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八章 规矩

    “还是算了吧,无限度的拔升道德只能让道德败坏啊,子贡赎人和子路受牛的故事,很现实的。”陈曦竖起的食指摇了摇说道,“义务和责任,不能和道德搅合在一起。”

    “现在我这个机会给你,你要用吗?”曲奇笑着说道。

    曲奇其实在姬家的时候就知道了豫州发生的事情,陈曦的做法也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只是当他站在这个高度之后,他便理解了陈曦束手旁观的原因,不过见此还是有些可惜。

    “你?”陈曦闻言一挑眉,面露思虑之色,然后想了好一会儿,摇了摇头还是拒绝了曲奇的提议,“不需要以此来作为交换,等到结束之后,做了的多给,没做的少给就是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曲奇感慨地说道,“要是我的话,大朝会将这个东西拿出来之后,就暗示他们该怎么做,相信他们也会接受我的提议,毕竟已经有人当了引路人了,我不信他们没思考过。”

    “你这种是利益交换啊,我那种是人性主动啊,如果有足够的余力,我还是希望他们可以选择主动。”陈曦苦笑连连的说道。

    毕竟有些事情只靠着利益交换是没有前途的,尤其是涉及到国事和民族大业上,一开始总是需要一些人无私的付出,这个时代有陈曦当引路人,那下一个时代呢,必须要让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之中那些站得高的,看得远的人自发的生出这种想法。

    贾诩看了一眼陈曦,有余力的情况下,陈曦总是以未来谋算,而贾诩从谋国,谋天下的层次超脱之后,也逐渐的是以千秋进行谋划,虽说因为经验的问题,有些不太熟悉,但已经能理解陈曦的想法了。

    “汉谋,有些事情,必须是他们自己做才行,我们引诱他们这么做,是我们的主动,而不是他们的主动。”贾诩并没有多说,只是提了这么一句话,曲奇若有所思。

    “算了,不说这件事了,老陈家都没烧,我有什么办法?”陈曦怨念的说道,他原本以为袁家烧了之后,老陈家咣的一下也就站出来,烧掉了,结果老陈家居然都有些瞻前顾后。

    看到这个之后,陈曦内心就有些拔凉拔凉的,这可是老陈家,可是有自己站在背后的老陈家啊,居然都要思考着干与不干,那天下间其他家族还不纠结到死。

    说起来也是那个时候陈曦才真正明白了,袁家吹嘘的天下豪门吾为首到底是什么概念,果然哪怕是在这个时代这么多年了,陈曦在看到某些问题的时候,还是存在一些代沟。

    “我家倒是烧了。”曲奇挠了挠头说道,“我家小门小户,虽说传承很长,但是家族不大,现在也就靠着我的名望在吃饭,烧了也没啥影响,所以在我回来之前,家里就烧掉了,然后给那些佃户一个通知,也没搞什么戏曲,宴会什么的。”

    陈曦看了一眼曲奇,算了吧,就曲家那三瓜俩枣的,全家上下加起来都没多少人,现在还有个农皇顶着,烧了也不心疼。

    顺带一提,因为这家出了一个曲奇,加之良种现在已经推广到了全国,这家族蹲在家里有时候居然会有人来投献。

    不同于明代那种土地投献,而是最原始的那种,路过曲家的时候,知道这家是干啥的,就过去给送份礼物那种。

    和老袁家那种高贵的豪门,去拜见的时候还要掂量一下自家的身份,够不够资格什么的完全不同,曲家就大门南开,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老百姓,你爱来就来吧。

    进呈诗文也罢,送点土里面刨出来的礼物也罢,你们拿过来我家就收,收完之后能吃的自己吃一部分,剩下的进献祖祠的进献祖祠,留底的留底,反正现在背靠曲奇,曲家人吃这个吃的很安心。

    “还好我家不大,就那点人,好管教。”曲奇唏嘘的说道,“没出什么幺蛾子,否则能把人气死。”

    “挺好的。”陈曦笑着说道。

    陈曦可是能想到曲家当前情况的,毕竟当年的时候赵云在泰山什么待遇,他还是知道的。

    估摸着现在也就是将这个待遇扩大一下,曲家在整个中原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待遇,民以食为天啊,赵云当初能不带任何东西从泰山这边吃到泰山那边,去百姓家都是女子奉茶,曲家人顶着自己的姓氏,再过两年就能不带钱从天南吃到海北。

    “是啊,挺好的,家族啊。”曲奇一边笑着,一边摇了摇头说道,“生我养我,按说我等应该为之付出一切,但超拔出那个高度之后,从大局上去思考,才能明白,有些东西是不能轻动的。”

    “好好管束,可别让自己的后人,败坏了你的姓氏。”陈曦笑着说道,“毕竟很快他们都是能靠自己的姓氏从地图这头吃到地图那头的人了,不好好管管的话,会丢人的。”

    此话说完,曲奇大笑,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实话,对此曲奇自己是深有感触,再过两年曲家人真的就能靠自己的名头,不带钱的情况下从这边吃到哪边去了。

    话虽说是陈曦说的,但说完陈曦也在笑,随后更是想到了明朝的段子,有个清誉在那里,后世就算是打个拐棍要饭了,也能多要点。

    “回头我研究一下家规,你们帮我合计合计,我改一下曲家的家规,省后面除了败类。”曲奇笑着给陈曦和贾诩倒了杯酒说道,现在曲家的先祖已经阻止不了曲奇了。

    虽说古人很少说什么今人胜古人什么的,一般都是很谦虚的表示古时的贤者多强多强什么的,实际上心中多少也都有个准数的,一般今人和后人相差无几,甚至略有超出,那肯定是古人强,毕竟还有一个时间的加成,神话的加成什么的。

    问题是有时候会出现某些惊才绝艳的人物,基本上看一眼就能分出高下的人物,这种时候虽说不能直接说今人强过古人,但这个时候今人就可以修改古人留下的那些金科玉律。

    像曲奇现在这个情况,说实话,曲家祖上还真没什么好说的,曲奇要改家规,其他人只能点头,而且后世子孙也还得将之奉为圭臬。

    “这事我可以搭把手。”陈曦笑了笑说道,“改家规啊,先给你做一份,我这边看看,到时候给我家也留一份,省的出败类。”

    “我这边也可以。”贾诩闻言心中一动,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唔,回头找袁公路将各大世家的家规要一份,看看情况。”陈曦若有所思的说道,“唔,我想起来我们缺少了什么。”

    “嗯,是关于出国之后的,有些事情可以选择妥协,可以笑着揭过,但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一个结果。”贾诩点了点头看着陈曦说道,他也想起来现在缺少了什么。

    缺少了一个像当年白马之盟的对出国家族的明确约束,底线这东西非常重要的,靠道德来约束可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当年就差一点,现在的贾诩就变成了历史上那个贾文和了。

    也许当贾诩走上那条为了谋己可放下一切的道路,可能也不觉得有任何的问题,但与现在这条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走向新的巅峰而奋斗相比,个人的得失真的不值一提。

    “看来我们是想到一块去了,家规什么的,相比于出了国门之后约束不到的法律,还是需要一个诸卿列侯共签的规定了。”陈曦看着贾诩点了点头说道,第一次经历某些事情,章程真的会有缺失。

    “由各自签署的约束吗?”曲奇闻言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这算是不可碰触的底线了。

    “是的,各家建国之后,实际上就不大可能约束了,其实现在的情况看地图都能感受到,我们其实不可能管控这么多地盘的,只能依靠羁縻政策,不过比以前好的一点在于,周边都是自己人。”陈曦无奈的说道,这是未来不可避免的情况。

    “嗯,这是事实,无可避免的事实。”曲奇点了点头,都出去了,山高皇帝远,你想要管也不好管,都别说出国了,在国内都有一些穷山恶水的地方,为非作歹的人都不少。

    “管不了还不如不管,本就是同宗同源,文明一致,既然如此给他们画个线,这条线以上随他们折腾,这条线谁碰谁死,就跟袁公路当时做的一样面对着各家的家规往过看,谁过了谁去死就是。”陈曦冷淡的说道,各世家的节操确实不行,该约束还是得约束。

    “这样的话,条数就必须要很少,不能多。”贾诩平静地说道,他已经理解了陈曦的意思。

    “三到五条原则性的东西就行了,比方说什么诸夏一体啊,一致对外啊,只有一个中国什么的,反正约束这群混蛋别乱搞就行了。”陈曦摆了摆手说道,“回头找上一批人研究研究就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