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八章 撤退

    第一次使用这种被汉室一众文武称之为禁忌的军阵,结果威力大的连徐庶自己都有些失算。

    毕竟这种东西就算是推演出来,也没人敢用啊,在中原那地方用一次,搞不好都不是黑名单,而是人神共愤了。

    因而徐庶虽说早早就推演出来了这么一个军阵,但还真没使用过来,而这第一次使用就连徐庶自己都有些遭不住。

    伴随着火星的出现,整个被云气军阵笼罩着的婆罗痆斯城就像是突然被一堆人放火了一样,嘭的一声,炽焰怒卷,甚至某些特殊的位置,因为云气流转的节点问题,瞬间连处于该位置的贵霜士卒都被直接引燃,而炽焰出现不过几个呼吸,整个婆罗痆斯城就化作一片赤色。

    “撤!”徐庶一个没控制好,怒卷的火焰,直接从他旁边燎了过去,胡子瞬间没了一半,当即徐庶头皮发麻,又感受了一下云气的变化,心中怒骂了一句周瑜不是东西,转身就跑。

    这军阵的核心是云气转化热量,而木制品燃烧本身就会释放出自身储蓄的云气,以至于云气在这一刻直接被当作薪柴一般转化为高热,虽说没办法燃烧,但是那种明显的视觉扭曲,让徐庶瞬间明白,这破地方绝对不能久待。

    于禁和孙观也不是傻子,那种炽焰升腾之间的滚滚热浪让他们也明白再不走,搞不好自己也要被波及了,虽说当前这里出现的并非是正常的燃烧,但是那种木质结构出现碳化的情况,让孙观和于禁都知道,正常士卒绝对扛不住!

    话说要是云气充足的话,抗这种火焰一时半刻还没事,但顶了一个将云气转化成高热的军阵,谁进去都会倒霉。

    因而徐庶扭身就跑之后,于禁和孙观也都怒吼紧急率领麾下从南城门杀了出去,而这时贵霜精骑和帕陀甲士团已经陷入了危局之中,那骤然爆发的火焰,根本不像是其他人放火那样逐渐蔓延,近乎是在一瞬间铺满了整个婆罗痆。

    以至于等伽却里等人发现不对的时候,他们周遭已经满是火焰。

    “撤退!”伽却里这一刻近乎是目呲俱裂,不过瞬间他便发现了和正常火焰的不同,那就是他们的实力并没有被火场释放的云气严重压制,诚然也确实有那么点压制,但是和正常那种情况完全不同。

    实际上这也是这个军阵唯一的弊端,毕竟这个军阵的基础就是转化云气为热量,也即是这个军阵是极少数不对正常军团具备压制的军阵,不过压制不压制对于这种规格的军阵而言其实不重要。

    光是暴走的高温在那么短时间,形成的云气高热燃爆,就将数百贵霜精锐点成了火炬,剩下的士卒当前就算是没有被点燃,现在也陷入了炙烤之中,脱水和高热快速的让他们体力出现消退。

    从这一方面讲的话,其实也没差了,再说就这军阵的恐怖效果,要不要加持和压制其实也不重要,这军阵算是少数直接具备杀伤力效果的军阵,还不带士卒自己动手那种的。

    伽却里一声怒吼,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效果,北贵精骑确实堪称悍不畏死,但那是面对敌人的时候,面对火海,悍不畏死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火海照样可以将你烧死。

    “所有人跟我冲!”伽却里眼见士卒依旧慌乱,心知这是面对天灾这种不可抗拒力量的一种正常表现,当即挺身而出,率领士卒朝着他估摸的方向冲了过去,这个时候火场已然热浪滚滚,伽却里的发丝甚至都被莫名引燃。

    等到徐庶等人成功从南城门撤出去的时候,城内突然传出一声怒吼,“斩!”

    这时贵霜精骑已经因为高热和火焰死掉了千多人,至于刹帝利正卒都已经彻底陷入了火海。

    剩下的士卒也因为慌乱有些难以为继,加之云气转热量形成的高热已经真正引燃了整个婆罗痆斯城,就算是内气离体也很难在这种灼热的火场之中,分辨出哪里才是最正确的路线。

    好在尼兰詹久居婆罗痆斯,虽说被火焰遮蔽了双眼,但大致还有一些判断,在靠近东城墙位置的时候,尼兰詹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继续绕,麾下士卒只会来不及出城便被烧死!

    这时绝大多数的云气转热量的军阵已经将大规模的云气消耗掉,给破洛涅斯创造了足够将整个城池烧成废墟的热量,以至于对于军团的压制已经没有了多少,反应过来这一点之后,尼兰詹当即举起自己的弯刀怒吼着朝着正面城墙砍了过去

    然而这等恐怖的攻击方式,看在城墙上也只是让婆罗痆斯城的城墙晃了晃,在其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痕,婆罗痆斯城并没有倒塌,而尼兰詹则明显的出现了恍惚。

    那一击是尼兰詹竭尽全力的一击,可惜没有士卒云气的支持,只是自身的全力爆发,可惜婆罗痆斯城是边郡重镇,是按照真正的坚城修建的,哪怕是没有云气加持,靠着材质温养的结果,也不是普通将帅全力一击就能砍碎的。

    毕竟不是谁都跟关羽一样,能在一瞬间将自身的杀伤力提升到理论不可达到的水平。

    冲天的军团攻击让城内所有的统帅都看到了那模糊的光柱,顿时恍悟过来,明白婆罗痆斯已经无可救药,再不将士卒拉出去,连他们恐怕都要陷在这里,因而所有的将帅皆是高吼着爆发自己的力量。

    一边撤退,一边回望婆罗痆斯城的徐庶,在下一刻看到了各色的军团攻击轰杀在了婆罗痆斯的城墙上,然后婆罗痆斯城东城墙,大片大片的坍塌,而后没过多久贵霜精骑便从城墙坍塌的位置杀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徐庶也来不及去管贵霜到底有多少士卒逃出生天,按照他的估计对方的精骑损失不会太大,毕竟这些士卒的组织力还有反应都不算差,就算是乱,也不会变成一窝蜂。

    只是那种超大规模的燃烧性军阵,就算士卒不乱,也不是说躲过就能躲过的,直接被引燃的不用多说,基本上是死定了,至于婆罗痆斯的那些刹帝利正卒,怕是基本玩完了。

    那些士卒的素质实在是太差,虽说平均的身体素质还行,但不管是指挥,调度,还是组织力,亦或者那些比较虚的战斗意志,军心什么的都差的太远。

    “撤吧,趁现在赶紧撤,还能省的对方找我们麻烦。”徐庶看了一下朝着东侧城墙面对的恒河冲去的贵霜精卒收回了目光。

    于禁和孙观闻言点了点头,率领大军也朝着恒河冲去,不过婆罗痆斯城旁边的恒河走向是西南到东北方向,所以于禁和孙观往南走,伽却里等人往东走并不冲突。

    很快孙观麾下的盾卫靠着全地形的优势将汉军从岸这边运送到岸那边,以至于烟熏火燎的贵霜精骑杀过来的时候,汉军已经被转运到了恒河对岸,伽却里等人虽说气的近乎爆炸但也没有什么办法。

    “清点一下损失,我写一份战报递回去,贵霜的战斗力两极分化过于严重,如果都是我们这次遇到的对手,接下来就有些麻烦了。”徐庶望着河对面的伽却里等人叹了口气说道。

    五百多米宽没有桥的恒河,足够他们安稳的等待援军了,不过现在需要先解决粮草问题,虽说徐庶也有狡兔三窟的准备,但现在过去去取他埋藏在附近地下的粮草,貌似也维持不了几天啊。

    【唔,接下来,也就不是我的事情了,这次只能退回去了,等国内援军过来再想办法吧,不知道现在援军到了什么位置了,毕竟这路程实在是有些头大。】徐庶想了想之后也有些糟心。

    从长安到婆罗痆斯,中间的距离都不说了,光通过的地形就足够让人头疼了,加之要转运大量人口过来,光靠之前在荆南储备的粮食已经远远不够,而万里运粮的话,就又会出现当年汉武伐匈奴的情况,豫州的一百石粮食送到北疆只剩下一石……

    毕竟有路和没有路确实是两个情况,唯一靠谱的海运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马六甲那个地方还被贵霜的海军堵着,一想到这些糟心的问题,徐庶也是头疼不已。

    【算了,这些问题就交给国内头疼去吧,这边我们已经尽力了,接下来就等关将军那边的结果吧,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啊。】徐庶颇为无奈的想到,随后又看了看已经彻底没救的婆罗痆斯,心情好了一些。

    “只剩下一万出头了吗?”徐庶有些不知所措的询问道。

    “嗯,盾卫还剩下接近三千六百,我麾下就剩七千人了,这还是因为你之前带走了一千盾卫和我的亲军。”于禁神色阴沉的说道,这么巨大的损失,就算是于禁也很难扼制内心的愤恨。

    “唉,不知道关将军那边如何了,通知张将军他们撤吧。”徐庶的语气之中也出现了些许的颓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