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八百零二章 我寻思着这家又有问题

    “直接发声,门生故吏虽说有用,但是没必要搞得满朝堂都是自己人,这次要让那群老家伙感受到我们老袁家的决心!”袁陶气势汹汹的说道,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前一段时间快要完蛋了的家伙。

    袁随和袁达闻言点了点头,也觉得是这么一个道理,搞什么小号,搞什么马甲,老袁家这波要以身作则,走起走起,明天逮住一个是一个,小号有什么意思,直接袁家开大号本尊出来怼人。

    这么一想袁家三老莫名觉得甚是振奋,之前要死要活的状态也骤然消弭,说起来最近大汉朝混吃等死的老一辈有很多都点了复活,整个人就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

    袁家三老气势汹汹的杀往自家在长安的宅院的时候,陈荀司马家的老头正趴在窗户上看着下面的袁家三老。

    “我觉得老袁家又有锅要给我们丢过来。”看着下面三个完全不像是老头的家伙,陈纪神色略有阴郁的说道。

    “见招拆招吧,老袁家一直非常麻烦的。”司马儁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神色上到没有多少起伏,确实是见多了,没什么好怕的了。

    “老袁家啊,我给你们说啊,老袁家这货现在作死的水准在不断的拉高,而且不断的翻新手段,最近我偷偷找人问一下,你家陈子川都没开口的事情,老袁家在开口。”荀爽略有崩溃的说道。

    这世间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杨家啊,崔家啊,王家,还行,至少不会外传,邓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虽说也没有搞的广为人知,但是荀爽拉下脸去问的话,作为临郡的豪门,邓真想了想给了个准话。

    当时荀爽就一个感觉,还能这么玩,这操作水平简直是逆天了,老袁家简直在越玩越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现在的操作手法简直就不是他们袁家曾经玩的那套方式。

    “我家陈子川没开口的事情?”陈纪愣了愣,随后点了点头,“袁家找人在烧地契文书?这有点不可思议啊。”

    “唔,虽说不可思议,但是从理论上讲的话,袁家确实是可以做这件事的,而且很合适的。”司马儁到没有觉得什么不可思议,直接从合理性上来说,“只是袁家这是疯了?”

    “袁家不是一直都这样吗?”荀爽扶额说道,“陈子川如果开口,那就是官方发声,并且有点威胁的意思,更何况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实在不少,陈子川也不愿意强行通过,倒是袁家,过来人啊!”

    “……”陈纪无话可说,确实,袁家直接以过来人的身份到处拉羊的话,就算是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更何况,在场三位都知道,这件事其实是对于国家有好处的,袁家的做法在大义上无可厚非。

    “袁家搞定了邓家?”陈纪直接言及核心问道。

    “邓家家主还在思考,不过我感觉那情况,不出意外的话,邓家应该是点头了。”荀爽神色凝重的说道。

    “袁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司马儁也有些头疼,老袁家的套路,以前还能看得懂,最近的套路已经变成了老袁家的套路就是没套路。这就尴尬了,纯分析,没有线索的话,他们也没办法。

    “不能搞到两家谈了什么吗?”陈纪皱了皱眉询问道。

    荀爽摇了摇头,邓真虽说不是好东西,但这种事情能给荀爽透露一部分,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想要细节,邓真又不傻,怎么可能会将袁家和他们邓家私下谈论的细节告诉荀爽,能给荀爽说一部分,也只是抱着邓家有点担心袁家不怀好意,让荀家刺探刺探的意思。

    “陈让,去邓家送份礼物,说是陈家请他烧地契,谈谈条件。”陈纪见此脸一黑,直接出大招,对着外面侍候着的陈让招呼道。

    “是。”陈让躬身一礼,然后很快离开,三个家伙在这里扯了一会儿袁家的混账之处后,陈让便回来了。

    “如何?”陈纪直接开口道,老陈家直接让人去通知邓家,你猜是谁在背后指使的,而且还是老袁家刚和你谈过这件事之后,邓家虽说怀疑是陈纪让这么干的,但也有可能是陈曦啊!

    寻思着袁家不是好东西,而且袁家那个方案敢拿出来,那么老袁家应该也不怕被暴露,是陈让的背后是陈曦那没什么说的,您说啥是啥,您是大佬,哪怕你要欺压袁家,我们也追随。

    要是背后是陈纪,嘿嘿嘿,怎么可能,我脑子笨,想不到这一点。

    因而带着礼物的陈让去了邓家,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哈?”听完陈让的消息之后,陈纪,荀爽,司马儁都有些不知所措,老袁家这又是什么鬼套路,这是要破家为国?醒醒,醒醒,这不对,老袁家什么时候会是这么一个画风?

    “毫无疑问消息肯定是真的,邓家也是一个滑头,这消息应该是他们故意给我们的,想让我们查查,袁家到底在搞什么鬼。”荀爽头疼不已地说道,“问题是,最近老袁家这情况很混乱啊。”

    “袁家不是那种钱很多的豪门,大家都差不多是一个水平,老袁家现在不可能有这么多钱。”司马儁直接捅在袁家的要害位置,也说穿了这一招对于当前袁家而言最大的问题。

    “可袁家虽说不是东西的时候很多,但这种签了盟书之后撕毁的情况基本不可能,更何况袁家是接受先付款的。”陈纪也是有些头大,老袁家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可别上天不成,上了天台。

    “你们说,老袁家的国外封地产出如何?”荀爽突然开口说道,

    司马儁一愣,随后面色一沉,“你的意思是说老袁家的封地现在已经有了稳定的产出,并且还将这个产出在不断的转化为力量?不应该这么快吧,我们三家在贵霜发展了这么久,其实进展也就那回事,袁家可是从一无所有……”

    “有一个办法查证。”陈纪突然反应过来,“袁家如果有钱的话,你们觉得是什么钱?”

    “金银!”荀爽和司马儁瞬间反应过来。

    “对,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确定一下东北那边的钱庄有没有不断的被兑入金银,就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陈纪半眯着眼睛说道。

    实际上袁家确实是在东北那边的大钱庄不断的兑入金银票据,虽说袁家寻思着这样迟早会暴露,但是荀谌的密信建议就是暴露给陈曦,而且大量钱款注入钱庄,兑换票据就当是买平安了。

    对此袁家三老也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反正白花花的白银,金灿灿的黄金都是从天上掉,用来买平安什么的,袁家完全不在乎。

    因而最近袁家可劲的往钱庄里面兑金银,估摸着再有半年陈曦就有更多的准备金了,袁家直接是买平安那种方式,兑进去之后,钱就不往出拿了,作为实体留给国家。

    从某个程度上讲,这么多金银进入陈曦的钱庄,计算好投入之后,分批往出放钱的话,对于当前整体钱荒的汉室而言,都有着极大的刺激作用,因而说一句买平安,确实没有任何的问题。

    “袁家又先行一步了啊。”荀爽叹了口气说道,“按说,我们这些家族智慧之士从来不缺,能人辈出,为什么老袁家一直在最前方。”

    “谁知道呢?”陈纪冷淡地说道,“不出意外的话,就应该是这么一个答案了,袁家的封地怕是已经成型了。”

    “那我们阻止吗?”司马儁问了一个废话,其他两人都是摇了摇头,能不能阻止且不少,更何况阻止了也没有异议,袁家要做就做吧。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问题倒也不大,袁家有分寸的,不会太过分,但是我看之前那三个家伙的情况,怕是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司马儁继续开口说道,他不觉得这件已经发生的事情,有必要折腾到袁达,袁随,袁陶集体过来。

    加之看现在的情况,这三个明天这是要上朝的节奏。

    “应该是有一些别的事情,明天看看情况吧,我们连到底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开始盯着老袁家,会不会老袁家也觉得非常冤枉?”荀爽突然这么开口说道。

    “不,完全不会觉得冤枉,老袁家都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好冤枉的,常年不是他们怼所有人,就是所有人怼他们,应该已经习惯了。”陈纪冷笑着说道,老袁家一直走在坑世家的最前方,总是给后面要跟着走的家伙挖个坑。

    “明天还是先不要发言了,看看老袁家有什么幺蛾子算了,我们再拉几个老家伙一起,对了,你们要不要去看看皇甫义真,听说他癔症了。”荀爽一贯谨慎的开口说道,然后很自然的岔开话题。

    “癔症了啊。”司马儁咂吧了两下嘴,“去看看也好,说起来有段时间没见皇甫义真了,我总觉得他比我要先入土,走,让我们这些白发人去看他这个黑发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