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章 定位问题

    “越骑更好一些啊,屯骑定位重复了,张儁乂那个重骑兵从某个角度而言就已经属于很正统的屯骑了,而且我觉得西凉铁骑搞一搞,拿来当屯骑用也没有任何问题的。”皇甫嵩半是解释的安抚道。

    “话是这么说的,铁骑就不用说了,很优秀了,儁乂的重骑兵这不是正在强化吗?虽说很优秀,但这不还没有发展到极限吗?”陈曦摆了摆手说道,张颌的重骑兵在陈曦看来也就是那回事。

    首先战马不够好啊,就荆楚那地方从北方采购的战马,能算什么好东西,重骑兵当然要用最好的战马,换了换了,全给我换成六百公斤以上,身高一米八的重型马。

    虽说没有办法换成后世俄罗斯搞出来的那种重达一吨以上的重型马,但六百公斤的战马陈曦还是能凑一批的。

    毕竟对于战马来说,体形完全可以等同于战斗力,腱子肉越多,负重也就能越多,而对于重骑兵来说,负重越多,相当于防御力强化越高,一吨重的战马冲击力也比只有半吨的战马强太多。

    因而张颌当前这种路子,陈曦有点看不下去,本着都到了这一步了,还因为物资的原因被锁死了上限,那不是丢人吗?

    什么战马平均居然只有五百公斤,换,统统给给我堆到七百公斤,哈,没有那么多七百公斤的,那就先换成六百公斤的战马。

    什么马凯正面没有加装护甲,换,皮甲套鳞甲,外挂一层钢板。

    什么士卒的铠甲居然做不到完全相合,换,统统换成板甲,然后陈曦硬生生堆出来一个九百公斤的重骑兵,全装重量都快和盾卫有的一拼,不过也亏战马够好,就这样也依旧能跑。

    顺带一提这还是蒲元后来亲自下台拿盾卫的铠甲修改修改,在某些不太重要的位置依靠削减铠甲厚度才保证了重量不超标。

    否则真按照陈曦的脑洞,这重骑兵的重量怕是能超过一吨。

    不过蒲元测试了防御力,确定没啥问题之后,就弄了一个样板让人送给张颌,张颌对此表示非常满意,然后蒲元告知张颌,你觉得防御力够了的话,陈曦问你感觉的时候,你就说连人带马自重破一吨了。

    张颌不明所以,但是却也答应蒲元就这么干,于是现在张颌麾下的骑兵都在假装自己有一吨重,陈曦对此深表满意。

    不过就算没有达到一吨的自重,全面换装,连战马都健壮了很多的张颌也不得不再次进行强化突击训练,至少要让士卒更为习惯新的装备和战马,因而最近张颌打了一个条子,就在蓝田那边训练。

    这个骑兵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已经算是决战兵种级别了,几乎可以说是骑着战马的盾卫,只要地形合适,正面刚的战斗力绝对是最顶级的,说是拉过来当屯骑的话,其实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这在陈曦看来完全不是皇甫嵩不好好干活,搞越骑的原因啊!

    毕竟陈曦这个时候已经想起来越骑是什么了,当初皇甫嵩和他推演的时候越骑被他用大军堆死了,而且交换比还很一般,算是很普通的突骑兵,而且防御还偏低,这种兵种,还是算了吧。

    “越骑适合追敌索敌,挺好的啊。”皇甫嵩很喜欢越骑这种骑兵,其本身的两个天赋一个气流操控,一个锋锐切割,配合在一起,有速度,有灵巧,有闪避,杀伤力还很高。

    “白马比这个更快,比这个更强。”陈曦直指要害。

    “完全不是一回事,白马对上平射弓箭手几乎是全面吃亏,他们的速度虽说很快,但过低的防御,根本不适合近战绞杀弓箭手,而越骑营是针对弓箭手的高速机动骑兵。”皇甫嵩无比郑重的说道。

    作为将三河五校玩出花的皇甫嵩对于各个兵种都有着自己的认知,而且每一种认知可谓是非常到位。

    屯骑营在皇甫嵩看来现在有没有都无所谓了,能拿来当屯骑营用的骑兵,已经有好几支了,而且每一种比之曾经历代的屯骑营而言都是丝毫不差,反倒是越骑营这种追敌索敌的骑兵军团,汉军不具备了。

    对于皇甫嵩这种人来说,一个全面完备的军队体系,远远要比单项突出的军事体系重要的多,汉帝国这种层次,要的是你有我也有,你能出奇迹,我就能克制你的奇迹,别想着什么一招鲜吃遍天这种事情,因而如果可以的话,皇甫嵩会尽快复原出完备的体系。

    至少体系完备之后,不会出现被别人打了,没办法打回去这种事情,这一点非常重要,输一次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赢回来,因而皇甫嵩开骑兵第一个要开就是越骑营,因为这个军团逆克制弓箭手。

    “这么说吧,白马对上射声和长水基本上是完克,就算是白马义从有幸接近这俩军团,也会被克制的死死的,不管是射声的意志引导,还是长水的洗地图,都足够将之重创,哪怕其本身也会遭遇重创,但白马绝对不能大胜。”皇甫嵩直接以白马作为讲解。

    陈曦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事实,射声营本身存在的价值就是怼一切违规的军团。

    自身具备超限的攻击伤害,附带意志引导属性,也就意味着具备了基础的必中能力,但射击的数量和续航能力都非常一般。

    可以说这个军团就是用来怼那些bug级别军团的,当然其中也包括了他们自己,但这个军团的短板也很明确,在没有护卫的情况下,那就是普通级别的长枪兵包围过来,都有很大可能将之剿灭。

    这种很无奈的属性,注定了射声营在面对杂兵的时候表现不佳。

    至于长水营则是杀杂兵,或者说是杀防御力低的兵种,可以达到清地图一般的高效,但是长水营如果面对帕陀甲士团那种兵种,很明显就有些爪麻,很容易会被硬顶着近身砍杀。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必须要承认这俩都是最顶级的弓箭手军团,短板是有,但都不是不可弥补。

    基本上来讲这俩兵种只要不遇到神铁骑那种诡异的骑兵,可以说是先天克制其他的强力骑兵,恐怕就算是李傕率领的三天赋铁骑,面对这种直逼床弩的恐怖攻击,也只能无奈认怂了。

    毕竟认知这种东西还是有上限,面对这种一发连人带马直接打爆的攻击,唯心防御好歹也需要讲点逻辑的。

    然而皇甫嵩现在的意思是越骑营克制弓箭手,甚至逆克制射声和长水这种顶级的弓箭手,陈曦的第一反应就是,你在说笑呢!

    “那次推演是我低估了你,直接兑子,而且是不惜数倍损失,确实是超乎了我的预料,越骑营本身就不是打正面的骑兵,结果还被大量的骑兵咬住,能打出接近一的战损比,已经很不错了。”皇甫嵩很是无奈的承认,那次是他的问题。

    “就算不是打正面的骑兵,可面对普通的精锐骑兵,也才是一比一,这也太菜了吧,白马都不会这么菜。”陈曦甚是不满的说道,双天赋骑兵和普通枪骑兵打了一个一比一,要你何用。

    “不是你那么比的。”皇甫嵩黑着脸说道,“你就算是用铁骑去封堵,也是这个战损比,这军团打几乎任何骑兵和顶级防御兵种,差不多都是这个比例。”

    “哈?你不是说笑吧,铁骑可是最强的骑兵。”这次轮到陈曦吃惊了,打杂兵被打了一个一比一,那是垃圾,打铁骑,被打了一个一比一,那没说的,绝对是顶级骑兵的标志,貌似至今为止,没见过哪家骑兵在铁骑头上占便宜。

    一比一什么的,要能打出来,铁骑当场认输都不是不可能!

    “废话,老实说的话,李文儒虽说是个混蛋,但西凉铁骑确实是非常优秀的骑兵,甚至这么说吧,屯骑营,狼骑,三河骑这些和巅峰期的西凉铁骑打正面也很难打出一比一的交换比,反倒是越骑和白马能有点看头。”皇甫嵩不满地说道,他其实不太喜欢李优。

    “愿闻其详。”陈曦提起了兴趣。

    “狼骑,屯骑,三河骑面对西凉铁骑的防御都不具备一瞬间的致命打击。”皇甫嵩非常郑重的说道,“白马和越骑,白马不用多说,一瞬间将速度拉高到极限,铁骑撞上也是死,而越骑的刀有锋锐加成,一刀下去,在那种相向速度下,足够斩开铁骑的防御。”

    “越骑算是非常成熟完整的骑兵,打水漂你也见过,越骑具备的气流操作,可以让箭矢如同打水漂一样偏折,而极限的攻击,足够在一波爆发杀穿虎贲的防线,进入弓箭手防线。”皇甫嵩非常详细的讲解道,“这种是偷家的一种战术。”

    陈曦瞬间领悟了这一战术的精妙,这一招妥妥是给大军团联合作战偷家用的战术,越骑营如同刺客般的一击要害背刺,足够让己方彻底放开手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