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五章 撤退

    与此同时已经收缩了侧边,压缩了防线的孙观再一次成功稳住了对面的帕陀甲士团,不过这时的盾卫面对帕陀甲士团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种绝对优势状态,虽说还能压制,但战损也已经开始出现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帕陀甲士团各方面都不算弱,整体的战斗力就算是贵霜整个体系之中都属于最顶级的那一撮,真要说的话,比素质和觉悟其实比王族游骑兵,枪骑兵,突骑兵这些更强一些。

    说一句过分的话,王族游骑兵要是有帕陀甲士团当前这个素质,就现在这个觉悟,以及逆势狂战,不死不休的气势,搞不好现在都要迈步进阶三天赋了,只可惜,王族游骑兵真的是素质不达标……

    至于帕陀甲士团,素质倒是达标了,意志现在也达标了,但是掀不翻盾卫,打不出气势,三天赋什么的完全没有希望,第三天赋要的可不仅仅是素质和意志,要的还是那种掀翻对手时的冲劲。

    没有一个将弹簧压到极限的对手,弹簧也就无法爆发出最狂猛的力量,而同样,将弹簧压到弹不开,你就算是有再多的爆发力,使用不出来也是扯淡啊!

    帕陀甲士团现在也是这么一个情况,只能说是运气不好,明明素质,意志全达标了,就是爆不了,没办法相比于帕陀甲士团,盾卫确实是完克对方的更上级兵种。

    不过婆罗痆斯城丢掉之后,尼兰詹近乎疯狂,根本不管不顾以一种疯狂的气势朝着盾卫发动了强攻。

    靠着捡到的三棱刺剑以及从左臂卸下来的小圆盾,帕陀甲士团终于发挥出来自身极限的战斗力,说起来若非和其对战的是盾卫这种超级防御兵种,放在其他正常双天赋上恐怕已经要被打垮了。

    毕竟已经彻底陷入玩命状态,到现在折损了接近四千精锐士卒的帕陀甲士团,其惨烈的意志,疯狂的战斗方式,真的足够将常规双天赋撕碎,就算是盾卫也被这种死缠烂打的搏命方式干掉了七八百人。

    盾卫确实没有实质上的弱点,但打到了这种疯狂了的程度,帕陀甲士团已经玩命到硬顶三棱刺剑,用命挡一击之后,用那一面从手臂上卸下来的小圆盾拍盾卫面甲的程度了。

    诚然盾卫的面甲也有几毫米厚,但是面对盾牌拍脸这种确实没有办法卸力的攻击方式,还是给盾卫造成了相当的麻烦。

    虽说从理论上来讲,战场上就算是近战也不存在攻击脑袋的方式,毕竟头脑的位置本身就是人体本能保护的要害,外带打对手的脑袋,除非是用搬砖这种武器,其他的武器基本都不怎么好发力。

    然而打到现在,帕陀甲士团基本确定,小圆盾怒拍盾卫面甲这一招,是除了抢对面一根棱锥刺剑反攻以外,唯一有效的攻击方式了。

    而相比于抢一根棱锥刺剑,小圆盾人皆有之,虽说正面拍上去,可能也不算很致命,但一下不行就两下,两下不行就三下,总比用手上的刀,怎么砍都没有效果好吧。

    说来这也是卸力类型的精锐天赋最大的问题,攻击打在比较正常的位置上靠着卸力天赋和一些卸力的技巧可以很自然的导入大地,最多麻两下,然后毛事没有的继续硬顶对手就是了。

    可要说一锤子直接砸在脑袋上,那真就卸不掉了,不过讲道理的话,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战争的时候,也不太容易被打到脑袋上,实际上要真能一锤子砸在对方脑袋上,那么什么天赋都没意义吧。

    盾卫现在遭遇的情况就是如此,帕陀甲士团拼着自己去死,也要给身边的士卒创造攻击盾卫脑袋的机会。

    哪怕战死的结果,也只是让盾卫挨上并不致命的一击,帕陀甲士团的士卒也依旧在疯狂的对着盾卫进行反攻。

    以至于盾卫的士卒哪怕素质比对方更强,装备比对方更好,面对这种攻势也有些难以应对,难免疏忽之间被对方击杀抢走武器。

    尼兰詹用盾牌拍在对面汉军的头上,内心中疯狂的咆哮着。

    到现在不管是孙观,还是尼兰詹,其实已经摸透了对手的天赋效果,至少是在效果的表现上双方已经弄明白了对手的天赋,因而很多无用的手段便直接被放弃,转而使用有效的攻击方式。

    都是历经百战的士卒,战场经验又能差多少,该见过的都见过,就算是没见过,摸索出来效果之后,凭着自身历经惨战未死的经验也足够根据自身的情况找出应对的方案。

    尼兰詹奋力的压制着孙观,手上拿着抢来的棱锥刺剑随时准备着给对手致命一击。

    站在城墙上的徐庶,看着城墙下的惨战,又看了看城内尚未完成的布置,犹豫了一瞬,对着东城门门洞中的盾卫做了一个动作,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开城门!

    徐庶看着城墙下于禁左侧侧边的士卒,被贵霜突骑兵近乎呼啸而过,碾倒在地的情况,心中压力倍增。

    于禁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距离全军崩溃真就进入了倒计时。

    城下的于禁依靠着舍弃侧边引导王族突骑兵和游骑兵对冲,争取到了不少的时间,然而就像是城头上徐庶所估计的那样,就算是这样的手段,也没有办法遏制于禁的军团一步步走向覆灭。

    贵霜两支骑兵之前趁着于禁力有不逮,以极高速度迅猛击杀侧边士卒,不想冲锋暴起之后,就发觉自家对面的精骑朝自己对冲了过来。

    因而冲锋刚起就被迫勒马减速回转,而于禁抓住这个机会一波爆发干掉了三四百的精骑,并且将那些因为贵霜精骑压制速度,没有来得及绞杀的汉军士卒再一次拉入了自己的军阵,补入战线之中。

    只是这样的方式只能说是趁乱止损,而不是逆转形势。

    等贵霜王族游骑兵和王族突骑兵稳住局势再次拉开距离,合并到一起之后,于禁面对的压力骤然狂增。

    哪怕这一刻于禁已经将所有的贵霜骑兵转移到自己战线的正面,侧边有盾卫防护,已经不必再担心像之前那样意外的背刺出现,但这并不代表于禁已经安全了,相反接下来于禁如果没有什么逆转的招数,那么基本上下一波便是决胜局。

    挡住那一波贵霜骑兵集体攻势的于禁军团尚且还能苟活,挡不住,便是全军覆没。

    然而能挡住吗肯定挡不住!所以只能跑了,而也就是这一刻婆罗尼斯城的城门打开了,于禁果断率兵往城内撤退,而贵霜骑兵也是目录狂喜之色的朝着婆罗痆斯东城门冲了进去。

    冲进去,占住婆罗痆斯,那么之前一切的损失都是值得的。

    “撤退!”于禁毫不犹豫的说道,之前他就有所估计,而现在徐庶的行为不过是证实了他的猜测而已。

    这一个于禁就像是韩信附体一样,仅仅是几个穿插调度,直接在外面构建出一道斜向的防线,而且并非是正面面对贵霜骑兵的那种防线,因为些许的角度,致使对方如果直接冲这里的话,想要攻击冲击婆罗痆斯城门就需要调头了。

    自然原本准备怒冲于禁的伽却里和法尔贡等人皆是一顿,随后果断朝着婆罗痆斯城城门的方向冲去,相比于和汉军拼个你死我活,对于北方贵族来说,先保证婆罗痆斯才是王道。

    “仲台,往城里面撤退!”于禁怒吼道,随后直接带着自己的麾下沿着边线朝着婆罗痆斯城内部撤去,而孙观也紧急收缩,压缩阵型半封堵城门,让于禁尽快撤退,而自己的军团则靠着盾卫甲胄提供的防御死死的堵住大半个城门的位置。

    和之前应对王族游骑兵时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一次孙观的盾卫列成紧密的阵型,在这二十余米宽的方位堆砌了一层厚实的钢铁城墙,靠着本身恐怖到无视普通箭矢的防御力,硬顶在那里。

    以至于游骑兵,弓骑兵,突骑兵,外加帕陀甲士团短时间还真拿列成鱼鳞阵的盾卫没办法,虽说靠着爆发式的攻击也能零零散散的击杀盾卫,但想彻底粉碎这条钢铁战线,还真不是这群骑兵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

    诚然打到玩命的程度,北方贵族这边的具装铁骑也能和盾卫拼个生死,但具装铁骑的腿残程度,注定了伽却里等人将对方抛弃掉。

    至于原本最适合收拾这种密集阵型的孔雀军团,现在已经被打的快没人了,加之孔雀军团也要有战象在侧才真正具备无敌的战斗力,而杜尔迦就没带战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