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千七百七十三章 打破的极限

    也许贵霜南部的婆罗门确实靠着文化的侵蚀获得了比曾经更为强的力量,但北方贵族靠着南方奉上的武器,粮食,以及其本身的军事化管制,拥有了远比曾经更为强大的力量。

    单就现在伽却里这个王族所展现出来的血性,杜尔迦和萨卡拉就明白了过来,北方贵族也许确实失去了很多,但他们的血性,他们的觉悟,依旧足够撑起他们的身躯。

    最简单的一点,如果之前伽却里和萨卡拉的三万士卒有这种觉悟,有这种血性,于禁就算是砍碎云气,击破了组织力,压制了精锐天赋,也不至于这么轻易的被对方击溃。

    那就是三万头猪,也不至于这么快被对方拿下。

    面对不可力敌的对手时生出的绝望蚕食了他们最后的力量,哪怕是自忖历经百战,心志坚决的杜尔迦,在云气破碎,天赋失效,组织力崩溃的那一刻,生出的也只是战死于此的想法。

    与现在浴血奋战,哪怕战马侧翻,只要士卒还能动,就奋死对汉军发动攻击,甚至武器被打飞之后,也不放弃,依旧徒手反击至死的北方精卒相比,大概就算是号称天生的战士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士卒都需要掩面才能遮挡自身的羞愧。

    这等恐怖的战斗意志,让杜尔迦和萨卡拉这种南方军团的高层清楚的知道,南方一直以来所认为的一切其实真的只是幻想。

    以伽却里现在率领的王族游骑兵展现出来的战斗意志,哪怕双方的技术素质相差无几,南方婆罗门引以为傲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对上对方,恐怕也只有全灭一个结局,意志和觉悟的差距啊。

    更何况,面对这种至死方休的对手,就算是杜尔迦和萨卡拉也着实难以相信自己会赢。

    毕竟他们就算是身经百战,也没有生出汉室那种无敌的信念,所谓的无敌,所谓的强大,需要的可不是一点时间的沉淀。

    这一刻杜尔迦和萨卡拉终于明白,当初那次南北方对峙,北方贵族的口号真的不是说说,那次将北方大多数精锐全部调过来的北方贵族,是真的做好了连军魂一起屠掉的觉悟。

    想必,那个时候,诸如伽却里等人,确实是怀揣着让南方贵族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统治者的想法,南方的婆罗门一直沉醉在繁华之中,靠着侵蚀获得大量的实力,但差得远啊!

    “还真是可怕的意志。”于禁看着调头追赶过来,开始在外围游曳宣召破绽的王族游骑兵,神色略有些沉默。

    对方在恢复了游骑兵常态的游曳战斗方式之后,游骑兵的灵活和迅捷在这一刻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靠着抓捕于禁军团运动时的破绽,时不时的打出一波箭雨,靠着精准的射击,时不时带走数名汉军士卒。

    更有时在汉军调动后撤,排兵布阵出现破绽的时候直接高速贴上去,用弯刀近身解决战斗,这种靠着游骑兵的爆发力,从正常速度猛地提升上来,一沾即走的模式,就算是汉军也很难彻底挡住。

    不得不说相比于之前那种一往无前的冲锋,游骑兵最适合的作战方式就是现在这种,而且大月氏在这一方面的相关战术发展的也相当成熟,至少于禁要破解也有些困难。

    说来倒不是于禁完全没有办法应对游骑兵这种作战方式,只能说现在的形势让于禁不好将太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伽却里的游骑兵身上。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于禁倒是可以靠着对飚箭雨,停步列阵对敌的方式,将游骑兵逼退,但是现在于禁必须要尽快撤退到婆罗痆斯城,对方的轻骑兵,突骑兵,枪骑兵,弓骑兵都已经从地平线上冒头了。

    步兵对骑兵,而且还是平原,只要骑兵不作死,双方的绝对战斗力,以及双方的指挥水平差距不要太大,骑兵基本上不可能输,更何况以王族游骑兵展现出来的战斗意志,于禁也有些心慌。

    毕竟于禁的指挥水平就算是相当不错,也尚且还在人这个程度,而步兵怼骑兵,还能大获全胜的统帅,遍数历史也是寥寥无几。

    当前明显整编的各类骑兵已经出现,没有那些非人级别的大佬存在的情况,于禁自觉在当前这种情况不背靠婆罗痆斯,由徐庶找寻破绽,自己调兵指挥,恐怕接下来自己能退下去都是一件好事了。

    终归是大意了,或者说是,贵霜的援军实在是来的太快了。

    另一边徐庶靠着地道已经提前进入了婆罗痆斯城,也不知道是徐庶这家伙真有机智,还是因为逼急了,潜力激发,从下地道,到进入婆罗痆斯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徐庶不仅理顺了整个大局势,还想出来了破解当前局势的方法。

    唔,果然应该说是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逼一逼你自己,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

    “军师你也进来了,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恒眼见徐庶出现当即询问道。

    “贵霜的援军来了,大约两万两千到两万四千的骑兵,情况非常糟糕。”徐庶虽说说着非常让人糟心的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徐庶现在居然还有心思笑,原本有些慌张的神色,也逐渐的趋于冷静。

    “两万四千骑兵?”赵恒慌乱的询问道。

    “是的,而且不管是觉悟还是意志都很强,估摸着全都是双天赋超精锐这个级别,简单来说我们完全打不过。”徐庶笑着说道,然后朝着城墙走去,慌乱什么的解决不了问题的。

    “军师你还有心思笑?”赵恒惶恐不安的说道。

    “笑不笑都无所谓了,那么自然是要笑啊。”徐庶摆了摆手说道,“带我到城头,我们还有一些时间。”

    赵恒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话说了,赶紧带着徐庶上城墙,等徐庶登上城墙的时候,贵霜的枪骑兵,弯刀突骑兵,弓骑兵都已经进场,朝着于禁和孙观的方向杀了过去。

    “赵恒,你带人先先去,按照我的指挥,使用军团攻击,趁现在还没有开启云气,你给我在这,这,这,这,还有这几个方位开出通道。”徐庶看了一眼城外的情况,直接转头看向城内,然后指着下面的几片位置说道。

    “好。”赵恒虽说慌乱不已,但是由徐庶下达命令之后却猛然冷静了下来,于禁选择赵恒和韩倪作为副将,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在于这俩人对于军令一般都是无条件执行。

    “速速去完成,越快完成,我们所能保存的实力就越多。”徐庶对着赵恒下令道,这时他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才,诚然他的天赋只是看破,但在现在在生死的逼迫下,潜力激发到极限的徐庶,直接开始在没有破绽的情况下,给未来的对手提前创造破绽。

    将赵恒打发下去之后,徐庶快速的将身后一千盾卫之中的八百人布置在东城门的后面,而这时东城门的前面已经成了混乱的战场,盾卫不负众望,先一步卡在了帕陀甲士团的士卒前方,堵住了东城门。

    之后于禁拼着折损只进行防御,没有对王族游骑兵进行任何扼制,也快速的回撤到了东城门之前,而这时枪骑兵和弯刀突骑兵已经冲杀过来。

    已经明白对方怀揣着何等剧务的于禁,心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抱着降低损失的想法,于是直接指挥刚刚突破的亲卫混合着盾卫一起堵了上去,拼着比对方更高的损失直接将分属于游骑兵的枪骑兵打退。

    一时间于禁展现出来的铁血,让贵霜援军都有些头疼,加之盾卫和于禁合流之后,全面放弃进攻,专精防御之后,让于禁能腾出更多的精力进行攻击的同时,战线也逐渐趋于稳定。

    毕竟于禁麾下的三万士卒真心没有弱者,最晚的都属于于禁后补进来的青州兵,虽说不像关羽军团那样夸张到全军都是双天赋,强到可以和另一个帝国的禁卫军拼命的程度,但骨干也都是精锐老兵,普通的士卒也都是有精锐天赋的精锐。

    因而在侧翼的防御转由盾卫进行接管之后,于禁当即全力以赴,将自己的指挥能力发挥到极限,背靠婆罗痆斯城,拼着折损和贵霜援军打对攻,双方的损失在极短的时间堆到了爆炸的程度。

    于禁的亲卫几乎当场被打的一干二净,而贵霜援军之中以杀伤力著称的枪骑兵,差点没被于禁直接被拼没了。

    然而糟糕的一点在于这种恐怖的伤亡并没有将贵霜援军震慑住,近乎整个双天赋超精锐军团的灭亡,根本没有动摇对方一定要拿下婆罗痆斯的决心,反倒激发了对方的凶性,更为疯狂的对于禁发动攻击。

    这一刻于禁军团简直就像是浪潮之中的舢板,贵霜如此疯狂的行径,让于禁清楚的感知到了对方的决心,也感受到了自己的极限,那种狂浪一般的攻击,用不了多久就会粉碎于禁正面组建的战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