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二章 血性

    双方遭遇的瞬间,于禁列阵的方位就像是爆炸一样升腾起一大片的尘土,不管是汉军,还是王族游骑兵一时间皆是人仰马翻。

    哪怕贵霜的骑兵有平整地图的云气秘法,理论上不存在因为踩空或者踩踏翻倒,被挤压这种可能,可是在双方遭遇的瞬间,上百游骑兵直接战死之后,后方少有的出现了些许的挤压,

    不过由于其堪称恐怖的速度,哪怕是出现了些许的挤压,也在其悍不畏死的迎向枪阵的瞬间,撞碎了于禁麾下列阵严密的枪阵。

    甚至有一些战马在撞到枪阵的那一刻,因为发力失调直接横向倒下,沉重的身躯,带着可怕的惯性直接将身侧的汉军士卒扫飞了出去,相比于人类,战马不管是体形还是质量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近乎在极短的时间里,三层枪阵就被撞出了一道口子,而后方的弓箭手在二道枪阵破碎的瞬间便提前左右散开,然后在王族游骑兵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和方向的时候,抓紧时间在侧边进行射击。

    这时面对王族游骑兵这等过快的速度,左右侧边的射击免不了误伤友军,不过这个时候于禁也顾不上这些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三道八层的枪阵,王族游骑兵靠着一开始具备的超高速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成功突破,伴随着弓箭手的自然散开,王族游骑兵直接杀入到了于禁之前预留下来的甬道之中。

    面对已经封死了方向,不具备调头和闪避能力的轻骑兵,进入单向的甬道之中,就跟小汽车进入了比自己略宽一些的巷子中一样,再没有办法掉头的情况下,杀伤力骤然降低了一大截。

    虽说本身堪称恐怖的速度因为枪阵的阻碍下降了一些,但依旧很难掌控,而游骑兵常用的弯刀战术,面对当前的局势却非常的不适。

    王族游骑兵的士卒就算是手持扩大版的重型弯刀,也因为长度的问题根本没有办法和侧边手持长枪的汉军相比。

    毕竟不是谁都和刘备一样天生异象,双手过膝,没有这么长的胳膊加成,在于禁特意的算计之下,王族游骑兵那相当强悍的杀伤力根本没有办法展现出来。

    以至于当前王族游骑兵唯一能斩杀的对手也就是正面的汉军,然而枪阵那一波王族游骑兵的切入方位,已经让于禁提前准备好放开的方位,这么一来王族游骑兵在穿过的过程中,正面根本没有多少对手。

    反倒是侧边的对手枪兵非常多,就像是拉住浮木一样,靠着外侧的力量逐渐扼制王族游骑兵那惊人的速度。

    而为了保持这种优势,将对方尽可能的拖入低于,为此于禁也是拼着折损调动士卒尽力的扼制王族游骑兵那个近似锥形阵的阵型,尽可能的给压成了一个长条,为此于禁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西北方位布置的枪阵阵型现在整体已经成为了漏斗状,而且为了保持应有的压制能力,封锁王族游骑兵切碎阵型的能力,于禁甚至不断的从两侧挤压阵型,拼着折损大增,硬生生废掉了游骑兵的阵型。

    “呼,还好稳住了……”于禁也是一头的冷汗,王族游骑兵的坚韧程度确实超乎了于禁的估计。

    原本于禁还以为对方的觉悟更多是因为无法控制速度,被逼无奈的产物,但是交手之后,于禁基本确定,对方那种觉悟至少有一大半都是发自内心,脑袋清醒下由自己的意志做出来的决断。

    说来也正因为这一部分的觉悟不同,于禁花费了之前预估两倍的精力和折损才算是勉强拉住了王族游骑兵的突击,现在被拉成长条的王族游骑兵,速度终于慢下来了,但也因此彻底陷入了于禁阵中。

    虽说因为低估了对方的觉悟,原本在东南位置应该还有的六层枪阵防线已经破碎了一半,不过就算是剩下的一半,于禁也坚信自己能将这群混蛋砍死。

    白马义从这种兵种这个世界上只需要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才是我们汉室的存在,至于你这个假冒伪劣产品,今天就搞死你们!

    拼着折损强行遏止住对方的速度之后,于禁军团再一次动了起来,前后左右同时发力,开始给被裹起来的王族游骑兵施压。

    依靠着自身的调度能力,于禁直接发挥出一整个军团的爆发力,寄希望于能快速将之绞杀,然而王族游骑兵展现出来的战斗意志,以及面对十死无生情况时的表现,让于禁很快就熄灭了自己的想法。

    “去死吧!”手持重枪的汉军一枪捅在游骑兵的战马腹部,受痛的战马直接人立而起,马背上的游骑兵士卒眼见无法操控直接怒吼着扑了下来,将身侧的汉军直接扑到在地,更是手起刀落将之斩杀。

    而后深陷重围的游骑兵士卒也被汉军集体围攻,但是在死前,游骑兵的士卒就算是失去了武器也会疯狂的反抗,用匕首,用双手,用牙齿,在彻底死去的前一秒,这些士卒都会拼命的反抗。

    靠着这种近乎完全疯狂的斗志,明明已经全面包围了王族游骑兵的汉军,最后依然被对方突围成功,那一刻看着一身是血杀出去的两千余游骑兵,于禁明显有些沉默。

    “回撤,枪兵和弓箭手殿后。”于禁看了一眼杀出去之后,根本不管自身情况,调头又要杀过来的游骑兵面色沉默。

    如果说在之前于禁还在怀疑对方的觉悟,那么现在于禁真的没有任何的怀疑了,对方真的是抱着死的觉悟在战斗。

    面对这样的敌人,哪怕是于禁也不敢说自己能稳赢,而这还只是一个军团,后面还有四个,要都是抱着这样的觉悟在战斗,以游骑兵展现的基础素质看来,于禁觉得情况要遭绝对不是说笑的。

    伽却里一身是血的杀出重围之后,游骑兵终于从不可控制的高速恢复到了正常,而对此不置可否的伽却里一拉缰绳,直接调转马头。

    这一刻身中数箭,额头还扎了一根箭矢的伽却里却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半,在控制住自身的速度之后,直接调头朝着汉军再次发动了追击,仿若之前艰难突破出来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一般。

    那满身大大小小的伤势,不仅没有让伽却里失去战斗力,反倒让他的斗志变得更为高昂。

    身边的游骑兵士卒在看到伽却里额头中箭,尚且不管不顾的朝着汉军再次发动攻击,皆是士气大振,将帅尚且不畏死,他们又有何惧。

    一时间成功杀穿了于禁防线突围出去的游骑兵,再一次组织起来了新的攻势,以一种惨烈的气势再一次朝着于禁的边线冲杀了过去。

    作为游骑兵,弓箭弯刀在手,骑射抓破绽突击才是最正统的战术,王族游骑兵本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之前那种近乎疯狂的凿穿攻击,更多是因为无法控制自身的速度。

    不过不管是能不能控制住速度,那种疯狂和觉悟都让在场不管是汉军,还是杜尔迦,萨卡拉这种南方刹帝利的佼佼者,深深为之震撼。

    有些事情看着容易,但真要经历之后就能明白,能做出来就会让人不由自主的为之赞叹,不管是敌人,还是对手,在看到伽却里,额头中箭,身有数创的情况下依旧浴血奋战,都为之动容。

    这一刻,趁着于禁之前将精力集中到伽却里身上,奋力绞杀王族游骑兵,无暇他顾的时候,成功逃出生天的杜尔迦和萨卡拉这时皆是沉默的看着伽却里的方位。

    在今天之前,杜尔迦以及萨卡拉一直觉得他们这些经历过战场的打磨,素质极高,心智和觉悟都不缺少的南部高等贵族,绝对不次于北方那些野蛮人。

    结果面对当前这一幕,杜尔迦和萨卡拉这两个南方将校之中真正的精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历史上是人少,地少,缺粮,缺武器装备的北方贵族征服了资源人口体量全面占优的南方婆罗门。

    时至今日,地处南方的婆罗门靠着更多的资源,更多的人口,不断的的侵蚀着北方征服者埋藏在南部的钉子。

    成功将其中绝大多数扎在南部婆罗门体系之中的那些钉子,将那些曾经的北方征服者留在南方的后人,转化为属于婆罗门的刹帝利。

    甚至连代表着北方贵族的荣耀,代表着帝国权杖的军魂军团也因为局势被迫站在接近中立,但偏向南部婆罗门的状态。

    这一切在南方的高种姓们看来,他们南方已经获得了胜利,靠着同化侵蚀,收获了一个帝国,贵霜即将是他们高种姓的贵霜。

    虽说南北冲突不断,但靠着暗地里侵蚀,靠着不断补充的新血,南方的高种姓都自觉未来的贵霜是属于他们的时代,而不是北方蛮子的时代,迟早他们会将北方蛮子全数吸收掉。

    然而这一刻杜尔迦和萨卡拉突然发觉,原来曾经的那些以为,真的只是以为,贵霜是大月氏的贵霜,从来不属于婆罗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