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一章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吕布既然说出来了症结所在,那么解决其实问题并不大,汉室不缺乏天才,只要能找到问题,找出思路,那么肯定能解决问题,因而吕布虽说没有说如何修炼,但就算真没有,开发一个都不是问题。

    毕竟在场有好几位都算是职业开发修炼功法的,按照吕布现在这个思路搞一个新的,真要说的话,也不算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情。

    不过吕布的这个思路,不知道为什么在场的众人都有一种既视感,貌似有点熟悉的样子,只是想了想也没想到参照物,所以对于吕布的想像力很是佩服,方法不难,但是能想到就很难了。

    荀彧,程昱,刘晔,荀攸等人实际上也觉得这个方案很不错,既能保证军团的传承性,也能保证百姓对于武勋的正确认识。

    毕竟汉室因为整个国家的百姓持续性的用意志去实现一汉当五胡啊,中原强无敌啊,我军随随便便就能干翻杂胡啊这些现实,导致一大半的人都没办法完成内气凝练。

    而进行这种精神渲染,既能让普通人成功凝炼第一丝内气,也能让普通人更清楚的感受到军团给他传递的那种信念,从中感悟出军团所具有的荣耀,所怀揣的信念。

    精神意志升华,进而推动内气凝炼,作为其外力的便是被渲染者对于军团的荣耀,对于军团的信念,对于那种保家卫国的朴素意志的认同,而这些可谓是极好的爱国思想。

    加之这种真实的信念,确实有助于提高军人这个阶级的地位,让跟多人认识到这个阶级的重要性。

    秦汉以武勋立国,军士的地位确实不低,如果和后世宋明那种比起来,军士的地位堪称夸张,这个是时代是真正靠着军功能坐到丞相位置的时代,但这种武勋的方式并不保险。

    历史上已经书写过了武勋是如何一步步堕落下去的,虽说选择武勋对于整个社会制度都会有一定的冲击,但相比于扼杀这个民族的血性,陈曦觉得还是让武勋继续这么发展下去。

    哪怕这种方式继续走下去会有什么结果,陈曦也不能保证,随着他变更的东西太多,足以作为参照的历史已经越来越少。

    不过就算是如此,陈曦还是决定持之以恒的在尚武这条路上走下去,哪怕会对于社会治安造成一定的问题,但有句话叫做,人性不可少,兽性不可失。

    虽说走的是文明的道路,但有些事情真心不是你文明了就能解决,如果真理能用语言说清,资源能用需求划分,那枪炮也就不需要出现在人间了,然而现实则是真理只在枪炮的范围之内。

    社会发展到人脱离了兽这个范围之后,人性就基本决定了社会的道德,而兽性,则很有可能是守护住这种道德的力量,所谓的光明,只是有人帮你挡住了黑暗。

    基于这种思考,陈曦尽可能的拔高士卒的素质和地位,让社会主体给于士卒更高的认同感。

    自然陈曦在听闻这一点之后,哪怕是知道这样做会造成一些问题,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方案,相比于这么干带来的弊端,其好处足够让陈曦都表示满意。

    “唔,这个方法确实不错,你怎么想到的。”陈曦赞叹连连道,就连他也不得不佩服吕布这次这个提议真的是赞,该说不愧是武道第一人,别的都罢了,和武道沾边之后,还真是相当厉害啊。

    “……”吕布横了一眼陈曦,你不问这个问题,我们还是朋友,难道你要让我说出来,因为观想法实在是恶心,我扒掉了太多的东西之后,拼不出来一个完整的玩意儿,于是参考了罗马鹰旗

    被吕布横了一眼的陈曦,表示自己很是冤枉,他这次还真不是黑吕布,真心是觉得这个方案不错,吕布自己可能都没觉得,但这招附带的效果可是真正保证着军人阶级的利益。

    同样这个方案也有着纯化军队,树立军队素质的正向意义,毕竟要将那种意志,那种信念传递给其他人,要是不够强,没有足够的信念,没有足够的意志可以展现的话,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这样的话,想要在这个队伍里滥竽充数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为了保持这种信念和意志,军团也必须要不断的提升自己,否则的话,传递不下去,被追责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方案非常不错的原因。

    不过被吕布横了一眼之后,陈曦赶紧转口表示,“温侯,不是还有第三种,赶紧说说第三种如何。”

    其实陈曦已经不怎么需要第三种了,第二种已经非常不错了,第三种再好,在陈曦看来也最多是锦上添花了。

    吕布闻言原本不爽的面色,瞬间多云转晴,爽朗的说道,“第三种方案是我苦思冥想最后推演出来的,可以称之为意志解放,汉室的百姓不管是意志,还是基础都达标了,而无法凝炼内气的原因其实就只有一个,那就意志被持续性用以实现某些现实。”

    又是这么一句话,不过陈曦等人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确实是如此。

    “前两个方案不过是靠着外力激发了自身达成了效果,那么反过来想想呢,我们为何不继续加强意志,让所有的意志更为坚定,就算是持续性实现某些现实也足够凝炼内气。”吕布抱臂带着骄傲说道。

    “……”陈曦愣了愣神之后,按着太阳穴,“可就当前的情况来讲,其实是不现实的,至少普通百姓确实不大容易在意志持续性消耗的情况下完成凝炼内气。”

    “那是他们对于我本人认知的不够。”吕布狂傲的说道,“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强,让他们清楚的认识到那种强悍,让他们从我的身上感受到那种无敌,让他们明白我是真正的强大!”

    吕布就像是进入自恋模式一样,仰天狂笑,说起来也就只有吕布能光明正大的说这种,其他人,恐怕刚一开口尴尬癌就犯了,至于之前为了一圈的武将这时都是都因为吕布的自恋狂笑,抖着一身鸡皮疙瘩勉力让开,以至于之前的圈子猛地扩大的一圈。

    “我只感觉你好自恋……”陈曦被吕布的狂傲差点雷翻,而一众躲开的武将则当场对于吕布的自恋表示了恶心,更何况这群武将还真不觉得吕布这种说法,对于百姓普遍性激发内气有什么用。

    说来也是人多,他们才敢直言不讳的表示恶心,要是单对单,估计真没几个人敢这么放肆。

    相比于第一二条的清楚明了,吕布的第三条,在这群人的感官之中只有自恋二字。

    说实话,以前还真没有见过吕布这么自恋,因而在场所有的武将都有些骂骂咧咧,更何况,之前吕布提的前两条在他们看来已经够装了,第三条看来只是吹一吹自己而已。

    倒是文臣这边若有所思,隔了好了一会儿陈曦开口说道,“温侯,你的意思是说让中原百姓认识到自身的强大,认识到这个国家的强大,让他们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和国家的关系”

    吕布抱臂没有答话,他能说最后一条其实是貂蝉告诉他的吗,其实他也没有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貂蝉在听完前两条之后,对吕布发起了第三条的询问。

    “总觉得你能想到这一点真的非常不科学。”陈曦沉闷的说道,他已经明白了吕布的意思。

    同样在场所有的文臣也都明白了吕布的话,虽说对于吕布能说出这样的话,每个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但又没有其他的解释,只能认为这是武道极限,一览众山小的特殊视角。

    当然也都免不了腹诽,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居然死活都没有想到,果然该说是人都活在自己的认知中,没有吕布点醒某个现实的话,恐怕他们这些人永远都发现不了这个事实。

    实际上怎么说呢,其实吕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反正他就是这么一说,貂蝉告诉吕布,让吕布这么说,吕布于是就说了。

    “呃,你们到底懂了什么”孙策一脸懵懂的看着一众文臣。

    “我们整个国家,普通百姓难以完成内气凝练的问题,其实与其是说是能力不足,还不如说是认知问题。”荀彧叹了口气说道,然后看向吕布出现了少许的敬佩。

    “温侯的意思是,其实根本不需要那种认知,我们本身就能达成那种事实,不管是剑指天下,所向无敌,还是一汉当五胡,这些其实都不需要消耗整个中原大量的意志去实现,我们本身就能做到。”荀攸木讷的面色上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神采。

    “进而的意思就是,我们只需要让百姓坚定这种认知,树立起汉帝国这个国家的观念,让百姓感受到汉室的强大和那种不屈的脊梁,让他们作为我们的一份子,自然就会完成内气凝练。”张昭看着吕布,甚至出现了一抹叹服的神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