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二章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

    “纸又没多少成本,只是外卖价高,其实成本多少我们都知道,回头我就大规模制造,压低成本,再说十天到十五天一期,又有多贵。”陈曦没反应过来,一脸古怪的看着刘琰说道。

    “不是纸的问题是,是印刷的问题,十几天我们印刷一批,难不成我们直接让匠人雕刻一批?这是邸报,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刘琰看着无奈的说道,陈曦有些时候真心是不过脑子。

    陈曦愣了愣神,突然发觉刘琰说的好有道理,这还真是一个坑了,因为是时报,用完这一波板,后面肯定不会再有二次,只能直接丢掉,而要在短时间雕版貌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浪费都不说了,主要是能不能刻出来都是个问题,这么一想,陈曦就有些纠结。

    “那就真的只能上活字了。”陈曦嘴角抽了抽说道。

    之前一直没上活字印刷术,究其原因就是那些刊印量大的经史子集,雕版更省事,而且一版下去,下一次再拿出来用就是了。

    结果这次貌似只能上活字了,不过活字的弊端也大啊。

    “活字?”刘琰不解的看着陈曦,心道不愧是陈子川,除了脑子不在线的时候,其他的时候果然是非常的靠谱。

    于是陈曦开口解释了一下,听完之后刘琰眉头跳了跳,“虽说不算是什么好办法,而且油墨那些也需要改良,但勉强还行。”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中原的情况注定了不适合于活字印刷术,活字印刷术使用起来过于复杂,很容易出现排错。

    诚然雕版也会出现这种问题,但雕版制作出来一次,就不需要第二次了,而活字印刷术所谓的印上千本的时候更有优势,说个实话,古代能刊印上千本的基本已经属于传承级别的经典了。

    直接找个专业雕刻工匠,连原典籍的文字神韵都雕刻下来,然后一版一版的拍出来就是了,不比你活字好到哪里去?而且到时候只要版在,随时都可以用下去,传世的典籍,根本不需要修正的。

    更何况雕版可以完全复制当时书写人的字体以及神韵,虽说没什么用,但真要说的话,确实有助于理解著书者书写时的心态。

    再加上汉字的常用字其实也有好几千,用活字的话,某些字还会重复出现,一个字一个字排的话,需要的字也不在少数,而用人工的话,出错率也不低,以至于活字也是个坑。

    不过要开报纸的话,雕版难度太高,手抄更是天坑,活字就活字吧,到时候找专业搞雕刻的给制作一份全文字的通用版就是了。

    【唔,祭起活字印刷术大旗,统一中原所有的文字,干掉异体字。】陈曦带着苦中作乐的想法,自我安慰着。

    “凑合着用吧,不行你找人改良一下,这个我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了。”陈曦无可奈何的说道,这一方面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印刷术很好用,活字印刷术更是足以称之为改变世界的经典发明,然而活字印刷术并非是给华夏这种常用字上千的文明准备的,反而像是给二十六个字母准备的。

    总之活字印刷术这个技术对于汉室来讲是个坑,不过对此陈曦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这东西就算是一个天坑,耗费的人力和物力还特别多,现在也不得不上了,毕竟不管怎么说,在实时更新新闻方面也比直接使用雕版好一些。

    “好歹也是一种办法,我回头找一批人想想办法。”刘琰估摸着陈曦也尽力了,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追问,更何况这么多年刘琰已经习惯了有问题找朋友。

    再说现在刘琰近乎是朋友遍天下,这么多的朋友,总有一两个能帮得上忙的。

    “回头这个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到时候出一版,多讲点我们那里有土地,支持迁移,有那些政策,对外扩张什么的,核心就是让百姓感受到我们的强大。”陈曦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这么应付着。

    “这个没问题,不过这样的话,就会增大地方官员的工作量。”刘琰皱了皱眉头说道,“虽说是故土难离,但像……”

    话说间刘琰扭头看向那群武将之中的郭汜,李优都南下了,本来说好的将郭汜也带过去,结果刚一去郭汜就说错话了,直接暴露了自己是个反贼,李优一怒之下将郭汜打发回来给贾诩当护卫。

    实际上贾诩很想说你给我甩这么大一个包,真当我是回收站啊。

    不过刚刚被打发回来的时候,可能也是知道闯祸了的郭汜,乖的很,基本不说话,假装自己是一个护卫,然而这种乖没维持几天就暴露了,没办法啊,这拨人有不少是认识郭汜的。

    当然在之前李优在的时候,虽说也有认识出来郭汜的,但那个时候包括孙权在内都是贼精贼精的,都是聪明人,看破不说破的主,而且也都会读气氛,不会犯傻。

    直到后面,吕布再次进行篝火烤肉的时候的时候见到郭汜,面无表情的给郭汜打了个招呼,还给他切了一块肉,话说这个是貂蝉教的。

    反正吕布也不会别的,打一头内气离体的凶兽,吕布炮制炮制,弄熟了之后,咣咣咣切几块,给那些和自己干过架的人一人发一块,也不需要说话,亲手给你切的就足够了。

    按照貂蝉再三询问吕布的结果,最后确定吕布确实没有什么大仇人,有仇的,嗯,按照吕布的话说,基本上都已经被他当场给结束了,剩下的结束不了,差不多都是面子问题,因而一人一块肉不难解决。

    郭汜当时伪装自己是护卫,但吕布可是认识西凉三傻的,双方也没少磕,甚至对于吕布来说,西凉那几个脑子有病的货色比其他人给他留下的印象还深刻,于是吕布也给郭汜切了一块。

    郭汜也没多想,骂骂咧咧的吃了,问题是其他人不瞎啊,谁家护卫这么拽,居然能从吕布手上分一盘肉,这个问题当然有兴趣了,于是这个问一句,哪个问一句,很快都知道,哦,美阳侯郭汜。

    虽说很多人都知道郭汜战斗力垃圾,但架不住西凉铁骑猛啊,将帅吹牛就两样,个人实力,军团实力,前者郭汜不行,后者郭汜有的吹,自然这货暴露之后,基本上还都和郭汜招呼了几句。

    自然郭汜也大嘴巴的暴露了一堆东西,比方说,来玩啊,我们分田地啊,一户三千亩土地,五百亩不带税的。

    反正葱岭,也就是后世哈萨克那个地方,在这个时间点那是地广人稀,虽说不算是太好土地,但草却是大片大片的,更何况郭汜大嘴巴子直接几百亩几百亩的发,真要说能种田的地方不少。

    搞的一群武将一愣一愣的,尤其是郭汜出国之后确实有很多丰功伟绩,什么带人去调解三国混战啊,将三个国家一起打了,然后占了其中一个国家的王城就地屯田什么。

    搞的一群武将热血沸腾,汉朝这个时候可没有这么干不对的说法,对外政策就俩字,狂野,因而一群人都觉得爽。

    郭汜毕竟是有货,罗马-安息战场上一堆一堆的战绩,又有孙权从旁补充,将一群人听的都是心潮澎湃,甚至文臣都有些动容。

    以至于不少人都认为将李傕,郭汜,樊稠那种留国内是祸害的家伙放出去是个好事,就跟之前的作死小能手窦宪,长安一霸霍去病一样,留在国内只能让大家都恶心,丢出去祸害别人,大家都开心。

    甚至到最后连太史慈都忍不住,开始讲当初他在神乡日灭数国,最后建立起来一个附属国的经过。

    双方实打实的战绩吹的一群人头晕目眩,然后再看看自己的战绩,突然发现没有一个能拿的出手的,骤然感觉到一种自卑,看着别人吹的唾沫飞溅,感情以前不怎么在内战出现的家伙,都是去搞大新闻了,原来我们这群人都落伍了。

    调停三国,顺手灭一国,美阳侯威名足以震慑西域诸国。

    日灭五国,一言出,附属国皆定,人称大黑天魔神!

    几十万精锐的大混战,军魂,三天赋如海一般的汹涌,箭雨如飞蝗,各种神奇,甚至足以堪称逆天的精锐天赋,中原,啧啧啧。

    你们这群浓眉大眼的混蛋就这么背叛了我们的革命友谊,你们上来就是灭国,就是力压诸国,就是超规格大战,这让我们怎么接。

    以至于后面大多数没出过国的武将都是默默的看着那群出去过的武将吹嘘,然后在心中暗暗发狠,等着老子也出去,回来吹死你们,不就是干过国战,参与过帝国级别的大战吗?

    夏侯惇,夏侯渊,张绣,乐进等人皆是一边心中暗骂,一边艳羡的看着那群出去干过架,不管输赢结果,至少有谈资在人前吹嘘。

    至于文臣,文臣其实已经看不下去了,武将的画风本身就跟他们不太一样,更何况现在吹起战绩,他们也就只能听听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