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现实

    听到这么一个豫州汝南的口音,袁术当即心中一沉,就想要骂娘,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连老乡都祸害,祖坟不想要了是吧?

    “老丈若是有什么不安,且说出来,我袁术帮你解决。”虽说心中气的要炸,面色也有些阴沉,但袁术还是尽可能的保持着沉稳。

    虽说袁术承认自己是一个混账,但他就算是混账,还没混账到祸害自己的同乡,准确的说袁术根本不屑于祸害自家地皮上那些人穷苦老乡,他放对的那些人都是有名有姓的大佬,欺负老百姓,有意思吗?

    更何况各大世家在对待同乡上隐隐约约都有一条线,虽说不至于太好,但确实不会太差,至少不会比普通的地主老财差,毕竟真搞得天怒人怨,家道中落了,祖坟可能都会被人给平了。

    别看袁家浪的飞起,可真要是连老乡都得罪了,逼得那些“刁民”真混不下去的时候,说实话根本不会介意挖你老袁家祖坟的。

    对于这个时代能轻轻松松上翻千年,有一堆有名有姓人物的豪门来说,祖坟要是被挖了,那真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相对而言各大家族之间就算是翻脸了,好歹还有点节操,不会干出这种没底线的事情。

    反倒是普通老百姓逼急了,活不下去,这种事情还真能干的出来,所以一般情况各大世家都不会特意祸害周遭的同乡,就算不让他们过得非常好,也不至于让他们生出怨恨。

    就算是侵吞也是逐渐的侵吞,逐渐的将那些人变成自己人,在整体道德和准则还没崩塌之前,基本没世家会将周围搞的天怒人怨。

    因而袁术现在想的就是,自家哪个混账,已经没脑子到连同乡都不放过了,这是想要跪死在祖祠的节奏?

    自然袁术这波是真准备好了收拾烂摊子,一旦老丈有明确证据,他直接派人加急去解决,老袁家祸害其他地方,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祸害了老乡,抬头不见低头见,脊梁骨不给你戳弯了才怪。

    “没有冤屈,没有冤屈。”老丈眼见袁术如此神色,连连摆手道,“只是我等远远见到袁公,念及袁公恩义,于是在路边施礼拜谢。”

    “我,恩义?”袁术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当即阴沉沉的面色一转乐呵乐呵的傻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哦哦,没什么,不就是烧了那些租赁文书和借据凭证吗?老丈这是要去哪里?”

    对于袁术来说烧了那些东西也就那样了,在他看来那些东西还是自家从这些人身上利滚利滚出来的,烧了就烧了,本身就是民脂民膏,再说当时他袁术直接说的是概不相欠。

    可也就袁术这种没吃过苦,没受过累,不知道赚钱有多困难的家伙会这么想,别说是对于普通百姓了,就是对于袁家人,很多人在袁术那一脚将那些东西揣入火盆的时候,都感觉到心绞痛。

    更何况是对于这些百姓来说,那可是真是全家上上下下辛苦工作七八年才能攒下来的产出。

    从这一点说的话,老袁家的族老在心智和意志上确实超过绝大多数的世家,光看袁家那一出闹到现在都多久了,就甄家收到消息之后,跟了一把风,其他世家依旧在纠结,就知道这一步有多艰难。

    不过话说回来,甄家爽利的将东西烧了,回过头来才想起来自家貌似到现在还没有决定出不出去,家里听说又开始扯皮了。

    反正按照一众豪门的内部流言,甄家貌似换了甄俨上台之后,整个家族都处于精神混沌状态,决策层运转简直是一团糟,说起来这也是各大世家如果可以尽可能不去换主脉的原因,简直跟洗牌一样。

    当然这些并没有妨碍甄家继续赚钱,虽说决策层脑子不灵光,但是甄家赚钱的路子没断,加之最近陈留卫家又将曾将喷的垃圾话统统吞回去,厚着脸皮表示自己还是中原豪商,还是支柱骨干,要重新拿回份子,最近正在绕着甄家转。

    因而就算是甄家决策层脑子混乱,没时间赚钱,有陈留卫家帮忙撑着,说实话,其他有想法的就算是统统捆在一起,也未必能搞的过第一和第二啊,虽说这俩最近都有些不在状态。

    总之甄家随了一波老袁家的套路之后,中原其他世家基本都没动静了,这波是真不敢跟,就算是三家上代家主也紧急协商了一番,最后决定还是再等等,因为是真玩不起。

    好处各大世家确实是明白,但心慌慌啊,有些事情没有袁术那种二货的气度,真的干不下去的,毕竟这可真不是一点数目。

    可也正是因为这种连豪门都感觉到沉重的抉择,让汝南百姓清楚的明白了袁家其实是是值得追随的。

    老百姓没有什么大智慧,但老百姓最清楚好和坏,吃的是干饭,还是稀饭,碗里加的是菜,还是肉,这些最简单,但最现实。

    这也是为什么袁术将那些东西踢到火盆,说了一句概不相欠,他们老袁家要滚出国门了,希望汝南百姓在他们离开后能靠着勤劳和奋斗自力更生之后,汝南郡不少百姓不惜背井离乡跟随袁家一起滚蛋。

    不仅仅是恩义,更是现实,如果在之前袁家只是中原最大的豪门,虽说有亮点,但普通百姓很难认识到这些,但是在袁术在将借据烧掉的那一刻,老袁家真就是中原最有名的豪门了。

    不再是简简单单世家这个圈子所认同的顶级豪门,而是中原这个范围内,不分世家黔首都认同的一个事实,在所有的豪门之中都需要单独列出来一列——汝南袁家!

    如果说在这之前跟随袁家出国,还担心被卖的话,那袁家那一把火便烧掉了汝南百姓最后的戒备,再看看袁家封国给准备的土地田亩,汝南百姓也没什么好说的。

    背井离乡,人离乡贱?那就将所有的人一起带走,连祖宗牌位都带走,汝南地界扎根了数百年的袁家都走了,就冲袁家那把火,跟上去继续抱袁家大腿,不吃亏!

    对于汝南的百姓来说,火是袁术烧的,那么袁术就是他们最大的恩人,因而在道路上看到袁术,哪怕是袁术不认识他们,他们也愿意给于对方极高的敬意。

    老丈的回答并没有出乎袁术的预料,是去思召城,不过点了点人口,袁术就问了一些细节,比方说为什么没有医生啊,不是应该三五百人一起走啊,老袁家难道没发安置费什么的吗?

    总之迁人这件事袁术干的确实是件人事,老袁家也不缺能人,该安排的都会安排,毕竟是作为封国的百姓,当然不希望死人了,而老丈也给袁术一一解答。

    袁术听着老者的讲述,心下满意,很多自己都没有想到的细节,袁家居然都安排的相当妥当。

    实际上袁术也不想想,老袁家现在就差差破釜沉舟,都走到这一步,连市义这种手段都用上了,不惜站到几乎所有世家的对面,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他们岂能不谨慎。

    要是连最困难的那一步都跨过去了,结果栽在这种细节上,老袁家祖坟里面埋得先祖怕是都能立起来。

    因而这次迁移,老袁家方方面面做的非常认真,计划之精细,如果陈曦能拿到一份,恐怕都会为之震惊。

    说实在的,看完那些老袁家为这次移民做的准备,陈曦就会明白老袁家确实是凭本事坐到五世三公的,真的是将方方面面都留心到了,确保将死亡率压低到极低的水平。

    袁术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的他面上的得意之色,耳聪目明的其实已经听到了之前双方的对话,对于袁术的洋洋自得也自觉理解。

    “如何?”陈曦笑着询问道。

    “只是很感慨。”袁术少有的正色道。

    “不说说现在的想法?”陈曦一挑眉说道,他确实是没有听到袁术和对方说了哪些,但是结合之前的情况,还有袁术的笑容,陈曦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大概是九层之台,起于毫末的感觉吧。”袁术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总之他们愿意跟随我们,那我袁家绝对不会亏欠他们。”

    陈曦看着袁术莫名的有些恍悟,原来袁术这样的家伙,居然也会有不自信的时候啊,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很好啊,也许一两代之后会归于平淡,但至少在这一代,牧守一方的君主和他治下的国民会相当的和谐,袁家这步棋啊,阴差阳错,但又确实有一种天命之感。

    从陈曦身边经过之后,袁术已经恢复了自己中二的本质,瞬间又变得高傲了起来,然而不等袁术开口,陈曦咳嗽了一声,“公路啊,回头尽快解决我们当初商议的事情,这没动静可不行啊。”

    袁术闻言嘴角抽搐了两下,当时他答应的事情,原本以为很好搞定,结果却发现根本谈不拢,而袁家做的事情是道德,而不是责任,强制的话,只能是开了一个坏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