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六章 区区造桥而已

    此话一出,汉室朝臣有一半人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直接绷断了不过看看那地形,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年轻的时候都上过战场,都知道山路难走,这个时间可以说是非常合理。

    “直接说另一种方案,修路的那个方案。”张俭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倚老卖老,老子的生命不是拿来被你们这群混账挥霍的,我没几年好活了,让我死前看看那地方行不行,给个准话。

    孙乾点了点头,今个这个朝会有很多上一代,上上代,甚至是上上上代的老家伙出现,这些都属于看你曹操不顺眼就不干活,曹操也拿他们没什么好办法的老家伙,但是该有的尊重必须要给。

    “这是第二种方案!”光幕瞬间一改,上面出现了一个高架桥,直接从这个山头,连接到另一个山头,原本可能需要好几天才能拐过去的距离,直接在几分钟之内搞定。

    “这是桥……”张俭眯着眼睛说道,然后瞬间就明白了这一方案的靠谱程度,对于孙乾不由得佩服不已,“此法甚好,从成都到中南以此法可谓是一片坦途。”

    “嗯,确实是坦途。”孙乾点了点头说道,花费了不少的力气,带了一堆大匠,还有一个数学家折腾了八个月,终于确定了设计,现在终于算是能着手建设了。

    “这个方案……”刘桐看了好久,最后开口,“价值几何?”

    “陛下还是不要问了。”赵岐苦笑着说道,“就算是造价超过亿钱又能如何,哪怕是这路从成都修到中南不下千亿钱,在座的诸位会放弃修建?问了,只能让人平添烦恼。”

    赵岐此话一出,别说刘桐熄灭了问询的想法,一众朝臣都对于询问这件事没了兴趣,就像老太常所说的,你就算是问了又有何用,问了能不修吗?肯定不能,不管造价多少,只要汉室能掏出来这么以个东西,那么汉庭朝堂上所有人都一定会修这条路。

    就冲贵霜那一年三熟的土地,以及那亩产十石以上的沃土,造价再高这件事都不会亏,因而结果不论如何丧心病狂,汉室的朝官也不会停手,既然如此,还是别问了,省的平添烦恼。

    “总之长安到汉中,汉中到成都的郡道即将修好,由于是直线修路,常规一人双马的骑兵军团,从长安到程度可以保证在八天之内抵达。”孙乾笑着解释道。

    从长安到成都的这条道路基本上算是彻底解决了川蜀叛乱问题。

    其实从长安到成都的距离并不算是很远,也就六百多公里,以前出川,快要数月,慢的话,甚至会有大半年,其实更多是道路造成的原因,而刘璋和曹操的修路方式直接是直线。

    六百公里的距离,以普通骑兵军团的行军速度,八天其实就到了,毕竟天地精气的上升,确实是加强了很多东西。

    孙乾此话一出,就像是给所有人打了一根强心针,连老家伙的呼吸都重了几分,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从长安到成都,一人双马,大军出动,都只需要八天就能抵达。

    这距离和成都到中南的距离比起来,从地图上看的话,其实相差也就是两三倍,这不就意味着修好了这条路,从长安出兵到那里也不过一个月到四十天的时间吗?这直接就能当本土精华区了!

    以汉室当前的统治能力而言,五十天以内的行军里程根本不算是事,标准帝国的统治极限差不多都在一百天左右,修路既然能大幅度提高极限范围,那有什么好说,修,不修不是人!

    更何况既然修路能将那片地方纳入汉家的统治范围,那么没什么好说的了,必须修,直接一条路通过去,宣告你们都是我们的!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应该开工修筑。”张昭狐疑的询问道。

    “工期大概需要十五个月到二十个月,我们会在好几个地方同时开工。”孙乾点了点头说道,顿时朝堂上好几个上上上代的老头被人架了出去,送到了太医署,他们的心脏受不了这种冲击。

    “能快点不。”赵岐看起来属于那种特别能苟的家伙,并没有因为这种冲击而出现心脏不适,还能兴冲冲的询问道。

    不过再怎么说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哪怕是属于非常非常能苟的类型,也不代表其很有自信能活到一百多岁,终归已经被黄土埋到脖颈位置了,赵岐就算能吃能喝,也担心这自家什么时候完蛋。

    如果说以前还没有什么牵挂,觉得完蛋了就完蛋了,最近这家伙是真不想完蛋了,感觉这两年见到的热闹比之前三朝都多,又是农皇,又是女帝的,之后还有这么大一个乐子。

    这么多乐子不看一个大结局,赵岐觉得现在死的话,实在是有些冤,一年三熟的沃土,还能产十二石,赵岐决定自己一定要苟到那一天,然后去看看,现在不能死,赵岐突然生出了急迫心理。

    “这个真不行。”孙乾无可奈何的说道,“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再快,我就不能保证质量了。”

    “唔,要不我帮你找一些造桥的,我看这个也是个桥啊。”赵岐无奈的说道,我苟不到那个时候,但是我可以缩短工期啊,不就是修桥吗?我这边可是有能修这种规格大桥的人物。

    “这个倒是可以。”孙乾点了点头说道。

    孙乾虽说是点头同意,但是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他要建设的桥和赵岐认知的桥完全是两回事,以孙乾现在眼光去看的话,基本上当前这个时代的造桥工人对于孙乾来说都需要回炉重造。

    “将作监可是以为无用?”赵岐这种老的都已经成精的家伙,岂能看不出孙乾心中的轻慢,“我看这山间横跨,也不过四五百步的距离,这种桥还是有一些老家伙能修的。”

    “回头我给你将修渭水三桥的人找来。”赵岐摸了摸下巴说道。

    赵岐干了很长时间的太常,渭水三桥不少时候都涉及到礼乐,所以赵岐也搞过修缮,顺带一提,渭水三桥算是中国古代最著名的桥梁之一,秦汉时期修建的,东渭桥的桥墩二十一世纪还在用……

    所谓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在古代这种封建时代,各大家族就算是有秘传的一些东西,但要和坐拥天下的皇室比底牌,那就有些想多了,而当世最强的那一批修桥的基本都在汉室少府蹲着。

    可以说以汉室的形势,要不是严重作死,各种人物,只要需要,肯定能找出来。

    秦汉时期的造桥技术因为某些怪胎级别的大佬,算是被强行拔升到了某种极限,中渭桥从秦朝使用到唐末,最后是被战火毁灭,桥梁南北横跨接近九百米……

    赵岐以前没想过山间架桥这种事情,不过孙乾开了个头,上一个影像,赵岐脑子转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不就是架桥吗?水上架桥是桥,路上架桥不也是桥吗?

    两个山头之间的距离能有多远,渭水桥横跨九百米,横断山脉那地方俩山头正常能有这么远?好,就算能有这么远,信不信我们还能造的更长一些,我有一个老乡,搞这个搞了七十年,二十年前听说快死了,最近好像还说快要死了,我觉得他能搞!

    “也是,渭水三桥都在五百步左右,这种规格的造桥技术,我们还是有的,而且能造这种桥的人,两三百个我们这边应该还是能凑出来的。”张俭现在也反应过来了。

    张俭之前是被镇住了,没深想,现在反应过来了,也就恍悟过来,这不就是个五百步的长桥吗?真以为很难造,还研究了八个月?老爷子的生命不是用来让你们这么来消耗的,给你一批人,赶紧造。

    我们这些快成棺材瓤的,还等着去看看亩产十二石的沃土到底是什么鬼样,还等着你们一人带回来点,让我死前能给坟上填土。

    实际上张俭说出这句话之后,包括贾诩这些人上一代的家伙都已经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跨度比较大的桥吗?中原其他地方可能没人能修,但长安这地方还真有几百人能修这玩意儿。

    成天走渭河三桥,都走的都习惯了,全都忘了这三座桥可谓是当今天下最高等级的造桥工艺的体现,果然该说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习惯确实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力量。

    “对,长安能修这种跨度超过五百步的长桥的工匠确实有三百人左右,现在应该在少府供职。”贾诩按着太阳穴说道,眼睛半阖,渭水桥过于眼熟了,以至于就连他都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很快刘桐点少府少监前来问询此事,而少府少监面色苍白,“臣有罪,一百二十名桥工,以及二十四名专业桥梁匠人,现如今只剩下不足百人。”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而刘桐原本巧笑嫣然的神情也骤然一冷,双眼冰冷的看着少府少监,这是要死人的节奏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