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九章 人心啊

    给长公主找点事情做,这是曹操在听到陈曦的话之后,脑袋里猛然闪过的这么一个想法,然后瞬间就像是达成了目标了一样,愉悦了起来,各种相当不错的想法不断的冒出来。

    【不不不,我这不是逾越,我自己的心情也没有愉悦,我这是为了让殿下走上正途,不要沉迷着丝娘的美色之中,唔,对,还有贵妃,一起送去深造,殿下年轻总是沉迷在这些之中不好,多看点书,有利于国家建设,青史留名。】曹操瞬间升起连丝娘一起框进去的想法。

    说起来老太常赵岐那套理论实行之后,让曹操对于丝娘一肚子火,本身刘桐就已经够咸鱼了,丝娘作为女仙不仅不制止,还添乱,后面还变成了宫妃,曹操就想问一句,贤德淑良,丝娘你占哪个?

    成天带着长公主吃喝玩乐,不思进取,你这种宫妃,放在以前都属于祸国妖女,是要打入冷宫的,你明不明白!

    成天吃吃吃,吃完睡,你好歹是我们汉室的颜面啊,懂不懂颜面啊,十天开一次朝会,这是惰政好不好,这要放在其他朝代,你会被弹劾的懂不懂,你就是皇帝,十天上一次朝也会被弹劾的!

    曹操的脑子里面转一圈,然后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尚书仆射所言甚是有道理,长公主年幼,当年洛阳长安动乱,又未能通读典籍,而有这等文华盛事,倒也可以让长公主参与一番。”

    刘备一脸狐疑的看着曹操,莫名的觉得曹操有些过于兴奋了,甚至连面上的激动都有些没有遮掩住。

    “你家主公怎么回事。”刘备传音给荀彧询问道,荀彧之前也在听,眼见曹操的反应就明白曹操怎么回事了,该说,太容易的得到的东西不仅仅不会珍惜,还会觉得吃亏吧!

    当年刘协在的时候,曹操简直是战天斗地,哪怕是提案被驳回了也不会气馁,甚至还会激起曹操的更为强盛的征服欲,找到更好的方案来展现自己,然而换了刘桐上台之后,刘桐咸鱼化之后,貌似也传染到了曹操的身上,以至于曹操也有那么点咸鱼了。

    说来这也是最明显不过的学好一辈子,学坏三天的典型,刘桐上朝装咸鱼的次数太多,以至于连曹操都受到了影响,毕竟有那么一个上司,就算是曹操也有些动力缺失。

    任谁看到自己努力做了十天的议案,对方听着听着就开始点头,看似是在附议,实际上只是因为睁着双眼犯迷糊,倦倦的又不好意思伏案,只好脑袋一顿一顿的装作自己在附议。

    实际上只是昏昏沉沉的半睡半醒,一脑子浆糊,这种事情曹操遇到了一次之后,额头的血管都粗了三分,回头曹操下朝就表示,自己哪天真风邪入脑了,肯定了长公主的锅。

    这种妄议君上的事情,其实有些不太好,但不知道是不是曹操故意放风到刘桐那边,希望刘桐好歹能努力上进一些的原因,总之原本不大可能收到这种曹操在自己家里放的话的刘桐居然收到了这话。

    收到这话的时候,刘桐还有些愣神,挠头想了想,貌似和真正的皇帝比起来,自己确实比较糟心,因而也就不以为忤。

    加之刘桐是真觉得曹操干的不错,毕竟经历过洛阳之乱,长安之乱,刘桐又不是真傻,当然能分清,曹操到底是干的好不好,治世之能臣这个评价并不是说笑的。

    回头仔细对比了一下自己的能力数据和曹操的能力数据,刘桐冷静的表示果然还是什么都不要干比较好。

    然后结合之前听到的话,认为曹操这是因为操劳过度,需要保养,翻了翻府库给曹操送了一堆灵芝,表示司空你多吃点药,好好干活,汉帝国现在还不能缺少司空。

    刘桐诚挚的话,将曹操气的啊,好不容易收缩回去的额头血管又一次壮大了一圈,做完这些之后刘桐依旧是我行我素。

    以至于发生过,大鸿胪刘虞言及教化的奏报,刘桐反应迟钝,隔了好一会儿发现曹操以及下面所有人看着自己,猛地清醒过来,咳嗽了几下,开口道,“曹司空所言极是,之后就按照司空的提议处置。”

    那一刻刘虞作为宗族长辈到没有什么难堪,而曹操就一个感觉心口堵,三公说是辅政,其实如果是作为上一代的老臣,那么也有一部分引导教授君上,让君主逐步理解国家的形势,逐步亲政的职责。

    不过其他时候,皇帝上来会组建自己的官僚体系,将老人赶走,也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以至于三公很少展现在这一方面的职责,而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教导君上的曹操,发现自己心口堵着一口老血。

    尤其是刘桐当时还不知道自己说错了,眨巴着大眼睛,傻萌傻萌的看着曹操,曹操好悬没气死。

    我要是霍光,你要不是长公主,而是皇帝,我今天就要废帝!

    脑子里浮现这些糟心事的曹操,面上虽说还浮现着笑容,但是额头一跳一跳的血管,很能说明曹操的心情。

    “虽说身为人臣不应该言及主上,但我觉得还是解释一下。”荀彧略有尴尬地说道,然后将长公主摄政以来发生的事情大致的告诉刘备,刘备虽说也曾收到过长安的情报,但乐子这么大的还真不知道。

    “……”刘备面皮抽搐了两下,隔了好一会儿,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笑,“这两年多亏你们了,当时确实不知道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在我看来长公主甚好,知人善任,敢于放权,这不只要让适合的人在适合的位置上,大汉朝现在不照样四海升平吗?”荀彧倒是挺满意长公主摄政的。

    从来不插手自己不懂得东西,放任适合的人去做,在荀彧看来,这样就够了,哪怕当不了汉武那种大帝,有他们这群人,足够堆出来一个超越文景,超越昭宣,超越名章的真正意义上的盛世。

    实际上荀彧这话还有一些别的意思,只不过刘备这波真没有学帝王心术,全点的是如何将基业做大做强,硬是没有反应过来荀彧话中蕴含的意思,只觉得按照荀彧这个说法,刘桐其实也挺不错的。

    另一边陈曦因为确实不知道曹操到底是怎么个心理,也觉得挺合适的,于是开口道,“那么到时候我们一起上表。”

    “子川,到时候你先上表,我来附议,这样看起来人多,伯符你说是不是。”曹操一副非常熟络的样子对着孙策说道,看得出来因为没有成就感,外加为生命考虑的原因,曹操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也行吧,这件事不算是什么大事,长公主应该也会同意吧。”陈曦想了想说道,在陈曦看来,长公主也是一天都闲着,找点事做,总不能所有的事情都他们做吧,这可是元凤一朝啊。

    易代修史,盛世修书,毫无疑问,元凤朝肯定是盛世,那么修书这种大事由公主牵头,到时候在历史上刘桐好歹有点政绩啊。

    总不是元凤一朝过去,想想看摄政公主做了什么,结果不是在发呆,就是在吃饭,休息,那么丢人的可就不只是长公主了。

    另一边荀彧眼见刘备没理他这句话,也有些感慨,他倒是看出来刘备是真没听懂,回头眼见陈曦和曹操相谈甚欢,将修书一事看起来扯的差不多了,当即传音给陈曦,刘备不搭理,那么就只能问陈曦了。

    相比于和刘备说话需要拐弯抹角,面对陈曦那就好对付了,直奔主题,陈曦什么样的心态,他们还都是知道的。

    “子川,给我交个底,接下来有人拥立怎么办?”荀彧直接传音给陈曦说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刘备愿意不愿意了,而是很多人都会建议刘备登基。

    虽说荀彧也知道刘备现在登基的话根本无人阻拦,但如果可以的话,荀彧还是倾向于长公主摄政,因为轻松,没有压力,也不会有太多的管束,虽说有些不敬,但荀彧确实倾向于刘桐了。

    “这种事情只要我们愿意是可以阻止的。”陈曦传音给荀彧,神色嬉笑,看得出来无比的安心。

    “只是这样做的话……”荀彧沉默了一会儿继续传音,然后直接被陈曦打断,“直接说享受过了之前那种大环境之后,你根本不想再整出来一个让自己需要分一部分精力揣摩和测度的头顶阴云。”

    荀彧哑口无言,陈曦不说的话,荀彧还能说是为了大局考虑,但陈曦挑明的话,确实是这么一个原因。

    “果然你从一开始就是包藏祸心,就是为了让我们感受一番这样的政治大环境吧,当年那件事那么容易过去,其实也有你的原因在里面啊,这样的话,干活的应该是那位无疑,而你也有这个倾向吧。”荀彧带着感慨说道,也不装了,他就是喜欢现在这种政治大环境。

    “喂喂喂,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啊。”陈曦不爽的说道。

    虽说到后面陈曦其实也猜出来未央宫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哪怕里面有巧合,有其他的东西,但大致陈曦也能摸出来一些脉络。

    荀彧闻言心有所悟,“不过这种氛围确实很好,我们不需要将任何的心思和精力放在揣摩上意和帝心方面,以至于和我主公都像友人,而非是主从了,这种毫无压力的状态,确实有有利于我们的发挥。”

    “是啊,因为大家都很聪明,而且都知道外面有更多的利益,所以没什么好扯皮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赶紧干完,然后去干新的事情,为这个国家添砖加瓦。”陈曦带着感怀幽幽的说道,然后话锋一转,“那你不想想,之后呢?”

    荀彧闻言沉默,随后笑了笑,“到时候我都没有了,后人的事情还是让后人解决吧。”

    “呵,文若兄,你难道真不知道。”陈曦感叹道,果然哪怕是荀彧这等程度的智谋之士,感受过了这种政治状态,都有些难以放手,怪不得宋儒和明儒最后成了那个样子。

    虽说两者的出发点不同,但只要这么发展下去,殊途同归啊。

    “你就像是知道一切一般。”荀彧笑了笑,儒雅俊朗,随后又像是自嘲一般,“倒是我说了胡话,你可是神人入梦的陈子川啊,当然是知道了一切。”

    “你也知道的。”陈曦平静的叙述道,“所以我不可能将这么大一个麻烦留给后人,变成没有意义的党争那就糟糕了。”

    “唔,我明白了。”荀彧了悟般的点了点头,“不过这个时代,应该是不需要,也就是说,元凤这一朝,原来如此,从那个时候就算到这些吗?元凤朝毕竟是摄政长公主,算不上是旧制,后人就算是想用也没那么容易因循旧贯。”

    “……”陈曦无言以对,说实话,这破事真心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至少发生之前他根本都没想过那么多,甚至都不该说是想那么多,而是根本没想过这一方面的事情。

    以陈曦的感官而言,刘协就是一个熊孩子,虽说北疆之战后收到刘协引南匈奴南下,让陈曦非常不爽,但真不至于出现荀彧那种当场吐血,差点玩完的情况。

    要说陈曦当时的情况,其实都没有什么憋屈,只有一种,哈,南匈奴来了,这是想死吧,干掉,干掉。

    没有怀揣希望,又谈何失望,自然没有什么托付的想法,陈曦对于刘协的印象也就是路人甲乙丙这种程度。

    贾诩曾经说过,刘备麾下文臣十二元老之中,最漠视皇权的既不是李优,也不是他贾文和,而是陈曦这么一个看似温和的普通人。

    其他十一位,或是敬,或是畏,或是怀揣着其他的感情,唯有陈曦看待皇权的态度和其他人完全不同,那是一种和看待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的平静。

    承认刘姓皇室曾经的伟业和脊梁,但这种承认就像是陈曦承认世家曾经祖上的辉煌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尊敬,那种感觉就像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平静。

    无所谓尊敬,无所谓不敬,近乎于一种旁观的态度。

    也许陈曦的做法并不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出了陈曦所划定的圈子,陈曦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是一视同仁,不会因为外圈之人的影响和有所变化。

    诚然陈曦性格偏软,但并非是那种被人轻易能被人动摇的角色,相反陈曦一旦下定了决心,就肯定有为自己的决策负责的觉悟。

    基于这种态度,陈曦对于刘协的感官也就是一个陌生人,因而要说搞政治暗杀什么的,陈曦还真没往这一方面想过。

    倒不是陈曦脑子不够的问题,而是陈曦走的路偏于煌煌正道,政治暗杀这种事情就一直没出现在过陈曦的思考范围之内。

    话说回来,要不是李优将刘协带走了,搞不好北疆回来,陈曦也得愣住该怎么往下发展。

    这也是李优比陈曦更具有经验的一方面,陈曦基本不可能反应过来这一方面,而且就算是反应过来,陈曦的脑子也很难将之拐到政治暗杀上,陈曦的方法会更光明正大一些,但有些事邪道才是正确的!

    可以说要不是李优比陈曦先一步发现,搞东搞西,都快要统一了,结果皇帝成了阻碍国家统一的关键了,而且刘协在头上,大家好像都不舒服,还会有人不断搞事。

    李优果断出手,先给刘协送个南匈奴的材料,然后一波带走,反正已经将他哥带走了,也不怕多带走一个了,不过李优只承认他只是想将刘协带走,其他的不是他做的。

    至少李优完全没想杀光刘姓宗室,他最多是想要给那群乱糟糟的家伙一个警告,结果没了,说没了就没了,诶,这到底是什么操作,当时收到消息的时候李优自己都没弄明白。

    结果后面没说的,一群在陈曦模模糊糊间察觉了症结所在,强行盖棺定论后,嘴上说着就此结束,不查了的王八蛋,等到后面私底下的查的飞起,然后给李优头上扣了一堆的锅。

    李优那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知道长安那波有自己的锅,但自己干了啥自己还能不知道,虽说和陈家一样各种黑材料,但还不至于像陈家一样,连自己干过什么都不好确定。

    就李优那操作水平,自己谋划啥,能出这么大纰漏?查,盖棺定论是吧,让开,我要开棺验尸,七搞八搞,在其他人将锅甩到李优身上的时候,李优将棺材板掀翻了。

    李优也是被人坑的,不过对方算计的更好,卡在大胜归来,以及刘协搞了一个大乐子的时间段,知道所有人都不太想纠缠,没了刘协,三家反倒更能坐下来谈。

    于是顺手将可能会添乱的宗室一起送上天,没有了宗室添乱,也就没有什么拥立,省的北疆一回来就矛盾激发,有了坐下来谈的基础,整个汉室也能平稳交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