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四章 你事发了啊!

    过了峣关之后,袁术和刘璋也已经换上了自己的神宠貔貅,不过由于被大量凶兽死亡的情况恐吓,神宠貔貅现在更像是抱头滚滚。

    以至于袁术和刘璋之前大力吹嘘,甚至不在人前展示的神兽坐骑,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呆萌的萌宠,毫无神兽风范。

    虽说在场文臣也都是博览群书之辈,不乏能认出来这是五帝本纪,礼记,以及种种神话传说之中所言的神兽,更是上古人皇轩辕和兵主蚩尤的坐骑,不过怎么说呢,简直是百闻不如一见。

    “虽说按照书中描述的话,这个确实是貔貅,但怎么看起来就跟我在书上看到的凶兽完全是两回事呢”法正换了一柄玉骨扇,合拢了之后,不知死活的用大头捅了捅袁术的神宠貔貅。

    这种圆滚滚,蠢萌蠢萌的生物,很能讨人好感,以至于法正很难认同这是一头凶兽,果断做了一个大死。

    然而面对周围数十个分分钟能将它弄死的强者,以及法正这种看着不危险,但是身上萦纡着让凶兽都感觉到惊惧精神量的文臣,袁术屁股下的大熊猫连呲牙都不敢,只能前爪抬起,将自己双眼捂住。

    一时间袁术屁股下的坐骑显得更萌了,虽说和猛是一点都不搭边,但萌也是一种天赋,至少法正这种家伙见此不由得眼热。

    不过也亏这熊猫是精修生物,身体素质极佳,这种高难度,反重心的动作下,居然还能稳稳的驮着袁术。

    当然袁术果然没有让自己的萌宠失望,貔貅不敢呲牙,但是袁术果断对法正呲牙,“你居然敢这么对我的坐骑。”

    “要是别的坐骑我还不这样呢。”法正完全模拟了袁术的口吻,反说了一遍,让袁术愣了愣之后,发觉对方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他竟然无法反驳,他袁术要是骑了一匹马,法正绝对不会这么干。

    “滚滚滚,离我的坐骑远点。”袁术虽说没有办法反驳法正如此有道理的话,但还是毫不客气的对着法正呲牙,让他离自己远点。

    “这东西好吃不。”法正被袁术用掏出来的手戟威胁赶走,盯着貔貅看了好久之后,突然一语惊人道,然后所有人被这句话带歪了。

    “应该很好吃吧,一般来讲,能长得这么圆,这么大的都不会难吃。”刘晔带着测度的语气说道。

    “貔貅看起来有些像是熊,我记得熊挺不错的。”程昱盯着那四个爪子看了一会儿说道。

    袁术越听越不是滋味,明明自己骑得是头神兽啊,你们居然既不觉得震惊,也不觉得敬服,最后还能谈到好不好吃。

    “我觉得好不好吃这种问题,应该问子川。”司马朗盯了一会儿,转头郑重其事地说道,如果说之前其他人只是瞎扯淡的话,司马朗这货,这句话可真真就是想要吃这玩意儿了。

    “我也觉的,吃这种问题应该问陈侯,陈侯应该很精通该怎么吃,神兽的话,有貔貅的话”诸葛瑾接过话茬,很自然的脑补到其他的神兽,而他的天赋也很自然的带歪了其他人。

    “有貔貅的话,其他的神兽在哪里”荀彧少有的发表了感言,“说起来龙,有没有见过的。”

    “我吃过。”孙策剃了剃牙说道,“长江里面有蛟龙,不怎么好吃,你们要是想吃的话,我下次抓住倒是可以给你们带点。”

    “蛟龙都有的话。”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开始回想其他人的气运显化体,最后统一落到了陈曦身上,然后贾诩惊奇的开口道,“子川,你好歹说句话啊,在场最会吃的不就是你吗”

    陈曦蔑视的看了一眼贾诩,然后缓缓地转过头,表示这种垃圾话题不屑于搭理,然后后面一群文臣很快就转移到九尾狐好不好吃,之后没多久就变成了本子奇谈。

    以至于陈曦听着听着额头的血管就开始跳动,正人君子,不不不,食色性也,孔圣人很现实,直接说了实话,而汉朝可没有后世那种礼教,真放开了扯,就算是陈曦也顶不住。

    “你们够了,吃吃吃,什么都敢吃,然后还没吃上,你们就开始谈这些,有意思没,真以为你们哪个人没被家编排过。”陈曦黑着脸说道,不就是以他为主角的多吗

    “哐”庞统像是瞬移一样瞬间出现在陈曦面前,“有吗,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有那本是编排我的。”

    陈曦一口老血梗在心头,知道庞统的人肯定知道庞统有多丑,不知道庞统的人,如何会用庞统做主角

    “算你狠”陈曦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驾马离去,而庞统则是摸着自己的丑脸摇了摇头。

    “说起来,好像是子川的最多。”陈群望着远去的陈曦说道,“自从纸质书的价格被拉低到千钱之后,这种东西就变多了很多。”

    “公瑾的怕是最多吧。”法正撇了撇嘴说道,反正北方的这种书籍卖不到南方去,但是南方周瑜的倒是能跑到北方来。

    “年轻,而且风华绝代,当然喜欢的人多啊。”荀彧笑了笑说道,然后温和的驾马离开,“唔,我去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荀彧走了之后,陈群和法正对视一眼,低声说道,“文若的好像也不少。”法正闻言点了点头,“留香荀令嘛。”

    “这是啥情况”陈曦看到路边一群百姓突然对着他们施礼不由得一愣,虽说大军过道,所有人都需要避开,但也没有必要行大礼啊,因而正准备过去的一行人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孟德,该不会又是你治下闹出来的什么幺蛾子吧。”刘备小声对曹操说道,“看这情况,说不准有冤情啊。”

    曹操闻言,原本的黑脸又黑了三分,要是在这个时候出这种幺蛾子的话,曹操觉得自己真要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怎么可能会有冤情,我治下百姓别的不说,至少吃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比起前些年日子只能更好,而官员**,我之前可是让人彻底清查过了,这一方面,我做得比你们更好。”曹操虽说有些心虚,但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慌乱。

    曹操的吏治比刘备这边做的好这一点没有什么好说的,曹操的底盘小,管的人少,而且在做好统一准备之后,就大力的搞了一波吏治,将不少人给拉下马了,而刘备治下,还好吧,贪官有,但都能干活。

    不过接下来陈曦也会整顿吏治,之前因为大环境所以可以容忍有能力,不是太过分的贪官,也就是贪的钱上面不带血的那种确实在干活的官员,现在中原归一,陈曦也不打算放任这群人。

    能当官的多的去了,空出的位置下面的人直接补上,郡守下台,郡丞补进,郡丞下台,县令补上,县令下台,县丞补上,县丞下台,胥吏补上,总之层层替补,先清一波,打消一下官场的浮躁再说。

    “那你看这架势。”刘备指着已经起身的一众百姓说道。

    “过去问一下就知道了。”曹操压下心中的烦躁沉稳的说道。

    这个时候陈曦已经溜了过去询问道,“老丈为何行此大礼,可是有什么冤屈”

    陈曦和刘备的思维模式有些贴近,不过过来之后陈曦就发现这群百姓过的应该挺不错,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有,虽然有些风尘仆仆,但是面色还算红润,肯定不是什么活不下去的百姓。

    “足下无需如此,我等并无冤屈,只是远远见到袁公,于是见礼祝福。”干瘦的老头可能也是觉得陈曦身份并不一般,于是带着恭谨开口说道,陈曦不由得愣了愣,这是袁术的粉丝

    “公路,你事发了。”陈曦闻言突然转头对着袁术阴笑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袁术,袁术闻言一愣,骑着滚滚就过来了,自己最近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该不会又有人拿自己的名义去搜刮民脂民膏,害的他背锅吧。

    袁术也是一个体面人,而且是那种非常要脸的家伙,所以这家伙很多时候只要开了口,那么就算是打肿了脸也要撑下去,因而谁让他没了体面,他就能让谁一辈子完蛋。

    今个要是让我逮住是谁给老子搞得锅,我非把他给点了天灯。袁术心下发狠,最近好不容易有能吹的材料了,现在就出了这一遭。

    因而袁术过来得时候面色不算是很好,但在人前好歹还留点面子,所以骑着貔貅过去之后,对着那群站在路边的百姓,咧了咧嘴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

    “老丈哪里人啊,有什么冤屈啊。”袁术和陈曦一个节奏询问道。

    “袁公万安。”老丈看到袁术给自己招呼,赶紧施礼。

    老头话一开口,袁术就听出来这是老乡,没办法这个时代差不多是十里一乡音,百里一风俗的时代,是不是老乡听口音就能听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