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七章 烈焰焚城

    然而盾卫那恐怖的防御,在列成密集阵型之后,近乎是可以和城墙相媲美,甚至足以名列当今天下顶级防御兵种前三之列。

    以至于当前并不具备之前飙马时那种恐怖速度的贵霜精锐骑兵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撕碎盾卫的阵线,哪怕他们也抱着必死的觉悟,不过有句话叫做,你的基础素质,根本没资格提觉悟。

    虽说这话对于贵霜精锐骑兵而言而有些过分,但是面对盾卫这种违规的素质和防御,这种说法其实并不算错。

    伽却里带来的这些精锐骑兵每一个都是双天赋,放在其他对手那里绝对是佼佼者,可这种程度要是盾卫提素质,那就有些差得远了,这波盾卫的素质是标准的顶级精锐水平,没有一个渣渣。

    这群王族骑兵的觉悟虽说非常惊人,但他们的身躯匹配不了这样的觉悟,无法将这种觉悟转化成真实不虚的力量,以至于伽却里等人终于发觉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高估了自己具有的力量。

    大月氏近百年的扩张,确实给贵霜磨砺出来了一批算不上顶级,但稳重且经验丰富的将帅,可终归过去了七八年了,这七八年他们虽说保持着应有的训练强度,但相比于当年停战的时候确实变弱了。

    虽说因为这一次汉军打到了要害,北方贵族的战死的觉悟再一次升起,但觉悟在这种情况真的是不足以转化成力量啊。

    这一刻面对着如同钢铁一样的身躯封堵着城门的盾卫,伽却里等人等人的心都快要被汉室提到了嗓子眼。

    毕竟接下来汉室要是关城门他们想要夺回婆罗斯的想法就成了一个笑话,之后恐怕也就只能选择杀光外面的盾卫泄愤了。

    诚然盾卫也是顶级的双天赋超精锐,能歼灭这样一个汉室军团对于大月氏来说也不亏,但相比于婆罗斯的重要性,伽却里等人无比的希望汉室还是曾经那个汉室,那个骄傲到让人沉默的汉帝国。

    孙观死死的堵在婆罗斯的城门口,于禁已经撤了回去,徐庶也在催促着他撤退,但孙观选择了抗命,他很清楚,现在只要徐庶选择关城门,这一战到此就会戛然而止,汉军也就会获得阶段性的胜利。

    同样孙观也很清楚,徐庶不会这么做,不过徐庶做不到,那么他就帮徐庶下定这个决心,在孙观看来,就算是撤进去打巷战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倒是现在关闭城门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仲台,撤退!”徐庶趴在城墙上怒吼道,精神量绽放到极限,将飙射过来的箭雨弹开,以至于身边噼里啪啦一阵箭雨弹射在城墙上的响声,但是徐庶根本没有闪躲,直接对着孙观怒吼道。

    “关城门!”孙观头也不回的吼道。

    “闭嘴,撤回来,我们能赢,后面还需要你给我们断后!”徐庶眼见孙观决心一吓,面色狰狞的对着孙观下令道,“别提你的资历,我比你更早,我是主公第二个文臣,给我撤回来,别逼我!”

    孙观沉默以对,只是死死的守住婆罗斯的东城门,一动不动。

    “仲台,撤,不需要这样!”一身狼狈的于禁这时也出现在了城墙上,相比于徐庶面对箭雨的轻松写意,于禁一个不小心就被射中了,当即于禁下了狠心对着孙观怒吼道,“你再不撤,老子今天就陪你一起死在这里!”

    话说间一大片箭雨朝着于禁射杀了过去,于禁勉力格挡,徐庶也用精神量拨开,但于禁难免中箭。

    孙观余光瞟到这一幕也是心中一惊,心知战争打到这种程度,于禁也处于上头状态,不理智的事情说做就做,因而也是头大,思虑了一瞬之后长叹一口气,“撤!”

    徐庶眼见孙观回撤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虽说城内的布置尚未完成,不过已经不重要了,接下来就由他亲手画上休止符。

    【有伤天和就有伤天和吧,都国战了,打到这种程度,敌人死的惨总比我们死了要好!】徐庶双眼充盈着恶意,当初说好能不用最好别用,不过到现在,不用就要完蛋,禁忌就禁忌!

    伴随着孙观撤如婆罗斯城,贵霜的士卒也朝着婆罗斯城中涌去,但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在他们进入婆罗斯的瞬间就感受到一种视觉上的扭曲,那一瞬间就像是温度骤然升高了一截。

    十一月上旬的婆罗斯,在最近阳光不错的情况下,也不过是三十摄氏度,但进入婆罗斯之后,温度就像是骤然攀升了十度一样,不过这个时候不管是汉军还是贵霜士卒都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法尔贡,去占领府库和供水井,其他人跟我包围汉军。”伽却里进城的第一时间就下令道,府库代表着粮食,供水井,其实特指的就是那个不管是旱涝都有水的井。

    贵霜的风水学虽说很渣,但是经验上他们还是很很清楚水源的重要性,哪怕是婆罗斯城外就有恒河,但水井能占还是要占的。

    “是!”法尔贡当即带着一部分的弓骑兵和残余的几百枪骑兵前去占领府库,而其他的士卒皆是怒吼着顺着徐庶规划好的通道涌了进去,朝着正在勉力撤退的汉军冲了过去。

    很快双方便再一次接战,不过不同于之前,这一次近乎是节节败退,不断的顺着这婆罗斯城内繁杂的甬道后撤,不过很明显,这些甬道有很多一看就是新出现的,甚至通道上还有房屋的废墟。

    “走这边!”徐庶这一刻脑子无比的清楚,虽说无法看到整个婆罗斯城内部汉军和贵霜军团的分布,但是他在脑子里面已经勾勒出来了全景,而现在这个尚未完成的阵型在徐庶脑子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形状,所差的位置已经不多了。

    于禁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指挥大军撤退,巷战对于他们这些步兵确实优势,尤其是现在于禁麾下的士卒莫名的都成为了大威力的弓箭手,在甬道之中对敌贵霜骑兵,明显要比之前轻松的多。

    而甬道两侧的房屋也扼制了骑兵的冲锋。

    “……”徐庶再次调头之后,耳边已经能听到外侧的马蹄声,心知贵霜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案,毕竟从纯粹实力上讲,对方确实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不过到现在对方应该已经发现了一些问题了。

    “看来只能这样了,往南走,准备出城,虽说没有完成整个军阵,但足够了。”徐庶回望了一眼婆罗斯城的情况,那种因为高温形成的视觉扭曲已经近乎肉眼可见了。

    感谢这个时代的大背景,除了罗马,包括汉室在内,城内的主要建筑都是以土木为核心,而相比于汉室那边还有相对完整的建设规划,以及防火设施,印度这边这一方面的发展还差得远。

    随着于禁本部先一步跨出甬道,之前一直隐而为现的云气骤然出现,在天空之中直接固化出一个巨大的军阵,伴随着那个近乎完整覆盖了整个婆罗斯城的血红色云气军阵出现,婆罗斯的温度骤然升高,近乎达到了火场外围的温度。

    “可惜了,如果之前就能完成,那么这个超大型的固化军阵甚至能让我们翻盘。”徐庶看着那种因为温度骤然升高,而出现的视觉扭曲,感受着那滚滚的热浪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当年北疆的时候,荀言及的那个有伤天和的军阵,可以从被杀者身上汲取到力量,让自身恢复,不过被杀者死的过惨,以至于荀吐槽简直像是咒杀后的情况,所以建议不要使用。

    后来周瑜也补了一个军阵,一个云气转化成热量的军阵,用当时周瑜的说法是可以引燃纸张,这两个军阵当时说出来,所有的文臣都说是有伤天和,最好不用,实际上所有人都将之记下。

    有伤天和,弃之不用,笑话,越是禁忌的东西越好用,更何况国内不能用,国外还不能用?徐庶本来的打算就是将这俩叠到一起用,早在一年前他就补全了这个军阵。

    虽说秘而不宣,但徐庶估摸着整个中原到现在至少有十种以上基于这两个军阵的大型军阵了,都不是智障,这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用,在中原不用这种有伤天和的也就罢了,出来了你还管?

    这可是真正从根本上限制对手发挥,那种高热可是会极大的消减体力和恢复力,补上荀那套一边杀敌,一边恢复的方式,对方越打越弱,我方越打越强,可真心不是说笑的。

    抬头看向天空的云气军阵,伴随着最后一个位置调整好,当年周瑜说的那句“这个军阵是我用来在水上烧船的,可惜现在只能用来烧人”终于真正展现出来了自身的威力。

    伴随着第一颗火星的出现,原本大范围的高热直接被这一颗火星引燃,在雨季结束后经过长时间的曝晒,再到徐庶提前的布置,以及周瑜的云气转燃烧军阵,在激发后,很短的时间内徐庶已经满眼赤红烈焰已然焚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