

    “我还以为你要被陈子川手撕了。”朱儁双手抱臂冷笑着说道,“说吧,又有什么锅需要我背。”

    “我们可是共患难的战友,什么叫锅,这次找你来有好事,给你了,训练长水营和射声营需要的物资你写一份,自己捏也行,反正需要多少写多少,写完再多要一些。”皇甫嵩直接给了朱儁一张纸。

    “你什么时候阔到这种程度了,这是傍上大腿了?”朱儁略有不解,但还是接过了皇甫嵩提过来的公文纸,上面甚至已经提前印好了章,这就是一个空白的物资调动表。

    “你管我,陈子川回头让人送来的的,一共给了三张,我寻思着我还是搞骑兵,弓箭手手搓了一次,感觉不到位,毕竟我确实是不适合搞弓箭手,搓了个长水和射声,感觉上限不行。”皇甫嵩尴尬的说道,他本身就没训练过几次弓箭手。

    之前手搓长水和射声,就是因为没搓过,旁边有物资,才上脑了。

    “回头将那两个军团弄过来,我改改天赋。”朱儁表示你皇甫嵩闯祸了来收买我帮忙这一点我很满意,东西我手下了,反正皇甫嵩要是不说出了什么事,给个这东西朱儁是真的不敢收。

    “我给你说啊,陈子川是一个狗大户,你就照着往最高水准练的消耗写,不要怕消耗。”皇甫嵩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小声的给朱儁说道,“那家伙真心不怕物资消耗。”

    “这样啊,那我真就写了。”朱儁想了想说道,其实他原本不打算这么干的,但是看皇甫嵩不停地表示必须这么写,寻思着就算是对方想要让他一起扛锅,有皇甫嵩在前面他也不怕啊。

    于是一份新鲜出炉弓箭手训练物资就出来了,然后皇甫嵩看着朱儁那份差不多翻了一倍的训练物资,非常满意,一把将朱儁推到一边去,自己霸占了几案,开始写自己的骑兵物资。

    朱儁眼见皇甫嵩写的物资比自己还多,有点愣神,这是真把陈曦当狗大户在宰啊。

    “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就算人家先给的物资调度表,这么搞也有些过分吧,至少我是看不出来你这训练的是什么骑兵。”朱儁自忖自己也是兵家大佬,从对方的物资上硬是看不出来对方训练的是什么骑兵,毫无疑问,里面多了一堆不知道是给谁用的物资。

    “过时不候啊!”皇甫嵩一副爽朗的表情,然而朱儁看到的只有奸诈,于是朱儁也给写了一堆步兵训练的物资。

    回头物资调动表送到了陈曦那边,陈曦看了看,没看出来这是什么兵种,但看起来有点少,就给一边的主簿招呼道,“所有物资来两倍直接送到皇甫将军那边,再派个人催他赶紧训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