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二章 癫狂

    从汉军前营狂飙而出的王族游骑兵已经明白了他们当前的情况,几近能摸到神速下限的狂飙速度,就算是白马义从也只能勉强控制。

    至于他们这群二把刀,这个时候想要控制速度,怕是从前营控制到后营,控制到马蹄断了,才能勉强刹住,明悟这一点之后,伽却里直接不控制了,就这速度,直接将后营也打穿!

    于禁现在也有些纠结,光影镜像秘法他现在也开启了,虽说在阵型之中,云气各种遮蔽,看的不是那么清楚,但是在加大输出的情况下,还是能看到一些东西的。

    比方说从地平线上跃出来的那个骑兵是一个轻骑兵,速度怕是能和白马比划比划,虽说只有认真起来的白马百分之七十的水平,但这并不代表慢,相反能拿白马做比较,已经说明对方的速度不正常了。

    毕竟正常白马散步,跑着玩,能原地调头的速度都比大多数标准精锐突骑兵冲锋速度快不少,更何况是认真起来的白马。

    说实话如果有一天西凉铁骑能有神速白马速度的三分之一,西凉铁骑能比现在强上一半,然而西凉铁骑的速度,都要比重骑兵慢了,甚至比某些步兵爆发的极限速度都有所不如,堪称骑兵之中的耻辱。

    当然也就是速度方面是耻辱,其他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亦或者意志力都堪称同级别骑兵之中的霸主。

    因而形容王族游骑兵有白马七成的速度水平真心不是看不起游骑兵,而是实打实将对方当作大敌来对待,更何况就于禁看到的作战方式而言,简直疯狂到让压力倍增,不闪不避,出场决死冲锋!

    这么疯狂的战斗模式,就连于禁也感觉到压力极大,但是不得不承认,区区轻骑兵,如果不以这种气度进行作战,想要打穿盾卫那基本无有可能。

    哪怕盾卫当时列阵的战线只是五层盾卫单个士卒组成的防御线,没有这个速度和觉悟的轻骑兵也绝对不可能打穿。

    “罢了,已经杀了两个内气离体了,剩下那两个硬骨头,也不是说啃下就能啃下的,相比于杜尔迦和萨卡拉,新来的这个军团不管是觉悟,还是气度,威胁都更大。”于禁扫了一眼光影之中根本没见减速,依旧像疯狗一样的冲过来的王族游骑兵自语道。

    和孙观估计的一样,于禁从光影秘法上确定了王族游骑兵的状态之后,就不怎么像之前那么担心了。

    虽说于禁打心眼里是承认伽却里率领的王族游骑兵的,承认他们的觉悟,承认他们的气度,但是轻骑兵终归就是轻骑兵,别想着逆天。

    哪怕是当今世上最强的轻骑兵白马义从,也是存在着明确的极限的,虽说在平原上杀乱兵,靠着高速直刀切割确实是洗地图级别的杀伤力,比对效率的话,也确实称得上是最上级那个水准的战斗力了。

    再配合上其夸张的移动速度和灵巧带来的超乎想像的平原生存力,可以说白马义从打乱军的效率足够超越非先登以外的所有精锐兵种,但轻骑兵终归是有着极限的。

    诚然,白马义从那种顶级轻骑兵在觉悟足够的情况,以赴死的气度进行冲锋,确实足够应对任何一种兵种。

    甚至以神速白马暴走的速度,和军魂玩决死冲锋,只要军魂军团在白马义从杀过去之前干不掉白马义从,那么交换比绝对在一左右浮动,谁高谁低面对那种态势,看的已经不是强弱,而是脸!

    神速白马暴走速度,秒速两百米,连人带马五六百斤,用动能算的话,撞上去的一瞬间相当于超过一吨炸药贴脸自爆,虽说因为有天赋啊,温养啊等等神奇效果,确实有士卒能顶住,但那种士卒寥寥无几,正常来说,除非是唯心级别的防御,白马这种攻击都是秒杀!

    可以说轻骑兵的极致,刷到神速极限的白马是当之无愧的,但白马能这么玩,不代表轻骑兵就能玩冲阵的。

    实际上包括白马在内的所有轻骑兵,都不适合冲阵……

    就算是白马义从,正常的来讲也只能用以应对乱军,以及追击斩杀,真正开始面对步兵列阵军团,白马义从也是在后面配装了锰钢直刀之后,才真正具备从边缘像是剥洋葱一样剥掉步兵军阵的能力。

    没有锰钢直刀那种锋利,但是易碎的武器,白马义从在极限速度下使用任何武器都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超过某个限度的速度对于敌我都是堪称致命的威胁。

    至于说贵霜现在杀过来的游骑兵有没有这种武器,绝对没有,白马义从的特制武器,说白了就是烧钱,一战打下去,几吨钢就没了。

    没有这种武器,轻骑兵冲击步兵阵型就只能靠撞,而不能做到斩杀,自然也就不存在那种洗地图的夸张杀伤力,而轻骑兵冲阵,哪怕是速度更疯狂,容错率也远低于重骑兵。

    而容错率低也就意味着,敌方防线厚度足够的情况下,什么也不做也足够靠着轻骑兵自身的低容错率,将轻骑兵逼死!

    更何况,于禁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啊!

    扫了一眼在光影上风驰电挚一般冲杀过来的王族游骑兵,于禁快速的开始调度军团,枪兵,弓箭手,一层一层的快速的布置了起来。

    作为当时给郭嘉吹自己能在战场上直接变更阵型,甚至连玄襄阵你说位置,我都能给你组建出来的于禁,可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区区乱阵调兵,根本毫无难度,

    因而在下定决心之后,于禁一边指挥枪盾兵压制姆昆达,一边尽可能的将萨卡拉和杜尔迦踢出去。

    至于主要的精力则放在西北方向杀过来的王族游骑兵身上,依托自身预留的后备精卒作为核心,以贵霜完全不能理解的超高速度,在西北方位构建了三层枪兵防线和五层弓箭手防线,直面王族游骑兵。

    不就是区区轻骑兵吗?敢冲阵今天就让你变成糖葫芦,之前孙观淘汰的重枪现在可全是于禁率领的枪兵在使用,这种一丈三的重枪,现在被列成密密麻麻的枪阵等待着对方的攻击。

    绕路,笑话,你绕一个试试,你今天要能绕路,我于禁直接跪地认栽,这等差不多有公孙瓒神速白马七成的速度,连赵云率领的具备极限灵巧的白马义从都没有办法完美驾驭。

    今个你要能绕道,我于禁死在这里都不冤!

    在于禁快速构建完防线的瞬间,伽却里率领的王族游骑兵已经放大到眼睛直观感觉快有铜钱大小的程度了。

    于禁扫了一眼,直接下令全体弓箭手进行射击,完全不需要校射,箭雨覆盖性打击就是,虽说对面还在百步之外,但见识过白马义从的于禁非常清楚,面对这种骑兵需要多少的提前量。

    “放箭!”五道弓箭手防线的千夫长近乎同时放箭,密密麻麻的箭矢如雨一般朝着轻骑兵射去,作为精锐级别的弓箭手,哪怕没有特意练习过高速射击,凭经验也能做到一秒三发。

    再配合上连弩的爆发力,在王族游骑兵进入射距的瞬间便为箭雨所覆盖,当年大戟士配合先登死士,便是依靠着箭雨压制扼制住了白马义从的速度,结束了白马义从无敌的时代。

    超高速的相向攻击,基本没有抛射的弓箭手,统统都是平射,在场的基本都见过赵云率领白马义从时那种前脚还在那个位置,下一秒近乎闪现一般出现在面前开始砍人的超高移动速度。

    面对这种敌人,抛射的箭雨被闪避过的概率实在是太高,而平射,你们有能力闪避一个试试啊,接近神速下限的速度,你们能小幅度闪避一个不断马腿,我都服你们!

    迸射的箭雨,几乎瞬间就将最前方的王族游骑兵射成了筛子,相向而行的双方,在王族游骑兵根本没有办法躲避的情况下,相对速度的上升,让原本皮甲就没有办法阻挡的射击威力再次拔升。

    一时间王族游骑兵大面积的开始中箭,不少的士卒直接坠马而亡,就算是身处在最前方的伽却里,有着内气离体的实力,面对这种箭雨也没有办法完全闪过。

    至于说拨马转头,如于禁所预料的那般,只要敢做尝试的皆是在偏折的瞬间,就折断了马腿,然后当场滚落,就算是没有摔死,也被后面通过的骑兵直接踩死。

    “冲!”已经明白折损无可避免的伽却里,面对汉军竖立起来的密密麻麻的枪阵,哪怕是头皮发麻也只能怒吼着前冲,然后飞来一箭射中了他的额头,不过可能是箭矢力道不足,只是卡在了颅骨上,并没有射穿伽却里的颅脑。

    感受着额头留下来的鲜血,伽却里骤然升起了一种癫狂,怒吼着以一种大无畏的气势朝着汉军的枪阵撞了过去,身后大量已经控制不住战马的速度,身中数箭的士卒,也都怒吼着朝着枪阵撞了过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