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七章 这锅,我背了吧

    刘桐面色一沉,而陈曦这时也才反应过来,确实是自己的疏忽,渭水桥和其他的桥梁有着极大的不同,这玩意在这个时代毕竟是作为交通要冲而存在的。

    加之这个时代的气候和后世也有着极大的不同,最简单的一点就是,后世渭水的流量并不大,而这个时代渭水每年四五月就开始暴涨,而且七八月份例行爆发洪水。

    哪怕造桥的那些人水平极高,桥跨结构合理,桥跨也比较大,但洪水过来,不看着点,也玄乎啊,毕竟是九百米长的桥,算是当时造桥界的最高水准,可万一被洪水冲垮了,那可真就要掉脑袋的。

    因而直到唐朝,渭水三桥也一直驻扎有桥工和专业修桥的工匠。

    这些人是国家养的,主要的工作就是大洪水过后,避免桥梁留下隐患,进而导致国家门面垮掉,所以直到唐朝末年,渭水桥被战火毁坏之前,国家一直都为这三座桥养着专业的桥工。

    这也是这桥能支撑千年未塌的重要原因,汉代这些人都挂名在少府少监的名下,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貌似是少府少监将人弄丢了,这可是大事了!

    这仨桥也属于国家颜面,所以说是安排了一百二十名桥工和二十四名专业桥梁匠人进行维护,实际上都是按照翻倍的规模来储备的。

    差不多就是昨天发洪水了,早上洪水停了,下午就能站在桥上看渭水垂钓了。

    印象中直到唐朝也是这么一个规格,而现在少府少监说是剩下不足一百人了,也就是说起码跑了两百多人,两百多就算有水货,至少有一半是能建造渭水桥的。

    按照一个老工头带着三五个新人,好好教的话,一百多人能看五个场子,同时在五个地方建设这种东西,结果你现在说是跑了?

    少府少监这一刻清楚的感受到了背后那能将他捅穿的眼刀,心知自己这波要完,少府少监拼命的解释说是前些年国家情况太糟糕,养不起闲人什么的……

    然后曹操就问了一句,我去年给你们拨的款子,兼职少府和大司农的陈曦给你们拨的款子,你们没将人召回来?别说是全死光了。

    “拉下去,由廷尉核查。”刘桐摆了摆手,示意侍卫将少府少监拖出去,而少府少监也是一脸灰白,没敢反抗,毕竟这件事实在没什么好解释的。

    前几年情况不好,是所有人都不好,解散了也是无可厚非,但是你好歹给我留个人员记录吧,再不行这两年曹操和陈曦给你发的款子,你给我将人再召回来啊。

    到现在大家要用人的时候,你告诉我,无人可用,你不下台,谁下台!因而哪怕是有很多人和少府少监很熟,这个时候也没人站出来。

    少府少监是被拉下去了,可接下来这件事怎么办,朝堂一群人你看我,我看你,这咋办,这种专业人士不是你说弄一波就能弄一波的,就算要培养也需要个几年。

    孙乾这一刻可谓是最为尴尬,他还真是不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存在,一直以来修桥都是他自己的事情。

    “问个事啊。”陈曦看这场面有些尴尬,于是传音给贾诩问道,“当年从长安摸匠人的时候,有没有人从少府摸人?”

    “……”贾诩愣了愣神,“你的意思是现在跟着公佑修桥的那些大匠,很有可能就是曾经渭水三桥的桥工?”

    “因为我们不是从长安拉了不少工匠吗?”陈曦干笑着传音道。

    “我觉得很有这个可能。”贾诩无语的看了一眼陈曦,“至少马德衡当初确实是在少府少监下面挂名。”

    “马德衡带了十几个大匠过来……”陈曦嘴角抽搐的说道,然后传音给曹操,“司空,问个问题可以吗?”

    “什么事?”曹操随口回答道,他现在也心烦着,那么多顶级桥工没了,接下来怎么干活。

    “马德衡是司空麾下的吗?”陈曦试探着询问道。

    “那是谁?”曹操反问道。

    “……”陈曦干笑,“您说笑了,您说笑了。”

    陈曦默默地摸了一把冷汗,稳了,毫无疑问,是自家将那群人挖走了,回头将少府少监保出来吧,自己的锅,不能让别人背。

    “说起来,渭水桥的桥工之中居然有那么多大匠。”陈曦干笑着对着贾诩说道。

    “汉家的御厨还各个都是大厨呢,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在那地方要供职,不是靠裙带关系,没这个水平怎么吃饭。”贾诩无语的说道。

    “回头帮我将少府少监保出来。”陈曦扶额无话可说,果然是帝国气象,说不定巅峰期的汉帝国,将作监手下全是大匠。

    “没问题,果然你自己干的事情,你都不怎么留心是吧。”贾诩点了点头,保一个少府少监,对于他来说好无难度。

    “回头让他来我这边,我给他找个工作,也算是我的错。”陈曦无奈的说道,虽说少府少监也是作死,但没陈曦确实不致于如此。

    “回头将那群人调回来,让他们修桥。”贾诩很是理解的说道,不过还是习惯性的叮嘱了一句。

    “醒醒吧,那群人现在和陆季才在搞大舰,你觉得他们会回来?或者说陆季才回放人?”陈曦无翻了翻白眼传音道,“大舰也很重要好吧,这玩意儿决定了我们海上力量的平衡。”

    “那就当没有这件事,你也别提,看看朝堂有没有什么办法处置,毕竟你说你将人从少府弄走,实在是不太好。”贾诩告诫道,也知道落入陆季才那边八成没希望,更何况那群大匠当前恐怕也不想建桥。

    陈曦点了点头,也知道这件事就这么揭过对大家都很好,于是将注意力再一次集中到了朝堂上。

    “咳咳,此事交由我来解决,当年的名册我还有点印象,找一找应该能找到。”赵岐也是无奈,这都是什么事,还让不让老人家活了。

    其他人也都点头,只能这样了,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自己这群人成天见到的渭水桥其实很诡异啊,讲道理这桥的横跨宽度都能通过黄河两岸比较窄的地方了。

    “我觉得我们要不将这些技艺也汇编起来吧,如果不是你们今天说的话,我都疏忽了渭水三桥的存在了。”陈曦做出一副肝痛不已的神情说道,虽说这是自己的锅,但陈曦还是很真诚的表示诸位老前辈,包括不在这里的皇甫嵩,请把你们的常识留下来啊!

    说实话,当年要是想起来渭水三桥,以刘备的名望从这边借点人,按当时少府穷困的情况,肯定会外借,那么孙乾修黄河大桥的时候,也不至于艰难到光第一步设计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陈曦现在基本已经想起来那两百人在哪里了,现在全在陆家船厂,鬼知道这群人怎么学会的造船,反正过来之后,一开始搞机械传动和蒸汽机,后面就去搞大舰去了,反倒是孙乾手下基本没有。

    不过也不算亏,那次磨练之后,孙乾的技艺,以及很多一起修建的大匠的技艺都出现了长足的进步,这次再收拢一下渭水桥的修建资料,取长补短,应该还会有相当的进步。

    好吧,以上都是自我安慰,陈曦只想说你一句,你们能不能靠谱点啊,有什么东西好歹拿出来啊,各家收各家的东西,好歹来个做目录的家族啊,不知道我的路很难走吗?能不能少给我添点麻烦。

    实际上陈曦是想差了,以前是有一个做目录的家族的,那个家族叫做司马家,不过和现在的司马家不是一家,属于世袭的史家,这不是被汉武帝搞的断根了,以至于后面没人再做目录。

    毕竟记史的人有,但和曾经那种代代相传已经有了少许的不同,而且也真没有当年那家专业了,更何况记个各大家族的目录这个,司马家在的话,大家还能接受,而司马家倒了,后人想要重新录入的话,那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的了。

    司马家在的时候,那些由贵族转过来的家族,好歹由于惯性的原因,不好阻止人家司马家继续这么干下去,可司马家倒了,新接手的史官凭什么要各大家族的底牌。

    “也不是不可以,问题在于这种东西,多少都喜欢留一手。”荀的回答很大程度的代表了其他人的心理。

    “给他们著书立说行不行,鲁班之下给他留个祖师的位置,我就不信没有人愿意,反正各行各业都可以留个册子,作为汇编。”陈曦黑着脸说道,朝堂众人则是一脸苦笑,但也没有直接反对。

    这些破事和干掉贵霜的价值比起来,忍让了就忍让了,等到干死了贵霜,回头再理论,那一片地方一天不在我们手上,一天不能安心。

    抱着这样的心理,原本三教九流入册汇编这种完全不可能的事情,这一次就这么轻易的通过了,实在是汉室朝官没心思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赶紧修路啊,修完大军过去,干死贵霜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