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五章 章程

    吕布被贾诩恶补了一波世界地图的知识,因而贾诩说是要地图,吕布瞬间就生成了一张高清的带部分地形的世界地图,直接呈现在了未央宫的中央,而世界地图这玩意儿,当前虽说有很多人见过了,但更有非常多的人没见过。

    因而在放出来的时候,很多没见过的人只觉得这是地图,并没有深想,只是贾诩解释之后,所有没有见过的人皆是目瞪口呆,甚至已经老到不需要对长公主施礼,装作自己已经老的不行的赵岐,直接弹了起来,动作之灵活,完全不像是一个九十岁老头。

    “肃静。”刘桐敲了敲几案,冷冷的说道,世界地图这玩意儿她也是第一次见,但并不妨碍她已经听说过了很多次。

    刘桐毕竟是摄政长公主,虽说性格宽厚,但并不代表没有威严,相反,她开口之后,除了赵岐老胳膊老腿依旧跳的欢实,其他人已经安坐了回去,很快赵岐也坐了回去。

    “这里,这一片,算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范围。”贾诩掏出一根杆子指着地图上汉室的覆盖范围,“这是长安,这里是蓟城,这里是成都,这里是秣陵,这里是交州九真,这里是凉州敦煌。”

    很快贾诩就将汉室大致的统治范围给圈画了出来。

    一群朝官目瞪口呆的看着贾诩的讲解,看着那片比自己脸大不了多少的地方,又看了看其他空白的地方,突然觉得作为一直认为是天下之主,结果在这么大的池子里面跳了这么久,真的是有点丢人了。

    “这些地方的边线,构成了我们汉室的疆域,虽说内部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开发,但大体以来,这些地方以至于属于我们,统治不下四百年,可谓自古以来。”贾诩平静的指着这些地方说道,所有的朝官连连点头,表示这是应有之理。

    “然后这些地方,便是我们认知以外的的国家,这里有一个国家叫做安息。”贾诩指着地图说道,然后不少朝官露出思虑之色。

    汉室朝堂虽说不乏酒囊饭袋,但是到现在基本没有水货了,因而很快就想起来了汉书之中的内容,皆是眯着眼睛看着那里。

    “不过这个国家快不行了。”贾诩平静的说道,“这个国家被旁边的大秦快打死了,大秦主力大约有十六七万,主战的双天赋军团估计有十个,决战兵种加起来疑似有五六个,仆从军数量庞大。”

    此话一出,不少在笏板上记录的官员笔都直接掉在了地上,大秦这个国家知道的朝官不多,但是对面的兵力和规格他们好歹是懂得。

    “不过罗马和我们距离的相当远,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现在最大的对手是这个。”贾诩拿着教鞭指着地图南亚以及古印度的位置说道,“这一片是贵霜的地盘,也就是当初那个咆哮朝堂的大月氏。”

    因为是地图的原因,没有做成球形,显得某些地方特别大,某些地方特别小,因而贵霜在地图上看起来就相对小一些,一众朝官虽说盯着那地方也有些担心,但至少不像面对罗马那样神色凝重。

    “我们要出兵贵霜只能走这边,和这边。”贾诩指了两条路说道,所有的朝官都能理解原因,走中亚葱岭南下这条没什么说了,走益州南部西进也没有什么说的,毕竟青藏那边实在不是人走的。

    “这里是我们建设的前沿基地。”贾诩指着葱岭说道,“这里有矿山,有水,有平原,据我们的计算,完全开发,可以供养十万上下的大军,不过这一片贵霜所属,全是高山峻岭和沙漠戈壁,可谓是天然的屏障,西凉铁骑曾经尝试进行作战,交手之后,被迫退回。”

    全场大哗,虽说在场不少人都被西凉铁骑蹂躏过,但是他们还是愿意承认西凉铁骑是他们汉室最优秀的骑兵,至于以前的事情,过去了的就让他们过去吧,现在是自己的兵,当然不会记仇了。

    结果你现在告诉我们,最能打的西凉铁骑在这里打不过贵霜。

    “这是地形原因,在平原上我们打他们能一打七。”郭汜哐的一声站了起来,非常不服气地说道,“现在上平原,我们能一打十。”

    瞬间空气寂静,一大群人都认出来这货是郭汜,没办法郭汜在长安混的时间太常了,好多熟人,不过能上朝的政治觉悟都不低,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因而只能一片寂静。

    刘桐半眯着眼睛看了看郭汜,她也认得这货是郭汜,不过当年西凉三傻撤出长安,前往西域,而且看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建立起来了前沿基地,也就是说这件事本身就是有谋划了,刘桐不由得皱了皱眉。

    刘桐半眯着双眼,盯到郭汜心中毛毛的时候,突然开口说道,“卫尉何在,叉出去。”

    郭汜一脸崩溃的被赵悦等人叉了出去,愣是没有敢说话,就算是傻也知道,也是有着极大的求生欲望,大家看破不说破,那你好我好,非要说破了,今个肯定有人不能下台。

    贾诩见此也是翻了翻白眼,没管郭汜,只是叉出去而已,又不是就地弄死,不由得深觉刘桐深明大义。

    “就跟之前那家伙说的一样,对方的兵种很吃地形,而我方基本没有沙漠隔壁作战的经验。”贾诩转头继续一脸平静地说道,就像是刚刚被叉出去的家伙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一般。

    “我方是有的。”朱儁起身说道,“对于你们这代人来说没有,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有的,西羌之战也是沙漠之战。”

    “对方主要是骆驼骑,我们的步兵倒是有能沙漠作战的,问题是没有骑兵,追不上,过于被动。”贾诩扫了一眼朱儁,装什么装,还你们这一代人没有,说的好像你比我大二十岁,我现在也五十了好吧。

    “骑兵的话也有,沙漠作战对于耐性有极高的要求,不分享骆驼的耐性的话,很难长时间作战。”朱儁皱了皱眉头说道,“一般来讲骆驼骑兵这种专业沙漠作战的兵种,需要的第一天赋应该是共享,联通这些,二天赋才是司职战斗的天赋。”

    “能搞出来不?”陈曦闻言双眼一亮,当即开口说道。

    “有骆驼的话,还行,没骆驼的话,还是别做梦了。”朱儁冷冷的说道,他最近被皇甫嵩烦得要死,对方成天在搞那个所谓的一切有精锐天赋,朱儁就想说一句,你能不能现实点。

    “收到。”陈曦点了点头说道,早说啊,能搞定那就没有问题了,“回头我们从北方调拨一批成年骆驼回来,虽说不多,一两万还是有的,到时候还请将军出手调教。”

    “可。”朱儁神色平静的说道,“陈侯有心的话,还是关心关心皇甫义真,那家伙看起来是癔症了。”

    说完朱儁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不再说话,也就是他敢在朝堂上直接说出皇甫嵩癔症了这种话,其他正常人,给个胆子都不敢说。

    “皇甫义真癔症了?”陈曦不解的看着朱儁,默默的重复了两下,一脸古怪的自语道,前一段时间不是还好着吗?怎么就突然癔症了,不过今天朝会都没来,癔症了也不是不能理解。

    话说华佗的药这么不靠谱,还是直接皇甫嵩根本没吃药,陈曦想了想觉得应该是后者的问题,果然应该强制治疗、

    “咳咳。”贾诩轻咳了两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再一次拉了回来,“贵霜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两个地方。”

    贾诩指了指印度洋,又指了指贵霜南部的平原,“首先是贵霜的海军,到底多强,我们很难形容,反正就现在的情况,我们数次交手,没有一次占到便宜。”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窃窃私语,海军什么的,汉朝人根本没有什么感觉,就算是水军这个概念,也就是在南方有,北方都不怎么常见,更何况对于汉朝来说,海军强有何用,能攻城掠地?

    “肃静。”贾诩黑着脸开口说道,然后指了指马六甲这个位置,“你们看这里,这里算是唯一的通道,我们的海军要过去的话,必须走这里,然而这里被贵霜的千帆海军给封堵住了。”

    “在座的应该都明白水运粮草的优势。”贾诩眼见朝官还有些不以为然,于是继续开口说道。

    这一次瞬间所有人都神色凝重,因为贾诩画了一条线让所有人都明白了粮食转运的难度,贵霜封堵了这里,基本上等于封锁了汉室的海运后勤线,因而朝堂直接陷入了无言的沉默。

    “本来如果这里通畅的话,从扬州出发,从交州出发,从青州出发,花费两三个月的时间都能将大量的粮食转运过去,而这里被封锁了,这里不能走,如果继续南下,走这里,风浪太大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贵霜在大战略上确实非常优秀。”

    一开始贾诩等人没将眼光放在世界这个概念的时候,还不觉得,等到将眼光放开之后,就不得不认为贵霜在大战略上堪称恐怖的安排,以他们的资质当然不能随便的认为,贵霜封堵那里只是巧合。

    然而怎么说呢,贵霜能堵了马六甲,其实还真是巧合,不过不管是不是巧合,这种结果不由得让中原那些智谋之士深思连连。

    堵了这里,考虑到南下的风浪,船运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汉室的朝堂上现在积累的智谋之士实在是太多,很快就明悟过来这种坑爹的形势,对方封堵了那里,他们的海运后勤基本就可以说是完蛋了,而陆路……

    所有人不由得思虑陆路葱岭一线,那里虽说有葱岭后勤基地,但是山高险峻,沙漠戈壁一片连着一片,恐怕就算是要搞后勤,运送的压力也过大,估摸着除非是他们的骆驼骑也搞出来,否则只能用以吸引注意力,进行佯攻。

    这么一来的话,就只有一条路了,南下走荆州南部和益州南部,然而看了看那位置,又想想了横断山脉,一众朝官皆是肝痛。

    “看来诸位已经想到了症结所在。”贾诩笑了笑说道,益州南部的横断山脉,那就是一个天坑,那里汉室已经统治了几百年了,有郡县有府库,少数军队要过,就地开仓的话,其实问题并不大。

    唯一的问题在于,要打贵霜的话,少数军队根本意义不大,而大军的话,就只能调粮,那破地形从其他地方调粮的话,非常麻烦。

    “所以现在的解决方式是多管齐下,长安至汉中,汉中至成都的公路,以及成都至中南的高架桥,外加中南本地的粮食基地,多管齐下,应该可以保证十万左右大军的粮草,虽说这里很容易受到对方水军的偷袭。”贾诩指着孟加拉湾那地方叹了口气说道。

    所有人都漠然的点头,不得不承认,贾诩说的非常有道理,如果他们是贵霜的话,也肯定会在那里摸汉军的粮道,而粮草转运的难度,注定了汉军的兵力上限。

    一旦要保后勤粮草,前方兵力就有所不足,而不保后勤粮草,这一战根本没办法打,除非你有孙武之能,千里奔袭下国都,没这本事那就别扯淡了,肯定没办法。

    “为何不打通这里。”老卫尉张俭眯着眼睛指着泰国湾和缅甸海之间的那块细长的土地询问道,“按照这个地图上的规划,我觉得这块地方宽也不过一百五十里左右,开一条运河联通东西即可。”

    张俭的话让所有人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看着缅甸海和泰国湾的位置,隔了一会儿目瞪口呆的看着张俭,这家伙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和司马儁那家伙是一朝的,同样属于老的可以当棺材瓤的那种。

    “公佑,这个工程难度大吗?”贾诩隔了好一会儿缓缓的开口说道,他们在之前完全没想过还可以在这里直接修一个运河,而陈曦直接是目瞪口呆,完全没想过还有这种操作。

    “目测最窄的地方宽度不超过一百五十里,修条运河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孙乾吞了吞口水说道,这是何等不科学的解决方案啊。

    汉室这边修的运河,不算当前一直在搞的大运河,六辅渠加起来都有这么长了,一百五十里的长度,对于这些人来说真的不是事啊!

    “将这个作为备案吧,到时候弄一批人去考察一下。”贾诩无语的说道,他们这些人还真没往修运河方面想过,不过在那个位置修个运河的话,貌似很容易被攻击。

    “你们担心被攻击?”张俭就像是瞬间明白这些人心中的想法一样,松弛的皮肤配合着那张笑脸就跟菊花一样。

    “张公请讲。”贾诩很是恭敬的施礼道。

    “他们水路攻击你们,你们骑兵去打啊!船跑得快,你们六条腿的骑兵也不慢啊,水里面打不过他们,他们开船去攻占你们那片地方,你们不会南下去攻占他们的水寨,破坏比建设容易,不行就烧。”张俭一副你们太年轻了。

    陈曦瞬间明白了张俭的想法,这妥妥的就是在拼国力,看谁的建设速度快,战场上打不赢,但是将你拖到死还是可以的。

    汉室这边好歹还有专业的基建人才,贵霜那边,这样搞几次之后,本土倒是能撑住,马六甲这边肯定撑不住。

    “多谢卫尉解释。”贾诩很恭敬的施礼道。

    “没什么,这都是以前兑子的经验,陈子川后那个本钱,那就别用那些有的没的,直接兑子,复杂问题简单化,十对一有便宜赚,那就就往死了兑,迟早有撑不住的。”张俭神色冷淡的说道。

    “其实要我说的话,你们要是本钱厚的话,往这一片建上几十个造船厂,打不过直接沉船,我不懂水军,但我估摸着造船也是要点工期的,沉着沉着,双方都没储备了,光靠步兵,我们不可能输。”张俭指了指孟加拉湾那个地方说道,比陈曦还狠。

    陈曦当初的想法也就是爆一个船海,将孟加拉湾堵住,张俭直接打算将那里当战场,当作战船的坟墓,沉到双方都来不及造船,反正汉家不靠海军吃饭,你贵霜海军够强,造不出船看你怎么办。

    “这个我们有考虑过。”贾诩轻咳了两下说道,深觉这群老家伙认真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那我就不说了,反正面对这种对手,讲理不如耍流氓,耍流氓不如以本伤人。”张俭动了动嘴,拄着拐杖又坐了回去,临走还给了个总结,说起来以前这家伙就干过这种事情。

    “张公的想法可以作为参考,我们继续说贵霜。”贾诩对着坐回去之后闭目养神的张俭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开口讲解道。

    “这个范围是贵霜最大的精华区。”贾诩指着贵霜南部恒河流域说道,“这片地方稻谷可以一年三熟,不轮耕,不休耕,一年下来亩产可以轻松过十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