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倒霉孩子啊

    刘晔这话只说了一半,但是其意思已经很清楚了,程昱这样的大佬,当然要用在更重要的地方啊,对方的天赋能增加适应力,给军团刷上一层,紧急训练提升基础素质多好。

    相比于天下田亩核准和税收调整这种事情,我可是经验丰富,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问题并不大,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刘晔觉得还是不要浪费程昱这种大才,还是让他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吧。

    刘晔的话,让程昱浮现了一抹笑容,对于这种和自己同一个级别的文臣,程昱原本就很是愿意给于对方相当的尊重。

    加之刘晔的吹捧让程昱很是满意,毕竟是来自于和自己同样级别人物的真诚夸赞,就算是程昱这种级别的人物也很难免俗,毕竟再怎么说,只要是人,有七情六欲就会出现荣誉感和被他人承认后的得意之感,因而不善微笑的程昱于是也对着刘晔呲牙笑了一下。

    那一瞬间刘晔毛都炸了,程昱高大的身形对他呲牙的那一瞬间,刘晔甚至以为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想法,当即将头低下,显得更是恭谨,实在是太恐怖了。

    刘晔将头埋得更低,程昱不由得有些理解不能,不过对方如此高看自己,程昱还是很满意的,聪明人也喜欢被人吹捧,尤其是同级别人物适时适度的吹捧。

    自然原本还觉刘晔得可能有些不好相处的程昱,深刻的觉得刘晔可能还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搭档,果断上前揽活,让刘晔放心。

    “太中大夫无需如此。”程昱表示自己很高兴,眼见刘晔一个人揽活,也要给他创造机会,当即上前一步说道,“殿下,无需另换他人,我的精神天赋只需要从属于这个体系就会奏效,并不需要特意前往阵前,分心两用对于我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刘晔感觉自己心头一梗,这是要死赖上自己的节奏?心知避无可避,果断开精神天赋,寻找能躲过一劫的方案。

    然后只是瞬间刘晔就变得面色苍白,就好像灵魂已经神游物外,再难归窍一般,他发现自己做了一个蠢事,程昱因为之前自己的话对于自己颇有好感,现在除非自己说穿,否则绝无可能换人。

    然而说穿这件事,刘晔除非是作死,绝对不敢说穿。

    毕竟真说穿了的话,别说像现在这样程昱觉得刘晔这人不错,以国事为重,体谅他人,可以长久共事,恐怕接下来直接翻脸都没问题。

    程昱这家伙的性格可是出了名的刚烈,想想的话,貌似变态们的性格都很刚烈,哪怕是正常并不刚烈,但只要认真起来也会很刚烈。

    而程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性格,那是真刚烈,而且还敢打人,别看都快六十岁了,但是下台表演手撕刘晔绝对不是问题,至少刘晔穿着儒袍撑不起来,这家伙的儒袍下面全是腱子肉。

    说句过分的话,这又是一个被精神天赋耽搁了的武道大佬,前两年还干过怒锤徐庶,身为游侠的徐庶,半点便宜都没占上,而刘晔的小胳膊,小腿,生撕应该是唯一出路了。

    这一刻刘晔双眼如死鱼一样突出,深刻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他刚刚就不应该作死开口,而是应该上完朝,回家就病危,然后被迫换人什么的……

    刘桐看了一眼下面面色不对的刘晔,又看了看声音铿锵有力的程昱,默默地点头,表示就如此操办,在刘桐看来,让刘晔一个人干这么大的事情,实在有些不太人道,还是加个人吧。

    唔,想想贾文和好像也没有什么事情,回头下诏的时候询问一二,将贾文和也算里面吧。

    刘晔脚步虚浮的滚回了位置,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和变态厮混在一起,并且不让对方发现自己有问题。

    “你麾下这不还是有干活的吗?”曹操摸着下巴说道,刘晔虽说看起来有些不在状态,但由于是仅剩的几个皇室,曹操多少还有点关注,而刘晔的能力也确实是很可以。

    刘备看了一眼刘晔,呵呵了两下,刘晔干活,好吧,至少划水方面不像其他几个人那么严重,于是沉默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刘桐眼见下面已经没有人上奏,估摸着之前的大事也就那么多,自己应该是没有什么事了,可以说自己最喜欢的那句话——有事早奏,无视退朝,也即是暗示所有人我想要回后宫休息了。

    然而尚且不等刘桐开口,曹操亲自上前奏高,至于对面武将那边的孙策,从早上来看了一早上的戏,完全没看懂,这还是有一群人不断给孙策解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什么利弊,大概是怎么想的。

    可惜孙策的天赋就没有点在这一方面,他所想的只有那么几条,比方说马超呢?那家伙什么时候才回来,听说丢人了,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自家的军团都能弄丢,没见过这么智障的。

    阿嚏,罗马第七军团军团长马米科尼扬?超打了一个喷嚏之后,不爽的看着对面的裁判官佩伦尼斯,双眼就像是冒火一样,自从自己落到这货手上之后,被这家伙往死了折腾。

    谁能告诉我,我遇到了一个打又打不过,玩心眼还不是对手,军略战术基本被吊起来锤的对手,我该怎么办?

    佩伦尼斯则是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喝了一杯从中原购入的清茶,满意的看着马超,对面这家伙就跟十几年前的自己一样,什么兵权谋,什么庙算,统统给我死开,看我凭直觉打爆你们。

    罗马帝国后期也算是将所有的兵法给开出来的,虽说和中原的叫法不同,但主流的方式他还是懂的,而马超就跟当年的佩伦尼斯一样,靠着自己的武力走身先士卒拔升气势,靠着战场直觉发觉对面破绽的路线,也就是汉室所谓的兵形势。

    这一方面马超确实有着相当的天赋,靠着脸和直觉,以及不知道怎么回事灵光一闪出现的玩意儿,确实能打出非常吃惊的战绩,比方说历史上在潼关的时候,马超吊打曹操什么的。

    可以说像曹操这种级别都存在马超靠着直觉吊起来打的可能,足可见马超在这一方面的天赋到底有多高,然而对不住的是对面的佩伦尼斯是专业级别的兵形势大佬,顺带还是大军团指挥,外加十几年前发现兵形势存在着极限,转修了兵权谋。

    简单来讲就是装作自己是周瑜这种炼气成罡,在后方进行指挥,然后对面要是好好打,用指挥对刚,那就拼指挥了事,但这货和马超一样有着惊人的战场直觉,所以很有可能靠直觉逮住破绽。

    一般来讲对付这种大军团指挥就有些糟心,因为破绽谁都有,但是架不住对方靠着直觉,直接捅进去。

    更糟心的在于,你如果靠大军团指挥压过了对面,这货将主帅的服袍一脱,铠甲一穿,带着亲卫就敢顶上去,打出一波反冲锋,然后靠兵形势强袭对面的对手,一副让人崩溃的战术。

    而现在马超就遇到了这种糟心的局面,大军团指挥本身就不是对方的对手,准确的说,现在就算是周瑜也只是有资格和佩伦尼斯过手,赢的话难说,马超自然打不赢。

    但马超靠着直觉有时候能打出惊人的战绩,然后佩伦尼斯见猎心喜,只要马超靠直觉上去了,佩伦尼斯的精锐本部就会出现,将马超打的全军覆没,简直可谓是惨不忍睹。

    “今天我就要让你死!”马超一个喷嚏之后,对于佩伦尼斯咆哮道,然后半个时辰之后,佩伦尼斯提着失魂落魄的马超出了帐篷,然后将对方丢了出去。

    “这死孩子怎么就不知悔改呢?”佩伦尼斯肝痛的看着被丢出去的马超,按道理来说,一个人连输十次就应该知道双方的差距了,然而马超简直是丧心病狂,一路输到现在,也不知悔改。

    甚至每次出现还像是曾经的反面角色一样,对着佩伦尼斯大言不惭的咆哮,我今天就要让你死!后面像是被打孙子一样,揍了一个半死丢了出去,堂堂半神也不觉得丢人。

    实际上马超还真不觉得丢人,他在中原就是到处找人刚,除了孙策,基本上都是被人刚翻,不过这没有什么,他就是头铁,我就算是败上一百次,我也要继续刚,我就不信我赢不了。

    “你等着啊,我明天还会来的。”佩伦尼斯在营帐里面惆怅的说出了和外面马超同样咆哮的话,他突然觉得马超很不要脸啊。

    公瑾呢,想完马超那个智障之后,孙策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周瑜,没有周瑜在身边真的好无聊,不知道江东那些倒霉孩子到底怎么样了,别看孙策蠢蠢的,但孙策的野兽直觉,比马超的还要夸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