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三章 我居然输给了混子

    说起来,按照贾诩的估计今天这个朝会应该是没有他的事情,加之上朝的时候扫了一圈,一圈熟人,不是能和他过招,就是他也不好打死的,甚至还有一些贾诩也不好招惹的,比方说二荀。

    反正一朝堂的猛人,贾诩就一个感觉,以后偷懒,不用总去找卢毓和陆逊两个小家伙了,这朝堂上一群能干活的。

    更何况仔细观察了一下曹孙的麾下,贾诩深觉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能臣干吏,和自己这边有机会就要偷奸耍滑的货色,完全不是一路人,这才是真正的国之栋梁啊。

    好了,任务交给国之栋梁去做,他准备去和周公女儿私会一下,五十岁出头的老年人了,精力不济,在朝堂小眯一会儿,应该不碍事吧,嗯,旁边的法孝直也是这么认为的,二十岁的年轻人缺觉,睡一会儿问题应该也不大,反正今个应该没有他的事情。

    总之刘备麾下的文臣都认为找到了大量的替代品,以后生活压力更小了,至于说分权什么的,感谢陈曦当年教授给刘备的能力,军权不论如何都跑不掉,其他方面完全可以大度一些。

    如果真有人不识数,想要将他们踢出去,贾诩也不介意给展现一个卷土重来什么的,毕竟他们这群人里面什么角色都有,李优可是当年真正输的一败涂地,连心都碎了的那种。

    到现在不也卷土重来了,这有什么好怕的,对于贾诩等人来说,现在的局势他们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军权没人能玩过刘备,治政陈曦已经无敌,唯一有可能的只有阴谋和政斗。

    问题在于阴谋这种东西,在双方实力悬殊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如果连这些都看不出来,恐怕也没资格坐在这里了,而唯一有参考价值的政斗,贾诩表示,他们这边有好几个政斗小能手啊,而且玩阴的,贾诩一直自负不弱于人。

    因而心态极佳的贾诩没有了任何压力,果断放宽心胸,就地打盹,反正今天也没有他什么事,自觉自己是条杂鱼的贾诩默默休息,再说刘桐理论上不会找贾诩麻烦,双方好歹还有点香火情。

    “醒醒。”刘备给曹操那边的荀攸传音,让他将贾诩弄醒。

    和陈曦当时左摇右晃不同,贾诩被捅了一下,既没有打一个激灵,也没有侧翻,而是缓缓地睁眼,一道精光闪过,若非刘备和曹操都确定之前贾诩确实是在打盹,就算是这俩也会被贾诩糊弄过去。

    因为实在是太像那么一回事了,贾诩默默睁眼的反应,就像是之前一直在深思熟虑某些大事,现在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

    “你麾下的文臣都是这样?”曹操表示自己今天是大开眼界了,一个比一个能装,陈子川不着调就算了,毕竟年轻,不拘小节,问题是这个看起来老成谨慎的贾文和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你以为呢?”刘备冷笑着说道,他根本不屑于解释,甚至还有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感觉,“不就是上朝的时候犯困休息吗?不也没有影响其他人,更何况子川就算是被抓住了,不也说的头头是道,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我觉得还行,觉得呢?”

    【我觉得?我有什么好觉得,换我的的话,肯定给这群家伙紧紧皮,统统欠调教,你也不觉得丢人?】曹操心中恶狠狠地想到,不过面上却无动于衷,传音给刘备说道,“你好歹也管管吧。”

    “管啥?”刘备冲着曹操翻了一个白眼,一副我已经习惯了,你也迟早会习惯的冷淡神色。

    随后可能也是为了提高此话的说服力,让曹操尽快扭转自身那种不大现实的幻想,刘备继续说道,“他们一直这样,这还是夏天,你看到没有,子敬在很努力的记录,等到冬天,你连现在非常勤奋的子敬都不可能在政务厅找到,只能在子敬家里面找子敬。”

    曹操回头看了一眼鲁肃,对方正在奋笔疾书,和旁边那一圈人简直是两个极端,甚至比他麾下那群人还积极,这样的家伙到冬天甚至连人都找不到?全是你刘备自己的锅吧,全是你自己放纵的结果吧。

    “唉。”不过想到这一点之后,曹操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刘备那群人的作风越懒散,越说明自己和刘备的差距极大。

    曹操深刻的觉得需要在自己身上找毛病了,刘备麾下这群人虽说天资皆是上上之选,比方之前贾诩醒来之后,以及被其打醒过来,正在左顾右盼的法正,都堪称天下顶级,但他曹操麾下也不弱啊。

    不由得曹操的就想到了天命,运数这种比较玄学的东西上面了,否则实在是说不清原因,曹操自认自己的霸气不输刘备,除了刘备在认人方面完爆自己,其他方面,可能也就打架占点优势。

    可为什么刘备轻易的碾压了,难道是玄学。

    想到这一点,曹操不由得转头看向刘备身后的那群文臣,尤其是特意盯了两下,已经清醒过来的法正,虽说看起来不是个好东西,但其智略已经是当世最顶尖的一批人了,问题是对方才二十四啊。

    文臣是越老经验越足,然而法正不过二十四岁已经快站在最巅峰这个层次了,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天资问题了,还要有足够的努力,问题是看着现在睡眼朦胧正在打哈欠的的法正,努力?你敢信!

    谁能告诉我,这群混子凭什么能和我曹操麾下的文臣媲美,并且力压一头,我不服!

    “要说的话,劳逸结合还是能接受的,一直不断地工作反倒不太适合这些人。”刘备可能也是看到了曹操的眼神,果断给曹操喂了几碗毒鸡汤,“只要能完成工作,偷懒不偷懒不算太大影响。”

    刘备这话其实也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原本他年轻的时候,真的以为那些高官要努力工作才能处理完所有的事物,保证治下的运转。

    后来等刘备真正成为高官的时候才明白过来,一两次加班那叫真有事,天天加班的话这个国家怕是正处在要完,或者想办法摆脱要完。

    官职到了他们那个程度,如果真要不停不歇的工作,天天都有事,时时刻刻都有事,一个人当十个人用都做不完,但你如果要歇的话,每天随便动动手,这个国家也不会乱。

    谁家体制运转要全靠一个人那才真是问题,上面做战略规划,中层结合各地区形势填补细节,下面人根据自己面对的情况进行执行。

    虽说有些安慰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刘备到后来也理解了各司其职,以及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至于对方是非常轻松的完成,还是磕磕绊绊的完成,那是各自能力的问题。

    因而到最后刘备这边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不过别看这些人一个二个偷懒,但真干活的时候比起曹操麾下那群人只强不弱。

    曹操深深地看了一眼刘备,他能感受到刘备话语之中明显的偏袒之意,不过这种事情他也不好说什么,人家能靠这种混子的方式击败自己,就注定了他办法讲理。

    在这群家伙私下传音的时候,刘桐也完成了职权的划分,分割了属于贾诩的部分权利,当然贾诩依旧是老神在在的表情,完全让人看不出和之前相比的变化。

    “既然如此就按照尚书仆射的想法执行。”刘桐平静的开口说道。

    “喏!”陈曦一拱手说道,然后就准备退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刘晔突然开口说道,没办法,陈曦不管他死活,他也需要为自己的性命战斗,谁愿意和变态合作,谁去合作吧,反正他不想去。

    有时候刘晔都怀疑陈曦可能有潜在变态的可能,否则的话,根本不能说清,陈曦为什么能和贾诩,李优这群人混的这么好。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曦又不是蠢货,怎么可能不知道贾诩和李优的本质,但是却依旧和那俩搞在一起,刘晔莫名的有些怀疑陈曦是不是内心也存在反社会人格。

    虽说刘晔对于陈曦的思维模式一致没弄明白,但不可否认,陈曦的能力,算是刘晔极少数低头认怂的恐怖存在,而这种人不可能是蠢货,那么只可能是陈曦自己的问题了。

    【可能,陈曦内心也有变态的地方吧。】刘晔迈步上前奏告的时候,心下不由得生出了这样的想法,【命运什么的还是需要自己来争取啊,我要换个人!】

    “太中大夫可是有事奏告。”刘桐看了看已经退回去的陈曦,目光落在了刘晔身上,这是自己人,而且是很靠谱的自家人,可以信任。

    “臣以为,税收,核准,以及天下田亩的核准并不需要如此大张旗鼓,这一方面早在数年之前,一直由臣下一手操办,并未有丝毫的错漏,今天下归一,四方归服,然西域依旧有乱,当以兵戈为先。”刘晔并没有直接说不想和程昱一道,反而边说边看程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