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八章 要不试试

    刘桐撒腿就跑,很快就跑回了未央宫,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在朝堂上绞尽脑汁的应付曹操等人的结果,却是丝娘横躺在卧榻上,旁边放了一堆零食,一边吃一边看刘桐搜刮的。

    “好啊,丝娘你怎么能这样,我就说到后半截传音的时候,没人理我,原来你早就跑了啊。”刘桐气恼之后带着可怜兮兮的神情说道。

    “啊,你回来了啊。”丝娘听到刘桐气恼的声音之后,懒散的在卧榻上翻滚了一下,然后慵懒的伸直身躯,从一旁拿了两块绿豆糕。

    一块塞到自己的嘴里,眯着眼睛吃着,另一块则用右手食指拇指捏着翻滚到靠近刘桐的位置,伸手给刘桐喂食,刘桐也没客气,一口直接吞下,然后恶狠狠的对着丝娘说道,“别以为这样就能收买我。”

    “好吃吗”丝娘询问道。

    “不甜。”刘桐没好气的将卧榻上翻滚的丝娘推到一边去,然后将那一盘放着七八种点心的食盘端走,“说好是我的守护者的,居然半路上跑了,你不怕我遇到危险。”

    “给我吃啊……”丝娘的手伸长到极限,然后就是摸不到,而刘桐也像是逗丝娘一样,将食盘在丝娘手前几厘米的地方晃来晃去。

    “吃吃吃,你看看你现在还像不像仙人”刘桐没好气地说道,眼见丝娘滚起来,直接将食盒塞到了丝娘怀里。

    “仙人有什么好的,现在吃得好,睡的好,还长高了。”丝娘快速的从里面摸出一片果脯,给刘桐塞了一块,自己也快速的吃了好几块,鼓着脸颊,面色娇俏的说道。

    “你好歹负点责啊,我上朝你也该跟着我上朝的,仙人不是应该贴身保护吗”刘桐抓住懒懒散散的丝娘一脸怨念的说道。

    “哈,你到了未央宫,还需要我保护”丝娘脑袋后仰,像是无力支撑一般,乐呵呵的说道,“你看啊,朝堂上那一溜武将,我打不过的至少有几十个,能打我几十个的也有啊。”

    “那你也得给我呆在身后。”刘桐表示自己非常不开心,“你是不知道啊,今天曹司空又给我找了一个工作,还好我机智,赶紧推了,否则说不定我就不能像现在这样了。”

    “我觉得,你今天回来会这样,纯属是因为曹司空吧。”丝娘直接倒在刘桐的腿上,刘桐顺手给丝娘捋了捋发丝,还不等做点其他的事情,丝娘就给了刘桐致命一击。

    “扎心了,丝娘。”刘桐手顿了一下苦恼地说道,“你说曹司空怎么想的,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干活呢”

    “你不想干,他还能强迫你”丝娘倦倦的往刘桐怀里拱了拱。

    “你就是心宽。”刘桐拍了拍丝娘的脑袋说道。

    “当然啊,明天没有朝会吧。”丝娘询问道。

    “有,三公九卿的廷议,不过我不想去,应该没什么问题,我觉得这朝堂没有我,也能运转的好好的。”刘桐像是被丝娘传染了一样,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那就不去吧,下一次朝会什么时候”丝娘将刘桐扑到在卧榻上,带着淡淡的倦意询问道。

    “如果之后几天的能推掉的话,下次朝会应该是会卿、列侯、宗室、二千石、大夫、博士的廷议,这个是没办法推掉的。”刘桐摸了摸脸颊说道,她还是能分清轻重缓急的。

    “哦,这种没办法了,到时候需要我参加吗”丝娘一边翻滚,一边伸手摸索食盘询问道,作为一个仙人,怎么吃都不影响发育的。

    “大概是需要的吧,毕竟到时候的廷议是‘国临大政’的大议。”刘桐也不太确定,不过她自己是不得不参加的。

    这种规格的廷议必须是由皇帝发起,一般史书记载都是“上令公卿宗室列侯集议”,刘桐算是暂代皇帝之位,因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绕过去的,这种规格的廷议可以说是必须参加。

    “不想去。”丝娘来回的翻滚着,一脸的不开心。

    “必须去,到时候陪我一起也行。”刘桐笑着安抚道,按说其实用不上丝娘的,不过这么无聊的事情,当然要带上丝娘一起背锅啊。

    “完全不想去,绝望。”丝娘平趴在卧榻上,整个身子自然的伸长,然后手脚不断的拍打。

    “不去不行,不管是哪个身份你都得去,这次你要是敢跑,等我回来我会收拾你的。”刘桐没好气地说道。

    “唔……”刘桐的威胁还算是有点力度,至少丝娘虽说很不想去,可鉴于刘桐的神色,还是哭哭啼啼的表示会和刘桐一起受苦。

    “行了,你这样总让我觉得我是在欺负你。”刘桐摸了摸丝娘的脑袋,觉得还是不开玩笑的。

    “欧耶,不用去了。”丝娘瞬间起身,再无丝毫的怨念。

    “可我还得去啊。”刘桐叹了口气说道,丝娘去不去没什么,就算是皇后,不参加这个都不算什么大事,丝娘了不起也就是个后妃,去不去影响不大。

    “唔,要不这样。”丝娘左右偷偷看了看发现没人,趴到刘桐的耳边小声的咬耳朵,刘桐莫名的有些脸红。

    “你好歹听一听啊。”丝娘也能也是注意到刘桐面色殷红,于是抓住刘桐的肩膀大力的摇了摇,瘪着嘴不开心的说道。

    “我在听,我在听,不过你这个方法靠谱吗朝堂上那么多人,不会被发现吧。”刘桐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番之后看着丝娘询问道。

    “大概没问题吧,反正你在朝堂上也就是嗯,哦,好的,就依卿所言,好像也不用说什么别的吧。”丝娘抬头想了想说道。

    “谁说的,你不知道我今天可是很威风的说了一番话。”刘桐不满的说道,“什么就嗯,哦,好的,就依卿所言,我什么时候这样。”

    “那就没办法了,要是太过复杂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简单几句还行,太复杂了我也没什么办法。”丝娘捋了捋自己的发丝,无奈的说道,刘桐当即陷入了沉默。

    两人大眼瞪小眼,丝娘硬是没明白刘桐的意思,然后刘桐威严的轻咳了两下,“我觉得啊,有这么几句话应该就可以了,毕竟我的事情并不算太多,曹司空等人的提案有这几句话就可以对付了。”

    “那我们要不要试试”丝娘甜笑着说道。

    “试试就试试吧,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吧。”刘桐干笑着说道,实际上已经认同了丝娘的提议,相比于干活什么的,节操低一些什么的刘桐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选个时间吧。”丝娘双手握住刘桐的手,仰头笑着说道。

    “明天,就明天,明天那个朝会本来我不用参加的,用明天那个朝会试一下应该问题不大吧。”刘桐想了想说道,“就明天吧。”

    “哦,应该能赶上,给我一根发丝,我编一下就可以了。”丝娘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道。

    “唔,会不会被人看穿啊,毕竟朝堂上的猛将不少。”刘桐一边从侍从手上接过剪刀,找了一根长长的发丝剪掉,一边扭头询问道。

    “应该不会吧,我好歹也是一个仙人啊,虽说战斗力不行,但辅助能还是有的,编织方面我还是有天赋的。”丝娘挠了挠脸颊,越说声音越低,最后自己都有些不自信了,不过眼见刘桐一脸狐疑,丝娘赶紧大声的辩解道。

    丝娘擅长编织制这个刘桐是知道的,对方可以用任何奇奇怪怪的东西编制出来一个常用的工具,手巧的程度,让刘桐很是佩服。

    虽说刘桐很好奇,手巧,擅长编织和法术会不会被人看穿之间到底有哪么一点联系但是眼见丝娘努力的强辩,甚至脸都鼓鼓的表示自己很是努力什么的,刘桐觉得信一把丝娘。

    大不了明天搞砸了就是了,这有什么好怕的,曹操敢打我,敢打我,我就找家长,老刘家还没死的宗室各个都能打,不怕,不怕。

    至于其他宗室,更不会打她了,刘汉就剩她一个大公主了,剩下的都是毛头小崽子,其他人怎么会干这种欺负闺女的事情。

    完全不怕,哈哈哈哈,干了!

    丝娘和刘桐唧唧歪歪的准备搞一番大事业的时候,陈曦也努力的跑出了未央宫前殿,然而不等陈曦跑到章台街上自己的车架,曲奇就已经追了过来,而后贾诩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跑那么快干什么,不知道我有事情给你说。”曲奇没好气的说道,随后扭头对着贾诩招了招手,“贾文和,好久不见了,看到长安现在的情况,有什么感想,看起来你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曲奇的话,贾诩没有半点触动,不就是我们这些人又回到了长安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说曹操将我曾经住的院落腾了出来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没有半点压力。

    李优的院落不也拿回来了吗有什么好变化的,我等问心无愧。

    “农皇这是说笑了。”于是贾诩浮现了一抹真诚的笑容招呼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