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岂不美哉

    曹操当场附议,刘桐闻言扶额,她已经明白这群人想要干什么了,烦躁啊,可自己的锅,自己来背,对此刘桐也只能点头,快乐的日子永远是如此短暂,但生活还需要过去下去。

    眼见刘桐也同意了召回唐妃和伏皇后,赵岐也不再说什么,皇家的事情,皇家自己去处理即可。

    至于说唐妃和伏皇后回来会不是出现三个女人一台戏什么的,到时候再说,赵岐根本不在乎到时候的问题,先解决了当前的问题再说。

    “还请殿下,以后莫要如此,此事可一而不可再,如若陛下不想上朝,命近侍通知即可,诸卿大臣亦能理解。”赵岐叹了口气,继续劝慰道,实际上赵岐就不喜欢上朝,可是最近热闹太多,赵岐宁可早睡点,也要爬起来早早跑到未央宫看乐子。

    活了九十年了,当年梁冀人头滚滚的时候,都没有最近乐子大,因而哪怕是非常不想来上朝,赵岐每天也按时出现,作为司职利益的太常,那怕是上一代的,他对于这一方面也是很在意的。

    只是这事也只能这么处理,他这么一个快要进土的家伙,居然还要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真是够够得了,能不能让我们这些老头子,安安稳稳的看戏啊,年轻人命不值钱,我们都快入土了,每分每秒都在挣扎,能不能体谅一下我们这些老家伙啊。

    刘桐闻言侧头瞪了一眼丝娘,丝娘小心翼翼的低头看地板,然后刘桐朗声回答道,“以后不会如此,今次是我想的过于简单。”

    赵岐点了点头,然后退回了自己的位置,曹操虽说心下还有些不满但也没有表现出来,对着赵岐点了点头之后,将之前的事情解释了一下,刘桐也知道金书玉册是用来干什么的。

    刘桐拿起金书玉册翻看了一下,其实已经明白了这东西到底有多重要,抬头看了看依旧在那里装死的袁达,将玉册卷了起来,准备回头用特质的笔进行蚀刻,这件事在她看来没有什么问题。

    “殿下,此物作为袁家留底,虽说也是上上之选,但若是如此,诸家离去之时莫不是都需要上表?”司马儁在曹操说完之后,眼见刘桐看完金书玉册,点头收起此物,当即起身询问道。

    “此物以华夏为根本,提议诸家为藩篱,进一步可用以约束各个世家,而非简单作为袁家之留底。”司马儁铿锵有力的说道,丝毫不显老态,而刘桐听闻此言,原本准备合拢玉册的手也是一停。

    本来这件事在之前那种情况下,司马儁等人已经基本无力挽回,如果刘桐之前是真货的话,受制于袁家的心气压制,思路还没有联通,只能感叹于袁家大气磅礴,陈荀司马恐怕也只能束手无策。

    自然在无人能拿出有力反对条件的情况下,这份金书玉册当场就会被刘桐收走,带入未央宫的府库作为袁家的留底,之后基本上对于诸多世家而言,就再无转圜的余地了。

    然而之前的刘桐是个假货,被这等牵扯到未来国运的东西牵扯,稍受冲击就当场爆掉,化作了白烟。

    虽说这一幕真要讲的话,确实是颇为震撼,甚至连袁达都差点心肌梗塞而亡,但也给在场其他人争取了一丁点的时间。

    有些事情,如果敲定了那么肯定无可更改,但还没有敲定之前,至少能将坏到不能再坏的结果,变得不那么坏。

    就像现在司马儁所说的话,你袁家这么做了,各大世家是不是也应该这么做,这么搞的话,是不是有些添乱啊,还不如直接拿这个来约束中原世家,大家都这么干。

    这一招叫做浑水摸鱼,这件事阻止不了,袁家此物一出,几乎可谓是势不可挡,那么我给你们袁家后面吊上一堆人,拉着你们一起跑,至少也别让你跑得那么快,你好我好才是大家都好啊。

    与其让你们袁家专美于前,还不如将之作为袁家提议,诸多世家一并通过,这样的话,不说其他的,至少不再是你们袁家一个家族的事情,而是所有世家的事情。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觉得你们袁家这个提议很好,大家一起上,你觉得如何?

    刚刚被太医救好的袁达一听这话,直接一翻白眼,装作自己病又犯了,实际上挨了刘桐那一下之后,袁达已经觉得自己身经百战了,再没有什么能将他吓住的了。

    袁达装作抽搐的样子并没有打动司马儁,都到了这个时候,此时不拼命,以后想要拼都没机会了,今个就是拽也要死死地拽住老袁家,绝对不能让袁家一个人上路。

    之前你们还说我等本是一家,结果扭头你就要跑路,你是不是人!

    当初说好,大家一起在中原这个池塘里面当锦鳞,结果今个一有机会,你就来个***,一遇风云变化龙,回头还要大鱼吃小鱼,岂能如此,大佬带带我!

    如果说没有之前刘桐爆掉作为缓和,这件事做成既定事实,陈荀司马就算是说破天,这波也没可能翻盘,但怎么说呢,今个天命不在袁啊,刘桐爆掉的那段时间,让陈荀司马有了重整旗鼓的机会。

    不再是束手无策,而是在那么一点点的缓冲时间之中,绞尽脑汁结合事实,赌上诸多世家的智慧,造出来了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案。

    袁达捂着心脏可劲的抽搐,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的世家家主都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老袁家都要乘风化龙了,今个意外翻船,可谓是他们最后能拽着一起升天的机会了。

    “殿下,袁氏所言甚是有理,以此三章作为约束,可保诸夏一致,然则仅有袁氏一家,诸夏何以为诸夏,不过若是列位共签,岂不美哉!”陈纪上前一步接过话茬,看都不看已经捂着心脏翻白眼的袁家三人,直接将诸多世家一起拉上船。

    甚至连那些今天没来的世家,都被陈纪一起绑上战车,卖上一个好,毕竟今个这事,实在是有点玄了。

    “身在中原我等有亲疏远近,但出了国门我们自是一家,既然未来选择的道路是诸夏并举,那么让袁氏一家冲锋陷阵,诸族安享太平,可不符合道义。”荀爽也紧跟着上前朗声说道。

    “没关系的,我家一直都冲锋陷阵在前,你们不用在意。”袁随心知大势已去,自感天命难违,但依旧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三家。

    “袁氏何必如此,对内可能我们有姓氏之别,但对外我等可是华夏一家。”荀爽大气磅礴的说道,将袁随堵得连话都没地方说了。

    “殿下,既然此事功在千秋,利于万代,如此快速决断,怕是有所不谐,不若集众人之智,缓缓行之,必使其更为完美。”陈纪果断拖时间,一时半会儿就算是他们能做到这一步都是极限了,不过这个世间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只要时间够,肯定有办法。

    不过陈纪也知道这件事不好拖,因而一边拖时间,一边朝着自己的原本的计划上靠拢,今个就算不能稳住,也要将水搅浑。

    陈家本身就是九品中正制的想法,现在虽说不用了,但是改一改,将各大世家聚拢在一起,一同处理某些涉及世家的事情,不也是一个用法,最好再搞个内部管束方式。

    本来这招都弃之不用了,但是被袁家逼到了这一步,陈纪直接将袁家金书玉册作为章法,并举诸多世家作为成员,大不了给你们袁家一个主位,但是你想跑,进了这个圈子,你就别想杀出去!

    既能约束世家,又能相互抱团取暖,还能将袁家这种摆明了不想当世家的家伙死死拉住,就这么干。

    不过这个计划并非是这么一个样子,虽说近似,但也完全不同,哪怕原本是今天打算提出来,用以围堵袁氏,但也和现在的提议完全是两回事,毕竟袁家开场就已经爆掉了自家的圈子,准备当场变身成为诸侯,这样以来就不是袁家有求于他们,而是他们有求于袁家了。

    终归老袁家上次就已经变了两个诸侯出来,不过倒霉一个翻船了,一个放弃了,这波这个形势简直是大好,老袁家出去就是称王称霸的诸侯王,蹲在荒郊野外,天高皇帝远,根本没人管。

    一旦这一波没有拉住,袁家飞出去,那真就再也追不上了。

    因而原本建一个圈子不带袁家玩的想法变成了,建一个袁家不得不带着玩的圈子,然而面对这么一个事实,陈纪心下一横,还不如直接将大佬都带上,这下谁也别想偷跑。

    毕竟世界地图大家也见到了,中原也就巴掌大,然后就这巴掌大一块地方,他们打了超过两千年,现在老袁家跳出去了,按照那地图的比例,老袁家就是搞个指甲盖,也够吃到撑死!

    问题是那地图有多大,之前可都看的清清楚楚,有多少指甲盖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