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七章 自知之明

    且不言用尽勇气说出这句话的丝娘,就连已经有了几分帝王气度的刘桐,听闻此言面上浮现一抹晕红。

    至于丝娘说完话之后整个人都已经变红了,让刘桐再一次确定丝娘根本就不是仙人说是一个披着仙人外套的凡人。

    抓着刘桐手的丝娘,这一刻面色已经通红,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在说完之后就磕磕巴巴,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不自觉的用那只没有被抓住的手臂带着广袖遮挡住自己的面颊。

    丝娘如此可爱的反应倒是让刘桐恢复了过来,带着“诶嘿嘿嘿”的可怕笑声,高挑的刘桐突然伸手捏着丝娘的脸蛋,双眼遮不住的笑意看着丝娘,“你想什么呢还事有不谐”

    “可是我看你很担心啊,更何况不是统一了吗,你应该不可能再摄政了,这样的话,你就要下台啊,我看好多画本里面说,下台了就会……”丝娘拍掉刘桐捏着自己脸蛋的右手,鼓着脸颊说道。

    “放心吧,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的,其实我很聪明的。”刘桐缓缓地收敛了自己的笑容,看着气的鼓鼓的丝娘说道,抚摸着她之前被自己捏了的脸颊,“这个位置没有人会动的,刘太尉的心太高,他不会动这个位置,就算要动,也是等他的世子长成。”

    “可是你之前看起来很担心啊。”丝娘拉开刘桐的手说道。

    “只是有些感慨而已,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见到我的弟弟。”刘桐平静的说道,双眼如水一般,在无一丝的慵懒之色。

    “弟弟愍帝吗他不是……”丝娘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桐捂住了嘴,然后刘桐低头趴在丝娘的耳边轻声诉说道,“十有七八是没有的,我翻看了一下调查内容,又结合了一下现状,不至于如此。”

    “那……”丝娘还没有说出话,就被刘桐亲了一口,以至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面色涨红的看着刘桐。

    “因为他在的话,这个国家变不成这样,甚至曹司空会宁死也要一战。”刘桐轻笑着说道,“我的身份,让朝臣有良知的都不愿意得罪,而曹司空其实并不坏,只能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我不懂啊。”丝娘挠了挠面颊,一头雾水的说道。

    “其实最好不要懂,就算是懂了,也装作什么都不懂最好,我们什么都不懂,才最能指挥他们。”刘桐轻笑着对着丝娘说道。

    “不懂诶。”丝娘仰头晕晕乎乎的说道。

    “好了,我的贵妃,不要问了哦,你只要记住喜欢什么直接告诉他们,需要什么直接说就,然后闭着眼睛去让他们处理政务就是了,还有少看一些画本。”刘桐伸手按住有些娇小的丝娘说道。

    “唔,你是不是最近长高了。”刘桐伸手拍了拍丝娘之后,突然发现丝娘快有自己的鼻梁那么高了,之前好像才到鼻尖。

    “不知道啊,我还能长高”丝娘一脸懵懂,然后来回比划,过了一会儿,吃惊的说道,“诶诶诶,我长高了一寸啊!”

    刘桐这波基本确定了丝娘肯定不是什么正常的仙人,你见过哪家仙人还能长高的,搞不好丝娘比自己还小,否则实在不能解释,为什么还会长高。

    “算了,这不重要,之后重新量体裁衣就是了,至于朝堂的政务,就那回事了。”刘桐也没多说什么。

    “完全不懂啊。”略有兴奋的丝娘一边扑腾,一边拉着长音说道。

    “其实我也不懂。”刘桐伸手将丝娘按住,扶正之后说道,“不过曹司空懂,刘太尉懂这就够了,将所有的事情交给他们就可以了,我们是女子,家国大事不需要我们去考虑的。”

    丝娘迷迷糊糊的看着刘桐,刘桐只是笑了笑,伸手拉着丝娘朝着未央宫走去,她怎么可能不懂,一个能从洛阳之乱活到现在的公主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

    只不过就如她所说的,她是公主,家国大事什么时候需要到公主操心的话,这个国家也就该画上休止符了。

    作为汉室的公主她确实有参政议政的资格,但区区一个生于夫人之手,养在深宫的长公主,仅仅依靠着数年所学,若是能压过中原所有才俊,那这个国家也该完了。

    曹操毫无疑问是超世英杰,刘备则是当世难寻之英雄,陈子川可谓是天下无双的奇才,再有诸多良臣虎将,刘桐就想说一句,她懂再多有什么用,她知道谁能用就行了。

    拿着一个花名册录一遍三家这十年各层级的人物,翻一遍之后命其各司其职就是了,她刘桐何必插手,反正这群人做的肯定比她更好,何必自讨没趣,当人形图章就可以了。

    至于说其他的想法,刘桐回想一下洛阳,长安的十年就彻底熄灭了所有的杂念,她不是武帝,不是宣帝,也不是明章,也不是桓灵,她不需要收揽大权,那是刘备为后人铺路才会做的事情。

    因而刘桐反倒是最能看的开的,比曹操还能看得开,曹操好歹转变了心思变成治世之能臣后,还要对皇室还负点责。

    刘桐完全不用负责,谁让这个时代是父系时代,她一个刘姓贵女何必给刘家负责,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刘桐本着自己能帮老刘家撑一撑场子,已经是看在自己姓刘的份上了。

    想让自己多干,一没有这个能力,二也不想干,三也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反正刘桐是打定主意,自己坐在皇位上就当咸鱼,你们不喜欢我这条咸鱼,那就换一条,至于干活,我就是咸鱼翻身,也绝对不会去干活!

    我刘桐的职责就是肯定曹司空的努力,肯定刘太尉的努力,肯定陈尚书的努力,我什么都不干,我只需要看着他们去干就行了。

    这就是刘桐,已经弄明白了一切,找准了自身定位,并且努力完成自己定位的长公主。

    所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的话,在明悟了汉室上层的关系网络之后,刘桐其实已经能算得上是知己知彼的智者,她清楚自己的定位,也清楚别人的想法。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手下,同样的规矩,刘桐玩起来就是轻松写意,并且不分朝堂上下,都有一份尊敬,而刘协玩起来简直是苦大仇深,争与不争,忠奸,人心自有一杆秤。

    刘桐握住丝娘的手上一同登上车架,等待大军抵达之后,出安门去迎接大军回归,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算是得胜归来的大军,毕竟代表着完成国家统一。

    “接下来,静静的看着就是了。”刘桐可能也是看到了丝娘的紧张,伸手抓住对方的右手,十指紧扣,“忘掉你女仙的身份,你可是元凤一朝执掌后宫的贵妃,不用怕他们的。”

    丝娘紧扣住刘桐的右手,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恢复了冷静,毕竟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虽说这次因为整个长安城的气氛,莫名的有些紧张,但有刘桐在侧,调整一番,倒也不惧。

    不过调整了两下之后,丝娘冷静下来之后,突然有些怨念的看着刘桐。

    “好点了吗”刘桐虽说对于丝娘那一丝怨念有些不太理解,但还是平和的抚慰道。

    “元凤一朝还有别的宫妃”丝娘柳眉上挑,盯着刘桐询问道。

    “没有啊,就只有你一个凑数的,否则很多祭礼都不好执行。”刘桐不解的说道,怎么突然就跳跃到这一方面了。

    “难道你要养面首”丝娘先是满意,后来听到自己是凑数,不由得有些不满的瘪了瘪嘴,然后眼珠子微微一动就恢复成正常的神色,带着某种调侃低声说道。

    刘桐一愣,尚且未反应过来,然后眉毛跳了跳,自家的宫妃,最近到底看了些什么东西,当即伸手捏住丝娘的脸颊,恶狠狠地对着丝娘说道,“你这小娘子到底在哪里学的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你不也懂吗”丝娘惊叫一声之后,带着调笑的语气说道,伸手也抓向刘桐。

    丝娘虽说被刘桐捏着脸颊,但发音还算清楚,原本伸手还想还回去,结果还没捏到刘桐脸颊就收了回来,转而从肋间伸手过去抱住刘桐,然后整个人埋到刘桐怀里。

    丝娘自己埋到刘桐的怀里,刘桐也不好再捏着丝娘的脸,任凭丝娘在怀中蹭来蹭去。

    “为什么不捏呢”刘桐伸手将丝娘再次扶正,将鬓角散乱的发丝再一次梳理好,看着又恢复了之前雍容端庄的丝娘笑着说道。

    “我其实没有妆容的。”丝娘摸着自己的脸颊,葱白的指尖放在唇边轻声说道。

    “……”刘桐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哪怕是不怎么怕水洗,要像是丝娘之前那么嬉闹,怕也是会花掉些许的。

    “反倒是我不如你啊。”刘桐讪笑着说道,她一直觉得丝娘弱气蠢萌,没想到居然还比自己更清醒一些。

    “虽说不能在大事上帮到你,但我可以在这些事情上不给你添麻烦。”丝娘很开心的笑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