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八十章 和我哥一样啊……

    李优到后面其实也已经查的差不多了,毕竟这件事也不算多难查的,尤其是对于李优这个级别的家伙来说。

    最后的结果,李优默默地背了这个锅,虽说已经查到了两个大头,分别是甘心给李优当了棋子的种辑,以及心黑手辣直接下手开片的程昱,只可惜查到了也没什么意义,只能说是做到心里有数。

    终归李优是吃了一个闷亏,只是这锅背了也就罢了,还不能解释,这也为是什么李优从第一次见到程昱面色就不是那么自然。

    我心黑手辣李文儒,人称慈祥老爷子,居然被你这老家伙给坑了。

    种辑那不用说了,已经隐退了,而且对方也和李优见过面了,表示自己这个身份死了,作为帮李优说服了王越,清扫了手尾,请李优帮忙照看一下种家,当然种辑也就是说说,种家其实也不用照顾。

    只是程昱那个,李优确实只能记在小本本上,对方做的可谓是天衣无缝,这种黑材料,最后就算是查到了李优也没有办法讲清。

    有些事情必须是看破不说破,这一点就算是李优也必须遵守,毕竟将这件事挑穿了,李优也不占什么优势。

    虽说到现在三方文臣,以及各大世家明白局势的其实都明白,当年长安大火,才是现在平稳交接的关键,刘协现在要还是在位置上,能平稳交接才是见了鬼。

    相比于刘桐的惰政,在现在这些人看来,反倒是刘协其实比刘桐更不适合作为皇帝,至少刘桐非常清楚大局势,有自知之明,而刘协,大概只能说是“太聪明”。

    基于此,当年那件事是多有预谋这个说法,有点脑子的其实都有感觉,再加上换了长公主摄政之后,政治大环境,以及整体的大局势出现了明显的好转,以至于朝堂上干活的文武群臣连工作能力,工作激情都在成倍激增。

    荀等人可不相信这些事情全是巧合,对此也有腹诽,但是说出来也就这一次了。

    不过真要的话,这事和陈曦没关系,至少前半截和陈曦无关,后半截,陈曦是反应过来了,抓住时机拥护长公主摄政。

    至于原因,其实荀说的没错,陈曦确实有那么一个想法了,政治氛围宽松,社会大环境安稳的情况下,确实更有利于社会的发展。

    唯一的问题也就是儒家所谓的“圣天子垂拱而天下治”导致的臣子权势大增,进而形成党争等一系列的问题等等,不过按照陈曦的估计,这一代二十年的时间,恐怕是发展不到那个程度。

    汉室当前并没有熄灭对外的开拓进取之心,党争所能带来的利益对于这一代人来说实在是没有外出建国来的实在。

    实际上准确的说,对于世家来说没有任何东西的利益能大过分封,当然这指的是造反除外,只是现在的情况,怕也没动力造反,一方面成功的几率太低,一方面现在造反基本相当于砸人饭碗。

    陈曦估摸着元凤一朝就算是这么放权,也不会形成大规模的党争,虽说派系是肯定有,但争的话,在外面的大蛋糕还没吃完之前,汉室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搞这种事情。

    当然不可否认人多了难免会出现杨修那种聪明的傻子,但只要不是大多数人沉迷于党争,沉迷于派系斗争,其实没啥影响的。

    所谓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撕一撕大家也欢乐啊。

    更何况汉室和宋朝那个时代背景可是完全不同。

    汉朝在对外战争方面的态度过于明确,上层基调一致的情况下,一般也不太容易发生党争,毕竟就算是党争,争那么点油水利益,真有当前出去打一波,赢了回头就能就地列土封疆的利益大?做梦吧!

    虽说等到后面阶层固化,没有可征服的外邦之后,对内扯皮争利益就属于非常正常的情况了,但距离那个时候,陈曦估摸着还远。

    更何况要是连列土封疆的大利益都解决不了党争问题的话,还有陈曦啊,陈曦虽说不大说自己是无敌的什么的,但有贾诩和李优顶住那些暗箭,正面陈曦能将所有的倒霉孩子平推掉。

    党争,不不不,怎么能说是党争呢,明明是政治协商会议,协商完之后,占据了所有党派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力量,团结在陈曦周围的国家执政体系,会执行最合适的政策。

    哈,你说最后执行的方案,不是你们协商出来的结果?哦,我看看,确实不是,咳咳,都说了是协商,你看你们的意见我们已经听到了,建议我们也有所参考,更何况你看结果这不是不错嘛。

    陈曦反正是想要这么干了,至于军方那边那就不用管了,文官只要不主动拉扯武将进场,大多数时候武将才不管文官在搞事,反正你们将粮草物资准备好,其他时候你们斗成狗脑子别管我们最好。

    文死谏,武死战,虽说汉室这个时候文武还没分家,但前方开战的将帅,内心深处肯定暗搓搓的想着后方的千万不要来捣乱什么的。

    而没有武力支撑的党争,陈曦完全不怵啊,不是陈曦吹,其他人全部绑起来,不玩阴的,撑到最后肯定是他自己,而玩阴的,李优了解一下,贾诩了解一下,这俩人是专业的。

    这些东西在陈曦脑子里面转了一个圈,最后化作了无声的叹息,对着荀无奈的说道,“这样不是挺好吗?看破不说破,其实对于我们所有人都很好,我可不信各大世家会拥立。”

    荀闻言点了点头,实际上只要刘备本身没有这个想法,他们上层步调一致,献祥瑞?黄袍加身?你在说笑呢?看不起我们大汉朝对于整个国家的管理能力?

    普通百姓根本不怎么关心皇帝是谁,说个老实话,陈曦估摸着在底层百姓心中,刘备绝对没有曲奇有名,当然这一朝能吃饱饭,百姓肯定会记住当权者的好,但要说关心,其实真不关心。

    因而真正会做那种拥立之事的只有和刘备有利益关系的中上层,而只要刘备自身没啥兴趣,将政令下发下去,敢上奏拥立的,真当大汉朝的政令是耳边风?便宜没有那么好占的。

    “太尉自身没有什么兴趣是吗?”荀安心了很多,元凤一朝的政治大环境毫无疑问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朝,如果可以,荀还是希望能一直延续下去。

    虽说“圣天子垂拱而天下治”这种儒家幻想并不怎么现实,但这种幻想达成后带来的轻松氛围那可不是说笑的,压力虽说可以产生动力,但在本身有目标的情况下,轻松的氛围足够让人更有激情。

    很明显,如果没有体验过这种政治大环境,荀还不觉得有问题,而体验过之后,就算是荀这种能臣,也会自然而然的希望将之延续下去,虽说荀也知道其中的弊端。

    “嗯,他想要去西边,去亲眼看看汉室的对手,坐在了那个位置上,就算是想去,也去不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

    刘备给陈曦说过这一方面的诉求,陈曦虽说犹豫,还是点头了。

    虽说刘备这种级别的人物上战场,不亚于给军队多了一个致命要害,但是陈曦估摸着,以刘备现在的认人水平,要是有敌军在刘备在场的情况下还能将汉军击溃,那么刘备在长安也不安全吧。

    实际上真要说的话,以刘备现在的情况,在军队,其实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安全。

    “这样啊,对手呢?”荀一挑眉询问道,“安息倒下就在这一两年,虽说沃洛吉斯五世确实厉害,但我可不觉得你们是义务帮忙。”

    “一两年?”陈曦皱了皱眉头,其实按他的印象在今年安息就应该完蛋了,但按照他现在收到的情况来看,安息虽说摇摇欲坠,但距离完蛋还有点距离,反倒还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因而荀说是一两年的话,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至少就陈曦当前的感官而言,罗马和安息的战争今年貌似结束不了。

    安息现在虽说惨的不行,但骨气却逐渐打起来了,七大贵族之中三个被重创了后,可能大小贵族都知道这波是要完的节奏,又有之前汉室给输血,安息居然顶住了罗马的第一波攻势。

    加之扎格罗斯山脉以东的阿尔达希尔现在简直是天命加身。

    说来之前扎格罗斯山脉通道一战,这货就差全军覆没,作为副帅的阿特拉托美也被马超踢下了濒临军魂的水平,可以说是一战皆没。

    结果接下来阿尔达希尔送阿特拉托美回泰西封之后,自己在扎格罗斯山脉以东就地征兵,靠着本地中小贵族的支持,以及无休止的战争,居然越打越强,现在居然开始尝试夺回扎格罗斯通道。

    孙权回来将这些消息告诉国内众人的时候,陈曦简直是目瞪口呆,据孙权说,在他离开战场的时候阿尔达希尔已经获得了第七场胜利,那种感觉用孙权的说法就是,简直就跟他哥一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