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三章 现实意义

    荀彧闻言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一事实,陈曦的所作所为除了基本没有损害的那种,其他的则多是埋下种子,便丢在一旁。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明显挖了很多次世家的墙角,一众世家最后还是将陈曦当大爷一样供上,因为陈曦给的是实打实的利益,而隐患在遥远的未来,甚至那些隐患看起来就像是陈曦稀里糊涂搞了之后,发现不对,然后随手放弃掉了一般。

    相比于遥远未来才有可能爆发的问题,陈曦现在给的可是实打实的隐患,虽说世家不乏有那种能远望千年的人物,但面对眼前这巨大的利益,对比未来仅仅是可能导致的结果,从还是不从。

    最后世家还是从了陈曦,毕竟隐患爆发看起来还有几百年的时间,分封诸国可就在眼前了,现在且不说能不能推翻陈曦,就算是能推翻,将陈曦推翻了,他们滚回去走九品中正制度?

    要是没有分封诸国,诸夏并举的话,九品中正制度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保证自家利益的方案,可有了分封,再回看九品中正制度,陈纪原话就是弃了,弃了,别说分封基本已经稳了,就算只有一丝希望,九品中正制度这个方案配给分封制度提鞋?

    因而到现在很少有世家再计较陈曦开书院,普及文字和智慧这种事情,甚至有不少的世家,不知道是出于讨好陈曦,还是从中摸好处的想法,总之他们也开书院,也按照陈曦的那种收平民百姓。

    当然其中也不乏那种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的混账世家,但至少不会有人在陈曦面前表示开书院不好什么了。

    至于那群开书院的世家是抱着好歹出国的时候有点人能用,但是抱着讨好自己的想法,陈曦根本不在乎。

    当前这个程度在陈曦看来都算是相当不错了,他又不需要一代人将百姓教导到和世家子一个水平,这第一代人的定位,陈曦基本上是奔着扫盲而去的。

    不要求太多的东西,只要能识字,能书写主流的语言,看懂白话文的政令,不被蒙骗就行了。

    其他的陈曦基本不奢求了,当然难免会荒废一些资质不错的百姓后裔,毕竟受限于教育的方式,不可能和世家子那种媲美,能成长到什么程度,其实陈曦也不抱希望的。

    底层教育强调规章制度和准则,中层教育服务于未来,顶层教育则是决策与选择。

    对于汉室当前出身于底层天才来说,有几个有非常明确的未来?他们的生活方式注定了他们着眼的东西会更现实,而世家子的教育,普遍性是针对未来而言的。

    都不用说人生规划这种空虚的东西,简单点的说法,未来想做什么,怎么做成,就这两点,大多数百姓所能思考的也只是吃饱饭,打几石粮食,这种朴实的未来。

    不是说不好,而是生活在这种大环境之中,接触不到你所学的东西,用不到你所学的东西,那么就算是天才,也会迟早泯然众人。

    对于汉室现在的大环境而言就是如此,普通百姓的后代,学完常用字就不会去追求更高等级的东西了,也许下一代会因为整体性的社会进步促成更进一步的教育,但至少这一代就这样了。

    就陈曦的感觉而言,差不多就像是祖父母普遍小学生,父母普遍中学生,子嗣普遍高中生,而下一代则普遍是大学生,就算是普及教育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挖墙脚,也不是一代人能看出效果的。

    至少就现在的社会大环境而言,这一代的百姓子嗣学完千字文,学个手艺已经足够了,能认字,能加减乘除就行了,再多陈曦也不奢求了,就算是其中能出天才,从现实意义上讲,也不那么现实。

    素质教育什么的,陈曦也就是想想,哪怕是后世不是真正能玩得起素质教育的,毕竟准确的说普遍性素质教育的起点基本就等于中层教育的水平,当然至少从潜力上讲是不分伯仲的。

    其上限基本和统治阶层教育在一个水准,只是单就等同于中层教育的水准,需要投入多少成本,光想想就知道了,很多东西看着容易,其实做着不容易了。

    因而对于世家插手书院这种事情,陈曦基本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只要这些人在这一方面不做的太过分,陈曦基本是不会管的,这一代人就这样了,他留下一个种子,延续下去,等开花结果再说。

    如此庞大的人口规模,等到一代又一代优化下来,自然会等到普通百姓靠着人口优势,诞生一批又一批可以比拟列位这些世家才智的时候,到那个时候陈曦留下的后手才算是真正长成。

    激进,不,有些事情激进只会搞砸,而陈曦并不想将这件事搞砸,这一代坐稳,下一代坐正,一代代的下去,这个位置总归会出现不同。

    到那个时候已经壮大了的百姓,终归会靠着集体的智慧,选择出更适合这个国家的发展方式。

    毕竟玩蹦了整个历史之后,陈曦也不能确定接下来会怎么发展,更不知道历史会如何流淌,哪怕他所受到的教育层级也是决策和选择那个层级,面对历史拐点那种选择,陈曦也不敢轻易下手。

    历史还是由最为广大的集体去抉择,我在这个时代给你们留下一个完整的基本盘,给你们留下一个厚实的根基,让你们有更多的底蕴去选择出更为正确的答案。

    【我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是这些了,我不是伟人,没有那种远望千年,看穿历史云烟的双眼,我所能做的只是为未来肯定会出现的那个人留下一份足够厚实的底蕴。】陈曦望着在场的列位,但那双眼眸却没有落在任何人的身上,而是看向虚幻的历史长河。

    “子川,感觉你有些出神啊。”刘琰过来的时候推了一下陈曦,而陈曦当场一个激灵,于是刘琰吐槽道。

    “在想一些事情,发现我还是过于渺小了,而且气魄远远不足。”陈曦苦笑着说道,而刘琰闻言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如果你还过于渺小,气魄还远远不足的话,那么我们应该已经是蝼蚁了。”

    陈曦闻言哂笑,连连摇头,“并非是这么一个意思,对了,刚刚叫你过来,其实有事找你,刚刚温侯的话你也听到了。”

    “嗯,我也在想该怎么处理。”刘琰顺口回答了一句,他除了军事这一条是实在是差得远,其他的方面还真不算太,更何况和一群朋友到处厮混,刘琰也确实是学会了不少的东西。

    比方说陪着桑钦在大运河中游走了一圈,别的不说,刘琰至少要能听懂专业名词,懂得水利,水文,水网,最好在点一些风水学,这样才能和大佬答话,总不能真一问三不知吧。

    就算是一问三不知,一个月溜下来,好歹说的是什么还是能懂的。

    “我有个办法。”陈曦笑着将报纸一事告知刘琰,作为一个职业宣传人员,瞬间就明白了这一招的妙用,当即拍手称赞。

    “这招不错,就是刊发间隔需要慎重,如果挂官方的话,就需要更为注重信誉。”刘琰很快就明白了要点,而且鉴于他的身份,所以搞起来和后世的报纸在节操上会有非常大的不同。

    “只是仅仅靠这个有点说明不了问题。”刘琰思索了一会之后,再次询问道,这东西时间长了会有效,但要瞬间见效不行。

    “我们现在已经树立了国家信誉,但有两个方面的国家信誉在百姓心中我们做的最好。”陈曦笑着说道,而刘琰瞬间反应过来,“官方修葺或修建工程以及粮食土地相关公告。”

    “对,就这两项。”陈曦点了点头,现在整个大汉朝做的最好的就是这两点,国家信誉在这两方面上基本没有百姓怀疑。

    前者是说给钱就给钱,一旬一结概不拖欠,钱粮二选一,选好当场拿走,概不欠账。

    后者是说给你们租借什么就租借什么,说打多少粮食就打多少粮食,都属于那种是个人都知道不带糊弄的那种。

    毕竟百姓是不懂太多的东西,但这种关乎吃饭的玩意儿,自己到底是吃的好了,还是吃的坏了,还是能分得清的。

    说的再多,吃不饱饭,饿殍满道,百姓该造反还是得造反。

    巨唐则是杀兄囚父,纳先帝的妃子,收儿子的老婆,百姓过的好了,也只是将这些当乐子看,也没见出啥大事啊。

    不过随后刘琰就反应过来,且不说政府信誉的问题,这个可以抛开之后再谈,报纸这个可并不像陈曦想的那样那么好办的,尤其是涉及到刊发量和时效性,那难度真就不低了。

    “这成本有些高啊。”刘琰纠结的看着陈曦说道,他又不蠢,每天大量的款子过手,搞东搞西,而且本身就涉及宣传,到现在还能不知道哪些东西花销少,哪些东西花销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