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四章 吃我鸡汤

    “好了,我们也不开玩笑了,方法也给你说了,吃了你的,也给你了你解决方案,不亏吧。”荀爽插科打诨,勉强将话题再一次给拽了回来,然后侧首看着皇甫嵩笑道,“估计你也烦了我们三个。”

    皇甫嵩白眼狂翻,根本不想和荀爽说话,这仨刚刚差点将他给气死了,严重怀疑自己活不过对面这个老家伙。

    “你也知道自己的功劳和苦劳,陈子川又不可能拿你怎么样,至于秋后算账这种事情,就你现在这个情况,不大可能的。”陈纪笑了笑说道,“所以尽快说穿,躲是躲不过的。”

    “做最坏的打算就是了。”司马儁的双眼一副看穿人世的透彻,随后一转浮现了一抹狡诈的色彩,“要我说啊,你还是拿我俩的拐棍去求恕罪吧,这个最有诚意。”

    “诚意?”皇甫嵩嘴角抽搐了两下,毫无疑问,司马儁那个提议毫无疑问是最有诚意的,而且效果是最好的。

    那么干了,陈曦绝对拉不下脸说什么,甚至还需要自我悔悟,给皇甫嵩道歉,问题是这个实在是太丢人了,他皇甫嵩也是要脸的,虽说不至于说是什么“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但好歹也是个人物啊,那么干了,以后真没脸在朝堂混了。

    好吧,如果脸皮够厚,这招绝对一等一,滚刀肉什么的,绝对让人无话可说,问题在于,皇甫嵩虽说是骑墙派,但是脸真没那么厚啊!

    “算了,我明天也跟着去上朝,你们到时候帮我想办法遮挡一下,省的被陈子川抓住痛脚。”皇甫嵩虽说是个滑头,但是作为一个名将,该有的决断绝对不逊色在场任何一位。

    “这一点没问题,力所能及的范围,我们三个都会帮忙拦一拦,但作为交换,明天老袁家要是又挖坑埋人,你帮我们一起顶老袁家。”眼见皇甫嵩再无犹豫,三人也收敛了笑骂之色,神色郑重的对视了一下,由司马儁郑重其事的开口。

    “又是老袁家啊,他家到底想干啥?”皇甫嵩先是表示认同,然后面色发苦的看着分席而坐的三个大佬,略有肝痛的询问道。

    “谁知道,反正我们三个之前在扯淡的时候,看到了袁家那三个老货暗搓搓的掏出来一个玉板,严重怀疑那三个家伙早就发现我们了,故意给我们看的。”荀爽直接没有掩饰,颇为抑郁的说道。

    “好的,到时候我帮你们挡一挡,如果是坑的话,我肯定帮你们挡,但要是利国利民的事情,那我就不管了,老袁家的名声未必比你们三家差。”皇甫嵩很是郑重的说道,而且也说得很明确。

    实际上就跟袁家当时说的那句,陈荀司马这三家杂毛,没有一个好玩意儿一样,实际上在陈荀司马这三家眼力袁家也不是玩意儿。

    只是这些家族都在最上层,不好对付,面子上还要过得去,真动手又没啥意义,也就嘴上占点便宜,有机会给对方挖个坑什么的,恶心恶心对方,不过这次情况有些不太一样,所以这三家直接找外援。

    “如果不是坑才见鬼。”陈纪想起自己对于老袁家这么多年的感受唏嘘不已的说道。

    司马儁也是颇为无奈的点头,顶级豪门之中只要脑子够好的,讨厌袁家的原因基本都是一样的,袁家一贯都是这样宣告的……

    啊,我等身后的诸位世家,老袁家在前方发现了一条新的道路,我家决定为诸位做个先驱,我先走了这条路,出事了诸位拉我一把,然后袁家,咣咣咣的就走了上去。

    听着是不是很好,袁家为此也没少倒霉,但是壮大也很快,一开始也就是比较大型的世家,后来就这么先天下之先,成为了豪门之中的豪门,现在已经超越了所有的豪门……

    对于袁家的做法,一开始在袁家不是非常强的时候,各大世家对的看法就是愣头青,头铁,当然也有一些人觉得袁家是高风亮节,到后面聪明的世家基本都弄明白了袁家是什么套路了。

    啊,前面有条路,我袁家先为各大世家去趟一遍,然后袁家成功趟过去了,壮大了一圈之后,在尽头招呼其他世家,诸位来趟啊,这路不错啊,是条近路,我在巅峰等着你们。

    然而等你上去之后,就知道这条路上满满的坑,而且还都是袁家挖的坑。

    这就是袁家最过分的地方,而且你还没办法说人家,我老袁家用家业趟出来的路,我能给你们说一下这路的终点是什么已经是看在诸夏一体的面子上了。

    我在我们家走的路上挖点坑怎么了,你们不知道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珍惜吗?你们不知道,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失败也是经验,道路只有曲折,才能彰显前途的远大,历史上那次我们没有走点弯路,没有挫折的磨砺如何才能拥有百折不挠的心态,总之老袁家就是这种散发着毒鸡汤以及毒奶味道的奇怪玩意儿。

    诚然能扛过去毒,内里的营养是非常丰富的,但一般来讲,袁家很喜欢在自己走过的套路上,没有困难,然后去创造困难……

    美其名曰对于后来者的考验,让后备感受一下前辈的坚信,实际上是什么玩意儿,到后面聪明的世家基本都明白了,不过到现在不明白袁家套路的世家也多了去了。

    顺带一提,扑死在袁家套路的大小家族并不少,袁家看着那在自家制造的困难之中挣扎的大小世家,还可劲的给这些人喂一些,百折不挠,成功学,失败是成功之母的鸡汤。

    这种套路坑蒙拐骗了不少的世家,最上级的豪门都被这么玩过,诚然靠着家业莽过去,确实像袁家说的一样站在了那个位置,关于这一点袁家确实没有胡来,问题在于袁家在路上挖坑啊。

    司马儁,陈纪,荀爽现在寻思的就是,大家现在走的都是一条路,也就是那条名为分封的路,老袁家貌似走的有点远,这二货家族该不会又犯老毛病了,开始给后来者挖坑?

    以前这三家坚决不走老袁家的老路,也不想和袁家翻脸拆穿老袁家的毒鸡汤,但是这波大家走的都是分封的路,没第二条路可以走,也就是说,哪怕是你不想走,现在也不得不走了。

    这种复杂的心态的,这三家眼见着袁家走到了前面,都自然而然的担心袁家是不是又给给他们这些家伙埋坑。

    如果其他人还觉得袁家没有这个胆量,那么以司马儁,陈纪,荀爽三人的感官而言的话,这史上就没有老袁家不敢干的事情。

    董卓是老袁家的门生,将董卓引入洛阳也是老袁家的提议,十八路诸侯讨董是老袁家一盟主,一后勤,讨完董,老袁家一南一北开始搞诸侯,之后还搞了个术盟和绍盟。

    一门两诸侯,翻船之后,直接买家,自己跳出棋局,这一大串操作简直是眼花缭乱,要不是刘备,陈曦这群人够逆天,以当前中原世家对于老袁家当年巅峰期实力的判断,搞不好老袁家已经连汉室都改天换地结束了。

    捅了这么大的窟窿,老袁家到现在依旧活的好好的,而且比所有的豪门都滋润,简直就不是东西,这家族现在认怂,除了叛国不敢干,对内坑所有世家根本没压力,甚至之前就是自家点火,将其他所有家族架火上烤,简直欢乐的不行了。

    实际上在猜测出袁家已经在这唯一一条路上先行一步之后,司马儁,陈纪,荀爽就已经做好了袁家在路上挖坑的准备,但是他们担心老袁家好好地坑不挖了,开始搞泥石流,那就根本不给其他人活路了。

    清流名士,不不不,我老袁家可是泥石流!

    你想到那种可能,司马儁都已经有些暗搓搓的想找人将袁家三老敲了闷棍算了,只是可惜这种事情就算是敲了闷棍也解决不了,所以迫不得已之下,这仨跑过来请了一个外援。

    “这样靠谱不?”荀爽三人离开皇甫嵩家里之后,准备等车的时候,荀爽颇为头疼的开口说道,“老袁家那混账,我们都知道,根本不是东西,有个皇甫义真拉不拉的住啊?”

    “主要看情况,我现在就担心袁家又是为万民请命,这群人越来越不是东西,要不我们三个今天搞个章程,先做一个东西,与其让袁家堵了路,还不如我们将袁家一起拉下水。”陈纪驻足之后,黑着脸说道,“你们觉得如何?”

    “连夜炮制一个利国利民的玩意儿,这种东西,这么短的时间,基本都相当于自砍一刀啊……”司马儁头疼不已的说道,八十多岁的老脸直接皱成了一团菊花。

    “自砍一刀啊……”荀爽和陈纪对视了一眼,都看了对方眼中的狠意,然后转头看向司马儁,司马儁瞬间领悟。

    “自砍一刀,也好过被袁家砍!”司马儁黑着脸说道,“今晚我们三个一起炮制这么个东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