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三章 摸鱼摸出高度和水准

    三个老家伙登门去看皇甫嵩,抱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态去的,差点没被最近搞一切有这个精锐天赋,搞的自爆的皇甫嵩给打死,最后难免被皇甫嵩给赶出来。

    “这明明活的好好的,除了脾气比以前暴躁了一些,根本没有任何的问题。”司马儁带头往出跑,一边跑,一边开口说道,明明都八十多岁了,将拐棍一丟,居然还能跑得起来。

    不过皇甫嵩虽说被三个带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心态来看自己的老家伙气的够呛,也没真下手,眼见司马儁利索的跑路,皇甫嵩自己反倒有些心虚,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这仨再怎么说也是来看他的。

    “按说这家伙不是应该快死了吗?”荀爽跟着跑出去之后,三人在外面整理整理仪容之后,找人借了一根拐杖给司马儁。

    “按说是啊,上次北疆的时候我找繁家给这家伙相了面,按说不是应该今年就完蛋了吗?繁家现在这么不靠谱?”陈纪无语的看着站在门口皇甫嵩说道,他仨这次是真来给皇甫嵩送行的。

    “这情况不对啊,前些年我觉得我完蛋之前,他肯定完蛋,看今个这情况,皇甫义真别说完蛋了,他家中都没有了那种暮色了。”司马儁略有怪异的说道,“还真是见鬼了。”

    皇甫嵩黑着脸从自己家提着拐棍走了出来,递给并排站在一起的司马儁,这三国家伙居然拿着封金作为礼物来看自己,自己还活着好吧,也没病危呢。

    接过拐棍,司马儁将之前那根凑合着用的给陈纪,然后两人一拄拐棍瞬间感觉精气神退去,老了一截。

    “谁给你改命了吗?”荀爽上下打量着皇甫嵩说道。

    “又不是必死,改什么命?”皇甫嵩黑着脸说道,最近不少懂相面,懂气运的老家伙带着封金来看自己。

    “不是必死?”荀爽无语的看着皇甫嵩,“反正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也没什么忌讳,你自己觉得是不是必死,不仅是你,连你家都会因此发生巨变的,现在的话,完全不同了。”

    “我找了一个好医生,然后决定继续苟下去,我要比你们这群混蛋活的更久。”皇甫嵩黑着脸说道。

    其实皇甫嵩也知道皇甫家的问题,如果他现在死了,作为将门的皇甫家就垮了,以后可能都起不来,所以之前没有顶梁柱的皇甫家一片暮色,现在皇甫嵩活着,还有很长的寿命,皇甫家注定不会垮。

    “……”三个老头面面相觑,“现在的医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连命都能改,你家气数因为你活着,简直像是触底反弹了。”

    “我比你们都能打,不,我现在应该比所有人都能打。”皇甫嵩略有些自负的说道,“就凭这个享有这些,并不为过。”

    “明天开朝会,你来不。”荀爽直奔主题。

    “不去。”皇甫嵩果断拒绝,“我最近正在尝试完成一个兵种,有了一点眉目,上朝有什么意思,你们爱去你们去,将门就应该干将门该干的事情,我要去练兵。”

    “公伟说你癔症了。”陈纪老脸皱成了一团开口说道。

    “让他搞云气箭,他搞不出来,跑掉了,还说我癔症了,真不是东西。”皇甫嵩破口大骂,“他不是很擅长弓箭兵种吗?我让他去搞这个了,结果都半年了连个眉目都没有,回头我让他和我一起搞一切有,搞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觉得我脑子有病。”

    “……”司马儁觉得这个逻辑没问题,皇甫嵩毫无疑问是癔症了,以前不会再人前这么骂自己的战友的。

    “我虽说对于行军作战不怎么擅长,但是我觉得啊,既然搞不出来这种东西可以先不搞啊,搞搞别的也行啊,我觉得现实点,先搞禁卫军啊,我们现在有马有人,搞一波三河五校,将北军搞出来啊。”司马儁轻咳了两下,以老年人特有的优势劝慰道。

    “……”皇甫嵩能说他也想这样吗?问题是在陈曦面前吹牛,表示练兵什么的自己可是当之无愧的大佬,说天赋,我来给你手搓,牛吹的有点大,一切有搞不出来也就罢了,云气箭也搞不出来。

    之前没去开朝会就是怕遇到陈曦,到时候陈曦一句,“老爷子,一切有天赋到底如何了。”皇甫嵩怕是只能回一句,有点眉目,有点眉目,然后对方肯定会问,“云气箭天赋呢?”

    皇甫嵩觉得自己还是挖个坑将自己速速埋掉算了,自己打的包票,含着泪也要搞定,然后真心搞不定。

    “你该不会在陈子川面前说过什么吧。”三个老家伙对视一眼,就猜到了皇甫嵩的情况,这仨表示自己已经身经百战,一眼就能看出皇甫嵩的心路旅程。

    “……”皇甫嵩面无表情,三人瞬间懂了,没说的。

    “要不明天你跟我们去上朝,我们帮你给陈子川解释。”陈纪忽悠道,解释,解释个鬼,这种事情只有皇甫嵩会觉得丢人,实际上陈曦能让搞,十有八九都是因为搞不定,甚至给皇甫嵩说都是抱着能搞定大赚特赚,搞不定理所当然的心态。

    “……”皇甫嵩依旧沉默,他真的不想去找陈曦,之前吹的太大,可劲搞了一波高人的风范,而且确实搞的飞起,以至于用了陈曦大量的资源(皇甫嵩认为的),现在过去承认自己搞不定,掉评分啊。

    “给个准话,你觉得你能搞出来不?”陈纪没好气地说道。

    “有了点眉目。”皇甫嵩动了动嘴,有点艰难的说道。

    “好了,基本确定这货搞不定。”荀爽扶额仰头望天,实在是没办法说道,看对方这个语气就知道是要完的节奏。

    “算了,我们还是走吧,等回头看这家伙哭算了,还将门呢,当断则断都不知道。”司马儁拐棍一拉,侧身调头就准备离开。

    “喂喂喂,别走,给支个招啊!”眼见司马儁将其他两人拖走,皇甫嵩有些焦急的招呼道,司马儁之前的话给皇甫嵩提了一个醒,继续这么纠结下去,只能越拖越麻烦。

    “我渴了。”司马儁突然对一旁的两人说道,“你们渴不。”

    “我也渴了。”荀爽和陈纪异口同声的说道。

    “……”皇甫嵩扭头直接对站在身后的管家招呼道,“备宴。”

    酒过三巡,皇甫嵩看着三个很是满意的老头,“这可是从陈子川那里套来的美酒,怎么样,给句准话。”

    “我觉得没啥问题,皇甫义真这货十有八九是拿了你家陈子川的好处,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我寻思着皇甫义真应该是又吃又拿,还往家里带。”荀爽直接在宴席上讨论,都没避开皇甫嵩,以至于皇甫嵩的面色骤然发红。

    “行了,我承认我又吃又拿,还白捡了二十多年的寿数,所以现在没搞出来有些不好见陈子川,这事是真对不住他。”皇甫嵩叹了口气说道,“要不是欠着他,我至于这样?”

    “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首先明确一下,除了这些吃拿的东西以外,你还欠其他的东西不?”陈纪点了点头,皇甫嵩话说到这个程度,基本上就意味着已经准了,自然他们也就应该帮忙了。

    “当时练兵的开销啊,帮他练兵的时候,我还偷偷摸摸搞我自己的精锐兵种,花费了相当多的物资,现在想想陈子川想要我训盾卫的时候我还大放厥词,将陈子川训了一顿,毕竟盾卫实在不适合大规模列装。”皇甫嵩一脸嘘唏的说道。

    “那方面你处于公心,还是私心?”荀爽询问道。

    “是真不适合,我一个统兵大将会在这方面埋坑?”皇甫嵩黑着脸说道,虽说皇甫嵩是个骑墙派,而且经常见风使舵,但是在这些事情上还是很靠谱的。

    “那问题,你就是怼了陈子川,他也不会找你麻烦,也就是说最大的问题是你自己偷偷摸摸那陈子川的东西练其他兵种?”司马儁翻了翻白眼说道,皇甫嵩点了点头。

    “成了没?”司马儁追问道?

    “成了啊,除了一切有和云气箭我实在搞不出来,我拿青州强弩兵改了新版本的射声营。”皇甫嵩理所当然的说道。

    说起来皇甫嵩不怎么听指挥是真的,毕竟他是从上个时代杀过来了,各方面都有些扣扣索索,但要说能力,确实是首屈一指。

    “射声营?”陈纪扫了一眼皇甫嵩,“哦,出货了就行,出货了就没事,花掉的最多,最后只要有结果,陈子川就很满意了。”

    皇甫嵩表示在上个世代,给你那么多钱,那么多物资要是不出货,你大概会被人以国家资产流失的罪名绞死,拿最少的钱搞最多的事情,这是他们那代人的经验。

    “和以前版本的不一样,我还搞了一个新版本的长水营。”皇甫嵩表示你们太小看我了,虽说我没好好练盾卫,但是我在搞盾卫摸鱼的过程之中,还摸出来了新版本的射声营和长水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