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九十一章 何必作死

    实际上秦朝是不是用青铜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能不能这么干才是最大的问题,只要能做,青铜器和铁器最多是制作难度,还撒币程度程度的差距。

    汉室现在的问题在于,没办法上流水线,各地匠人用的尺度根本不是一个标准,作大件还行,做那些需要精度的小零件,各自精度的不同,会让这些零件无法匹配,进而导致并未对于效率有所提升。

    这也是秦朝能玩流水线,汉朝玩不了的重要原因,度量衡又崩了,虽说不是彻底崩盘,但各地的度量衡确实是或多或少有些问题。

    这些问题出现的原因,在当初贾诩将陆逊和卢毓踢下去走访之后,上面这些人就知道了症结所在,也算是贪心和历史遗留问题了。

    “除了这些问题,还有别的问题,标准化了度量衡之后,也省的下面的人靠着大斗小斗,长尺短尺去祸害百姓。”刘备冷笑着说道,“敢干这种事的官员,我想你知道的也不少吧,虽说这种都不是很严重的手法,但是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曹操点了点头,尺和斗都有一种随着时间变大的趋势,原因很简单,上缴一斗粮食,对于百姓来说小斗最好不好,而官方用的那个斗如果变大的话,就能多盘剥一些。

    假设一人一斗上税的话,大斗比小斗大一升,那么一郡之地就能多收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升的粮食,而且也不会有任何人找麻烦。

    不过这种事情对于刘备来说就很不爽了,盘剥百姓,你们这群混蛋是不是不想活了啊,虽说仔细想想,这种方式并不算过分,但是刘备还是非常的不爽。

    甚至某些官员其实并不是为了贪那么点粮食,而是为了政绩,也会换做大斗,毕竟农业社会粮食税收的数量对于官员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考核,税收越多,说明你对于地方管理的越好。

    因而顺手用个大斗什么的,对于官员这种没节操的生物,这种事情有什么干不出来的,毕竟关乎自己往上爬啊,顺手的事情啊!

    自然在明白了这些之后,刘备也感觉到肝痛,我确实是希望提高税收,问题是我希望提高税收的方式,是你们郡县的粮食产量高了,是你们的田亩开荒增多了,不是你们这种偷偷摸摸的提高税率。

    在这种心态下,刘备核准度量衡的目的直接就是,掐死那群偷奸耍滑的混账,少给百姓添加麻烦!

    实际上陈曦并没有告诉刘备,度量衡的标准化最核心的部分,并不是现在这些,虽说现在这些也很重要,但和未来工业化的基础相比的话,从意义还有其他方面讲的话,都差的相当远。

    虽说这个世界的现实情况,注定了只能走天地精气路线。

    可工业化的基础并非是其动力来源什么,而是社会性的生产变革,而标准化的度量衡,相对也能让这条路在未来生产力达到后,有人摸到的时候变得更容易走一些。

    反正工业化需要多少的底子才能开出来,陈曦大致也是心里有数,就当前这么点工匠,醒醒吧,最基础的熟练工人的数量都不够。

    更何况工业化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说实话,陈曦还真有些纠结,在不能解决社会整体吃饭问题之前,贸然推动工业化,只能让汉室当前这种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走向崩溃。

    陈曦很想说一句,我现在一直在努力提高自耕农的数量,从一开始到之前袁术烧地契文书都是为了提高自耕农的规模,结果开个工业化,先给我将自耕农的经济体制玩崩溃,让百姓只能吃土变流民。

    从真正的历史角度讲,只有百姓现有的社会体制被冲垮,才会被迫性进入工厂,让工业化的速度加快,更快的摧毁现有的社会体制,最后经过大型的社会变革,工业社会碾碎农耕社会,进入工业化时代。

    这过程之中会死多少人陈曦想想就肝疼,基本上历史上所有的国家工业化都需要通过这个足以称之为骸骨铺就的道路。

    更何况大型社会变革会将多少人直接推入深渊,陈曦可是非常清楚的,且不说底层失去生存能力的普通百姓被迫起义,形成动乱,会崩溃掉整个社会秩序,最后推翻这个时代。

    单就说,现在的情况,只要不作死,就注定能稳步向前,然后走上世界的巅峰,陈曦这种保守的性格,注定了不能接受那种更为激进的方案,毕竟陈曦现在的施行的方案都被这个时代人认为是激进,要是换成陈曦认为激进的方案,自己还没有把握,那不是找死吗

    更何况理论上也不是不存在其他方案,虽说空了点。

    那就是理论上存在的另一种社会变革,进入工业化的可能,但就陈曦遍观历史的结果,这个理论可能,看起来只能停留在理论上。

    因为这个理论实在是太空了,空到社会自我发展,人民普遍性有时间提高自我,在农耕时代自行达到中等普遍的教育水平,然后并非以提高产能为目标进行机械化,而是以人类自身降负为目标自行推广,工具机大量普及,脱产人口在农业社会达到工业化下限。

    如果说前一种工业化是资本发展逼迫社会改革,既得利益者不在乎下层百姓,必然性的会出现大量的死亡;那么后一种则是当前社会生产力发展到极限,水到渠成的一种自然变化。

    后一种就算是因为机械化的普及,导致产能的爆发,也不会逼死非机械化的同类产业,社会发展到那种地步,普通家庭已经具备了一定对抗风险的能力。

    不至于像小农经济那样,随便一个自然灾害,随便一个经济支柱被咔嚓掉就只能全家当流民,后者就算是被机械化正面波及,也有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如何应对。

    这便是理论上的工业化方式,然而根本没有一个农业社会是发展到自然转变工业社会的程度,因为理论上讲,农业社会的脱产人口永远达不到自发性工业变革的脱产人口下限!

    如果农业社会能两个人供养一个脱产人口,以汉室四千七百万的人口,能有一千六百万人可以不事生产,然后国家平稳运转的话,那就算是工业化了,最多是释放更多的产能,而不会有任何的麻烦。

    问题在于陈曦现在都快逆天了,脱产人口快达到了农耕文明的极限水平了,然后就算是这样脱产人口没到百分之七。

    说句过分的话,工业化的时代,这个数据反过来,都能运转下去,种田人数百分之七就能养活剩下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口,问题在于真那么干的话,汉室到底有没有那么多地方需要这么多人力

    怎么可能有会有,工业化将这群倒霉孩子挤垮之后,他们的手工业,他们的农业,折本都救不了自己了,短时间之内,几千万没有工作,也没有生活的百姓肯定会乱起来。

    对于国家这个层面,一旦百姓因为生计乱起来,你陈曦来十个,荀彧来十个,百姓吃不了饭,该生撕了你,还是得生撕了你。

    因而对于未来必然要走的道路,陈曦只能默默地留下一个种子,留下一个尽可能搞到能摸到工业化底线的脱产人口。

    毕竟从理论上讲脱产人口比例越大,到时候进行工业化,社会变革导致的危险性就越低。

    反正陈曦现在是不大可能再继续拉高脱产比例了,再往后只能等单个工具机这等近似生产资料,又能算作工业化基础的玩意儿普及,逐渐拉高脱产人口了。

    用陈曦的话说就是,这锅太大,玩不转,我上可能出事,算了算了,反正我们已经是最强了,无所谓再强了,我将种子埋下去,等到时光轮转到那一天,自然生根发芽就是了。

    陈曦这种性格注定了,不可能在山穷水尽之前,进行危险到可能波及到自身的社会变革,他更求稳,没有绝对的把握,不会去做那种对于这个国家来讲就算是完成了,也仅仅只是锦上添花的事情。

    理智和感性的双方面约束,陈曦结合自己所处的时代大背景,会努力消除那些真正影响这个时代发展的弊端,并且将汉帝国引向更为正确的路线,但想要让陈曦冒险赌一波未来,除非是汉帝国真到了不变革就不行了那种程度,陈曦才会出手。

    陈曦不傻,作为变法者,没有他这种能维持平衡,授予各方足够充分利益,并且协调上下层利益的能力,保证各阶层利益不受到根本性损失的能力,变法者迟早死于法。

    陈曦能做到这个程度,不是因为陈曦厉害,而是陈曦谨慎,并且控制着影响,又有足够的借鉴,而工业化搞不好陈曦需要将自己的命搭上,可能都不能出现他想要的结果。

    甚至搞砸了,可能连他曾经可能给这个民族留下的一切都随之崩盘,稳稳当当走向无敌,稳扎稳打,迟早就能抵达,何必作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