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七章 顺手而为

    老袁家先给了一个邓家根本不可能接受的条件,之后又一个了搔到邓家痒痒上的条件,这么一来就算是邓真也纠结了。

    因为袁家之前干的事情,很多世家寻思着要不要也干,市义这种事情战国的时候冯谖就做过了,到底有什么好处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可惜这件事成本实在是有点高,各大家族玩不起。

    老袁家那种简直脑子有病的魄力让很多世家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肝痛,这个世界上终归有一些事情属于他们很想做,而且也知道是正确的,还知道对于大家都有好处,但做不了。

    袁家这个提议让邓真动心了,有三分之一的款子,他们既能收买人心,也能回笼资金,还不会伤筋动骨。

    只是老袁家这个提议让邓家很纠结啊,给我们三分之一的钱,到时候愿意迁出去的人口,给他们老袁家三分之一,这个要说的话,确实是很不错的主意,但是邓真又不傻,老袁家这一看就是坑货啊。

    “老袁家现在还有钱啊。”邓真寻思了很久之后,发现自己居然有些说服不了自己,于是换了一个话题说道。

    “老袁家的财富你不用在意,区区十几亿钱财老袁家还是能出的起的。”袁随带着淡淡的自负说道。

    袁谭那边的黄金已经运回来,一次几千斤的运,叶卡捷琳堡那地方可是后世工业区,自带金银矿,因而老袁家现在根本不缺金银,再加上老毛子果断抱了袁家的大腿,东欧金矿成堆成堆的往思召城送。

    话说现在老毛子已经全体投了老袁家,奉袁谭为共主,黄金什么的全部用以买酒喝了,当然种的粮食也被用以酿酒了,现在倒霉的老毛子依旧靠着打猎为生,但他们却乐在其中,深感追随了袁谭之后,生活变得无限美好,以至于袁谭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反正这群原始斯拉夫人喝完粮食酒之后便将自家的原始宗教,自家原始的文字全丢了,用斯拉夫勇士瓦列里的说法,宗教能当酒喝吗?不能,不能要他有何用。

    于是现在斯拉夫人的下一代都在努力汉化,反正斯拉夫人的原始文字还没彻底成型,用汉朝这边已经彻底成型的文字,斯拉夫人觉得很省事,因而是真正意义上的自愿式同化,进度高的可以。

    外带袁谭后来发现斯拉夫人并非是天生没有军纪,而是上代带歪下一代,代代下来就是这样,于是袁谭开始抓十二三岁的斯拉夫人小青年进行军事化训练,至于说不人道什么的,鬼知道十二三的原始斯拉夫人为什么会长的那么壮。

    这群破小孩十二三岁就开始打猎,跟着前辈们溜,用不了多久就变得跟斯拉夫老油条一样,军纪混乱,于是袁谭将这群还有救的小子全部组织起来,由老兵带着进行军事化管理。

    至于成年的斯拉夫人完全没觉得这么干有什么不好,他们貌似巴不得这群学会了偷酒喝的小破孩赶紧从家里面滚蛋。

    顺带也不知道是粮食酒的原因,还是斯拉夫人本身体质抗性的原因,反正就算是一碗一碗的咣咣咣下去,斯拉夫人也很少喝醉,至于说醉死,至今为止袁谭是没有见过。

    虽说袁谭已经对于斯拉夫人绝望了,你见过中原哪家粮食收割之后,将所有粮食酿酒的?然而斯拉夫人宁可打猎,也要将自家种的粮食统统酿酒,这群智障!

    袁谭曾经当着瓦列里的面表示你们再这么喝酒迟早出事,战场上如何这么喝,你们会完蛋的,吧啦吧啦了一通,甚至为了警告这群智障不要在战场上喝酒,偷偷告诉审配,让他给这群智障一个教训。

    然而事实让袁谭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崩溃,喝完酒之后被罗马人夜袭的斯拉夫人,以比正常还狂暴的气势,使用着用云气固化放大之后车轮大斧将罗马人打出去,并且丧心病狂的干着酒,从半夜追到天明,差点没把狄里纳这倒霉孩子活活砍死。

    从那之后袁谭就懒得再复述了,专业调教下一代斯拉夫人,在袁谭看来,身体素质暴强,拥有野蛮身躯,然后由汉室王道思想武装起来的,拥有同等汉室军团组织力的汉化斯拉夫人才是自己以后的中坚军团,至于现在的斯拉夫重斧兵,随他们去吧。

    爱喝酒就喝吧,反正对于这群人来说饭可以随便吃点,但是酒必须要喝,甚至让他们搞一些其他的东西,也可以用酒来支付,加之斯拉夫人的数量相当庞大,以至于现在思召城硬通货居然是酒!

    顺带荀谌等人实验性的搞了一套蒸馏装备,专搞蒸馏酒,在这群人看来斯拉夫人开垦了几百万亩土地种的粮食全酿酒了,他们喝也不可能喝完,不如来点更高等级的。

    靠着这一手,荀谌这群无节操的家伙,狠狠地刮了一遍斯拉夫人,不过那群人被刮了之后根本不在乎,在荀谌刮完了这群人的黄金停业之后,这群人便天天在停业那个地方打架,治安一时间为之混乱。

    搞的荀谌神烦之后,又重新开业,然后心黑手辣的荀谌,直接无底线的在酒店的门人挂了一块板子,注明只收黄金白银,然后好多斯拉夫人开始淘金挖矿。

    这破地方别的不多,资源很多,斯拉夫人又闲的没事,过了种田时间进入农闲,虽说也能搞建设,但这群人水平太差,荀谌也只能找点体力活让他们干了,不过这群人全是精修,别的不行,体力活很行。

    真正意义上能一天干上十二个小时重体力活之后,还能再喝六个小时的酒,简直就是一群牲口。

    不过拜这群酒鬼所赐,袁谭的黄金和白银以极快的速度囤积了起来,然后荀谌就将之转运到袁家,让袁家往思召城运人。

    这么一来有了后台的袁家可谓是底气十足,更何况相比于其他家族还没有弄明白,荀谌在袁家执行焚券市义之前,就收到了袁家从汉中紧急发过去的消息,相比于袁家人的眼光,荀谌看的更远。

    于是在后一批运转回来的黄金白银之中,荀谌详细的记述了该如何扩大人口转运。

    相比于买卖人口这种不合陈曦美学的方式,袁家这种做法既满足了陈曦的美学,也满足了百姓的心理,更是让迁移百姓合理合法,以至于就是中原那些智谋之士都挑不出来任何的毛病。

    甚至袁家都不需要特意做什么,都会有百姓远远的追随过来。

    可以说这是最完美的跳出中原大局的方案,但凡所有知道未来分封大势的高门大户,文臣武将,对于做出这一步的袁家都只有敬服,甚至就连荀谌在知道袁家这一想法的时候都是敬服不已。

    因而就算是荀谌这种智者也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方案,不过这一招被挑出来之后荀谌第一时间就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

    买卖人口,或者想办法迁移人口的话,且不说能不能用那样一笔钱拿到那样规模的人口,单就说当你那样明目张胆的行为会不会碰触到那一根看似不存在,但实际上一直存在的线?

    肯定会,荀谌瞬间就猜测到了陈曦的想法,甚至应该说,所有人的想法对于荀谌这种能拟似出来的智者来说,都很明确。

    线是必然存在的,谁都不可能碰触,这就是现实。

    然而那只是之前,袁家那一手却让荀谌看到了绕过了线的可能。

    毫无疑问,这一波汝南迁移人口的迁移之后,袁家基本就不能在中原迁移人口了,靠着之前一系列的腾挪,加上最后这一批,老袁家迁移了差不多两百万的人口,这个规模很大了,但这不够。

    可接下来再这么干,每年偷偷摸摸的摸走几千人可能问题不大,但大规模别想了。

    至于其他家族,要不走和袁家同样的方式,荀谌估摸着能迁走的人口最多也就一二十万,反倒是这么干了之后,有了大义,国内允许的情况下能翻一番,达到三四十万。

    然而就中原世家那情况,荀谌估摸着那五六十家豪门,最后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不超过十家,甚至荀谌连是哪些家族都能猜到,四个豪商,陈荀司马,弘农杨家。

    至于其他的世家,如果没有外力的话,最后纠结着纠结着,这件事就过去了,等到迁人的时候还要花钱,更不会这么干,最多是将愿意跟他们走的人借据,租赁文书什么的还回去,其他人的别想了。

    甚至上面这些能做到的豪门都不会超过一半,毕竟这件事是道德,不是义务,更不是责任。

    不过现在不同了,荀谌决定由老袁家来作为这个外力,中原世家之中纠结的那几家只要说动了,从他们手上分润一批人口绝对不难,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怀疑或者生出特别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不会有人阻止这件事发生,因为这件事对于所有人都有理,包括百姓,包括庙堂,包括现在站在的双方,这是大势!

    。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