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八章 夭寿呦,八旬老人动手了!

    天知道老袁家钻到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当土皇帝去了,而且出手三千斤黄金白银就知道混的非常之好了。

    因此今个这件事必须要先将之押后,不押后,老袁家上天的节奏他们根本挡都挡不住了,因为一旦报备,老袁家就完成了最后一步,直接斩断了对内问题,金书玉册一交,基本就相当于分茅胙土,则当场从一个顶级世家变身成为诸侯王!

    不过老袁家这么大的手笔也给一众豪族提了一个醒,窝在中原这个地方,可能窝的他们都已经目光短浅了,老袁家鱼跃龙门成功,散发着璀璨的金光,已经点燃了所有人的欲念。

    出国,必须出国,以现在顶级豪门的底蕴,窝在中原再窝个十几代,了不起又是一个袁家这种档次五世三公的豪门,更多可能也就是邓家这种出十几个列侯的古老豪门,但那有什么用,有袁家现在直接金书玉册堵天下豪门凶残?

    现在袁家金书玉册怼了天下所有世家,直接在未央宫开羽化登仙模式,但别说诸多世家联合起来怼袁家,现在甚至还得抱着袁家的大腿,三千斤黄金白银,你袁家果真是清流不当,去当泥石流了是吧!

    然而更糟心的是,化身泥石流的袁家,根本不是现在所谓的顶级豪门能挡住了,大义,心气,底蕴,全面占优,若非刘桐爆掉,这一波所有的世家都得吃这么个闷亏了。

    自然在明悟了这一点之后,陈纪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犹豫,对于一直保持着的千年世家的尊贵身份也已经看淡了。

    什么豪门,什么世家,在袁家如此刚猛现实的一击之下,终于点醒了这些人,越往上走,越觉得世家的道路是有极限的,想要超越这个极限,袁家已经指明了道路——不当世家了,改当诸侯!

    “既然此事涉及中原各家,不若将各家召集起来,一同商议,由国家主导,进行商谈。”荀爽这个时候脑子清晰的就像再一次看穿了历史的迷雾,“一人计短,众人计长。”

    袁达听到这话,甚至连抽搐都装不下去了,直接从地上滚起来,死死地盯着荀爽。

    与此同时,陈曦目瞪口呆的看着侃侃而谈的荀爽,不得不佩服对方的智慧,如果说陈纪之前所说的那些还有一些欠缺,那么荀爽就已经直指议会了。

    不同的是这个议会不是用来约束国家制度,而是由国家主导,管理诸多世家的一种体现。

    更重要的是荀爽现在说的世家豪门是注定要迈出国门的那群人,那么这个议会,注定会变成盟国联合体的前身,而大汉朝注定了仲裁委员会的位置。

    【真的是厉害啊,荀爽虽说有私念,但这一次的形势注定了各大世家必然会同意这件事,而袁家大概会成为仲裁委员会的成员。】陈曦看着侃侃而谈的荀爽,默默地到。

    “这个提议如何?”荀彧传音给陈曦说道,“有没有什么感觉?”

    “很厉害的提议,等到诸族成长到诸侯,这个议会将会是汉室管理对外诸侯的一种手段,而且一人计短,众人计长这个说法也不算有错。”陈曦笑了笑说道。

    “这样的话,很多对于世家的政策就不得不经过这里讨论,而且他们的力量不断地成长的话,迟早会成为新的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荀彧平淡的声音之中带着思虑说道。

    “可是在他们成长到那种程度之前,这种相互的约束,对于所有人都有着极大的好处。”陈曦笑了笑说道,“天下大势本就是如此,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九品中正制,本来这个也是你们家准备提出来的制度,现在我叔父这个提议与九品中正制度有什么区别吗?各族各家的位置如果是继承的话,这个议会存在的意义何在?”荀彧平淡之中带着些许的抑郁询问道。

    走到了最巅峰的这些人,都知道底层人民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不管是蔑称对方是泥腿子,还是道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其实都知道,百姓才是这个国家的根基。

    因而社会制度固化会带来什么问题,他们都很清楚,但有些时候属于积重难返,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差不多相当于刚开国,大部分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

    “阶级固化啊?”陈曦缓缓地收敛了笑容,“这个大可放心,我还不至于留下这种隐患,他们出去之后就相当于诸侯,而这个议会不存在上升通道,而且你家叔父的提议,其实也是在针对这种情况,诸夏并举,共讨蛮夷!”

    荀彧若有所思,隔了一会儿换了一个角度思考,算是理解了荀爽的思维模式,出去建国的话,那么这个议会的级别就相当于诸侯会盟,只有建国者有资格加入的会议。

    “至于后来者,或者在中原奋斗,进入九卿,有资格参会;或者拿上刀枪,于荒野建立起新的封国。”陈曦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慈明公提议的这个东西很有意思的,恐怕章程他已经心中有数了。”

    实际上荀爽的这个提议加上三公九卿的领导班子之后,等这群世家变成诸侯国,其实这就是妥妥的议会内阁制的雏形。

    这个制度说不上太好,但是大英帝国用这个制度领导着一众小弟成为日不落帝国,当然大英帝国后来不行了,这个制度也就只能松散的保持着相互的联系。

    相比于英国那么点地方,汉室这种规格的本土,稳住局势的话,这个制度其实还算靠谱,当然其中难免有扯皮的地方。

    不过陈曦寻思着扯皮就扯皮吧,也不算是什么大事,而且一开始蛋糕巨大到他们吃都吃不下的时候,估摸着他们也没心思扯皮。

    等到他们吃撑了开始扯皮的时候,陈曦觉得自己应该也已经做了土了,完全无所谓的事情。

    荀爽的提议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其他人很难测度,但是在这个阶段,荀爽这个提议却是让很多人觉得甚有道理。

    哪怕是被扯了后腿的袁家,其实也觉得这个提议是个保险,虽说荀爽的做法有点虎口夺食的意思,但是此事已经不可挽回,袁家寻思了一下,抱着止损的想法,这个提议挺不错的。

    毕竟袁家从何进提议诛十常侍以来,一直跳的过于欢实,作死的花样太多,家主还经常出二哈,哪怕是不乏有英明神武之家主,老成持重之族人,但是看看现在的画风就是,老袁家已经快疯了好吧。

    加之听闻袁谭新占的版图,盛产二哈,袁家寻思着,自家在二哈的道路上貌似是越走越远,虽说现在这花样作死未见出事,家族还蒸蒸日上,但不代表一直如此。

    自古未见作死不死之人啊,一次两次倒还好说,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看看种家,天天作,那么多战友,那么多人手,现在都作没了,连家主都作没了。

    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袁家三老自认自己是老成持重之辈,自家现在还好,但不代表以后再这样还能蒸蒸日上,还是稳点好。

    有这么一个团地帮忙兜底的话,他们袁家作死起来,也有人背锅啊,更何况今天吃了他们袁家的便宜,到时候这个位置,必然有他袁家的,到时候诸夏一致,诸夏一体,他们作起来,扛锅的人也多啊。

    不过这种话袁家肯定是不能说出来,他们还要装作自己非常不爽,你们这群混蛋拿了老子的好处,老子今天要表演生撕陈荀司马,总之袁家第一时间站出来对此进行斥驳。

    原因很简单,袁家的理由很明确,大家抱团一起,很相互制约,虽说可以抗风险,但是会压制发挥,而且老袁家不喜欢对于其他人的愚蠢买单,兄弟是兄弟,但是亲兄弟也要明算帐。

    总之袁家当场在未央宫化身泼皮骂街,反正都是七十老叟,今个还被长公主下出了心脏病,当然要骂啊,就算是不占理,今个也要骂回去,三个老流氓直接在未央宫化身喷子,怒喷其他所有世家。

    加之袁谭的封国现在已经成型了,袁家三老连奉上金书玉册这种堵其他世家的做法都干的出来,胡搅蛮缠,狂喷其他世家这种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已经毫无压力。

    我们袁家就不当人了,不为人子怎么了?我们就怼你们了,你们想说啥,对不起没听清,今个我们三个就是不同意,你想说啥!

    这一次老袁家直接半点五世三公的颜面都不要了,滚刀肉,泼皮手段,未央宫中拉拉扯扯,搞的其他世家还真不好意思,到最后也就剩下陈荀司马和袁家三老大打出手,反正都是七十岁,谁怕谁啊!

    “肃静!”刘桐一开始还不好意思管,后面看着实在看不下去,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掌拍在几案上,然后司马儁和袁达对视一眼,就地软倒,这下彻底开不下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