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二章 不好好干的,拆分

    “北方大牧场”刘桐手上有一些资料,好歹也知道这是陈曦在北疆之后兴建的大型牧场,专业饲养牛羊马,而饲料则主要是靠种植曲奇改良的牧草和配套在河套平原开垦的大型农场提供。

    至于说那里的耕作,则是依靠耕牛,说起来河套那边现在算是中原耕牛普及率最高的地方了,毕竟隔壁就是大牧场,苦了哪里,也不会让自家的饭碗受苦。

    倒是中原其他地方陈曦也没什么办法,耕牛这东西,在七八十年代之前,中国大多数时候都是不足的,陈曦倒是有心给配上足够多的耕牛,问题在于百万级别的缺口,也不是说补就能补上的,慢慢来吧。

    反正这种基础的玩意儿,就跟陈曦搞的镰刀锄头一样,看着不怎么消耗铁,实际上一年用来生产兵器的铁远远不够用来生产这些农业必需品,谁让这是个农业社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靠种地生存。

    所以别看陈曦的大牧场搞的相当可以,但是想要达到陈曦之前计划的那样,进行配发的话,还是等第一个五年计划搞定再说吧,现在还是先想办法扩大北方大牧场。

    同样,刘桐这边虽说不太关心这些,但像这些搞得非常好的东西,都会很自然的堆到她这个摄政长公主的几案上,而其中非常有名的那些,有时间她也会了解一二,毕竟自己吃的牛肉也是从那边来的啊。

    说起来,虽说陈曦吐槽北疆的大牧场怎么到现在也没有搞起来,规模怎么还没有上百万什么的,但这也就是陈曦说说。

    实际上放在这个时代,已经属于规模特别大的级别了,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有一个陈曦在上面顶着,贾诩哪怕没有其他任何的政绩,单就凭北疆大牧场的功绩就足够入史册,坐稳九卿太仆之位。

    顺带一提,贾诩因为监管马政的原因,现在确实是司职太仆之位,毕竟官营马场,从贾诩接手到现在不到四年,贾诩已经可以出栏六万战马,十一万驽马了,这个规模,上溯历史,也是位列前五了。

    更何况贾诩除了搞马政,还搞牛羊,数百万只羊,四十余万头牛,这个水平要不是陈曦成天吐槽太渣,贾诩其实很乐意给别人吹一吹的,毕竟这个水平已经算是汉室的历史巅峰期了,当然马匹数量还差了一半,不过贾诩表示五年计划过完,他就能全面翻过历史巅峰期。

    然而问题在于,陈曦看的是历史对比数据,几百万头羊,几十万头牛马,有什么好吹的,整个北疆多大的地方,你看版图啊,比中原还大好吧,全圈给你做国家大牧场了,你就给我搞了这么点。

    想想后世内蒙养羊一亿只,牛存栏超过一千万,问题这还只是内蒙,外蒙还有八千万牛羊,陈曦都想说,人家种牧草,我们也种牧草,就算差距大,你给我搞到这么大,让我怎么看你

    虽说后面科技发达了,牛羊长得特别快,生存力也比现在强,问题是后世大多点地方,我给你批了多大的地方,我都不求你有后世三分之一的水平了,十分之一可以不

    结果现在贾诩搞的水平,陈曦目测了一下,百分之一,可能都不到,因为马这个后世养的少,陈曦只能用牛计算,结果看情况应该是后世百分之一左右的水平,这让陈曦怎么能看的下去。

    陈曦看不下去,那么贾诩自然是不用吹了,不过贾诩低调了,不代表其他人也低调啊,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贾诩的大牧场搞的确实是非常优秀的,陈曦有先见之明是真的,但贾诩能干活啊!

    不过抛开陈曦得不爽的话,现在这摊子农牧业确实搞得很大,陈曦当初基本上算是集中了所有擅长畜牧业的牧民进行规模化养殖,集合所有的养殖经验,搞出了一套能用的专业化养殖。

    反正对内要脸,不代表对外要脸,畜牧业汉室不如游牧民族,那么干翻了整个北方外族的汉室,当然具备了对于外族予取予夺的权利,所有精通畜业的胡人出来,给我详细讲述一遍你们的经验。

    再怎么说牛羊马这些牲口,也是从野生动物驯化成家畜,而北方胡人从野人时代就开始这么干了,少说干了几千年了,经验什么的还是有的,只是从来没有人将之汇编过,也没有人整理过。

    陈曦之前所做的不过是将这一切经验整理起来,讲道理匈奴时代,匈奴治下的那些大部落就能养殖数以十万计的牛羊马,然后逐水草而居,从技术上讲的话,大牧场应该是不存在什么技术问题的。

    最多就是汉室这边没有这个技术,而那个时候抓了那么多胡人,拼都能拼出来一本比任何时代单个胡人大部落更靠谱的养殖手册。

    反正等陈曦回过头来知道姬湘真正的所作所为之后,也自暴自弃了,果断洗脑出经验,将北疆胡人最后一点价值彻底炸干,直接开出来了工业化之前最大最完整的畜牧业养殖技术。

    连防疫都有,虽说胡人不是这么说的,但其描述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不过想想能养数十万牛羊,没这个技术,那不是等死吗

    甚至连陈曦一直想点,但没时间点的青储技术都出现了原始版本,陈曦当时就一个感觉,不愧是东亚怪物房,做一行爱一行,干掉对方果然能拿到很多神奇的技术,虽说方法简单粗暴了点。

    说实话,也就是靠着这些游牧民族都没有普及的技术,一个又一个大型的国营牧场才能建立了起来,而且搞得像模像样的。

    正因为有这一杠子事情,李优虽说对于姬湘依旧不爽,但看在那实打实的利益上,也只能默认这一事实,这么好用的家伙,总比别人有了我们没有好吧,我们有的话,至少还有一个反制的手段。

    因而到后面李优虽说依旧不爽姬湘,但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排斥姬湘了,人道不人道这个问题,在李优看来根本不是问题,破底线级别的大佬,根本不在乎这些,洗脑后到底是不是原来那个人什么的,这种哲学问题,李优根本不会思考。

    反正姬湘这种能力确实是特别好用,不过没等李优借用,鲁肃就成功让姬湘回家抱孩子去了,顺带能这么顺利,也多亏姬湘治疗,貌似应该也算是一报还一报。

    随后李优就暗搓搓的看看能不能自学,结果怎么说呢,七窍通了六窍,就差一窍不通了……

    总之李优清楚的发觉这东西自己看完最多作为一个参考,可以用来防范,但要像姬湘一样溜的话,天赋制约,不过多少能知道一些本质的东西,而后李优对于姬湘也多是怜悯了。

    到了那种程度了,还没有觉醒精神天赋或者类精神天赋,只能说姬湘依旧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只是一个在尽力模拟其他人的人偶,轩辕主祭的培育模式啊,巫觋的古法,本质就是扼制人性啊。

    基本上从那以后,李优对于姬湘也放宽了很多,虽说从外表看的话也不愧是姬氏嫡女,但本质上讲,应该不算是人,对此李优也算是理解了姬湘婚嫁时,姬家几乎全数到齐的原因。

    大概姬家比外人更清楚姬湘到底是什么情况,人性啊,到底是幼童一脸笑容的撕碎蝴蝶更为残忍,还是明白自己行为的成年人更为残忍,同样,以外人观之,谁更残忍

    刘桐默默地思考着陈曦的提议,其实她并不怎么同意这个提议,在她看来贾诩干的挺不错的。

    再说从太仆手上转到大司农手上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本质上大司农还是听从陈曦的指挥,而贾诩同样也是如此,这样换过来,换过去,意义不大。

    “唔,尚书仆射可否阐述一下理由。”刘桐虽说不大同意这种无聊的提议,但既然是陈曦提的刘桐决定还是了解了解再发话。

    “将马政和畜牧业分开,养羊是为了毛纺和吃肉,养牛是为了耕作,吃肉,制作战备物资,而养马,就一个目的。”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最主要的一点还在于陈曦觉得贾诩搞的太慢了。

    几百万只羊,毛纺的产出不够,吃肉也不够,牛的缺口则是更大,唯一能拿出来的反倒是战马,看得出来贾诩对于军需还是很看重的,不过这也正常,打天下的思维模式。

    只是在这种思维模式下的话,陈曦也就不得不找更合适的人选搞畜牧业了,养战马重要,还是养牛羊重要,在贾诩看来当然是前者重要,而在陈曦看来,都是后勤物资,重要性没什么区别。

    “军用和民用分割吗”刘桐也理解了陈曦的思维模式,看了一眼下面神在在的贾诩,点了点头。

    说实话,刘桐和贾诩挺熟的,毕竟当年也没少在贾诩家里避难,因而眼见贾诩无动于衷,刘桐也就安心的准备让陈曦分割军用民用。

    实际上贾诩神在在的原因只是因为他困了,在打盹。

    天才本站地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