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七章 细软跑

    “你要是哪天用这种方式,让我逮住了,你就等着我收拾你!”刘备黑着脸说道。

    陈曦干笑,他在刘桐爆掉的那一瞬间堪称是目瞪口呆,然后第一时间就传音找韩琼,询问韩琼能不能开发出一个同样的东西,完全没有想过还有这种偷懒方式的陈曦,对于刘桐的想象力深感佩服!

    然而这个事情还不等陈曦得以执行,刘备机已经黑着脸表示,我不管我家侄女这么干是出于什么心态,我不知道,但是你陈子川要是敢这么干的话,我会让你明白花儿为什么红。

    眼见陈曦干笑的神色,刘备连连摇头,心知陈曦绝对动心了,不过这种事情盯着点就是了,刘备还真就不信陈曦能搞出和自己一样能处理政务的幻影。

    陈曦干笑着没有回答,但是脑子里面已经生出了这种想法,并且可谓是挥之不去,更重要的刘备说的很清楚,要是被他发现了用这种方式,肯定狠狠地收拾,问题是要是发现不了呢

    刘备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话不仅没有打消陈曦的想法,反倒让陈曦生出了更多的念头,不过刘备也没有太在意陈曦这边,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盯住陈曦,陈曦不大可能搞出这种东西。

    毕竟陈曦要是能搞的分身连贾诩等人处理时都需要小心谨慎的的政务都能像陈曦一样快速的处理,那刘备就抓住陈曦分上上百个,然后大汉朝每个郡都来一个,万世不易之铁桶江山,稳稳地!

    陈曦不知道刘备临走时那么一个诡异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也想这么摸鱼的,念头生出便已经不可能拔掉了,虽说刘备最后转头时那么一个小眼神,就像是在警告陈曦,确定过你在摸鱼,但你这么摸鱼,我会让你变成鱼。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陈曦就抹杀掉了,怕什么怕,只要胆子大,天天都放假,摸,生不能摸鱼,死亦被摸,不怕不怕!

    刘备扭头看向曹操,这个时候曹操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额头跳动的血管,让刘备都有些敬畏。

    “咳咳咳,孟德,熄熄火,发怒对身体不好。”刘备干笑着安抚曹操,相比于陈曦之前的干笑,刘备这个时候更是尴尬。

    刘桐今个干的这种事情,往大了说,那就是漠视群臣。

    汉末这个时代的大臣,还有那么点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卿大夫的贵族心态,也就是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今天刘桐干的这件事,往大了说就是君之视臣如土芥,曹操现在别说怒火冲天,就算是为了这事回头跟刘桐拼命了,从道义方面说的话最多有缺,而不是完全说不过去。

    当然往小了说,也就是自家孩子皮了点,而且这不是也没有闯祸吗你看看之前那些准奏啊,嗯啊,可啊什么的,不也没出错不是吗

    骂两句出出气过去了也就是这事了,毕竟是闺女嘛,自古以来谁对公主的要求要和皇帝一样

    怀揣这这种心态的刘备要远比曹操的心态稳很多,虽说刘桐变成白烟这一幕也将刘备镇住了,但是和曹操现在濒临脑溢血,化身祥林嫂的状态完全是两回事,至少刘备还能笑。

    当然在场最惨的不是曹操,而是现在捂着心脏在那里不断抽搐的袁达,当然抽搐了这么久,其实所有人都知道袁达其实没事,只能说打击重了点,但还不致命。

    实际上怎么说呢,其实真的已经很致命了,要放在正常情况下,刘桐嘭的一下消失,袁达应该当场心脏骤停,然后暴毙于此。

    只不过这次事情太大了,袁达虽说心脏骤停了一瞬间,但怒目圆睁的盯着白眼,死死的苟住最后一口气,老袁家的王国就要唾手可得了,伸伸爪子就能摸到,现在绝对不能死,苟住,一定要苟住。

    当时袁达的情况就跟昨天那群上上代的老臣一样,恒河粮仓那种巨大惊喜,让他们在场一大半的人翻了船,剩下还活着的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振奋了起来,而翻了船的那些人,现在就算是躺在病床上,也表示今个一定要苟到恒河入手。

    袁达也是一样,我不能死,现在绝对不能,老袁家的王国就在眼前,因而哪怕是心脏骤停,当场扑街,就地抽搐着,袁达也死活不闭眼,周围的人这时都是慌慌张张的吆喝着赶紧叫太医,救命什么的。

    听到刘备此言,曹操额头青筋爆裂,面色狰狞的看着刘备,“玄德,我要废掉贵妃,贤良淑德一项不占也就罢了,还敢做这种事情,长公主都让她教坏了,这可是祸国殃民的起始。”

    刘备嘴角抽搐,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刘家的皇帝,好男风的好男风,通吃的通吃,公主则是养面首的养面首,通吃的通吃,多个喜欢女子的刘备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床第之间又不影响朝政大事,喜欢女子就喜欢吧,反正也没人敢收公主的税,不过今天这个确实有些太皮了,确实有些过分了。

    “咳咳……”刘备寻思着今个这事好歹也要小惩大诫一下,废了贵妃什么的就有些过了,不顾现在这个情况,刘备还是愿意顺着曹操的话往下说的。

    “废掉贵妃”刘虞黑着脸说道,“你惩戒长公主都比你废掉贵妃靠谱,废掉了贵妃谁保护长公主,她是守护公主的仙人,不是你想的后宫玩物,要不你在找个女仙。”

    刘虞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下来,曹操瞬间冷静了下来,这不是废掉贵妃的问题了,这是教育问题了。

    “修书,东观修书,贵妃也算上,几十万卷的典籍定能洗掉公主的顽劣之心。”曹操强忍着头疼,愤怒的说道。

    哪怕是气到这种程度曹操也没有想过废掉刘桐,一方面现在确实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另一方面,刘桐确实是非常适合现在的局势。

    “先等公主和贵妃过来吧。”刘虞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今天这个锅有一大半在刘桐身上,剩下一半在丝娘头上,更要说的话,恐怕只能说教不严,师之惰。

    “给公主和贵妃找个老师,殿下虽说心性上佳,材质不错,但是毕竟经历了洛阳长安之乱,荒废了最佳的学习时间,如有教导,定不至于如此!”曹操听完刘虞的话,当机立断,不过看曹操那咬牙切齿的神色,就知道曹操八成是想要给刘桐找个魔鬼教师。

    “也好。”刘备点了点头,刘虞也随意附和了一下。

    实际上刘虞心下嗤之以鼻,就算是没有洛阳长安之乱,刘桐的教育没有荒废,到现在也还会是这样,汉家公主的教育方式就是那么一回事,打不得,骂不得,毕竟那是公主,不是皇子!

    另一边未央宫后殿,刘桐的分身化作白烟的时候,丝娘猛地苏醒,然后慌乱的将刘桐摇醒。

    “快醒醒,快醒醒,我们完蛋了。”丝娘抓着横躺在大床上休息的刘桐,慌乱的叫道,这个时候未央宫后殿只有他们两个,什么宫女,侍从都被之前的假货骗出去了。

    “让我再睡一会儿,好困。”刘桐睡眼惺忪的说道,伸手从被子之中抽出来,在丝娘的身前摆了摆之后,然后砸落在床上,继续迷蒙。

    “啊啊,我们要完了,你的分身突然爆掉了啊!”丝娘抓狂的说道,“怎么办,怎么办,为什么会爆掉呢应该很结实的啊!”

    “爆掉……”刘桐拉着长音说着梦话,然而说到半截猛地惊醒,然后求生欲爆表一般,从床上弹起来,和丝娘直接面对面,“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爆掉了,完了,你的分身爆掉了……”丝娘抓着自己的头发抓狂的说道,“怎么可能啊,明明很结实的,为什么就会爆掉呢”

    “完了,全完了……”这一刻刘桐比丝娘的反应还激烈,在确定这一事实的瞬间,双眼就变得空洞了起来,无神的看着对面。

    “啊啊啊,这不可能啊,为什么会爆掉呢,明明比你还结实啊!”丝娘完全没明白现在的形势,还在表示不能理解。

    “啊,我要完蛋了,啊啊啊!”刘桐带着哭腔,不过很快刘桐就拿出了女强人的气势指挥着还在思考为什么会爆掉的丝娘说道,“啊,赶紧跑,丝娘,你赶紧收拾细软,我换衣服,我们跑吧!”

    不跑是不行了,这个时候被抓过去的时候,恐怕她将会是大汉朝有史以来最丢人的公主了,嘤嘤嘤,怎么办

    “跑”丝娘脑袋没转过来,隔了好一会儿询问道,“桐桐诶,你说我们怎么跑”

    “两条腿跑啊,跑出未央宫,随便找个地方一藏就好了,你不是仙人吗带着我跑很容易的。”刘桐一边换衣服,一边急慌慌的说道。

    “可是我也不认路啊。”丝娘摸着自己的脸颊,有些羞涩的说道。

    “随便飞都可以的。”刘桐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未央宫里面的武官都比我强诶。”丝娘的回答,截断了刘桐最后的后路,这一刻刘桐突然发现自己当时会信丝娘是得多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