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四章 你们是不是人啊!

    “有点过了吧,挪用储备钢材制造箭矢这条有点过分啊,我们的储备钢材都应该是有定数的。”贾诩看着批示皱了皱眉头,虽说他也就只能建议,反正陈曦要搞,肯定没人能拦得住。

    “哦,没什么,我做五年计划的时候每月都有一些多余的产出,虽说原本是打算拿去生产一些别的东西。”陈曦表示完全不用担心,“再说最多三个月,并州煤铁司也就出来了。唔……”

    陈曦这边的储备钢材,就跟五年计划里面的预算一样,有一部分属于实际意义上的基本不会动的部分,不过钢材和预算不同,钢材可以生产,更何况马上不是要开第二矿场了吗?

    因而话说间陈曦又找了个地方写了份报告,让贾诩转交给刘巴,再怎么说并州煤铁司也属于国营的,先排上,赶紧生产。

    “这个交给并州煤铁司的司长,让他赶紧搞,刘子初居然到现在还在朝堂晃荡,还不去搞煤铁司。”陈曦不满地说道。

    “……”贾诩无语的看了一眼陈曦,刘巴最近都坐不住了,就想跑并州去搞煤铁司好吧,要不是大朝会限制着这家伙,他现在都跑掉了,陈曦这边给这东西,搞不好今天刘巴就带人上路了。

    “那我让人递给刘子初了。”贾诩想了想,让刘巴做实业去算了,别在长安了,刘巴本身心都没在这里,朝会什么的,请假算了。

    于是贾诩派人将陈曦的公文转交给曹操,而曹操这时喝完酒正在安抚刘巴,虽说自家的力量成长很重要,但曹操觉得维护汉室的颜面也很重要,可以说刘巴到现在没走,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曹操的原因。

    然而收到公文之后,曹操看了看,觉得陈曦这是真拿三方作为汉室一家看待,于是将公文交给刘巴。

    “子初,陈子川虽说不太认同你的做法,但是对于你的能力确实认可,而且相比于他,倒是我们小心眼了,不管怎么说对方在家国方面,确实是一片公心。”曹操无比感慨的将公文转交给刘巴。

    刘巴看着公文上面的描述,责令刘巴尽快前往并州,组建并州煤铁司,于三月后生产第一批钢材进行实验。

    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并州那边的矿场已经建好了,煤矿那边本身就是露天矿,铁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技术人员也从青州冶炼司调过来,实际上现在就能开工生产,而所谓的三个月后,根本就是让刘巴拉起一整个组织架构,这从任何一方面说都已经够意思了。

    “陈子川胜我百倍,心胸更是非常人所能及,既然如此,我今日便启程前往并州。”刘巴抱拳一礼,他本身心就不在长安,相比于这边有他没他都不重要,并州煤铁司可是实际意义上加强他们的力量。

    “路上小心。”曹操感慨不已地说道。

    曹操完全不知道这只是因缘际会的一个巧合,不过就算是知道了,恐怕会更清楚陈曦的态度,根本不放在心上这种事情,以曹操现在积极乐观的心态,怕是更觉得陈曦没有拿他们当作敌人。

    陈曦这边随随便便一个批示,便给长安南郊,靠近秦岭那边建起来十个大型的箭矢仓储,甚至连追究邺城仓储问题的想法都没有,但是皇甫嵩这边已经处于心惊胆颤的状态了。

    没办法双方的思维模式存在着极大的代沟,陈曦对于勤于训练的士卒根本不会在乎对方会造成多大的消耗。

    当年西凉铁骑才并州才来的时候,穿着板甲对砍,几天就要换武器和铠甲,实在是因为这玩意是板甲,修的速度还不如回炉重造,成本什么的,没时间重要,因而陈曦除了觉得有些血腥残暴,对于铠甲和武器的损耗根本不在乎。

    玩命训练的军团才是到需要的时候能真正派上用场的军团啊!

    区区百万的箭矢损耗,这算事?够不,不够再来点,只要不是被贪掉了,训练损耗大,只能说明你们努力啊,努力是好事。

    皇甫嵩这边可就不同了,他们那个时代就那情况,能省点省点,百余万箭矢的损耗,皇甫嵩觉得自己除了跑路已经没办法了,至于丢那里的两个军团,射声营和长水营。

    省省吧,在上个时代,这俩军团真不值上百万箭矢,谁家直接在军营强行训练新的双天赋军团,上战场去死啊,死着死着就出来了,还不用这么大的消耗,上百万箭矢都损毁到只能回炉了。

    荀爽,陈纪,司马儁虽说也觉得现在阔了,但思维还是有些停留在当年,上百万根箭矢,皇甫嵩卖了能不能值这么多。

    “我觉得,我们仨明天请你吃顿饭算了,你看今天你请了我们一顿,我们明天三个人请你一顿,这件事就这么结了算了。”司马儁毫无节操的说道,皇甫嵩只觉得心头一梗。

    “吃了我的东西,喝了我的酒,就给我好好想办法!”皇甫嵩怒斥三人,“更何况,我还没解决答应陈子川的事情。”

    “我觉得,这次之后,你在陈子川那里的信誉应该会是负的了。”荀爽叹了口气说道,其他两人也都点了点头,表示很有道理。

    “不管是负的,还是正的,你们三个赶紧给我像个办法。”皇甫嵩黑着脸说道,“我觉得我躲不了几天了,最多再有两天,陈子川肯定来找我,尤其是朱公伟那个混账,居然说我癔症了,怎么办!”

    “去乖乖认错吧。”司马儁从一旁掏出自己的拐杖,然后又从陈纪那边摸了一根,一起递给皇甫嵩。

    皇甫嵩不明所以的看着司马儁,司马儁长叹一口气,“古有廉颇负荆请罪,你皇甫义真不会裸着背两根拐棍过去表示自己错了吗?”

    “……”皇甫嵩一口老血淤积在心口。

    “明天去承认错误吧,原本我们还觉得你出了两个军团还有救,再看看精锐天赋说不定还能揭过,现在没救了,等死吧,唔,我们给你送的封金回头我们也不用带走了。”荀爽揶揄的说道。

    “回头你完蛋了,我都不会完蛋!”皇甫嵩气的够呛,心中暗骂,这波东西我收了,等你们完蛋,我一个个的烧回去。

    “我觉得这小子心里肯定想的是,等过一段时间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倒了,把那些东西烧给我们。”司马儁不愧是活了快有九十岁的老家伙,看皇甫嵩的眼神就知道皇甫嵩到底是什么想法。

    “我觉得他未必能活过我们,续命的法门也是有上限的。”陈纪大笑,简直是肆无忌惮,根本不管皇甫嵩的面色。

    “说不定啊,皇甫义真可是相当于大汉朝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这可是天命啊,”荀爽紧跟着也是大笑,“看在现在没有新人的份上,陈子川不会过分的,他还真能把你收拾了?”

    “秋后算账,秋后算账。”陈纪甚至已经进入自嗨模式,拍着几案一阵狂笑,完全没有一点豪门贵族的风范了,气的皇甫嵩吹胡子瞪眼,但就是没下手,倒是眼中流露出来了思虑的神色,

    “说不定是秋后问斩啊!”司马儁已经彻底没节操了,比陈纪还过分,此言一出,全场一静,然后荀爽和陈纪大笑。

    “你们够了!”皇甫嵩一掌拍在几案上,黑着脸看着三老头,“有你们这么说话的吗?是不是来帮忙的。”

    皇甫嵩作为一个骑墙派,墙头草,到现在都没有死,除了带兵特别厉害,其实政治也不差,至少听潜台词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只是潜台词也不是这么说的,什么叫做“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那是用来形容我皇甫嵩的话?放当年我皇甫嵩干翻黄巾的时候用这话夸夸还行,现在都不是我的时代了。

    还有陈纪,秋后算账,要不要这么过分,司马儁你更过分了,直接秋后问斩,滚犊子吧,你以为我不知道陈子川什么性格,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他根本做不出来的!

    “有啊,有啊!”荀爽这个时候特别活跃,“你看,我跟这俩比,说话多好听,老兄我可是在夸你,和这俩可完全不一样。”

    皇甫嵩只感觉自己的心头挨了致命一击,热血直接上脑,就差要当场脑溢血,看着荀爽都快要翻白眼了。

    “这地方多好,老哥老弟都会说话,我跟着说说也好啊。”陈纪一脸调笑的神情说道。

    “我顺着老弟们的话在说有什么问题,有问题你来咬我啊!”司马儁远比荀爽和陈纪过分,直接将皇甫嵩气的脑袋都大了一圈。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刷下限的模式告一段落,然后四个人又开始规规矩矩的展现出贵族世家应有的风度。

    不过孔子有言,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这三个老家伙给皇甫嵩上了一堂什么叫做从心所欲,不逾矩,对面这三个最年轻的荀爽,现在也七十岁了,皇甫嵩是真拿这三个家伙没有办法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