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八章 归一

    “真好啊。”刘桐伸手抚摸着丝娘的脸颊,而丝娘也缓缓地依靠过去,并没有出现太多的羞涩。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都找不到能说话的人。”一直很坚强的刘桐,少有的流露出柔弱的神色,“皇后和皇太后,我本应该称其为皇嫂和弟妹的,可惜她们都不可能在这里。”

    刘桐算是极少数,既能算是长公主,也能算是大长公主的特例。

    加之长安之乱让刘桐的身份骤变,除了极少数几个侍女,和曾经那些已经不在一起的贵女,刘桐基本上是不可能有能谈心的同辈了。

    丝娘的出现填补了这么一个空缺,让刘桐能有一个倾心交谈的对象,一个可以放开身份,放开心房交谈的对象,因为理论上来讲,作为背后灵的仙人不管看到了什么,还是听到了什么都不会说出去。

    刚刚摄政的那个时候,是刘桐最为惶恐的时候,找不到知心人的刘桐给丝娘说了很多很多,将丝娘当做一个不会回答她的镜面人。

    然而蠢萌的丝娘根本就是左慈抓归墟的漏洞弄出来一个假冒伪劣仙人,听着刘桐的倾诉,最后居然开口了,像人一样去安慰对方。

    那个时候的刘桐虽然因为丝娘的表现出现了些许的疑惑,但苦闷的心态却也得以倾诉,而丝娘的宽慰也让刘桐对于丝娘生出了些许的好感,孤独的时候,有人伸出援手,对于双方而言都是好事。

    老实说的话,丝娘根本没有什么仙人应该有的素质,实力可以说是现在还活着得仙人之中最弱的,各方面的技巧也都是左慈洗了一个相关法术和能力的空白记忆之后,用黄粱梦注入的。

    因为仙人没有女的,虽说仙人都是一团有意识的天地精气,性别对于他们来说随随便便就能变换,但他们本身能意识到自己的男女。

    刘桐摄政的时候,被汉帝国国运束缚住的左慈必须要给新帝找一个守护的仙人,这是作为坐镇国运的仙人,必须完成的职责之一。

    曾经这个工作属于斗斋,不过左慈自己作死,被国运绑定了,因而转由他来处理,而仙人的本质是一团有意识的天地精气,如果左慈愿意作死的话,逮个仙人将之变成女的,送去守护刘桐也就那回事了,问题是那种作死的处理方式,左慈实在是干不出来的。

    是的,这种事情是受限于节操下限干不出来,并不是做不到,心黑一点,去骗一下镇星那种受气包兼胆小鬼的仙人。

    告诉对方有一笔好买卖,发誓说是完成了有大量国运可以借用,但必须要主意识沉睡到备份上,这个身躯借我用一段时间什么的。

    以镇星那弱受的情况,看在大量国运的份上,十有八九都能谈拢,之后只要谈拢了,他左慈再发个誓,基本就能搞定。

    到时候镇星主意识沉睡,身躯拿来捏脸,洗个女仙的模板,往空白意识里面复刻女性意识,然后来一个黄粱梦,二十载人生如梦似幻,一朝苏醒,好了,一个女仙出来了。

    左慈当时确实想这么干,只可惜一方面被困在国运之中,不能到处跑,另一方面觉得这么干是在不太好,于是只能花费更多的气力从归墟找了一个神女,然后摸摸索索按着归墟的漏洞将对方拖出来。

    趁着对方从归墟里面刚出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没睡醒的当头,三下五除二,黄粱梦乘十,将根本没反应过来的神女直接洗成了丝娘,毕竟背靠汉帝国气运,区区神女,没什么好怕的。

    甚至将神女洗成丝娘之后,左慈由不满意,快速演算,找了一个刚刚病死的少女来了一个借尸还魂,好了,正版丝娘出来了,接下来就被左慈直接丢掉了长安这边来保护刘桐。

    不过丝娘毕竟不是正规的仙人,准确的说她这个仙人根本就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什么仙人避世啊,什么红尘孽障啊,统统对她没用,身体是个没过十五岁的少女,内里是个吃了十个黄粱梦的神女……

    本质上就是个普通的女生,因而用不了半年就被刘桐腐化成了普通女子,还因为吃的比以前好了一些,而明显长高了。

    至于刘桐到现在基本确定丝娘应该不是什么正经的仙人了,不过看对方蠢蠢的样子,刘桐也不觉得对方有什么坏心思,保护什么的也说不上,作为汉帝国的颜面,刘桐还真不怕被人刺杀。

    长安城之中有禁卫军,在刘桐看来,仙人的保护虽说也很不错,但和大军比起来那还是差的相当远,只要国泰民安,她的安全根本不需要有什么的担心。

    就像是刘备,如果被造反了,只要逃出去,进了军营,瞬间就能翻盘,要说仙人提供的保护,刘桐并不放在心上,丝娘对于她来说与其说是护卫,还不如说是一个能让她放下戒备来交心的好友。

    丝娘所能提供的武力对于现在刘桐来说不值一提,但对于刘桐来说,丝娘是她心灵最后的屏障了,经历了那么多,从洛阳到长安,十年间的乱局,刘桐现在能笑靥满面的看人,能不带丝毫疏离和怀疑,像普通女子一样平和放松,更多是丝娘的原因。

    夏至,一年之中白天最长的一天,也是刘备等人选定归朝的一天,等到朝阳初升的时候,刘备等人率领着大军从地平线上出现,驰道最后还是没有撤除,只是不再加宽,保留给得胜归来的将士飙马的功能。

    “来了。”太常远远的看到从地平线上出现的汉军,长安北郊便响起了凯乐,而之前尚在长安城内的刘桐车架也按照威仪不紧不慢的开始行使,长安内城的路,都是直东直西,直南直北。

    赵悦率领着五百禁卫军,身穿玄色汉军甲胄,腰挂长剑,手持兵戈,拱卫着刘桐的车架朝着未央宫前而去,这里便是最后的迎接点,丝竹声乐,八佾庭舞,不过这些仅仅是礼仪,真正的核心只有那驰道之上缓缓前进的汉军。

    过章台街,走横贯驰道,直通未央宫而来,仅有的可以让功臣直接走到汉室行政中心的驰道,也是极少数可以一路不下马,直接停到未央宫前的方式。

    “可惜了。”刘桐看着已经来到了未央宫前的一众文武群臣,相比于自己身后的那些老臣,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亦或者是孙策身后的群臣都年轻的让人耀眼。

    “怎么了。”丝娘小声的询问道。

    “众卿平身。”刘桐平静的说道,她毕竟只是摄政长公主,原本最重要的山呼万岁只能被参见长公主代替,不怎么带感。

    凯乐再一次响起,刘桐在太常卿的引导下,带着百官先去太庙,祭祖之后,重归未央宫,按照早已准备好的表文封赏一众文武。

    不过不同于其他时代天下统一之后的重赏,这一次拟订的封赏很明显的有些菲薄,好在这本就是之前敲定的封赏,作为长公主的刘桐早已通过,所以并没有生出什么祸患。

    是夜,长安取消宵禁,夜宴一众文武,等月上中天,一众文武百官才在各自侍从的带路下,回到了自家在长安的新居,至于真正的事情还要等明天才能开谈,而大朝会则是需要等到这个月的月底,诏告天下归一,并且张榜发布文书,更是需要等到大朝会之后。

    不过,至此,中原终归一统,不知道有多少参与祭礼之人,归家之后心头暗骂。

    次日,刘桐再一次早起,少有的需要连续早朝的时间点,官位调整什么的,尚且需要讨论,虽说刘桐和刘备,曹操等人已经心里有数,但有些事情必须正儿八经的在朝堂讨论。

    说实话,刘桐并不想参加早朝,但这一次不去不行,等到人员交接结束之后,她可以恢复十天一次朝会的常态,但那得等到朝堂整体交接完毕,现在的话,必须去。

    “好累啊,完全不想去。”刘桐捏着自己的小腿,昨天一天来来回回的折腾,到现在她真的是累的可以。

    “去吧,去吧,我到时候隐身在你的身边,陪你一起过去。”丝娘推了推刘桐说道,“去了再休息也行啊。”

    “这次,去了不能休息的。”刘桐倦倦的说道,“这次有很多事情我都需要开口的,官员职位,必须要我这边认同,才能通过。”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丝娘秒刷了一身宽松的鹤氅,内衬了一身宫装,装作自己确实是一个仙人的样子。

    “我迟早要改朝会时间!”刘桐一脸烦躁的说道,然后无奈的起床洗漱,坐在圆镜之前任由宫女打理。

    朝堂之上,陈曦跪坐在尚书仆射的位置上睁着眼睛打盹。

    昨天晚上夜宴都折腾到半夜了,第二天天蒙蒙亮就要朝会,你们是不是嫌自己不会猝死啊,超过二十五岁,人类生命系统就要修改掉不眠不休起来嗨这个bug了,你们现在居然还这么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