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六章 军心

    面对盾卫这种近乎违规一般的强悍防御,没有了之前那种连盾卫都能撞飞的可怕速度。

    伽却里这边虽说是怒火万丈,麾下士卒也都不惧死亡,拼命想要打穿留下来断后的盾卫,但一时半会儿确实没有办法杀入婆罗痆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于禁率部撤退入城。

    说来于禁这一次撤退确实是惊人的迅捷,在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绝大多数主力的撤退,而孙观的配合也堪称绝妙,成功用那坚实的身躯封堵住了东城门的破绽,将贵霜精骑堵在了门外。

    说起来如果这个时候徐庶心狠一些,直接不管孙观,锁了城门,靠着于禁剩下的兵力,靠着婆罗痆斯坚实的城墙,不出意外的话,支撑到中原的援军到来都没有什么问题。

    毕竟婆罗痆斯城在尼兰詹带着帕陀甲士团出去之后,就和正常的南方城池没有了任何的区别,面对神兵天将的汉军,很自然的就选择了跪伏,一如之前面对伽蓝神那般。

    可以说于禁防守婆罗痆斯城,并不会存在内外夹击的问题。

    婆罗痆斯的士卒别说给于禁添堵,说实话,不帮于禁这个神民都属于比较奇怪的事情了。

    都不说神战的呼声尚未传递到婆罗痆斯,就算是呼声传到了,那也不过是坐实了伽蓝神的身份。

    自然伽蓝神的神兵突然出现在城内,而代表着选择试练的凡人被神兵引诱出城,信徒自然也该明白试练者已经失败,这么一来,添堵什么的,作为神明忠诚的信徒怎么会干呢?

    加之伽却里是奔袭过来,并没有带够粮草,虽说还有几天的干粮,但要靠着这点粮食攻打有于禁防守的城池,那是真做不到。

    虽说也可以去其他地方调粮,贵霜南部毕竟不缺粮,可现在这个情况一旦调头去附近调粮,贵霜那真就要失去了婆罗痆斯。

    几天的休整时间,足够让现在逃出生天的于禁重组建制,将婆罗痆斯打造的固若金汤,到时候哪怕剩下的两万五千精锐步兵过来,在短时间之内也拿不下婆罗痆斯城了。

    要知道早在四十多天前,郭嘉的求援信以及局势分析的密报已经送到了李优手上,哪怕是当前因为道路尚且没有修建起来,迁徙困难,汉室还是决定忍着国内阵痛,直接迁移占领婆罗痆斯以东。

    哪怕为此会造成短时间国内局势动荡,人口分布等等一系列问题,甚至让汉室在一到两年内都很难再进行大规模作战,但对比从婆罗痆斯城以东到孟加拉湾差不多二十万平方公里,折合三亿亩一年三熟的良田,汉室集体屈服了。

    战争为的是什么,为的不就是利益吗?打赢了一无所获,才会有国虽大好战必亡,打赢了要什么有什么,怎么会死,这种情况下还会死,只能说明你弱啊!

    徐庶虽说猜不出来汉室内部整体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但他知道,三个月之内绝对有援军过来,并且贵霜北方也绝对有汉室的兵锋。

    可以说,只要在于禁进来之后,徐庶选择关城门,这一战就结束了,可惜将盾卫关在城外的想法只出现了一瞬间,就被徐庶掐灭了,抛弃战友这种事情,汉家真的做不出来。

    “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

    这句话可能听过的人不多,但这句话事实上影响了整个汉室对外作战的心态,并且建立了独汉以强亡的基础条件。

    因为这句话对于汉室所有对外作战的将士都是一个保证,这个保证就是,只要是为汉室而战的,对外作战时,只要你发信的时候,还没死,那么不管国内国外局势多恶劣,汉室都会派兵去救。

    绝对不会出现唐朝那种归义军那种非常震撼,但是深思又非常无奈的情况,汉家的子民就是汉家的子民,只要确定你确实是为汉室征战,那么安心,汉帝国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顺带一说,汉书中绝大多数作战的记载都和匈奴有关,同样汉室所有非常辉煌的记载背景也基本上和匈奴有关,总之汉书对外除了是怼匈奴,基本上都属于我方大佬执行外交政策什么的。

    说来汉室的律法和执行律令,再没有明确要求的时候,一般都是因循旧贯,这个政策不能说是好,毕竟祖制很多时候都是被抬出来压制想要变法干事的皇帝和大臣的,但同样这也政策也不能说坏。

    至少这一条就属于好的一方面,真正可以让对外作战的将士无后顾之忧,绝对不会出现,你在外面征战,陷入危局之后,国内受限于形势不进行救助。

    因为在汉朝的时候出现过这种事情,那就是我方将军耿恭在万里之外进行作战,然后被匈奴给包围了,消息传回来的时候都过了两个月了,然后救还是不救就成了一个问题。

    救吧,天知道那个两个月前就被包围的我军有没有全军覆没,更何况我们派兵过去,就算是骑兵也需要两月,过去搞不好什么都没有,只是空耗粮草。

    不救吧,貌似心理上有些过不去,汉家毕竟是以武勋入爵,以爵位勘定官职,能上朝堂的都上过战场,总觉得不救的话,有些对不住自己人,毕竟孤军奋战,最怕的就是自己没放弃,后方将自己放弃了。

    大家都当过兵,真这么干的话,就有些流血又流泪的意思了。

    当然如果从理性的角度,国家的层面来讲的话,其实不救才符合现实,做做样子派点人粉饰一下,装作自己去救,安抚一下人心才属于最合适的方式。

    因而就这个救与不救的问题,被人捅到了朝堂上,然后双方辩论了一番之后,鲍昱(鲍信的七世祖)当着汉章帝的面飚了这么一句话,章帝默然无语,然后出兵。

    从那之后汉军对外作战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国内政治下黑手没人管,但是对外作战,基本没有多少坑自己人的,而且自己人只要出事基本上都是竭尽全力去救。

    说起来,这件事也算是汉室对外作战时士卒反倒比对内作战时安稳的一大原因,毕竟内战你被人坑了,别人救不救,没人关注,但外战你要是被敌人坑了,那只要你没死,撑住了,肯定会有人救。

    这也是大多时候汉室对外作战时比对内作战是将帅更自若的原因,因为不用思考其他的,对敌就是,战死是自己能力不行,真打不过不用担心,你的后面真的站了一整个帝国。

    不管国内是不是政局动荡,也不管是不是新皇登基,也别提国内在内战,只要你在外战翻船了,自然会有人来救你,这算是某一种汉家对外作战时的一种天然默契。

    另外一提,那次章帝派军去救人,也算是历史上无巧不成书的真实巧合,在疏勒城陷落之前的那一刻,章帝的援军抵达了,救出了仅剩下的二十六人,然后顶着匈奴的封锁从天山杀回来,剩下了十三人。

    这也就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十三将士归玉门。

    真要说的话,那一战不管是从折损,还是从获益等等方面说的话,确实是输了,什么实物都没有得到的劳师远征,空耗粮草物资,加之又是国内明帝刚死,章帝登基,正处于证据动荡的时候,可以说选择那个时候出兵,是一个非常糟糕的选项。

    然而那一战虽说在实物上一无所获,但从那一战之后,汉军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完全体,对外作战的军心稳固程度比任何一个朝代都夸张,基本完爆二十世纪之前的任何一个国家。

    因而徐庶虽说很清楚那一刻他封门的话,这一战就会就此结束,他们接下来只要等待就能等到胜利的到来,而损失的也只有外面的不到三千的盾卫而已,但徐庶瞬间便掐灭了这种想法。

    百余年建立起来的军心,建立起来的伟业,如果为了当前这样的胜利而毁灭,那他不仅仅是功臣,更会是罪人。

    婆罗痆斯以东虽好,可就算是拿下了也只是争取到一片让汉室更快腾飞的沃土,但这等贯穿历史,流转在时光长河中的伟业,才是真正意义上支撑着这个国家走向无敌的伟力。

    以一时之辉煌,而放弃千年之基业,孰轻孰重,徐庶还是能分清的,汉家可以失败,但绝对不会放弃支撑自身伟业的英雄。

    这是这个国家的底线,也是这个民族在这个时代不容亵渎的骄傲,这个时代汉家的傲骨可未曾崩塌!

    在于禁撤入婆罗痆斯的那一刻伽却里和法尔贡等人双眼充血到都快要凸出来的程度,那一刻他们疯狂的攻击着盾卫,以期能在打破盾卫的封锁,杀入到婆罗痆斯城。

    哪怕大月氏的贵族非常清楚汉室的作风,但他们这一刻也不自觉的认为门口的盾卫士卒不过是棋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